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特拉福买家俱乐部 > 第八十三章 守墓人

  玛那,白色小兽的名字——这是龙冈临时给改的,并且看清楚这头小兽的接受度还算不错,小尾巴时不时地摇动着,看起来相当的惬意。
  隐藏的通道是垂直向下的,大概是三十米左右的深度。
  这之后,龙冈落入了一处石砌的通道当中,墙壁上纵横交错地镶嵌着一种能够发光的石头……不刺眼,甚至称得上柔和,却又让整条通道看起来相当的明亮。
  龙冈继续深入,并且在路上发现了一个小小的洞口,刚好可以让玛那通过的那种——想来,它就是这个小家伙给打出来的。
  “这里面有什么?”龙冈看着肩膀上趴着的小家伙问道。
  他当然得不到答案的……小家伙并不会说话,就算龙冈能够与它沟通,也只能够感受到一些模糊的思想,其实相当的混乱。
  但这里应该许久没有人来过……哪怕是莫吉托,也没有来过。它应该是不曾发现到这个地方。
  哪怕是龙冈自己,要不是拥有沟通生物的能力,不是通过对玛那的感应,恐怕也只会错过。
  这曾经是放牧人的村子……他们,为什么要在村子的地下,建造出来这么一条通道……通道通向何方?
  很快,龙冈便找到了答案。
  在通道尽头的他,此时所看见的,赫然是另外的一条村子!
  它的面积比地上的要小了至少一半,道路更加的狭窄,而房屋也更加的紧密……同时,这里一样显得空寂,这里一样已经被丢空了许久。
  才刚刚走入这里,龙冈肩上的玛那便一下子跳了下来,随后动作飞快地跑入了这条地下的村子当中。
  龙冈下意识地看了看上方……最上方已然是那些发光的石头,将这里整个空间也照亮了起来——回归到放牧人建造这个地下村子的问题,龙冈觉得很有可能放牧人是为了躲开什么。
  这里一切都显得相当的原始——不管是房屋,工具……一切都是用最简单的材料,没有一丝的技术含量的工具。
  “他们,难道是为了躲开中枢塔的监控?”
  猛然,龙冈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并且,他很快也追上了白色小兽玛那……玛那此时正停在了一处环形的小广场当中。
  让龙冈震惊的是,在这座小广场上,他竟然发现了许许多多的石棺!
  这些石棺一眼看去,至少也有一百五六十口之多……它们整齐地排列着,正好将整个环形广场给围绕了起来,从而形成了一个放射线似的图案。
  而在这一切的中间,也就是环形广场的最中间,赫然耸立了一根巨大的方尖柱子……白色的柱子。
  龙冈不禁心中一震,他见过这样的柱子——只是比其他所见过的柱子,存在于这个地下村子广场上的方尖柱子,显然要微型得太多,太多!
  那是存在于海底城的白塔!
  没错,方尖柱子的型状,赫然于海底城的白色巨塔是一般无二的……龙冈震惊着在这里的发现,下意识地朝着这根方尖柱子靠近而去。
  然而,当他踏入环形广场的瞬间,一种不知名的畏惧之感,忽然间充斥了他的全身,让龙冈忍不住打了个冷颤,他下意识地停下了自己的脚步。
  龙冈环视着四周……此时,他凭着倾听万物之声的能力,感受到了来这这一幅幅厚重石棺之上的意念——它们,正在诉说着什么。
  低语,可惜已经无法分别仔细……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它们并不希望龙冈靠近。
  “我只是想要寻找真相。”龙冈轻声说道:“你们哪怕埋葬在这里,也依然对它如此的敬畏……或许它是你们的信仰?”
  这些意念并没有散开。
  龙冈不禁皱了皱眉头……旋即,他心中一动,便正色说道:“我也是放牧人的后代,如果你们真的是的当初的放牧人,那么我也算是你们的后代血脉。如果你们,真得是我的先祖,那么……请让我知晓你们的一切。放牧人……我们,因何而存在!”
