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四十八章 读书人,果然厉害
等到于大人一走,胡百户一个骨碌从地上站起来,朝众人团团一揖:“各位同僚,在下这个百户已当得厌了,本打算去辽东养老的(明朝好女婿48章)。得于大老爷信任,没办法,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干下去,今后还得请各位多多关照。”
  
  “小人,竟敢赚我?”宋同怒喝一声,就要扑过来。
  
  好在有几个百户生生将他抱住。
  
  “赚了你又怎么样?”胡百户朝他一瞪眼。
  
  “无耻,你也是堂堂七尺男儿,却如此不要脸?”宋同眼睛里像是要沁出血来。
  
  看到宋同面上又是泥又是泪,胡顺心中大觉痛快:“姓宋的,某这回大难不死,都是拜你所赐,日后山水有相逢,咱们总有再碰到的时候。”
  
  然后又转身朝众人看了一眼,朗声道:“各位袍泽弟兄,大家一个马勺里舀食多年,我的性子你们也是清楚的,自来就是个眼睛里不揉沙子之人。我等军汉行事自然要恩怨分明,落井下石的事情也不是做不得,可将来若是落了难,须怪不得别人。”
  
  说完,一阵狂笑,大步走远。
  
  “狂妄!”
  
  “小人!”
  
  千户厅中,众百户军官都是一脸铁青,就连古千户也是一脸怒容。
  
  ……
  
  “好糊涂,竟然将所有人都得罪了,这个胡百户好不容易死里逃生,却只图口中痛快,情商智商堪忧。”苏木听胡百户将事说完,心中腹诽。
  
  无论怎么说,胡百户总算是保住了军官的位置、土地、人口。至少在短期内如此。至于将来,老实说苏木对胡百户并不看好,图一时之痛快,彻底和千户所的同僚们撕破了脸皮,这个百户还能当多久,鬼才知道。
  
  苏木也是因为胡莹的哀求,这才出手指点。
  
  其实,以他前世那种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性格,本就不该来趟这汪浑水的。从现在开始,自己额头上可就打上了胡百户的烙印,一旦有事,军队那批人只怕不会给他好果子吃。
  
  苏木也曾经想象过一旦穿越到古代,给一强力人物做智囊,指点江山,激扬文字。可万万没想到却同大明朝最最基础的小军官牵扯在一起,这个也太低了点吧?
  
  “难道是我真的喜欢上了那个小美女?”苏木摸着下巴,淡淡苦笑。
  
  解决掉这件事情之后,自然要设下庆功宴,并没急着离开倒马关。
  
  胡百户将苏木、胡进学、帐房老李三个心腹招到千户所最大的一家酒楼上,定了一个雅间。
  
  酒过三巡,外面的雨还在淅沥地落着。这天气也邪性了,竟没有个停歇的迹象。可落到大家眼里,却并不像从前那般凄风苦雨愁煞人,反带了点春雨贵如油的喜气。
  
  “叔,侄儿该死,侄儿该死!”喝了几杯酒,大个子猛地跪在胡百户面前,冬冬地磕起头来,满面都是泪水:“侄儿竟然将叔伤成这样,这是忤逆。若叔你有个三长两短,侄儿只能一死赎罪了。”
  
  胡百户哈哈笑着:“一点皮外伤,算得了什么,快起来。你这一箭虽说伤了我,可也是接了我的命令。不但不过,反而有功。起来吧!”
  
  可胡进学本是个老实还是,如果肯起来,反哭得更厉害,只不住地将头往地板上撞去。
  
  苏木一把将他从地上拉起来,皱眉道:“大个子你快起来,这里可还在倒马关,到处都是卫所的人,你这么大声武气的哭闹,若被有心人听了去,岂不平白害了胡老爷?”
  
  大个子这才抹了一把眼泪,又坐过位置,只不住闷头喝酒。
  
  又笑了一阵,胡百户亢奋地端起酒杯,对苏木道:“这次我大难不死,全靠你,一家人不说两家人。我也不是个会说话的人,今日就敬你一杯。哈哈,苏木,你这小子真是不错,竟然想出这么个妙计出来,让宋同那奸猾小人也落进我的圈套里去了,痛快,痛快,且饮了此杯。”
  
  他心中直觉得酣畅淋漓,先前自进千户厅后所经历的一切都在苏木的算计之中。可以说,宋同的每一句话,都同苏木事先预料的完全一样,竟一个字也不差。
  
  这让胡百户禁不住抽了一口冷气:这个苏木是不是会妖法?
  
