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十八章 你跟我走

  
      前世也是教过学生的,对于古人如何教学,苏木还是非常好奇的。本以为韶老先生教起学生来必然是之乎者也摇头晃脑,做为一个现代人肯定会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
  
      可没想到这一听,居然完全听得懂。
  
      一来,他本就是研究这个的。二来,这具身体的前主人虽然有些呆傻,可在父亲的严厉督促下,花了十几年功夫将四书五经囫囵吞枣生生地背了下来,韶泰刚一开讲,苏木就能在第一时间找到出处。
  
      今天讲的是《大学》中的一句话:“富润屋,德润身。心广体胖。故君子必诚其意。”这句话其实很简单,说的是君子修身,慎其独的好处。
  
      还别说,韶泰的学术水平真不错。短短十几个字,这老先生引经据典洋洋洒洒居然讲了将近半个时辰,然后又让学生讨论。
  
      课堂气氛活跃起来,就有学生道:“润,是华美。广,是宽大。胖,是舒展的意思。人若富足,自然用度充裕,而华美其屋,人若有德,自然诚中其外,而华美其身。”
  
      又有人道:“有德之人,心中没有渐沮,自然广大宽平,其发于四体,亦自然从容舒展,涣然是个有德气象,所谓润德其身者如此。”云云。
  
      韶泰不住点头,用欣慰的目光看着学生们:“与治同道,与乱同事,都在一念上分,是个初发动的机括,诚不可不慎也!”
  
      苏木听得好笑:不就是个心宽体胖,没有思虑之人,自然要长肉,简单的一个道理,却宏篇大论了半天。还有,众人所讨论的,有德自然有财,就能发财,简直荒谬。说提高自身修养就事论事即可,偏偏要拿些好处出来诱惑,儒家的学说,有的时候也功利得紧。
  
      他心中思索,若换成自己来解释这句话,其实也很简单:德性虽然不能给人现实的利益,可却能改善身心,让自己心胸开阔,不局限于蝇头小利。有了这种心态,做起事来就会具有开阔的眼界,必然有一番成就,所谓高度决定视野。
  
      在心里将儒家经世致使用的学说和现代人的理念逐一对照来看,还真有些意思。
  
      如此,这一堂课听起来倒也不显得那么枯燥,一个时辰很快就过去了。
  
      韶泰放下手中的书,喝了一口已经冷透了的茶,最后说:“下一课定于本月十五日,回过头去讲‘邦畿千里,惟民所止’那一句。”
  
      大约是有些意尤未尽,老父子接着解释说:“这句话的意思是国家应该使人民安居乐业,反过来说,只有有人的地方才能构成国家。因此,国家应该以人为本,君王绝对不能凌驾于人民之上。”
  
      正在这个时候,突然间听到“锵”一声。
  
      然后是愤怒的叫声:“无君无父,这是要反了吗?”
  
      众人都是一惊,同时回头看去,却不知道什么时候学堂的门口站着两个军汉,一高一瘦,腰上都挎着一把腰刀。
  
      高个子那人大约十七八岁,一脸稚气,已经将腰刀拉出一截,露出半截锐利的刀身。
  
      学堂里顿时一静,同时用看神经病一样的表情看这高个军汉,面上全是鄙夷。
  
      苏木看得心中也是一乐,这家伙还真是莫名其妙。韶泰刚才这句本是圣人之言,而且他口中的人民二字可不是屁民,而是士。明朝本是士大夫与君王共治天下。而君权确实也没办法凌驾于官僚集团之上,不但如此,皇帝还非常受气。
  
      即便到了清朝这种高度中央集权的朝代,君主表面上还是要做出一副与文人共有天下的假象,比如雍正在殿试的时候就以这句话作为考题。
  
      这个军汉拿着着一句话就叫嚷着无君无父,纯粹就是上纲上线,没事找事,显然是个没文化的粗人。
  
      韶泰心中虽然不悦,却自重身份,鼻子里哼了一声,却不说话。
  
      那矮个军汉见高个子乱说话,吓得面上变,喉结咕咚几下,然后赔笑着施礼:“韶先生,这厮是新人,不懂得说话,你老人家大人不计小人过,别跟粗人一般见识。”
  
      忙拉了高个子一把:“大个子,还不向先生赔礼?”
  
      叫大个子那人,抓了抓头,满面的疑惑,嘟囔了几句,就拜了下去,显然有些不服气。
  
      “罢了,起来吧,你们是胡百户百户所的?”韶泰摸了摸胡须。
  
      矮个子军汉:“回韶老爷的话,正是,百户派小人等过来问你老人家……”
  
      韶泰摆摆手,“等下再说。”就让庠生们散了堂。
  
      见众人散去,苏木上前同韶泰告别,正要离去,韶泰却将他叫住,说是等下有话要说。
  
      苏木无奈,只得立于一旁。
  
      等人都走尽,韶先生才问那矮军汉:“说事。”声音尽显威严。
  
      矮军汉赔笑着将一大包礼物奉上:“禀韶老爷的话,我家胡百户大人说了,想请你去胡家坐馆,提携胡家子弟,这是今年的束修,还望老爷收下。”
  
      韶泰哼了一声:“胡百户本是军户,他族中子弟都有军籍在身,将来又不能科举入仕,念什么书?”
  
