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五十二章 有鸡鸭的地方粪多有女人的地方事多

第五十二章 有鸡鸭的地方粪多有女人的地方事多

本届保定府府试的考试地点位于府学学政衙门,主考官乃是本府的知府,姓柳(明朝好女婿52章)。
  
  府试和县试的规则和内容同县试一样,也只有一场,只细节上有些区别。比如,给考生做保的廪生要多一名。这事苏木也没怎么留意,一切都有韶先生安排;另外,考题除了两道小题之外,还要多三道经帖。
  
  有因为是童子试的第二关,也不正规,苏木本不把这场考试放在心上。
  
  可到地头一看,却吃了一惊,好多人。
  
  学政衙门面前是一个巨大的广场,迎面是一座古朴巍峨的门厅,时间还早,三道大门紧闭(明朝好女婿52章)。门口两根大旗杆上挂着红灯笼,灯光中满是黑沉沉的人头。
  
  看人数,起码有上千之巨。
  
  吃惊之余,苏木也立即明白过来。这保定府有十多个县,每个县一百个考生,加一起就能破千。
  
  这还是童子试的第二关,若是等到院试,却不知道什么何等光景。
  
  已经到了卯时,在门口的广场上等了片刻,侧门缓缓推开,就有几个官员从里面缓缓出来。因为隔得远,也看不清楚,只见到为首那人穿着大红官袍,如果没有猜错应该是正四品的保定知府大人。另外几个官员则穿着七品的青色袍子,应该就是学政衙门的学政大人们了。
  
  很快,在知府的主持下,各县童子按照地域一一点名进场。
  
  清苑县的治所在保定城,被排在最前面,共有将近两百人。
  
  苏木忙挤进队伍,一步一步朝前挪去。
  
  正在这个时候,突然间,有一个高挑纤细的人影挤过来,柔柔喊:“子乔,子乔。”
  
  苏木吓了一跳,回头看去,不是胡莹又是谁。她一米七的身高在一众古人中显得很是显眼,在灯光中,一张脸白得像一张纸一样。
  
  科举场上竟然出现一个女子,听到这一声喊,其他士子都闪到一边,用诡异的目光看着胡莹,然后小声议论起来。
  
  在苏木和胡莹之间,顿时空出一条甬道来。
  
  苏木大觉尴尬,只能硬着头皮走上去,低声问:“你怎么来了?”
  
  “子乔,那事……那事我已经知道了,爹爹这么说……是我们胡家对不起你……”话还没说完,眼波里已有泪光闪。
  
  她不提这事还好,一提,苏木就恼了,冷冷道:“胡小姐,没什么对得起对不起的,我也就是你们货栈的一个帐房先生,干活拿钱。食君之禄,忠君之事。合得来就在一起,合不来,我就另外找个地方讨生活。”
  
  胡莹一咬牙:“没错,以子乔的才学,无论去哪里,都会被人奉为上宾。不过,毕竟……毕竟在我们货栈这么长日子,爹爹也有些舍不得你。爹爹这事做得不对,如今已经想得明白,知道错了。子乔,你能不能不走?”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出这种羞人的话,胡莹一颗心蓬蓬乱跳,只觉得快要喘不过气来。
  
  先前大个子一身泥水地回到货栈之后,胡莹才知道爹爹因为怕苏木中了府试,将来若有得了功名,不肯入赘胡家,这才将苏木软禁在百户所里,欲坏了他的功名。
  
  当听说苏木从百户所逃跑之后,爹爹更是要将宅子和货栈送给苏家做聘礼。
  
  这个消息如同晴天霹雳一般砸到胡莹头上。
  
  在一个月前,当她听家里说苏木要入赘胡家做女婿时,又听说苏木又是个呆子时,心中还颇不愿意。不过,婚姻大事乃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做为一个女儿家,也只能默默地承受了。
  
  可自从在后花园见到苏木之后,她愕然发现,这个苏子乔说话风趣促狭,一看就是个精灵古怪之人,又如何有半点痴傻模样。
  
  而那一声声“美女”地喊着,更是让她羞又恼,但内心中却有一种隐约的欢喜。
  
  等到胡家出了那件大事,苏木使用出手段将已经彻底崩溃的局面扭转过来时,胡小姐这才愕然发现自己未来的夫君是如此的人物。
  
  这些天,她又是欢喜,又是骄傲,可心中却担心起来。如此了得的郎君,会甘心做胡家的赘婿吗?
  
  答案肯定是“不可能”。
  
  她在家里又哭又闹了半天,甚至以死相逼,这才让爹爹暂时打消了去苏家提亲的念头,然后就匆匆跑过来,只想将此事告诉苏木,让他安心考试,至于将来是否入赘胡家,胡莹也没有这个奢望。
  
  一个军户的女儿地位已是极低,又有什么理由要求一个杰出的青年才俊自甘堕落倒插门?
  
