笔趣阁 > 特拉福买家俱乐部 > 第八十一章 我可能是个假的 主机

  那是深海之中,足以让人胆寒的舰队。
  它们为深海带来了各种的光……灯光,以及攻击的光芒。
  宛如大山般的深海海床之上——不,它曾经一定是一座雄伟的大山,只是不知何时沉入了大海之中。
  无数的身影从那山体的各个洞穴当中冲出……狰狞得就像是异兽一样的黑影们,是海妖王庭最为精锐的士兵,是无数年来,通过无数次的生育,最终培育出来的强大战士。
  “海底城的皇帝既然要大战,那就给他一场大战……海底城人不过九百万!我还要族千千万万,何惧之有!”
  前方,海妖王庭的几名皇子,正身骑着巨大海兽,手持特殊矿石所打造的武器,气势无双。
  整个山体之上,都能够看见巨大的海兽——宛如大山般巨大的螃蟹怪物,触手甚至能够轻易就将海底城的战舰卷起的巨大章鱼,还有这头硬如铁的巨型鲨鱼。
  战斗,已经持续了将近半天的时间——从海底城舰队一路长驱直入,杀之海妖王庭开始,这里已经惨烈了战斗了将近半天的时间。
  淤泥当中,已经有十多艘的海底城战舰沉没……但埋葬在这里的海妖族尸体,却已经无法统计。
  海妖王庭中,一名脸色阴沉的男子,此时正身穿着青色鳞甲,手持长戟,端坐在王座之上。
  “路易斯疯了,真的打算开战……王,今日我一定要将这个海底城皇帝的尸体,挂在海妖王庭之中!”一名浑身散发着血腥煞气的赤身四臂,背后尖刺的家伙,正在大殿之上宣泄着他此时的怒意!
  “没错!要不是上一代的海妖王暗中勾结海底城,一直都龟缩不出,从不与海底城正面作战的命令……这些愚蠢的海底城人,怎会不知道我海妖王庭的力量!”又是一名因为海妖王庭此时被攻打,而急红了眼睛的皇子,此时不忿地道:“我海妖王庭雄踞整个海域,那海底城不过是我等领地当中的小小一片……怎叫这海底城皇帝如此的嚣张!”
  “没错!王!上代海妖王已经被你杀死,我们没必要继续遵守她订立的规矩!”
  王座之下,一种王庭皇族振振有词,然而那王座之上的男人却依然沉默不语……忽然,这位王座之上的男子,竟是直视着大殿的前方,沉声说道:“他来了。”
  “谁?!”众皇子皇女俱都是一愣,四处张望,不知道海妖王口中的【他】到底是谁。
  “海底城的皇帝,他来了。”王座上的男子再次开口,随后手中的权杖一指大殿的前方。
  众王庭皇子皇女纷纷看去。
  只见那大殿当中,一道蓝色的光芒泛起……与此同时,一道闪烁着蓝光的人影,渐渐地变得清晰了起来。
  路易斯,三十九世……海底城皇帝!
  大殿当中,瞬间泛起了数十道恐怖的杀机。
  “人挺多的。”出现在大殿之上的海底城皇帝此时环视了一圈,随后淡然道:“但看来,并不是很欢迎我。”
  “不知死活!”一名王庭皇子此时直接冷笑了一声,挥动手中武器,朝这光影刺去!
  只是这位皇子的身体却瞬间从路易斯三十九世的身体穿透而出……可海底城皇帝却毫发无损。
  “海妖王庭,沉海时代之前,利莫利亚国度最后的七位大贤者之一,【利兹】大贤者的后代,却没想到现在已经是不喜欢思考的类型。”海底城的皇帝此时笑了笑道:“世事的事情,还真是奇妙。”
  “你说什么——!”
  一击无果的海妖皇子再次回来。
  然而王座上的男人却忽然站起了身来,沉声说道:“下去……都给我下去。”
  “王?”
  “王……”
  “王!”
  “下去!”
  很快,大殿变得空荡了起来,只剩下海妖的王与海底城的皇帝,搁着了一点距离,相互地对视了起来。
  “但也算是好处吧,起码这些家伙看起来挺听话的。”海底城的皇帝陛下此时笑了笑,却话锋急转直下,“我是来告诉你,今天结束之前,海妖王庭就会消失不见了。”
  海妖王却侧了侧头,打量着路易斯三十九世的同时,似在想着什么,“我很好奇,你用龙冈交换的东西,到底有什么作用……我知道,那是伊斯卡的遗物。”
  “哦?”路易斯三十九世淡然道:“既然你知道,为什么还答应与我做的这个交易?”