  当然,作为一个在沙场上见过血的杀坯,他对神神鬼鬼那一套全然不信。
  
  这情形只能用尽在掌握中来解释,是的,已经发生的和将要发生的一切都在苏木的料想和设计之中。
  
  以前去茶馆听书的时候,说书先生说过,这有本事的读书人能知过去未来,天上知一半,地上全知道。就像本朝开师刘伯温刘青田,就是神人一个。
  
  这读书人,果然厉害,算计起人来,当真是让人防不胜防。
  
  “如果这家伙算计起我来,或者说,他将来得了功名,这胡家上下又有谁能治得住他?”一个念头突然从心底不可遏制地冒出来,胡百户端着酒杯的手竟不住微微一颤。
  
  苏木一笑,同胡百户将这杯酒喝了下去,心中还是颇为得意的。其实这个计策说穿了也没什么大不了,不过是将陈枪击案移植到明朝来活学活用而已。
  
  此案发生在两千零四年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投票日前一天,当时候选人陈的选举形势并不是太好,至少在民意调查上落后竞争对手。
  
  三月十九日下午十三时四十五分在台南市金华路三段在吉普车上进行扫街拜票时,遭到不明歹徒枪击,十四时许送抵台南县市奇美医院治疗,时值敏感时期震惊岛内外
  
  当晚二十二时,阿扁却突然出现在电视上,呼吁民众人在大选的日子一定要去投票。
  
  于是,所有的选民都怀疑是陈的竞争对手雇佣了枪手暗杀阿扁。
  
  在悲愤之中,大量选票投给了陈。
  
  于是,阿扁顺利当选当年台湾地区的领导人。
  
  实际上阿扁受伤极轻,此案经过调查,又疑点重重,又人怀疑他是在使苦肉计,操纵民意。
  
  不管此案究竟是何方势力所为,可结果却是陈得了大便宜。
  
  无论什么时代,苦肉计都非常好使。
  
  苏木的计策是这么设计的:预先让胡进学乔装打扮埋伏在关前,等胡百户进关的时间用箭射中胡百户的腿。然后,胡百户冲进千户厅质问宋同为什么派出杀手,欲废了自己的腿。先入为主地让大家觉得宋同是因为知道胡顺给于御使送礼,以为巡按大人得了贿赂,要保胡百户。逼不得以,只得痛下杀手,要废胡百户一条腿。然后用话套住宋同,使其失去方寸乱说话。御使可都是出了名的小心眼,对武官又是极度地鄙夷,只要宋同一句话没说对,他就完蛋了。
  
  为了平安度过这个难关,苏木甚至和胡百户在私下推演和排练过无数次,一点细节一点细节地抠。
  
  当然,这事的关键在胡进学身上,五十步内要准确地射中胡百户的小腿,还只能是皮外伤,不能让他留下隐疾,却是一件高难度的事情。
  
  偏偏胡百户竟命胡进学使用歹毒的狼牙箭,若一个不好,胡百户只怕就站不起来了。好在大个子的箭述已经出神入化,一箭射来也没伤到血管和筋骨。但伤口却是皮开肉绽,看起好声可怕。当然,效果也是出奇的好。
  
  大个子的箭法真是厉害的,那么远的距离,准确射中目标,一毫的偏差也没有,砍称李广再世;而那胡百户,更是胆气过人。
  
  吃了半天酒,看看天色,大约是中午一点模样,苏木急着回保定,就道:“这道路泥泞难行,来的时候已经耽搁了两天,回去估计也需同样的时间。还有七日就是府试,此乃大事,可误不得。趁酒酣而热,不若就此离去?”
  
  说完就放下筷子站起身来。
  
  一听到“府试”二字,胡百户的脸色就变了,闷了片刻。
  
  然后道:“子乔别急,这里距某的千户所也只有一日路程,也不赶这一日半日的。刚春耕,虽然说这一关已经顺利过了。可帐目上的漏洞还需补上,尚需麻烦你一两日。”
  
  苏木无奈,领了人家的薪水,就得替人家做事,这是一个现代人的职业道德,只得点了点头。
  
  反正回去只需三两日,还有时间。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