  “这就是命啊!”在来之前,她已经在家里大哭了一场,知道这场姻缘从这一刻起离自己已经越来越远,远在高天云外,再也触摸不到了。
  
  可等看到苏木的人,不知道怎么的,这话一说出口却变成了挽留。也许在她的心目中,不管自己和苏木将来是否能成为一家人,只要每日能见到他的面,就足够了。
  
  二人这么说着话,旁边围观的考生们听到胡小姐叫苏木“苏子乔”,顿时嗡一声骚动起来:“这人就是苏子乔?”
  
  “苏子乔不就是咱们保定府新晋的才子吗,他那首诗作得真好啊,怎么今天也来参加考试了?”
  
  “对了,这女子是谁,好高?”
  
  “或许是苏子乔在外面犯下的风流帐吧,是真名士自风流。”
  
  “哦!”一声,所有人面上都带着会意的微笑。
  
  苏木听胡莹这么说,心中的怒气更盛。一想到自己的功名差别毁在胡百户手头不说,还差点做了他们家的上门女婿,如果既成事实,自己的好日子就算是到头了,这辈子也再看不到翻身的希望。
  
  忍不住冷笑一声:“胡小姐这话说得好生没有道理,我若不走,岂不要被你们胡家送进洞房做你们家的赘婿,躲都还来不及呢!昨天若不是我跑得快,此刻还被你们关在地牢里,不能来参加考试呢!从此之后,我与你们胡家再没有半点关系。苏木为人恩怨分明,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听到苏木说出这种话来,胡莹身体剧烈地颤抖起来。
  
  “赘婿!”
  
  “啊!”
  
  顿时,周围的考生们都同时叫起来,就有人叫道:“这女子我知道,高成这样,保定城中除了胡百户的女儿还能是谁?好大胆子,一个卑贱的军户竟然敢要读书人给他家倒插门?”
  
  “无耻,拘禁考生,辱我圣教门庭,这事都报上官府,让学政大人做主!”
  
  一时间,满世界都是喧哗声。
  
  “哇!”突然间,一个女子的哭声响起,然后有人冲上来,“少爷,少爷,可找着你了。我在家里等了几日,去货栈问,人家都不理我。哇,少爷,我还以为你不来考试了呢?今日放心不下就过来看看,果然找着你了。”
  
  苏木一惊,定睛看过去,来的是小蝶,小姑娘背着一口硕大的考篮,单薄的身体在人流中被挤得东倒西歪:“少爷,你的考篮。”
  
  苏木见她挤得满头大汗,又一脸的担忧,心中大为感动:还是这个小丫头对我苏木贴心啊。
  
  他上前一把扶住小蝶,平静地笑着:“别担心,我怎么可能误了考期,你看,我这不是来了吗?”说着话,就伸出手指轻轻抹去她面上泪珠。
  
  小蝶哭得更厉害:“来了就好,来了就好。”就将小脑袋贴在苏木的胸膛上。
  
  看到这一幕,胡莹知道苏木和这个小丫头感情甚深,心中不觉一阵黯然,身体也是一晃。
  
  小蝶突然从苏木怀中挣扎开了,走到胡莹身前,“呸”一声朝地上吐了一口唾沫,骂道:“好个歹毒的女人,你就算想嫁给我家少爷,也得看看你自己的身份配不配。一个军户家的贱人,也妄想着有一个书香门第出身的相公。不但如此,还要我家少爷入赘。真真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听到这气势汹汹的话,胡莹接连退了几步,眼泪连串地落了下来,看着苏木:“子乔,我胡莹今日来这里只是想告诉你,我已经说服爹爹,不会再去苏家下聘……子乔,子乔,我也不求你原谅,只希望你不要记恨我,难道这也不行吗?”
  
  看到胡莹的泪水,苏木心中突然一酸,再说不出话来。
  
  看来胡小姐已经让胡百户打消了让自己入赘的念头。
  
  这让苏木长长地松了一口气,若是一直被胡顺惦记着,勾结了三叔,还真不好对付。
  
  他叹息一声,正要说些什么。
  
  突然,知府一声厉喝:“闹什么,不想进考场了?”
  
  这边这么大动静,早已惊动了考官们。
  
  柳知府见苏木身边围着两个女子,顿时勃然大怒:“混帐东西,你是谁?科举乃是国家伦才大典,何等威严肃穆的场合,你却将女子带来,来人了,赶出去!”
  
  苏木大惊,他也没想到这事会闹成这样。
  
  忙上前一揖:“府台老爷,学生苏木,此事……此事……”
  
  一时间,他却不知道该如何应答。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