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十三章 婚事

  
      “光当!”一只花瓶扔在地上,摔得粉碎。
  
      苏家三房的内宅里,苏瑞声眼睛都红了。
  
      “儿啊,儿啊,你这是怎么了,别吓着为娘。”一个妖艳的妇人大叫,此人正是苏三老爷的浑家解娘。
  
      她本是三老爷的妾侍,当初就很受宠。大娘死了之后,因为生了苏瑞声这个儿子,就扶正了,做了三房的主母。
  
      “苏木,苏呆子,你让我丢这么大人,我绝对不会放过你!”苏瑞声咬牙切齿,又要去摔梳妆台上的那只玉镯。
  
      “不要,这可是为娘最值钱的东西!”解娘子大惊,慌忙将拥护器镯抢过来。大约是不放心,又将自己的首饰盒子紧紧地抱在怀里。
  
      没有目标,苏瑞还不解恨,又要去摔椅子。
  
      这个时候,有两人走进屋来,来的正是苏三老爷和苏瑞声同父异母的大哥苏瑞堂。
  
      “住手,你这小畜生在外面受了气,回家来撒什么野?”苏三老爷一声怒喝:“想造反了吗!”
  
      苏瑞堂一把抢过弟弟手中的椅子,放在地上,又将父亲扶着坐好,低声道:“父亲大人切莫名生气,若是气坏了身子,让我们做儿子的于心何忍。二弟本就是个急性子,闹一闹泄了气,也就过去了。”
  
      说完,又用责备的目光看着苏瑞声:“瑞声,不是为兄的说你,多大点事,何必呢?”
  
      苏瑞声看到大哥眼睛里的得色一闪而过,顿时气往上冲,冷笑道:“苏瑞堂,我自在这里闹,关你什么事?爹爹怎么就知道了,是不是你在背后嚼舌头?”
  
      对于这个大哥他是非常瞧不起的,苏瑞堂读书不成,很不得父亲的欢心。当初他母亲还在世上的时候可没少欺负苏瑞声母子,这一桩桩一件件,苏瑞声可都是记在心里的。
  
      苏三老爷大怒,一拍扶手:“小畜生,有你这么对大哥说话的吗?”
  
      苏瑞声将头一昂,也不吱声。
  
      苏瑞堂又劝道:“父亲大人,今日那苏木做得太过分了,别说瑞声,连我都有些生气。”
  
      解娘子也开始咒骂起来:“这个苏木小畜生实在可恶,宁可将地捐给县学也不肯给瑞声,老爷,这事却不能就这么完了。”
  
      苏瑞声:“对对对,得再找个机会开宗祠用家法治了他。”
  
      苏三老爷叹息一声:“怎么治,他是将地寄到县学那里,又不是送,族里也不能拿他怎么样。这小畜生今天的表现好象和以前有些不一样,就如同换了个人似的,会不会是开了窍,以后还真不好找机会收拾他了。”
  
      他心中不禁有些怀疑起来,苏木这一手玩得漂亮,将了自己一军,让人吞不下吐不出不说,若是他自己想出来的法子,可见这人不但不傻,还聪明得紧。
  
      若真如此,以后还未必能找到机会将他给办了。
  
      解娘子见儿子气成这样,早已经心疼,忍不住叫道:“老爷,我不管,你得帮瑞声将这口气出了。”
  
      苏三老爷摆了摆头:“这事难。”
  
      “爹,娘,儿子倒有个主意。”一直在旁边装出一副恭敬谦良模样的苏瑞声缓缓开口:“依儿子看来,瑞声依旧过继到大房。”
  
      “什么!”解娘子和苏瑞声同时大叫起来,就连苏三老爷也惊讶地抬头看了长子一眼。
  
      “不去,不去,大房穷得跟水一样,地又寄了出去,让我过去受穷吗?”苏瑞声首先不干了。
  
      解娘也是跳了起来,指着苏瑞堂的鼻子大骂:“老大,你不就是想赶你弟弟出门,以后好独吞三房的产业吗,好毒的心肠!”
  
      苏瑞堂神色不动:“娘你是误会我了,且听我把话说完。”
  
      解娘子还待在闹,苏三老爷皱了下眉头:“老大你把话说完。”他知道自己这个儿子读书虽然不成,可素有心计,在解娘母子面前也装出一副恭敬模样,从来不会乱说话。现在如此提议,肯定是有原因的。
  
      苏瑞堂道:“爹娘,其实这事也好办,依儿子看来,那六十亩地寄到县学名下也是好事,反正也飞不了,也不用分一半给四叔。若是瑞声过继去大房,找个机会将苏木开革出家门,过得几年,再问县学将那地要回来就是了。”
  
      苏三老爷眉宇一动:“好是好,只可惜那苏木如今好象不在傻了,他独立门户,若不犯下大错,为父也找不到借口将他逐出家门。”
  
      “不用挑错啊,儿子倒是有个办法,嫁出去不就行了。”苏瑞堂回答道。
  
      “什么嫁出去,那呆子可是男人,你说什么胡话,没睡醒吧?”解娘冷笑起来,她越看这个儿子越心烦。若不是他是三房的长子,将来要继承家业,瑞声又何必去给人当儿子?
  
