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三十四章 得一个筋斗一个筋斗地翻
昨夜睡得早,天还没亮,苏木就起了床,喝了点热茶,只感觉浑身都是力气(明朝好女婿34章)。
  
  看了看外面朦胧的东方,估计是黎明四点钟的模样。
  
  八点上床,四点醒来,睡眠时间八个小时,足够了。即便昨天累得要死,可睡一觉就恢复过来,十九二十岁的身体就是好啊。苏木记得以前在大学教书时,只要熬了夜,第二日就会一整天没有精神。
  
  又磨了墨接着写第二章的后面部分,因为要赶工,写得飞快,也没时间斟酌词句。
  
  可这一通狂写,却写出了状态。
  
  不觉写了两千来字,满满地三页纸,将将写到孙猴子在同门面前炫耀刚学的七十二般变化,化成一颗松树那节。
  
  转了转有些发酸的手腕,正要再检查一遍,小蝶却慌张地跑进来:“少爷,这都什么时辰了,你怎么还没去胡家客栈。”
  
  苏木一惊,外面已是天光大亮,估计已经是上午八点过的样子,自己这才是第三天去上工,就迟到了。
  
  写作这种事情表面上看起来好象很苦,可真正坠入其中,却有一种难以形容的快感。
  
  忙带着稿子朝外跑去。
  
  “哎,我的少爷诶,先前见你正在用功读书,没敢打扰,到现在你还没吃饭呢!吃一口再走吧!”
  
  “不了,来不及。”
  
  好在帐房里的李先生没来,胡百户也不在,免得见了面不好意思。
  
  刚在货栈帐房里坐了片刻,就有个伙计来报说外面有人找。
  
  问清楚来人的样子,苏木心中一乐:应该是林老板来了,怕的就是你不看,只要你看一眼我的稿子,定叫你不能自拔。
  
  出了货栈的大门,果然是林老板,这家伙一身青色儒袍,立在一群脚夫当中显得非常突出。
  
  林老板见了苏木,就一抱拳:“苏木苏小官,原来你在胡家货栈做帐房先生啊。我依了你给的地址去了贵府却没找到人,一问,才知道你在这里,这就寻过来了,冒昧,冒昧。”
  
  苏木朝他上下看了看,见这个林老板两手空空,身上好象也没有带大笔银子的样子,心中很是不快乐。你无事不等三宝殿,今日找我想必是为了书稿的事情。
  
  可就这么跑过来,未免也太没诚意了。不带钱,水果鲜花什么的好歹也得准备点吧!
  
  心中腹诽,面上却笑眯眯地说:“见笑,家境贫寒,为生计,只能给人当帐房混口饭吃。本打算写点稿子换几斤肉打打牙祭,却不想老先生却瞧不上我的文字。”
  
  苏木话中略带挖苦,林老板却还是一脸的微笑:“苏小官,此地实在太嘈杂,你不请我进去吗?”
  
  进里面去,还是算了吧,工作场所不谈私事。
  
  苏木就指了指远处一间茶寮:“里面又是货又是人,咱们寻个清净的地方说话吧。”
  
  就同一个伙计说了声,带着林老板去了茶馆。
  
  昨天的事儿实在有些尴尬,进了茶馆之后,点了茶,两人寒暄几句,却没有话说,场面顿时冷落下来(明朝好女婿34章)。
  
  林老板昨天小小地得罪了苏木一回,作为一个读书人,他自然知道士林中人将面子看得极重。不是八股时文,即便是一般的话本小说儿,若被一家书坊退了稿,可是桩很丢脸的事。
  
  可以肯定,如此一来,这个作者同退稿的书店的合作也到此为止了。
  
  但你昨天刚退了稿,今天却巴巴儿地上门谈合作,这不是玩人吗?
  