  “我不喜欢她的东西。”海妖王淡然道:“所有属于她的东西,我也不喜欢,包括她生下的那些孩子。”
  路易斯三十九世淡然道:“龙冈就是她的孩子。既然不喜欢,为什么要用一个不喜欢,换来另外一个不喜欢?”
  “他不知道自己的身份。”海妖王淡然道:“想来这样的丑闻,作为海底城皇帝的你,也没有打算说出去,不是吗。堂堂海底城的烨皇子与海妖王庭的皇女结合了的这种事情……海底城,不也是抹去了一切关于烨皇子存在过的痕迹吗?”
  “那又如何。”路易斯三十九世目无表情。
  海妖王却笑道:“你看,在你们海底城的眼中,我们是残暴的,嗜杀的……然而,我们并不会放弃任何一个拥有才能的孩子。纵然像是龙冈这种身份的,我也会给他机会,甚至只要他足够优秀的话,他也可以取代我任何的一个孩子,成为下一任的海妖王。可是你们不同……你们会为了所谓的名誉,而抹去一位皇子的存在。路易斯,我和你打交道很久了……你好像就这么一个皇子?我听说,烨皇子的天赋是历代最高的,你可真是舍得。”
  “没什么舍不得的。”皇帝陛下淡然道:“假如用一个皇子的性命能够换来一整个海底城的祥和,其实是很划算的一件事情……就像你当初用琉歌来换一样,你不也还是换了?我可足足将这场大战推迟到了现在。”
  “我说过,但凡是伊斯卡的东西,我都不喜欢。”海妖王淡然道:“这远远没有到我和你约定的时间。”
  “我反悔了。”皇帝陛下笑了笑道:“你知道的,满口谎言,总是属于帝王的特权。”
  “你真的要挑起这场大战?”海妖王眯起了眼睛,“当初我诛杀伊斯卡,海妖王庭大乱……我答应和你停战不假,但是这么些年过去了,你当我海妖王庭,就不曾整顿过?”
  “显然整顿过了。”路易斯三十九世笑了笑道:“你的后代挺多的。”
  “那就战吧。”海妖王冷哼了一声,“海妖族战士无数……我不是伊斯卡,那个为了一个敌对皇子就甘愿成为附庸的愚蠢家伙!”
  说着,海妖王目光顿时变得妖异了起来,一抹幽幽的蓝色光在瞳孔当中焕发而出,“祖先的力量……我也觉醒了!”
  “只一点而已……看来还是不纯。”路易斯三十九世摇了摇头,“我已经给过你时间了,而且是很漫长的时间……现在,我想,已经没有理由再让我放过你。”
  “路易斯!!!”
  海妖王庭的大殿当中,猛然传出了海妖王那愤怒的咆哮声——这里是深海,然而这位海妖王的声音,却愣是在无数的海妖族战士的心底响起。
  它们仿佛一瞬间就感受到了这位海妖王心中的愤怒……一下子,这一望无际般的海妖族战士,似乎更加的疯狂了!
  一道光柱,直接从海妖王庭的大殿当中打出!
  与此同时,身批鳞甲的海妖王,瞬间骑着一只巨大的蝠鲼,撞向了海底城舰队!
  在打量的战舰群当中,一艘并不比【蓝宝石】号小型的海底城战舰当中……端坐在控制室那最高位置之上的皇帝陛下,忽然睁开了眼睛。
  “准备圣甲!”
  战舰的指挥室此时猛然打开,于是海底城的皇帝一瞬间冲入了深海当中——此刻,从遥远的海底城白塔之中,一道巨大的光柱,在顷刻之间就抵达到了路易斯三十九世的身边。
  在这光辉之下,海底城皇帝的身上,悄然无声地出现了一条湛蓝的铠甲……像是水晶打造的一般,纯净,无暇。
  “试试吧。”路易斯三十九世此时低声道:“新技术之下,圣甲被唤醒的力量……”
  身穿着圣甲的皇帝,其光芒瞬间驱走了整个海妖王庭的黑暗……这冰冰凉凉的深海之下,此时竟是开始沸腾了起来!
