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三十章 套路化已经严重的损害了这个行业
“怎么不要,难道老先生店中不卖小说书儿?可我看你这里有不好呢(明朝好女婿30章)!”古代的书坊是印刷、零售、批发一条龙,所谓货卖堆山,什么书都要印一点,将品种配齐全了,这才好做生意,怎么有人将书稿送上门来了,反朝外推?
  
  苏木大为不解。
  
  “不好卖啊,生意难做?”林老板叹息一声:“公子,按说这是我店的商业秘密,不好对外人讲的。不过一来你是韶先生的学生,韶先生又是小老儿最尊敬的士林前辈,我也不隐瞒你;再者,话本书不好卖,印一本亏一本所有的书坊都知道,也不怕被人知道。”
  
  “亏本,读这种书的人不少吧?”
  
  “公子你以前没看过话本演义书?”林老板反问。
  
  “看过一些,不多。”确实,除了四大名著和明清少数几本优秀作品,这种书苏木还真没看过多少。
  
  “那就是了。”林老板一提起话本,就是满腹的怨气:“前些年确实出过几本不错的话本,卖得也好,写书的人也狠赚了一笔。其中京城的一个笔名叫做四隐山人的落第秀才特别能写,一本五六万字的书,半个月就能写好,一年之中,一口气出了二十来本。活生生写出了一套两进的宅子和一百多亩良田。到如今,已是一个富家翁。不少人见这行来钱快,也不管自己有没有这个本事,只要识得几个字,就敢提笔去作。”
  
  “问题是,他却不知道该写什么,别人的书里写一落魄的读书人因为家道中落,惨被退婚吧,他也跟着写;别人写主角因为才高八斗,被佳人慧眼识珠吧,他也照猫画虎。弄得所有的话本一开头,绝对有一个穷书生被势力眼老丈人退婚。然后,这书生奋发读书,高中状元,最后抱得美人归。”
  
  林老板越说越激动:“这种书千篇一律,开头几本看了还好,可读得多了,也就那么回事。更有甚者,读者读着读着,竟然将几本书看混了,回过头一想,啊,这几本书的故事都一样啊!”
  
  “退婚流的书一多,大家也厌烦了,一看,妈的,又是个穷书生,顿时就倒了胃口,自不肯花钱去读早就被人嚼了千百遍淡而无味的甘蔗渣。”
  
  苏木听得心中好笑,读者是喜欢看yy书,可雷同的书一多,也审美疲劳了。
  
  “老先生,风月书呢?”苏木有顺口问了一句。
  
  “风月书,不说还好,一说我就来气。”林老板哼了一声:“一般的大宅院里主人和妻妾丫鬟之间的事情谁爱看,所谓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如今的风月书,你不写几个偷人的故事,不写爬灰,谁肯读?你写吧,读者看得多了,口味越来越重。你今天偷邻居大嫂子,明天偷族中亲戚,后天偷官家小姐,偷到后面偷无可偷,又该编什么?”
  
  说到这里,林老板长叹一声:“小说话本到今日,该写的东西已然写尽,我看,这东西已经走到末路了。所以说,公子要照顾老身,要将稿子给我,我自然高兴。不过,小说这种东西再不能出了,若是有好的八股时文,不妨送几篇过来。”
  
  这一席话听得苏木目瞪口呆,半天说不出话来。
  
  什么小说写到今日已经到了穷途末路,这明朝的小说不过刚兴起,未来还将与许多不世名篇问世。没有海量的垃圾文字做基础,怎么可能有真的好书面世?
  
  只有量变,才能产生质变,这个林老板也未免太悲观了。
  
  “真不收?”苏木忍不住问:“时文多少钱一篇?”
  
  “十文。”
  
  “十文,怎么才这点,若是话本润笔又是多少?”
  
  “话本一般十两一本,得看销量,卖得好的书,一本得几十两也是有可能的,可人家字多啊,一本怎么这也得五六万字。一篇八股文才几百字,十文钱算是不错的了。抱歉,你这本书我不要。”
  
  苏木心中一阵丧气,看来这条路子也走不通。至于十文钱一篇的八股文,还是算了吧,以自己的文言文功底,估计是要被退稿的。
  
  正要收了稿子离开,苏木突然想:不对,林老板刚才抱怨说现在的套路化写作实在猖狂,已经将话本小说给写死了。可我这本《西游记》却不同于以前的小说,不但故事精彩,还是神怪小说的开山之作。
  
  在此之前,可没有神怪长篇,同类《搜神记》,也不过是一个短篇小说的集子。
  
  想到这里,心中笃定了。
  
  就将稿子轻轻地推了过去,自信地微笑道:“老先生话也不要说死了,这不过是开篇的第一章,不妨读读,若真觉得好,可来找我。”
  
  然后就将自己的姓名地址留下,又郑重地说:“其实,我来老先生这里是因为你同我恩师有旧。其实,这保定城的书坊还是很多的。”
  
  说完,就飘然而去。
  
  看到苏木的背影,想起他刚才那自信的笑容,林老板心中突然有些不快,冷冷地拿起那十几页稿子就扔到旁边的废纸篓里:“苏木是吧,哼,我又不是傻子,怎肯白出一本陪钱的书。若不是看到韶先生面子上,多跟你说一句话也是浪费口水。”
  
  正在这个时候,一个年轻人走了进来,恰好听到林老板的喃喃自语,笑问:“叔,又是谁惹你生气了,刚才那人?是不是叫苏木?”
  
  来的正是林老板的侄子,如今正负责书房工坊的校对,也读过几年书。
  
  “正是,据他说是韶先生的学生。”
  
  “哪个韶先生?”
  
  “还能是哪个韶先生,县学教喻。”
  
  “苏木,这名字好熟,又是韶先生的学生。”想了想,那年轻人一拍脑袋:“记起来了,原来是本期县试的透明苏木苏子乔。”
  
  “这人很有名吗?”
  
  “怎么没名,最近名气大着呢,倒不是因为他得了头名。其实叔你也是知道的,童子试县、府两关也就那么回事。关键是苏木写了一首好诗,我念给你听。”年轻人摇头晃脑吟道:“章台杨柳绿如云,忆折南枝早赠君。一夜东风人万里,可怜飞絮已纷纷。好诗啊好诗,不让唐宋,小侄这几日脑袋里全是这首诗的俄咏之声,竟一刻也不得停歇,人都快魔障了。”
  
  等听到“一夜东风人万里,可怜飞絮已纷纷。”一句,林老板眼睛猛地闪出亮光。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