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九章 不太乐观的现状

  
      从县衙门出来,夕阳已经染红了天边,回想起来,从穿越到现在差不多有十个小时。在这段时间之中,自己一刻都没停下来休息过。如今将那事办成,突然松懈下来,只觉得又累又饿。
  
      天光逐渐暗淡下来,等回到所住的小院子,里面黑沉沉的,也看不清楚。
  
      相比起苏家其他院子的灯火通明,这里显得冷清。
  
      实在饿得抵不住,记忆住自己的一日三餐都是小蝶给自己送来的,就喊了一声,却没听到有人应声。
  
      走进小蝶的房间,刚一进去小蝶趴在自己的桌上假寐,黑暗住露出清晰纤细的剪影。
  
      苏木摇了摇头,如今才是初春,趴在桌上睡觉,也不怕感冒。
  
      从床上取了一件外套,轻轻披在她的肩上。
  
      却不想将她惊醒了,小蝶迷糊地站了起来,用手揉了揉眼睛,见是自家少爷,有些欢喜。但表情上还是带着抱怨:“你怎么现在才回来,早就同你说了,少爷不过是一个普通人,人微言轻,只怕连县衙也进不去,这不,白跑了一趟,可用过饭?”
  
      苏木:“未曾,你不说还好,这一问,我倒是有些经受不住。对了,你吃过了吗?”说完话,肚子里就咕咚一声。
  
      这一声在夜里显得是如此清晰,苏木忍不住尴尬地笑起来,就连小蝶也不觉宛尔:“一直在等你,哪里有少爷没吃,我这个做下人的先将肚子填饱的道理?”
  
      顾不得埋怨,小蝶慌忙站起身来,用火石点燃了油灯:“少爷,饭菜都在桌上,快些吃了吧。你身子一向不好,仔细饿坏了。”
  
      灯光中,桌上放在两小碗糙米饭,看起来黄黄白白的,估计里面搀杂了不少粗粮,除此之外,还有一小碟咸菜,也看不到半点油星。
  
      “啊,都凉了,我去伙房热热。”说着话,小蝶就站起来,端着碗就要出去。
  
      “不用,不用,那么麻烦。”苏木下午时看得明白,这座小院正好靠着苏家四房的伙房,平日里都在那边搭伙吃饭的。
  
      “不麻烦的,吃冷饭可要伤胃。”小蝶不顾苏木的阻拦,端起饭菜就飞快地出去了。
  
      苏木无奈地坐下了,心中却有些疑惑,苏家好歹也是大族,伙食怎么这么差劲,没道理的。
  
      正疑惑间,外面响起一阵争吵闹声。
  
      一个中年妇人的声音显得很不耐烦:“这都什么时辰了,火都熄了,明天再说。”
  
      小蝶怒道:“什么已经闭了火,别以为我不知道,这晚上天冷,四房可都还烧着炕,我就热热饭菜,又不劳烦你老人家亲自动手。我家少爷今日确实有事出门,这才耽搁了,我自去伙房,又碍着你什么事了?”
  
      中年妇人冷笑:“什么少爷不少爷的,小蝶你这小蹄子一口一个少爷,虎得了谁,还真当自己是大丫鬟了,也不端盆水照照自己样子?”
  
      听二人吵得厉害,苏木皱了一下眉头走到窗口看出去。
  
      就看到小蝶正站在小院同四房相连的那道偏门门口气得浑身发颤,她身前是一个抱着膀子的胖大妇人,神情蛮横地拦住门口,一脸的不屑。
  
      “你,你你……”
  
      “我什么我?”胖大妇人一瞪圆眼,口中骂骂咧咧:“世界上的事情脱不了道理二字,你们大房在咱们这里搭伙,自然要依着我们的规矩,一日三餐都有顿头,可不是想什么时候吃就什么时候吃。若是怕麻烦,自己起灶,又何必死皮赖脸地跑过来讨口?”
  
      小蝶悲愤地怒叫一声:“搭伙又如何,一笔写不出两个苏字,再说,饭钱我们可是一文也不少给你们?”
  
      “哼,真的吗,真的一文也没少?”胖大妇人冷笑:“真以为你们有六十亩地,每年有六七两银子入项,就想吃山珍海味了,我呸!我可知道得清楚。前年保定旱灾,一年下来,你们不但没有收入,反赔进去了二两皇粮国税。还有,你家那呆呆傻傻的大少爷可没有功名,官府派差让他服徭役,你们去年得的那点地租可都用来雇人顶替。今年都两个月了,你们的饭钱给了吗?”
  
