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三十八章 名动河北
“子曰:道之不行也,我知之矣:知者过之,愚者不及也(明朝好女婿38章)。道之不明也,我知之矣:贤者过之,不肖这不及也。”
  
  “修身,则道立。尊贤,则不惑。亲亲,则诸父昆弟不怨。敬大臣,则不眩。体群臣,则士报之礼重。子庶民,则百姓劝。来百工,则时用足。柔远人,则四方归之,坏诸侯……”
  
  清晨依旧有薄雾升起,朗朗的读书声随着一阵跑步声隐约传来。
  
  然后是苏木汗流浃背的身影。
  
  说句实在话,这段日子胡家货栈的生意真的不好。
  
  不过也可以理解,春耕农忙嘛,大家伙都下地播种去了。就连胡家货栈的伙计们也有一大半随着胡百户去了军屯所干活。
  
  其他商号也是如此,整个码头显得甚是冷清。
  
  倒是苏木的日子过得越发滋润,直接领导不在,老李也不在,山中无老虎,猴……我自当大王(明朝好女婿38章)。
  
  帐也不用做了,每天起床,吃过早饭,就跑步去上班,周围依旧是市民们惊诧的目光:“苏疯子又出来了”、“苏大少爷的呆病又犯了”、“对,肯定是个武疯子,孩儿他娘,快把娃娃抱走”……
  
  苏木怒可不遏,也没心思再同街坊邻居打招呼,只将记忆中的《四书》《五经》翻来覆去地背诵着。
  
  记忆这种东西并不可靠,所学的知识若是长期不用,很快就会被其他的新鲜信息所覆盖。苏木即便无心科举,但身体的前主人花了十多年工夫才将这些东西背熟,若是就此忘切,倒也可惜。
  
  知识没有用有和无用之说,多背些书总是好的。
  
  况且,这些东西还要用来对付韶先生。
  
  跑步到货栈之后,用毛巾擦去身上的汗水,然后九炮一杯茶,喝上几口,等到精神养足,再提笔写上两千字的《西游记》,等搁笔,就该是午饭时间。
  
  下午,照例去书院读书。
  
  大约是发现苏木已经完全跟了上进度,甚至偶有真知灼见,韶泰老怀大慰问,也不再给他开小灶。
  
  下午四点,回家。
  
  一切都非常好,这日子还真有些后世公务员的意思。
  
  唯一麻烦的是胡大小姐,一想起这个小姑娘,苏木就头疼。
  
  在往常,胡百户夫妻在家的时候,小丫头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一般人根本就看不到。可惜他们一走,山中无老虎……这小丫头还真是一只猴子啊!
  
  胡大小姐成天都跑到前面来,老是在苏木面前晃。
  
  “咳,美女,早啊!”
  
  “美女,看到你真高兴啊!”
  
  “美女,胡老爷回来没有?”
  
  ……
  
  打招呼的人本是无心,听者却有意,脸红得厉害,慌慌张张,飞也似地跑了。
  
  背后是苏木的偷笑。
  
  当然,他却没有发现,其他人都惊得瞪大了眼睛,嘴巴大得可以塞进去一个鸡蛋。
  
  甚至在读书的时候,胡大小姐也会每隔一段时间就偷偷跑到窗外朝里面窥视,目光总会落到苏木身上,看得他浑身不自在。
  
  就有同窗笑嘻嘻地对着苏木挤眼睛:“子乔,大小姐又过来了。”
  
  “子乔,你是不是惹了大小姐。”
  
  “子乔……”
  
  “饶了我吧,她要过来自来就是,这是她自己的家,关我什么事?”苏木哀号一声,春天不是读书天,再说,他本身对读书也没多大兴趣,又没想过要考个秀才、举人、进士什么的。
  
  加上年纪又轻,瞌睡也多。
  
  韶先生在上面讲得口沫四溅,他却趴在书桌上,将一本书竖起来,闭目假寐。
  
  屡屡被同学将自己叫醒,苏木也有些窝火,怎么也想不通自己什么地方得罪了胡大小姐。不就是穿了她家一条裤子吗,何必呢?
  
  直到有一天吃午饭时,胡大小姐柔柔地走到灶房门口,眼睛盯着苏木的碗看,面上带着一丝桃红时,苏木这才恍然大悟:哎哟我草,欠人家一顿饭。
  
  罢,等我稿费到手,再请她一台好了。现在……我老人家也没余粮啊!
  
