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五十四章 心乱了,还如何考试
清苑县的考生进场最早(明朝好女婿54章)。
  
  一般来说,所有的考试进场次序都按照地域远近点名。近的先进,最远的排在最后。那是因为曾经有考生因为所在的县城离考场最远,又有事耽搁,在最后时刻才赶到贡院,差点错过考试的缘故。
  
  苏木进考场之后,心中恼火。自己这几日还真是倒霉,先是被胡百户无端软禁了好几日,后来得了胡进学的帮助,这才骑了马匆匆赶回府城。累了个半死不说,在床上躺不了几个小时就又起床赶到考场,到现在,他还是全身酸痛,恹恹欲睡。
  
  身体上的疲惫且不去说,关键是胡小姐和小蝶她们这一闹惊动了知府大人。最后,知府大人给自己下了个必须拿第一名的死命令,否则,就会名落孙山。
  
  拿第一是那么容易的吗?
  
  苏木苦笑,回想了一下,历史上的名人们就算再大牌,再才华卓绝,也不敢在考前放出这样的狂言来。堂堂张居正,乃是明朝第一流的大政治家,参加湖北乡试时,不也落过一次榜。
  
  王阳明厉害吧,心学宗师,千古一人,也是考了两次才中了进士。
  
  就算是狂傲唐伯虎在参加会试之前也只能说必中,而不敢说自己必夺头名。后来果然是中了,不过,却被人怀疑舞弊,被捉拿下狱。道理很简单,科举如此只难,你姓唐的凭什么说中就中,其中必然有鬼。
  
  苏木自家事情自家最清楚,若论起真本事,在一千保定的童生中也只能排进前一百名之内,这还是因为他是个现代人,对八股文有一定的见识,知道这东西文彩什么的不要紧,关键是格式,格式对了,就占了个起首。
  
  其次,这一个多月来,在韶泰韶老夫子的耳提面命下,他的水平也提升极快。做为一个现代人,别的功夫或许比不上古人,但学习方法,和归纳总结的能力却是经过成千上万场大大小小的考试锻炼出来的,这一点,自然要摔古人两条大街。
  
  可即便如此,因为时间有限,他也只算是勉强能够上得了考场,运气好的话,或许能中。一个不好,明年来过也是可能的。
  
  本期保定府府试有一千多考生,录取两百名。
  
  以苏木现在的水平,上榜应该不难,可要想得第一,那还是算了吧?
  
  况且,他的文言文写作水平也够戗。
  
  真是家事,考试,事事关心,一想到这些,苏木就心乱如麻,在考场里坐了半天,死活也静不下心来。
  
  作为一个副省级的大城市,保定贡院很大,里面有三个大殿,后面还有十几排考棚。这么大地方,别说一两千考生,再多上三五千也装得了。
  
  这是因为从前的河北省省会就在这里,在唐、宋时期,这里可是要举行乡试的。
  
  现在因为只是府试,又只考一场,苏木他们也不用被人相牲口一样锁在一人一间,站起来就能撞着头的狭小考舍里。
  
  考场就设在三个大殿里,每个大殿各坐四百到五百人。
  
  里面密密麻麻地摆在蒲团和小几,灯笼将殿中照得如同白昼。周围都是虎视眈眈严厉监视的考官和衙役们,气氛显得很是凝重。
  
  苏木的考试位置在最里面的那间殿堂里,因为进来的时候天还很黑,也没看清楚扁额上写着什么。
  
  他运气也不好,恰好就坐在第一排最中间的位置,正好与坐在上首的柳知府面对面,一举一动无不落到人家眼里。
  
  看苏木心神不宁地坐在蒲团上,柳知府不禁皱起了眉头。
  
  对于苏木,他是闻名已久了。作为两榜进士,知府大人对于本府的文教非常看重,在看到苏木那首诗之后,就留意上了此人。
  
  这诗写得真是好,隐约有一丝唐人的开阔气象,这一点恰恰是同时代人作不出来的。
  
  后来有听说苏木将名下六十亩田产寄在清苑县学,治下的子民中出了这么一个急公好义,又文才出众的人物,心中怎能不高兴?
  
  便想像过这个苏木苏子乔究竟是个怎样风流儒雅之人。
  
  今日一见,儒雅倒是儒雅,风流却风流得让人心中恼火。
  
  好好一场考试,你苏子乔要来考,自来就是,怎么连带着风流帐也带过来了。
  
  真真是斯文扫地,不堪得紧。
  
  “不堪”对于读书人来说,已经是很严重的评语。
  
  内心中,苏木便被柳知府归类进狂生一类人物当中。国家取士,首重德行,此人已是不能用的。
  
  因此,他才说了苏木若不中第一,就不用来考的话来。
  
  如今,见苏木老神在在模样,知府大人更是有邪火一股股拱上来:你苏子乔有几分才气那不假,可府试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今日定然要让你中不了!
  
  府试的卷子早已经印好,很快,引着横竖暗红色格子的卷子就发了下来。
  
  然后是经贴题目纸。
  
  苏木接过来一看,先松了一口气,这三道题目都会作。
  
  一道题来自《尚书》,一道来自《春秋》,另外一题是《书经》。
  
  三到题目都是一句话,让考生根据这一句话,将整个段落默写下来。
  
  以前那个苏木虽然智商有问题,可记性却好,早已经把《四书》、《五经》背得一字不差。
  
  因此,这三道题对苏木来说毫无压力。
  
  当下就磨了墨汁,提笔用工整的三馆体,一丝不苟地写了起来。
  
  这次若不能拿第一就是失败,苏木也不敢乱来,字也写得老实,一个个端庄方正,就好象是雕版印刷出来一般。却不敢在卷子上玩个性,秀书法。
  
  如此,正好投了柳知府之好。
  
  柳知府老牌进士出身,承的是道学衣钵,素来只喜欢《论语》,为人古板得紧。
  
  若苏木今天用董其昌的体来答卷子,他固然会一阵惊叹:此子当真是惊才艳绝。
  
  可未必会给苏木高分,至少在书法这一项上,苏木别想拿到一分。
  
  考场上的字讲究是的清晰工整,让人看起来不至于出错。你搞这么多花头做甚?
  
  ……
  
  一看到苏木答卷如此老实稳重,馆阁体也写得如此之好,柳知府只感觉有一到清凉之气由脚下升起,直冲到顶心,竟有种舒爽的感觉,对他的印象微微有所改观:能写出这种字的人,性子应该不至于飞扬跳脱,或者胸有静气。也许,我对苏木有些先入为主了,且再观察观察。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