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八章 拜师

  
      苏木依旧保持着恭敬的姿势,叫道:“韶先生真真是错怪晚生了,苏木虽然一芥书生,可好歹也被先父教导过做人要正派正直,要胸有浩然之气,怎肯做那种蝇营狗苟之事。此事却是另有缘故。”
  
      “什么缘故,照实说来!”
  
      苏木故意一脸的惶恐,汗颜道:“实话对韶先生说,晚生早年虽然随先父读过几年书,可却没正经学过写八股时文。先父去世之后,苏木一心要求个名师拜在门下,也好学些科场上得用的本事,也好有所成就。听闻县尊乃是两榜进士出身,晚生就动了个心思,想请教一二,见笑,见笑。”
  
      韶先生的神色这才缓和下来,将苏木一把扶起,叹息一声:“也是,你大器晚成,开慧得迟,没有名师指点,不会作八股文章,确实是个问题。不过,你有这份进取之心,也让人心中高兴。不过,这事你却想得不妥。县尊大人虽是两榜进士,可你马上就要参加县试,如今拜在他门下,即便文章作得再好。知县为了避嫌,也不会取你。再说,你若真中了,被县尊亲点,自然而然就成了知县的门生,也无需特意拜师。”
  
      其实,韶先生心中对知县还是颇不以为然的。他这人自大惯了,觉得知县虽然是进士,可论起学问来也未必比自己高多少。科场上的事情,三分人力,七分运数,进了考场,结果如何,只有天知道。
  
      “哪……马上就要考试了,却如何是好?”苏木故意长叹一声,然后将炯炯的目光落到韶泰身上:“教谕先生,晚生有个不情之请。”
  
      高师爷心中雪亮,抚摩着胡须笑道:“韶先生,苏木这是想拜在你的门下啊!你这小子眼光还真高,竟然挑上韶先生了。苏木,老实同你说,韶先生道德文章在保定府可是排在前几位的,多少人托关系走门子,想得韶先生青眼而不得。”
  
      他看了韶泰一眼,又说:“韶先生,苏木的书法和才华刚才你可都看到了。名师难得,可要想找个能够传承衣钵的好弟子却是更难。既如此,不若就收了苏木这个弟子。”
  
      韶先生却摆了摆头:“不妥,我是县学教谕,士子若要入我之门必须是秀才,而且还得是庠生,此乃公器,丝毫乱不得。”
  
      高先生叹息一声,一脸惋惜:“确实是这个道理,可叹。”
  
      苏木却道:“韶先生想错了,晚生可不想进县学。”
  
      韶泰有些惊讶:“此话何意?”
  
      苏木:“晚生又不是想吃廪米,也不需要庠生的虚名。只想照夕侍奉在先生门下,学些真实学问。晚生久闻韶先生乃是个洒脱之人,又学问出众,这才心向往之。今日见了先生,怎么却拘泥于小节了。不但如此,学生另有束修奉上。”
  
      韶先生听苏木说得真挚,是人都喜欢听人夸奖,不禁老怀大慰,笑道:“谁要你的束修,你若想学到真本事,平日有空,不妨来县学旁听,又没人赶你走。”
  
      苏木却摇了摇头,从怀中掏出那六十亩地的地契用双手奉上:“先生不贪私利,晚生敬佩之至。可礼数不可废,这拜师礼却不能不出,还请先生不吝收下。”
  
      高师爷:“苏木一片心意,韶先生就收下吧。”
  
      韶泰这才点点头:“我若不收,倒显得矫情,孔圣人收徒,还要让学生送腊肉。”就伸手接了过去,他见苏木递过来一张纸片,本以为是礼单,可定睛看去,却吓了一跳:“这……”
  
      顿时将地契还了回去,怒道:“苏木,你当我是什么人?”
  
      苏木见韶先生视钱财如浮云,心中倒也佩服,这个老夫子倒是迂腐了,不过人品却相当地不错。
  
      就笑道:“先生,这六十亩地可不是送与你的。”
  
      韶泰奇道:“却是何意?”
  