  一百多道的意念,瞬间强烈了许多……广场的四周,此时开始散发着幽蓝色的微光——从单纯的意念,到现在,龙冈竟是看见了一道道浅蓝色的气流出现。
  这些气流没有散开,反而开始寻找着什么似的……它们此时竟是开始往那只白色的小手玛那给涌了过去。
  最后,玛那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之下,额头之上竟是生成了一块薄薄的深蓝色的菱形水晶,并且身体开始缓缓地垂直漂浮了起来。
  “果然有反应……你们,真的是放牧人!”龙冈此时目光一亮。
  于是,悬浮起来的玛那,就这样看着龙冈,与此同时,一道仿佛糅合了许多道声音的声音,也自然而然地在龙冈的心中泛起。
  “我们,是最后的放牧人,这是我们意念的集合……你可以称呼我,或者我们为【明日】。”
  “明日?”龙冈不禁一怔,下意识道:“希望?你们的希望,是明日?”
  “你可以这样理解,但我们并没有等待明日的到来。”【明日】缓缓地说道:“我们确实感觉到了,你身上残留着一点放牧人的血统,但并不是很浓郁……想来,你应该是逃出去的那些家伙的后代了吧。”
  “大概是这样的……”龙冈也不得不正视自己的这个身份,与此同时,心中又是一动:“你说什么,逃出去的那些家伙?这么说来,放牧人并没有全部离开中枢塔?”
  “并没有差多少,留下来的,都在这里了。”【明日】淡然说道:“我们并没有选择离开,因为放牧人当中的一些人的观念并没有彻底的统一。当然,选择离开的是绝大多数。”
  “你们为什么不离开这里?”龙冈不禁皱眉问道:“你们知不知道,离开的那些放牧人,在外边倒地创造出来了一个怎么辉煌的文明……尽管,尽管现在这个文明已经毁灭,残余下来的,只能在深海当中,才能够生存下来。”
  “我们的根源就在这里,不想去什么地方。”【明日】还是相当的淡漠,“这里有我们守护的东西。”
  龙冈下意识道:“这根柱子?海底城当中,也有一根一模一样的柱子,只是比这个要巨大无数……它到底是什么?”
  “是传承,是我们。”【明日】缓缓地说道:“是灵魂安息的地方。放牧人哪怕身体死亡了,精神也不会灭绝,圣塔可以安放我们的灵魂。”
  “它还拥有力量。”龙冈沉默了片刻,忽然说道:“我能感觉得到,它还蕴含着已故强大的力量……就像是海底城的白塔一样。但是海底城的白塔,只有海底城的皇帝才能够动用。”
  “你说的那位海底城的皇帝,应该是完全觉醒了蓝血力量的后代。”【明日】此时想了想道:“这并没有很奇怪,在我们的时代,基本上成年之后的放牧人,都能够使用圣塔的力量。你能够感受到,也是因为你体内拥有一丝蓝血的血脉。只不过,按照你的情况看来,一般情况下,你大概永远也没有办法觉醒蓝血之力。”
  龙冈苦笑了一声,自嘲道:“大概是因为我只是一个混种的关系?不高就不高吧,我从来没有对自己的血脉有什么不满的地方……它,已经将我带来到了这个世界,给予了我生命。”
  “你的能力是感应?”【明日】此时却忽然说道。
  “感应?”龙冈怔了怔,下意识道:“你是说我和你们沟通的能力?我将称呼为【倾听万物之声】。”
  “倾听万物?”【明日】似乎有了一丝笑意,“真正的倾听万物,你知道是什么吗?你的能力,充其量也只是倾听万物的前置能力,真正的倾听万物,你还差很远。”
  龙冈顿时有种脸红耳赤的感觉。
  玛那额头上的蓝色晶体忽然闪烁了一下,随后【明日】便突然开口说道:“你叫什么名字?”
