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四十章 醒悟,穿越者
原来,明朝一两银子大约相当于后世的四十克,六百两银子,加起来就是二十四公斤(明朝好女婿40章)。二十四公斤还好,问题是林老板就后面两集的钱也一道给了。
  
  四十八公斤,都是五两、十两的散碎银子,放在地上是一个长宽高各一尺的正方体。
  
  这可如何拿回去啊?
  
  以前看古装电视连续剧的时候,那些少侠们吃一顿饭就是几百两出去。钱票这种东西要清朝时才会出现,谁没事带几十斤重的东西乱逛。
  
  几百两,少侠虽然功力深厚,也经不住这种折腾。再说,大家都是英俊潇洒的侠客,出门在外,浑身叮当做响,铜臭袭人,还怎么泡无知女侠?
  
  这么多钱,自己背肯定是背不动的,若找个挑夫,动静又实在太大。
  
  苏木如今还住在苏家老宅,突然间发了一笔大财,难免要被族里人觊觎。
  
  上次不过是六十两银子,就已经引得三房和四房开宗祠打自己主意。
  
  现在突然得了一千多两,还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这可是封建社会,宗族力量却是现代人无法想象的。
  
  他苏木如今也不过是一个小字辈,族中的长辈们要想整治自己,只是动一根手指的事情。而且,这种家务事,官府还管不着。
  
  只要自己一天不能独立门户,族中就能以各种理由各种手段将自己的私产收归公中。自从上次开宗祠事后,苏木算是将三叔和四叔的嘴脸看清楚了。
  
  永远也不要高估古人的下限。
  
  如今我的情形就好象是小儿怀揣千金招摇过市,非常危险。在没有足够力量保护自己财产后家人之前,必须低调。至于如何获取力……经商显然是不成的,商人在明朝的地位极低,等同于坏人。就算你富可敌国,一旦有事,就是任由官府宰割的肥羊。林老板的生意做得这大,还不用交税,还不因为他有个秀才功名。在士农工商四民中排在第一。等等,父亲当年在世的时候,三房和四房之所以对我大房俯首帖耳,还不是因为父亲是个有做官资格的举人,是本县的大名士。功名、官职……
  
  哎,是啊,这里可是封建社会,皇帝与读书人共治天下的明朝。
  
  只要你有了功名,甚至做了官,就是统治阶级。
  
  只要我苏木中了秀才,不,至少也得是个举人。
  
  到时候,三叔和四叔只怕不敢来打我的主意。若他们胆敢如此,就是挑衅读书人,报到官府去,有士林给自己撑腰,官员只会偏向自己,而不是两个普通乡绅。
  
  况且,只要我苏木做了官,就可以独立门户。就算不分家出去,堂堂七品大老爷,怎么着也得当个族长,才不算堕了朝廷脸面。否则正有事,究竟听族权的还是听政权的?
  
  就算不为保住自己的财产,君子不言利,往大了说,若是穿越一场,有了超过同时代人的见识,还满足于做一富家翁?这也太辜负上天的安排了,怎么着也得出人头地才是。
  
  从古到今,中国就是一个官本位的世界,只有做官才是一条好的出路。在这个国家,只要没挂上一官半职,就算你再有钱再有势力,一个小小的知县就能轻易把你给灭了。个人的力量在国家机器面前,比鸿毛还轻。
  
  但若是中了举人,就有可能当官。也许在后人看来,一个小小的县委书记根本就算不了什么,可整个大明朝才一千多个县。明朝的知县身兼县长、法院院长、公安局局长、国地两税局局长的职责,权力大到惊人的地步,一言一行直接影响到治下万千子民的生计。
  
  不知不觉中,苏木的思路已经从发家致富,保住私产,转变到从政上面。
  
  “要想做官,得先参加科举,虽然难,却总得去试试。不就是公务员考试吗,前世的我也曾经动过这个念头,后来因为留校,生活稳定,就产生的惰性。这次是形式所迫,必须一试。说起来,同学中有不少人考上了公务员,那些人当初的成绩可没我优秀,不也一样考上了。当初还不觉得,出社会十年之后,当初自己瞧不上的人纷纷混得一官半职,生活富足,而自己还是一个苦巴巴的大学助讲,差距一下子就大了起来。每每想起这事,我总是一阵懊悔,后悔自己当初舍不得大学稳定的生活。这次,或许是上天给我重新选择的机会吧!”
  
  好在这具身体的前主人虽然有些呆傻,可基本功却扎实。有韶先生这个名师指导,未必就不能考个举人功名。接下来还有一个月就是府试,倒不难,关键是七月份的院试,只要能够拿到秀才功名,就可以参加九月的乡试。
  
  乡试之后,《西游记》也应该写完了。进士科太难,只怕中不了,只能拿那五六千两稿费进京运作,看能不能补个从七品的县丞。
  
  苏木陷入了沉思。
  
  见苏木良久不语,林老板以为苏木嫌少,忙道:“苏小官,当初咱们可是说好了三百两一集的,你可不能反悔。”
  
  苏木醒过神来,摇头:“男儿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答应你的事情自然不能后悔,林老先生不必担心。”
  
  “那……”
  
  苏木:“钱实在太多,我可没力气搬回家去。”他一摊手,满脸的无奈。
  
  林老板心中大定:“是有些重,我这就派人给你送到府上去。”
  
  苏木:“不过是一千多两银子罢了,我却没放在心上。罢了,先寄在老先生这里,真到需要时我再来取。还有,你对外不许说这本书是我作的?”
  
  “却是为何?”林老板本打算将本期县试头名苏木是《西游记》原作者这个噱头广为宣传,为接下来将出的第三集造势。
  
  如今,苏木那首诗已在保定府光流传开始,小才子的名头初具雏形,正是大力宣传此书的良机。
  
  这几日,林老板都在琢磨这事,听苏木这么说,心中大为不解。
  
  苏木淡淡道:“话本演义小说,不过是苏木闲暇消遣,当不得真。读书人,还是应该以道德文章,时文八股为重。苏木马上就要参加府试,若传出去,却是不好。”
  
  说完,就从那堆银子里拿了一把揣进怀里,飘然而去。
  
  林老板心中一阵佩服,这个苏子乔,当初为了润笔同我讨价还价,市侩气十足。如今一千多两银子的巨款摆在面前,却不屑一顾。真不愧是写出“一夜东风人万里”的才子,名士气派十足,我却是小看他了。
  
  想不到他虽然家贫,却也知道读书上进。我若将他是《西游记》原作者一事传出去,岂不平白坏了他的名声。如果碰到主考官是个道德先生,将他给刷了下来,我的罪过可就大了。
  
  以苏小官那首诗和《西游记》展现出的才气来看,将来未必不中个秀才甚至举人,再过些年头,自是一方缙绅名流,我却要同他多多亲近,不可起了怠慢之心。
  
  就小心地将银子收好,打了张欠条,命伙计追着送了过去。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