      苏木解释说:“这地本是我家祖产,先祖有遗训,不得无故变卖或者送人。我家三叔和四叔听说晚生要求一名师进学,就将这六十亩地拿出来,说是地中的产出用来做学费。学生就将这六十亩地交给先生代管好了。先生不爱钱财,可县学却需要用钱,若是将这每年的产出用来昌明文教,却是最好不过。”
  
      来县衙之前,苏木已经将这事从头到尾想得明白。明天中午家族就要开宗祠,如果苏瑞声过继到长房,家中长辈有众口一词让自己将地交给苏瑞声,作为晚辈的他根本无力反抗。
  
      既然如此,何不跳出苏家这个小圈子考虑问题。只要将这地交给一有权势或者有威望的人代管,三叔和四叔拿自己也没有任何办法。
  
      如此,或许还能拖延上一段时间。
  
      只需拖延上两年,到那时候,苏木却不是如今这般潦倒的光景,届时自可大大方方地将地契要回来。
  
      时间,苏木现在需要的是时间。地契交给苏瑞声,就等于落到三叔四叔手上,到时候,两家将名字一改,自己也是莫得奈何了。
  
      还不如将地契交给韶泰保管,这老头是个道德先生,让他代管苏木很放心。
  
      至于地租收入,每年那六七两银子根本就算不得什么。这还是寻常年份,若碰到灾害,扣除官府的赋税,弄不好还赔进去几个。
  
      交出去倒也不心疼,这地,权当是固定资产保值,要想靠地租发财,根本就没有可能。
  
      如果气候不好赔了钱,就让韶老头子头疼去吧!
  
      ……
  
      听苏木这么一说,韶泰神色大动,立即激动起来。
  
      说起来,县学还真是挺穷的。每年也就拨下来些许廪米,二十个庠生一分,根本就剩不里多少。剩余部分还得用来维持自己一家十余口的生计不说。县学考试用纸、请刻书匠刻书刻题,日常还得主持地方上的文化活动。这桩桩件件都要花钱,虽然县衙门也会出一点,可一年下来,自己却要倒贴补进去不少。
  
      别人当官为吏是越做越富,他为人正直到刻板,却是越来越穷,见苏木有这份心,顿时感动起来。
  
      思索良久,才叹息一声,将地契收了:“好好好,不愧是我名教弟子,你这个学生,我收了。”
  
      高师爷哈哈大笑:“恭喜韶先生收得一佳弟子,择日不如撞日,不若现在就行拜师你,我来做个见证。”
  
      韶泰显然也是喊满意自己能够收得这么一个有才的学生,严肃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问:“苏木你可有表字?”
  
      苏木:“尚未有?”
  
      古人年满十六就会取字,他刚穿到这个世界,至于以前是否有表字,鬼才知道。
  
      “那好,为师就替你起一个。”韶先生沉吟片刻,便道:“就叫子乔吧。”
  
      当下,苏木就拜在地上,认了韶泰这个便宜老师。反正这老头也是地方文化名人,自己做了他门生也不亏。
  
      行礼完毕,苏木又道:“韶先生,学生还有个不情之请。”
  
      韶泰心情极好:“你说。”
  
      苏木:“我家三叔和四叔拿出这么多地来做学费,家中已经压缩了许多开支,我这个做晚辈的也是不忍心。两位叔叔虽然大方,却是个好名的人。还请老师在县尊面前提一句,能不能给他们一个表彰?”
  
      还没等韶泰点头,高师爷立即叫道:“应该,资助文教乃是大大的善举,也是县尊的政绩。不用你说,我也要向大老爷面呈此事。韶先生,等明日知县回衙你我就联名上报。”
  
      韶泰点头:“好。”
  
      苏木一想到明天三叔四叔问自己要地契时的情形,心中就是暗自好笑,“恩师,高先生,能否在中午的时候表彰,我苏家明日要开宗祠议事,若得了县尊的表彰,举族上下也是面上有光。”
  
      韶泰和高师爷同时笑道:“如果那样,确该如此。”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