  “龙冈。”
  “龙冈,现在你走到【圣塔】的前面来吧。”【明日】淡然说道:“虽然只是很稀薄的血脉,但也确切是蓝血的后代。作为一名放牧人的后代,你应该在我们的信仰面前,给出你的敬畏。”
  龙冈皱了皱眉头。
  他迟疑了片刻,最终还是选择走入广场当中,一步步靠近到了方尖塔之前——这次,他并没有受到任何的阻拦。
  彻底地站在了这座方尖塔之前,龙冈抬头看去,纯白的塔身之上,似有一抹流光一闪而过……心中那敬畏之情再次泛起,龙冈下意识地跪拜在了圣塔之前,闭上了眼睛,露出了虔诚之色。
  就在此时,他闭上眼睛的视线当中,在一片的黑暗当中,龙冈竟是看见了一道蓝色的火焰……它在黑暗当中点燃。
  从微弱到旺盛。
  蓝色的火焰当中,龙冈甚至还【看见】了一柄蓝色水晶的长剑……仿佛是呼唤般,他下意识地伸手握去。
  握住!
  当手掌已经握住了蓝色水晶长剑剑柄的瞬间,龙冈也一并睁开了眼睛……而此时,他的手上,竟是真得出现了一柄蓝色的水晶长剑!
  一道欢愉的意念,此时从这蓝色水晶长剑当中传来。
  “它似乎……很高兴?”龙冈下意识地看着【玛那】,“为我的到来,而高兴?”
  “不是为了你的到来而高兴,只是为了蓝血的到来而高兴。”【明日】淡然道:“如果到来的是一位完全觉醒了蓝血血脉的放牧人,它才是真正的高兴。”
  “……好吧。”龙冈尴尬地笑了笑,只感觉自己大概是被真正的老祖宗给鄙视了?
  “这是放牧人的圣剑。”【明日】的声音再次响起,“另外还有一副圣甲……当初,离开的放牧人将圣甲带走,而圣剑则是由我们保管。你知道,你的使命是什么吗,龙冈。”
  龙冈下意识张了张口,他只是手握这柄蓝色水晶长剑而已,可不曾知道自己还有使命一说。
  【明日】道:“你有义务,将流落在外边的放牧人的灵魂,带回到圣塔当中……这里,才是我们安眠的地方。当初,他们虽然离开了,但终有一天是要回来的。我们留下,看管圣塔,目的便是为了有一天,能够将他们的灵魂带回来埋葬。我们是放牧人,同时我们也是守墓人……龙冈,你愿意,成为一名守墓人吗?”
  “如果我拒绝,你是不是打算回收这把……【圣剑】?”龙冈皱了皱眉头。
  “不,我回收不了。”【明日】说出了让龙冈颇有些抑郁的说话,“事实上,刚才只要你不停下来,直接来到圣塔面前,你一样会得到【圣剑】。”
  龙冈摇了摇头,再次皱眉道:“所以你……你们就这样看着,我将它带走?如果我拒绝的话?”
  “你不会拒绝的。”【明日】此时摇了摇头,“记住,【圣塔】是传承,圣剑是传承,【圣甲】也是传承,它们将会指引你,去做你应该做的事情。”
  “应该去做的事情……应该去做的事情?”龙冈猛然抬头:“什么,才是我应该去做的事情?”
  这次,【明日】并没有回应。
  只是与此同行,【圣塔】却猛然射出了一道光芒,投入到了龙冈的体内……他宛如沐浴在温水当中,通体舒坦的感觉,甚至让他不禁留恋。
  “你的血脉太稀薄了……接受吧,来自我们的赠予。”【明日】的声音在龙冈的心中泛起:“记住,你是放牧人,也是守墓人……我们的墓,埋葬的就是我们的明天。”
  “等等……”
  圣塔的光芒消失不见了,缠绕在龙冈身边的光芒也一样消失了不见……甚至,白色的小兽玛那此时也已经跌落在了地上,似是昏迷了过去。
  只是,玛那额头上的那块深蓝色的水晶并没有消失不见,似乎应完全地嵌入了它的身体当中。
  龙冈下意识地提起受众的蓝色水晶长剑……此时它的光芒不在,意念也已经感受不到,反而变得暗淡了起来。
  可是,只要他一个念头泛起,这把【圣剑】变瞬间就能释放出璀璨的光芒。
  “我是……守墓人?”。
  #####
  PS:照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