  换任何一个人,不翻脸才怪。
  
  若是一般人,林老板也不可能送脸上门,让人抽着玩。但苏木这书写得实在好看,他昨天揣摩了半天,死活也想不起接下来该如何写,孙猴子又该如何度过这个难关。
  
  想了半夜,只能郁郁地躺在床上。
  
  可说来也怪,一合上眼睛,就是一只猴儿在脑海里跳来跳去。折腾了一夜,让林老板生生地变成了黑眼圈。
  
  到天亮起床,稍微情形点,一想起这种情形,林老板顿时抽了一口冷气,这才知道这本《西游记》的厉害。
  
  作为阅书破万卷的出版老读者,他对各种类型的小说早就麻木了,如果可能,是碰也不想去碰。
  
  可没有任何一本书在读后能够让他牵肠挂肚,无力抵抗。
  
  自己已经有如此大的反应,若换成普通人,那还得了,还不被这本书弄得疯癫痴迷。
  
  这书若印出来,再好好宣传一下,卖他个几版应该不成问题。
  
  明朝的书都使用雕版印刷,一个雕版做出来之后,最多印三千本,字迹就会模糊。
  
  也不用卖太多,三四版就是一万多册。以这本书的质量,一两银子一本……不二两银子一本也算是便宜的。每本书的成本也不过几百文,哈哈,只需半年时间,一万多两就这么赚出来了。
  
  如今话本书不好卖,那是因为好书难求,其实市场还是非常庞大的。如今,这么一本有大红潜力的书活生生摆在自己面前,天予不取,必受其咎。
  
  “哈哈,我要发财了,一万两,不,也许是两万两……这保定府中又有谁能在半年时间赚这么多钱。等到书出完,我且将家里的宅子翻新一下,再买他几百亩地……对了,再娶一房小妾。”
  
  林老板两眼全是金光,喉头上下涌动,再没有昨日“读书人偷书不算偷”,低头读《论语正义》时的文采风流。
  
  在屋里狂笑了半天,他又突然想起出一本书怎么这也得四万字,可自己手头的稿子也不过区区十来页,剩余部分还得去向苏木讨要。
  
  苏木那边肯定是会开出价钱来的,搞不好还会敲自己竹杠。
  
  不过不要紧,苏小官不是说得明白吗,他也是第一次写文,肯定不知道市面上一个好作者的价码。
  
  再说,读书人的脾性我也明白得很,君子不言利,四书五经、科举仕途在是正道,一说起钱好像就有辱圣人之道似的。
  
  我当初不也是这样,屡试不中之后,为了生计,这才做了商贾,这才体会的金银的好处。若是当年不走出这一步,又如何能知道富家翁的滋味是如此美妙。
  
  如果苏木也是这样的书呆子,随便打发他几两银子就是了。
  
  他一个名教中人还能同我斤斤计较,锱铢必究,丢了读书人体面不成?
  
  正狂笑中,林老板突然想起苏木昨天离开书坊时说过的那句话:“其实,我来老先生这里是因为你同我恩师有旧。其实,这保定城的书坊还是很多的。”
  
  立即就像被踩了尾巴的猫一般跳了起来,叫了声:“糟糕,我倒是忘记了这点。大凡一般人作文都会留有底稿,出门买东西还讲究货比三家,如果苏木还去过其他书坊,那就麻烦了。别人也不是瞎子,这书稿只需看上一眼,自然能识得其中妙处,定会开出价钱来。若是人家给个十两银子,看苏木这沦落潦倒的穿戴,也是个急用钱的,未必不会应允下来。”
  
  于是,林老板立即穿好衣裳,赶过去苏木留下的地址,这才知道苏木原来是苏家大房的少爷,乃是本县大大有名的呆子。
  
  对于苏木呆傻的传说,林老板自然是嗤之以鼻,大家族中的争夺一向龌龊,什么样的流言没有,好端端一个人被人说成傻子也不希奇。
  
  再说,苏木写得如此好一本小说,会是傻子吗?
  
  听说苏木不在,就问了地头,过来了。
  
  可等坐下喝了两口茶水,林老板却不知道该如何开这个口。他急欲知道苏木昨天在离开自己家书坊之后,是否还去过其他书店,却又怕提醒了这个书生;又想问苏木愿不愿意将稿子卖给自己,让苏木以为他有求于人,开出高价。
  
  可老这么沉默下去也不是办法,总归要想个法子打破这个僵局。
  
  正踌躇中,苏木就招手喊伙计送两块火烧过来。
  
  苏木还没吃早饭,饿得厉害,无论如何先将肚子填满再说,反正是林老板请客。
  
  林老板忙道:“给我也来两块,夹点驴肉。”他也是粒米未粘牙,有些经受不住。
  
  苏木:“要多夹点,林老板,你还没用过早饭吧?”
  