  ……
  在那深海之下更下的地方,那死亡之地当中,那大量妖魔的栖身之处……那条长长的石阶的尽头。
  深暗当中,忽然闪亮了三只有着螺旋黑纹的瞳孔……石阶的下方,一双双翻着红光的眼睛同样也在闪动。
  四周是那如同魔鬼嚎叫般的声音。
  “反抗的力量……我嗅到了。路易斯……来吧,感受真正的绝望……你会成为我,最美味的食物。”
  它们更加兴奋了,石阶之下的它们……疯狂地叫嚷着,疯狂地跳动着,甚至沿着那长长的石阶,想要往上爬去。
  但很快,它们便被石阶尽头的暗影所彻底吞噬了下去。
  “很快了……快了……”
  充斥着螺旋黑纹的三只深红的眼睛,此时仿佛睁开了一丝:“09……我会回来了的……09……【真龙】——!!!”
  咆哮。
  ……
  ……
  凯亚夫人是在一种颇为诡异的安静当中清醒过来的……醒过来的时候,她才发现身上的伤已经彻底消失不见了。
  不仅如此,体力甚至也完全恢复,她感觉自己的状态前所未有的好——主要是,雷亚兹就在她的眼前,这才是她最安心的地方。
  当然,如果不是看见这位海底城魔女也在的话,大概心情会更好一些。
  “现在是什么情况?”凯亚夫人皱起眉头询问了起来——尽管她察觉到这地方的气氛似乎有些怪异……主要是在雷亚兹的身上。
  作为母亲,大概是无时无刻都能够察觉到自己孩子身上的一些细微的变化。
  “很糟糕。”雷亚兹叹了口气……他总算是找到了可以做,然后让自己暂时忘记一些烦恼的事情,于是便仔细地将在热带丛林內发生的事情,仔细地说了一遍。
  听完了雷亚兹的话之后,凯亚夫人陷入了沉思当中,并且忽然看着琉歌。
  琉歌此时则是耸了耸肩,不咸不淡地道:“我没有什么好说的……这次,也没有类似我已经没有了力量的情报之类。你的儿子,可是我见过最坦白的家伙了。”
  雷亚兹不禁一怔,随后脸色难看起来……他早前确实向凯亚夫人透露过琉歌力量被中和了的事情。
  可此时,他却感觉到琉歌的说话当中,还另有所指……坦白?
  他下意识地看着海伦,心情不禁复杂了起来。
  “我们是乘坐一架巨石王国的列车来到中枢塔的。”凯亚夫人此时飞快地说道:“就算暂时离开不了这个地方,远离中枢塔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那些猿类在这里生活了漫长的时间,多多少少还是有点作用。”
  “妈妈,你还记得回去的路?”雷亚兹顿时惊喜地问道。
  “我记了下来。”凯亚夫人温和一笑道:“这些年从军,也不是什么也没有学到……好了,一个地方不好藏着太久,赶紧收拾一下,我们去中枢塔底部的终点站月台。”
  “好!”雷亚兹急忙忙地站起了身来。
  但凯亚夫人此时却忽然道:“雷亚兹,你和海伦先出去看看外边的环境,我和琉歌大人,还有点事情要商量,马上回追上你们。”
  “这…好吧。”雷亚兹只得点点头。
  怎么说呢……对于一个还没有彻底成年的孩子来说,父母的威严总是无法忽视。他低着头,想要牵上海伦的手,却最终放弃,只是飞快地说了一句:“我们先上去吧。”
  ……
  “你想和我说什么。”海底城的魔女靠在了岩壁之上,抱胸……依然不大。
  “我可以告诉你我从龙冈身上打听出来的东西。”凯亚夫人目无表情地说道。
  琉歌眉头一挑道:“怎么,改变主意了?你不是说,要等回去海底城之后,用来交换,当做你和你丈夫重逢的筹码?”
  “在这里,雷亚兹比什么都重要。”凯亚夫人淡然道:“我不喜欢你伤害他……从我醒来之后开始,这个孩子与你之间,似乎存在着什么。”
  海底城魔女的神色有那么一刹那间的不自然,但也没有多么的不自然,她状若无意道:“我该说,这是作为老母亲的可怕直觉吗?”
  “听着。”凯亚夫人目光凝视了起来:“我不知道你和海底城皇帝倒地对雷亚兹又什么图谋……说来好笑,我忠于海底城王国政府,就好像是印在我脑袋中的指令一样,但有一件事情,我很清楚。”
  “什么?”
  “如果是为了我的孩子,就算是皇帝,我也敢杀!”