      小蝶一下子被咽住了,再说不出话来。
  
      苏木这才明白自家的财务状况已经彻底恶化了,如果真如这胖女人所说,自己虽然有六十亩地,可这三年来却没有有一文钱收入,反白白陪进去了不少。其中徭役一项确实是个大问题,古代没有功名的普通百姓都要服役,可若被派出去,以自己以前的的身体状况和呆傻的性子,只怕就回不来了。
  
      所以,用钱雇人顶替是不得已而为之,也是自家开支的一个大项。
  
      “我家四老爷看在大家都是亲戚的份上,也不说什么,可咱们四房其他人可没少怨言。”见用话将小蝶拿住,那妇人的声音得意起来;“小蝶你这小骚蹄子,当初你愿意去大房抱的什么心思别以为我不知道,不就是想攀上府中的主子爷,将来被他收了房山鸡变凤凰。嘿嘿,没想到这大少爷却是个傻子,中看不中吃,牵连着你也跟着吃苦。你也是聪明反被聪明误,没想到吧,后悔了吧!”
  
      小蝶被那妇人说得怒不可遏,大叫一一声:“狗嘴吐不出象牙,不就是让你热点饭而已,不愿意就算了,满嘴喷什么粪,大不了饿一顿而已!”
  
      说完,就将两碗饭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你使什么小性子,做给谁看,若真有志气,明天就过来讨口!”妇人冷笑着,使劲将门摔上。
  
      摔门的声音在暗夜里很响亮,半天,小蝶慢慢地顿了下去,伸出手将地上饭粒往碗里拣。一边拣着,一边哭泣着,大约是怕惊动了自家少爷,强自压抑着。
  
      正在这个时候,一只脚伸出来将地上的饭粒踩住。
  
      小蝶抬起头,发现自家少爷正一脸怜惜地看着自己:“小蝶,这三年辛苦你了,让你吃这么多苦,是我的错。”
  
      “少爷,哇!”小蝶终于忍不住大声哭起来:“少爷快把脚移开,我将饭淘干净,还能吃的,可不能让你饿着了。”
  
      苏木一把将她从地上扶起来:“别忙了,我也不觉得饿了,有话同你说。我且问你,家里还有多少钱?”
  
      小蝶抹了一把泪水:“没多少了,老爷去世时只留下十两,这三年的地租也都用了出去,到现在我手头还有三两二钱。”
  
      见小蝶哭得梨花带雨,身子在自己手中微微发颤,苏木一阵心疼。
  
      不愿让她如此伤心,就故意笑了笑,问:“小蝶,说句实在话,你生得俊俏清秀,跟了谁不好,怎么反跑到我这个傻少爷这里来了?”
  
      小蝶听到少爷夸奖自己美貌,心中又是欢喜又是害羞,顾不得伤心,红着脸小声道:“以前其他房的少爷们也想过要我过去做丫鬟的。可家中的夫人们却说小蝶我腰太细,那个……那个实在太小,不是……不是个能……”
  
      听她说得吞吞吐吐,苏木大奇:“不是个能什么的?”
  
      小蝶大窘,低声道:“不是个能……能生养的……”
  
      说完,脸更红,也顾不得收拾地上的饭碗,如受惊的小鸟一样逃回了自己的房间。]
  
      背后传来响亮的笑声。
  
      等小蝶离开,苏木的脸冷了下来。他也没想到小蝶这个小美人没有被其他房要去的愿意,估计是别人嫌她腰细屁股小,看起来不像是个能生养的。
  
      这明朝人的审美品味还真是让人无语。
  
      就目前来看,自己的还真的不太好啊!
  
      苏木本以为自己乃是苏家大少爷就算被人看成傻子,加上有六十亩地,怎么也该吃喝不愁,却不想窘迫成这样。
  
      地主家不但没有余粮,反要挨饿,真是荒谬!
  
      方才的一幕让他心中是真的愤怒了,四房也是太欺负人了。大丈夫生于世,怎肯让身边人受人如此欺凌。
  
      目前最重要的事是在短时间内赚一笔钱,只要有了钱,就能自己开伙,也免得让小蝶受人白眼。
  
      且等明日事了。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