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二十九章 话本啊,不要
好在上午老李也没安排苏木其他工作,难得清闲,苏木索性将那第一章剩余的四千字补全了(明朝好女婿29章)。
  
  这一写,就写顺了,状态也出来了。
  
  趁着精神还非常亢奋,加上《西游记》第一章也刚写到孙悟空刚拜在菩提老祖门下,故事到这个时候没有精彩起来,就这么交稿,怕吸引不了人。于是,他索性又再写两千来字,说到了菩提祖师登坛高坐,唤集诸仙,开讲大道,问猴子想学什么。
  
  说了半天,都不中悟空的意。
  
  然后,祖师咄的一声,跳下高台,手持戒尺,指定悟空道:“你这猢狲,这般不学,那般不学,却待怎么?”走上前,将悟空头上打了三下,倒背着手,走入里面,将中门关了,撇下大众而去。
  
  ……
  
  甩了甩发酸的手腕,苏木骇然发现自己一上午竟然写了五六千字,这速度只能用打字机来形容。
  
  刚写完,就到了吃午饭的时间。
  
  吃完饭,学堂开课。
  
  学堂的十几个学生年纪有大有小,程度也不同。如苏木这样的,真实水平已经可以参加科举考试了,而胡进学和几个小屁孩,则连几千个汉字都没认全。
  
  因此,韶泰的课业安排也不同。
  
  上午的课主要是针对刚发蒙的学生,以识字和背诵为主。
  
  下午讲解经艺和八股文写作,面对的是苏木这种“高年纪”学生。
  
  苏木昨天的文章韶泰已经批改完毕,上面圈圈点点,外带许多注解。看得出来,韶泰对这个弟子很是上心,又出了一道题目,让苏木散学之前交来。
  
  没办法,只能灌了一肚子浓茶,提起精神小心对付。
  
  可怜苏木熬了个通宵,跟熬鹰似的,加上感冒刚好,读了一下午书,脑子一刻也没空,感觉地都在转。
  
  “又要上班,又要写书,还得上课,活得真累啊!”
  
  散学之后,苏木就来到书院街。
  
  上次来县衙报名参加县试时没留意,今日一看才发现这个地方不错,街道两边都是书店、裱糊店、和茶肆,看来,此地是清苑县的文化中心。
  
  可抬头看了半天,却没发现林家书坊的牌子。
  
  无奈之下,只得拉了一个路人询问。
  
  路人指了指旁边一家非常清雅的书棚:“这不就是。”
  
  苏木一看,书厮的门头上挂着一张大扁,上书《风入松》三字,这才明白,原来这就书坊叫风入松。只不过老板姓林,大家以林家书坊称之。
  
  里面很宽阔,放着两排大得惊人的书架,整整地占了两面墙壁。
  
  不过,屋子的正中心却放在一张大案,和一只小几。
  
  老板是一个四十出头的白胖中年人穿着澜衫,坐在几前,几上摊着一本书,正看得津津有味。
  
  一边看,口中一边啧啧有声,然后轻轻拍了一下大腿:“妙啊,妙啊!”
  
  “林老板,我是韶先生的学生。”苏木走上前去,正要说明来意。
  
  林老板却摆了摆手:“别说话,等我看完这节再说。”
  
  苏木无奈,心中好奇,难道这林老板和老李一样也是看黄色小说看入了巷。就偷偷看了一眼,这才发现他正在读《论语正义》。
  
  这个林老板倒是个风雅之人,不像市侩。
  
  读书人在百~万\小!说的时候最恨别人打搅,这一点苏木也理解,也不再废话,走到书架前端详起放在上面出售的书籍。
  
  总的来说,里面的书分两个部分。一部分是四书五经、时文选集,类似于后世的复习资料,专为读书人准备,另外一部分则是演义、话本之类。
  
  两种书籍分别放在两个书架上。
  
  四书五经之类的东西苏木毫无兴趣,就将目光落到演义小说上面,看了半天,除了《醉醒石》等区区几本,其他的书籍,以前也没见过。
  
  他前世本是研究明清小说的,就随手抽了几本,一看,发现写得实在糟糕,故事老套不说,文字好象也不怎么样。不外是公子落难,佳人慧眼识珠,携家产与其私奔,助相公金榜提名,看了开头就知道结尾。
  
  看来,模式化写作在任何时代都免不了。不过,也只有海量的垃圾书做基础,才催生诸如《三国演义》这类的优秀作品。
  
  店中还有几个客人,看模样,有读书士子。也有贩夫走卒之流。
  
  阅读作为明朝市民最主流的休闲娱乐方式,还是很流行的。
  
  林老板是秀才出身,为人也颇风雅,做起生意来也挺有意思。也懒得同人讨价还价,直接在书架上贴上纸条,标明价格。
  
  你若要买书,选好了,就将钱投在大案上的那口瓷瓶里。
  
  听到不断有铜钱入瓶的丁冬声传来,苏木大为惊讶:这明朝也有自动售货,这个林老板还真够超前的,也不怕有人偷书,亏个血本无归?
  
  果然,苏木很快就发现一个穷书生悄悄地将一本《毛诗》塞进怀里,一脸苍白地朝门外走去。
  
  “小偷……太猖狂了!”苏木惊得张大了嘴巴,等回过神来,那人已经走得不见了踪影。
  
  见这个穷书生得了手,另外一个来买书的看了林老板一眼,也学这那穷书生的模样,飞快将一本风月书儿藏进袖子。
  
  “《孽海狂花》,六十文,承蒙惠顾。”林老板猛地抬起头来,盯着那人,哼了一声:“我家的书可不能白让人拿。”
  
  偷书那人羞得一张脸涨成猪肝色,指着门外;“刚才那人不也偷了?”
  
  林老板:“读书人偷书不叫偷,你拿这本书去是看着玩的,得给钱。”
  
  苏木“呵呵”地笑起来,这个林老板倒是有趣。
  
  打发走那个偷书的,林老板这才上下打量着苏木。
  
  眼前这少年面容虽然有些苍白,可站在那里却有一股风雅之气,尤其是那一双眼睛,晶莹深邃,灵动异常,心中不禁有些喜欢,道:“这位公子是韶先生的学生,可是要来买书?”
  
  “见过老先生。”苏木拱了拱手:“我刚写了点东西,想请你看看。”
  
  “哦,原来是卖时文啊,快把来让我看看。”林老板一脸的欢喜,道:“韶先生乃是我保定府首屈一指的名士,以前求他的文还求不来呢!”
  
  “时文,八股文也能卖吗?”苏木不解,道:“却不是恩师的作品,乃是小子献丑。”
  
  “怎么不能卖,若是碰到好文章,结集印书,倒是一桩美事。你能够得到韶先生的推荐,应该写得不错。”明朝科举大行其道,读书人都会买上几本新书的八股文范文选做参考资料,一般来说,上榜士的卷子最优。可童试三年两次,乡试三年一次,产量有限,林老板平日里也会收一些优秀的文章备用,等集到一定数量之后,再结集出版。
  
  “却不是八股文。”苏木摇了摇头,将稿子从怀里掏出来,放到几上:“这是我写的话本,刚起了个头,想换点稿费润笔。老先生先看看,若可用,我在接着写。”
  
  “话本啊……”林老板微一沉吟,然后将稿子推过来:“不要。”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