  这一日,苏木正趴在书桌上睡觉。
  
  他现在睡觉的工夫越来越高,已经修炼到不闭眼、并能保持端正姿态的程度。当然,这一切都是同后世的学生学的,韶先生自然想不到课堂睡眠在现代社会已经进化到何等出神入化的程度。
  
  但正在这个时候,“啪!”一声在身边炸响,苏木立即从睡梦中被惊醒过来,冷汗顿时沁了出来,暗叫一声:倒霉,被发现了。
  
  穿越到明朝,苏木天不怕地不怕,见了知县也是不卑不亢,惟独对这个韶先生恭敬有加。
  
  这次被他抓住,也不知道会被骂成什么样,抄〈论语〉一百遍都有可能。
  
  睁开眼睛,就看到一张怒气冲冲的脸正在喷着口水:“好好好,你一个贫家子弟,以前可曾经梦想过坐在这样的课堂里?你家老爷有意开恩,花了这么大代价让你来读书,你不但不思报答他的恩典,反……反……你对得起他吗?”
  
  说到激奋处,韶先生不住咳嗽。
  
  苏木大觉羞愧,正要道歉,心中却猛地一惊,整个人也从混沌中清醒过来:什么我家老爷,什么报答恩典,这是谁跟谁呀?
  
  转头一看,却看到大个子局促地站在胡先生面前,一张黑脸庞已经吓得惨白。
  
  再看那韶先生,手中挥舞中一本书大骂:“想你胡进学也是良家子,又学了圣人之言,怎么就不懂得洁身自好,反去看这种诲淫诲盗的脏书。”
  
  “不……不是风月书儿……”
  
  “还敢犟嘴!”韶先生大怒,用力将那本书扯得粉碎,然后挥舞着戒尺喝道:“胡进学,将手伸出来!”
  
  “劈啪!”的戒尺声听得人心惊肉跳,但那大个子却是一脸的轻松。
  
  韶先生毕竟年纪大了,上百记戒尺抽下去,就累得气喘吁吁。
  
  休息半天才回过神来,怒气冲冲地叫了一声:“今天就到这里,散学。”
  
  然后背着手走了。
  
  等先生一离开,其他的胡家孩子都围了上来:“大个子,你还好吗?”
  
  “大个子,疼不疼。”
  
  胡进学伸手擦了一把汗水:“刚才可吓死我了,本以为先生要罚我抄书呢,那不是要人命吗。可一听说要打手心,我这一颗悬在半空的心总算是落了地。”
  
  说到这里,他有些得意,“我这人最不怕挨打了,这双手掌,以前在脸铁砂掌的时候,每天都会在热沙里插他上百次,早就练成了铜皮铁骨,区区戒尺岂奈我何?”
  
  说着话,他双手互拍,金声玉质。
  
  众人都同时笑起来:“大个子哥哥威武,你的武艺可是咱们胡家和百户所排在头一名的。一百戒尺加身而面不改色,佩服,佩服!”
  
  苏木看得大乐,有心开他的玩笑:“进学你也别得意,先生是不知道你皮粗肉糙,这才打你手心的。刚才你就该大声惨叫,装出一副痛苦莫名的模样才对。可你一脸如常,只怕已经引起先生的怀疑,仔细下次罚你。也不须抄书,光一篇八股时文就能要你的命。”
  
  大个子这才抽了一冷气,拍了拍脑袋:“倒忘记这一点了,下次我就装痛。”
  
  “晚了!”众人都是一阵哄笑。
  
  大个子悲愤地怒道:“什么晚了,不晚。他娘的,我怎么这么倒霉,都怪那个什么五湖废人,写的什么鸟书如此勾人,竟让我在课堂上看入了迷。若是叫我碰上,定让他划出道儿来,决一决雌雄。”
  
  “五湖废人……”苏木一愣,好耳熟。
  
  “原来哥哥看的是〈西游记〉啊!”就有学童叫道:“那书好看,那猴儿真是有趣,我也看过一节,立即给勾了魂,正要存钱去买呢!”
  
  “对的对的,那书好,就是太贵,不过,我们得抓紧时间去买,若是卖空了岂不可惜?”
  
  “《西游记》?”苏木叫出声来。
  
  “对对对,就是那本书。”大个子不住点头,悲愤地喊道:“二两银子一本啊,我一个月才一两六钱月份,就这么被先生给撕了!”
  
  苏木吓了一跳,二两银子一本,这个林老板还真够黑的,也不怕价钱太高卖不出去:“这书很有名吗,卖得如何?”
  
  其他学童都七嘴八舌地说道:“怎么没名,林家书房前几日放了几千本书来,只两天功夫就售空了,现在你就算是有钱也买不着。茶馆里的说书先生也开始讲这西游释厄记的故事了。”
  
  “对了,什么地方可以买到,我还有些钱?”
  
  “保定缺货,干脆就去外地买好了?”
  
  “外地也不成。”大个子摇头:“我这本书还是家中一个长辈从京城带回来的,听说,这书在那边也卖疯了。你们是没出过门,不信到外地去问问,只要是河北人,又有谁不知道这本书?”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