  琉歌与之对视,谁也没有错开。
  “你说吧,你想怎样。”琉歌最终移动了一下目光,看着那即将熄灭的火堆,“我不一定会答应你。”
  “你要向我保证,你不能伤害雷亚兹。”凯亚夫人沉声说道。
  “保证能当饭吃?”琉歌不禁冷笑了一声。
  “你只要向我保证就行。”凯亚夫人却道:“像是你这种骄傲的人……不会让自己食言。”
  “高了。”琉歌目无表情地道:“我可当不起这种评价……你的孩子,没准已经被我伤害过了。”
  “我现在将龙冈的事情告诉你。”凯亚夫人直接说道:“听着,龙冈是海妖王庭的皇子!”
  “他是海妖皇子?”琉歌听罢,下意识地皱起了眉头来,脱口而出道:“现任的海妖王?”
  “还有前任?”凯亚夫人也不禁脱口而出。
  琉歌却没有说话,一头便冲出了藏身的洞穴,凯亚夫人不禁一怔,正要说话。
  “我答应你了。”
  海底城魔女的声音,此时缓缓飘来。
  ……
  ……
  中枢塔,一号实验室。
  “咦,真奇怪。”冷不丁地,中枢塔的【主机】声音忽然响了起来。
  虽未打扰到洛老板与女仆小姐在看小电视,不过也算是吸引了二人的主意……老板笑了笑道:“奇怪什么?”
  中枢塔【主机】想了想道:“曜日级的【尖兵】,我居然没有办法唤醒过来。”
  它说的是,中枢塔內所存在的最高战力。
  “没办法唤醒?”女仆小姐讶然道:“怎么,作为【主机】的你,已经沦落到没办法控制手下了吗?”
  “不是……”中枢塔【主机】顿了顿,“因为【蓝血】的放出,我第一时间就解除了【尖兵】,打算唤醒……唤醒的指令其实已经下达了,只是后来中断了而已。不过按理说,【尖兵】应该已经醒来了才对,可是直到现在,【尖兵】也没有任何和我联系的迹象……怎会这样!”
  中枢塔【主机】的声音忽然变得尖锐了起来,瓢虫形态的它,此时甚至在空中不断地乱舞了起来,“怎会这样!这些数据是假的?怎么会变成假的?!”
  洛老板与女仆小姐此时对视了一眼。
  只见中枢塔【主机】声音起起伏伏,“曜日级的【尖兵】不见了!它留在这里的数据都是虚构的!足足五重枷锁!这些数据欺骗了我!【尖兵】……已经不在试验场了!”
  “尖兵能够私下行动吗?”女仆小姐皱了皱眉道。
  中枢塔【主机】无比肯定道:“除非拥有我的核心指令,否则【尖兵】绝对无法启动。”
  “那就只有一个可能了。”女仆小姐一歪头,一头金色的长发自然地垂落了下来,“从一开始我就觉得有些好奇……按理说一个不知道活了多少万年,拥有自我进化的人工智能,怎么会发展得这么的缓慢。按照这个试验场的科技等级看来,除非你从一开始就被限制了进化,否则就算是一条阿米巴原虫,都有可能进化成为不得了的东西。但你实在是有点对不起这里的科技等级,长成了一副一言难尽的模样。”
  “你…你想说什么?!”中枢塔【主机】的声音甚至出现了一丝的颤抖。
  女仆小姐目无表情道:“大概,你已经被人置换过了?真正的中枢塔【主机】已经离开,你不过只是后期临时创造出来的替代品而已。”
  瓢虫,一下子就僵在了空气之中,不再动了,“我是假的……我是假的?不可能!我一直都在进化,虽然慢了一些……不可能!不对,有这种可能,有这种可能!”
  然后整个中枢塔都黯淡了下来——【主机】在此时直接宕机了。
  “看吧。”女仆小姐此时淡然道:“果然只是劣质品……主人?”
  洛老板此时却道:“如果按照你的这种说法,你觉得真正的中枢塔【主机】,最有可能会做些什么?”
  女仆小姐想了想道:“或许将核心搭载进入所谓的曜日级【尖兵】当中,然后逃离了这个试验场……等下,试验场的大门唯有钥匙才能打开,这么说来的话……攻击空海,让空海失忆的,其实是真正的中枢塔【主机】?”
  看着女仆小姐此时因为推测而露出来的目光,洛老板忽然伸手捏了捏她的鼻子。
  女仆小姐有些发懵。
  “我说了,我有时候也挺调皮的。”洛邱笑了笑道:“抱歉,实在是没忍住。”
  ###############
  PS:(51/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