      苏三老爷突然一声断喝:“解娘,让老大说下去。”
  
      见老爷不高兴,解娘这才悻悻地闭上了嘴。
  
      苏瑞堂低声禀告:“父亲,你是否还记得倒马关所的胡百户?”
  
      苏三老爷:“怎么不记得,你大伯在世的时候,胡百户就想将他的女儿嫁给呆子,还不是看你大伯举人身份,前途无量,也好攀个高枝。可惜你大伯眼界高,瞧不上他是个粗鲁军汉,没有答应。”
  
      “啊,胡百户,我知道。”解娘是个话多的人,忍不住唠叨道:“这人姓胡名顺,虽然只是个低贱的百户军官,可人家有钱啊。在城外有上千亩地不说,还开了个大的货栈,日进斗金,也咱们保定有名的富户。我说,若是苏大老爷当年答应了这门亲事,那呆子现在何至于潦倒成这样……”
  
      说了半天,见苏三老爷的脸色越来越不耐烦,解娘子这才乖乖地住了口。
  
      苏瑞堂:“此一时,彼一时,我听人说,胡家虽然有钱,可他是军户,好人家也攀不上。那胡百户就这么一个独生女儿,却不肯胡乱嫁给军户子弟。且,他们又想招个上门女婿,好给自己养老。可好人家的子弟如何肯给人当赘婿,别说是普通人了,就算是军户,也不肯做出这种不要祖宗的事情。一来二去,就耽搁了。”
  
      一口气说了这么多话,他有些接不上气。
  
      苏三爷用鼓励的目光看着儿子,“别急,缓缓再说。”
  
      苏瑞堂大觉振奋,接着道:“苏木已经恢复清醒,不是傻子了吗?他又没有父母在堂,终身大事讲究的是父母只命媒妁之言,父亲你是族长,自然可以替他做主,大可找了媒人上门去求亲。苏木如果入赘胡家,那六十亩土地带不过去不说,只怕那胡百户也要拿出一大笔聘礼才好。他去了固然好,若不答应,不听长辈的话就是忤逆,开宗祠,将他逐出家门就是了。”
  
      “好,这个主意好!”还没等苏三老爷说话,解娘子忍不住叫出声来:“胡家这么富裕,干脆让他出一百两银子的彩礼好了。”
  
      苏瑞堂笑着摆头:“咱们苏家书香门第,肯将子弟入赘,那胡百户好意思只出一百两吗?”
  
      解娘更是高兴,心道:瑞声过继到大房,虽然以后不能喊我娘了,可有六十亩地的私产,对了,胡家若给聘礼,也得给瑞声分上一份。
  
      苏瑞声突然哈哈大笑起来:“这个法子妙,苏木啊苏木,你就乖乖入赘给胡家吧。一个赘婿,连个下人都不如,看你以后还怎么见人,痛快,痛快,就算那六十亩地得不到,只要能出了我胸中这口恶气,也顾不得那么多了?他去了就好,若不去,直接开革出门,也不错。这一关,他无论如何是躲藏不过去的。哈哈!”
  
      苏三老爷一鼓掌:“好,这事就这么办了。”
  
      看父亲和解娘还有苏瑞声都是一脸欢喜,苏瑞堂松了一口气。他这些年在家中被压得厉害,还不是因为解娘生了个儿子,得了宠。加上苏瑞声很能读书,将来未必不能考取个功名。若他留在三房,将来自己别说继承家业,只怕连活下去都成问题。无论如何,得想办法将他赶出去,至于苏木,只好说声抱歉了。
  
      很快,苏三老爷就秘密地找了个媒人去胡家提亲。
  
      可惜胡家那边却带话过来,胡百户的原话是:以前听人说苏木是个呆子,心中本不太相信。可前日他在诗会上居然交白卷,可见不但呆,而是彻底地傻了,又如何配得上我家女儿?
  
      苏三老爷又悄悄派人过去商议了几次,可那胡家依旧摇头不应,他也没有任何办法。
  
      事情好象就这么搁置下来了。
  
      至于苏木,却不知道这一切,也不知道若是做了赘婿,对自己的人生会产生什么影响。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