      矮军汉更是局促:“韶老爷大约还不知道,我家胡老爷以前本不是军户,后来娶了我家夫人,这才继了百户军职,胡家子弟可是农户。还有,我家老爷说了,有什么类那个类……”
  
      矮军汉有意讨好韶泰,想在他面前拽文,可想了半天,无论如何也想不起这个词来。
  
      一张脸顿时憋得红了。
  
      原来,胡百户本是破落户出身,早年穷得狠了,这才一咬牙当兵吃饭。此人又颇有心计,用了些手段讨了上司欢心,这才做了人家的女婿,顶替了百户军官的位置。
  
      他这几年生意做得大了,手中缺乏人才。又有意提携家中子弟,这才兴起了给族中请一位先生的念头,这才求到韶先生跟前来。
  
      韶泰忍俊不禁:“有教无类。”
  
      另外一个叫大个子的军汉这才叫了一声:“正是这个字。”
  
      韶先生:“若是请馆给族中子弟发蒙,本县也有不少有功名的秀才。本教谕可以给你家胡百户推荐一位。”
  
      大个子又叫道:“我家老爷说了,你是咱们保定最好的,除了你不请别人。还有,刚才先生讲的课,咱一句也听不懂,肯定是个有大学问的。换别的人来当先生,我不服。”
  
      苏木和韶泰互相看了一眼,都笑起来。
  
      矮军汉被大个子抢了话,不满地看了同伴一眼,又赔笑道:“韶老爷,我家老爷说了,听闻县学经费短缺,愿意每年资助三十两白银。当然,韶老爷的束修另算。”
  
      “我缺区区几两束修吗?”韶泰收起笑容,冷哼一声:“你们胡百户有意兴办文教,倒是一片热忱,我也不好冷了他的心,你们回去吧,东西我收下了。”
  
      矮军汉大喜:“多谢韶老爷,多谢韶老爷,小人这就回去报喜了。”
  
      大个子抓了抓脑袋:“韶老爷,你究竟是答应还是不答应啊?”
  
      矮军汉大惊:“大个子,别乱说话……你这个笨蛋,竟然对韶老爷无礼,还不快快跪下赔罪。”
  
      “免了。”韶泰此刻已经知道这大个子就是个夯货,也不计较,语气缓和下来:“回去对胡百户说,等县试发完榜,我就过去。”
  
      两军汉这才欢天喜地地告辞而去。
  
      苏木在旁边站着听了半天,早就不耐烦了,上前一施礼:“恩师将学生留下来,可有吩咐?”
  
      韶泰:“子乔,你县试的文章为师已经看过,大概意思和格式都是对的,老成稳妥,叫人挑不出错来,今科肯定是中了,即便是四月份的府试也大可去试试。不过,若要想在科举一条路上有所成就,还需多读书。听人说你以前一直患有痴病,最近才算好完全。别的童子六岁发蒙,十年寒窗下来,到你这个年纪,提笔能文,脱口成章,却不是你能比的。”
  
      道理说得对,苏木心中深以为然,就基本功而言,自己还真没办法和这个时代的读书人相比。在老夫子面前,他也只有俯首帖耳聆听教训的份儿。
  
      韶泰的语气并不因为苏木的恭敬而缓和下来,反更严厉:“就你那张卷子来看,虽然写得还成。可看得出来,其中却用了不少心机。比如有些词句细节方面,本一个字就能将意思说尽,你却故意放过,顾左右而言他。想必是学业不精,不知道该如何写,有意识地回避了。作文作得如此油滑,有违圣人之道。”
  
      苏木有些骇人,他不会用文言文写作,为了避免出丑,这才不得以而为之。却不想韶泰的眼光毒辣至此,一眼就看出来了。
  
      这是自己的短板,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先生教训得是,学生以前从未进过学堂,学养不足,惭愧。”
  
      估计是很满意苏木的坦诚,韶泰道:“知耻而后勇,你也不过十**岁,就算现在开始读书也不迟。赵知县也是四十出头才中了进士的,你还有大把的光阴。为师要去胡百户那里做西席,你也一并过好了。以你的文章和才气,若从头学起,三五年之内未必没有造就。此事就这么定了,下去吧。”
  
      从县学出来,苏木心中很不以为然。
  
      读三五年书,还是算了吧。与其将时光浪费在皓首穷经,过科举这条独木桥,还不如干写其他有意义的事情。
  
      家里都穷成这样,别说三五年,只怕三五月都挨不过去。
  
      读书固然是一件好事,我眼前的情形,挪大一个保定府还安得下一张平静的书桌吗?
  
      反正我今天已经来过县学了,场面已经走到,至于发榜后去不去胡家的私塾。
  
      谁在乎?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