  “看苏小官也是没吃饭。”
  
  说完,两人都笑起来,气氛顿时活跃起来。
  
  啃了一口火烧,苏木这才问:“林老板一大早就来寻苏木,我又承你请客,咳,还请问老先生又何见教?”
  
  林老板等的就是苏木这句话,可大家都是读书人,总不可能一开始就挑明来意,你稿子不错,我想出钱买下,俗气,实在是俗气。
  
  就摸了摸胡须,道:“昨天晚上老朽看了你的稿子,倒读得有趣。虽然说你这本书写的是一只猴子,却是新鲜。可惜老朽刚看到猴子进门学艺,惹恼师尊那一节。表面上看来那孙悟空已经山穷水尽,可主角总是要翻身的,否则这书也没办法写下去,却怎么也想不透接下来苏小官该将这么故事如何圆了。也不怕小官笑话,老朽以前也试着写过话本,对于如何编故事有些浅见,这才过来同苏小官探讨。”
  
  苏木一笑:“老先生不是不要我的稿子吗,怎么还跑过来找我讨论稿子了?”
  
  林老板面皮微微一红:“你这书虽然未必好,可也不是没有可取之处,若修改得当,后面的故事也不错,老朽倒想冒险印上一版试试,反正这些年我出的书也有不少赔钱货。可否将接下来的稿子借我一观,看看小官是如何解开这个扣子的。”
  
  这句话表面上看起来好象很真诚的样子,苏木心中却是一阵冷笑:这个林老板果然是个商人,明明喜欢我的书到了极处,却还是将其说得不堪。还拜出一副要来和自己探讨改稿事宜的姿态,不明白得人,还真当他是后世的名编辑了。不但如此,仿佛出这本书他也是冒了极大的市场风险,别人要心怀感激一般。我若不是知道《西游记》在中国古典文学史上的高度,没准还真被他给骗了过去。
  
  苏木从怀中掏出刚写好的稿子,抽了两页递过去。
  
  林老板手中正捏着半块驴肉火烧,见了稿子,也顾不得啃,忙扔到一边,接过去,飞快地读了起来。
  
  这一看,当真是爽透了心,早间躁动的心也慢慢平复下去,口中叫道:“原来是这样,头上三击,那是三更天,背手离开关中门是叫孙猴子走后门。我倒是想复杂了,其实故事就应该这样,简单直接,不用弄那么多花巧。苏小官不愧是本县县试头名,果然是胸有锦绣。”
  
  苏木笑着反问:“林老先生,这文还需要修改吗?”
  
  “修改什么,这样最好,也想不出什么地方应该增删润色……后面又是什么情节?”林老板应了一声,这才猛然醒悟,见苏木手中还捏着两页稿子。
  
  书写到这里,悟空总算是被师傅传授了长生大道,可这他所学的神通又是何等模样,却思量不出,顿觉好奇。
  
  “后面啊,猴子学了腾云驾雾。”
  
  “那是自然,都得了道了,自然有高来高去,朝辞白帝暮苍梧才是仙家神通。”
  
  “可这猴子的驾云却有一桩奇处?我若是写来同其他人一样,怎显出我的手段。”
  
  “怎么奇了?”林老板好奇地问。
  
  苏木:“孙悟空不是猴子吗,猢狲走路一瘸一拐,腾云驾雾也是一样,得一个筋斗一个筋斗地翻,这样才切合他的身份不是?”
  
  一想到猴子在云中翻来翻去,林老板就心痒,呼吸也急促起来:“快将下面的稿子给我看?”
  
  “这稿子却不能给你。”苏木连林老板手中的那两页纸也收了回去。
  
  “为什么,我一大早干来找你,不就是为了看下文吗?”林老板忍不住叫出声来。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