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五十九章 天大机遇
同一时间,北京(明朝好女婿59章)。锦衣亲军都指挥司,北镇抚司衙门。
  
  一提起锦衣卫,在后人眼中,这些特务份子和东厂的太监一道,都是明朝政治中最最黑暗的存在。可以不经过司法,随意缉捕、审讯、杀害犯人。
  
  在权势最大的时候,甚至还能架空皇帝,把持朝政。
  
  也因为这样,后人便将明朝的没落归结在这一厂一卫身上,或者说,直接归结在魏公公和锦衣特务身上。
  
  在后世的影视作品中,太监和锦衣卫出出场,额头上就印着“我是坏人”四个大字(明朝好女婿59章)。
  
  而锦衣卫的诏狱和东厂的缉事厂也被形容为世界上最阴森的所在。
  
  可此刻的北镇抚司中却是阳光灿烂,院子里百花盛开,一个大约五十岁的老人穿着便服,躺在胡床上,眯缝着眼睛正享受着这无边的春光。
  
  此人身材瘦小,显得很是平凡,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是被关在诏监狱中的犯人。
  
  实际上,同外人想象的不同,锦衣卫办的是御案,四品以下的官员根本就没资格住在这里。因此,这里并不阴森。犯人也不着镣铐,只是被限制在一座又一座小院里,不得随意走动,可待遇却非常不错。
  
  一个身着飞鱼服的锦衣卫恭敬地立在老人身边,低声禀告:“指挥使大人,有报,南京千户所的小子们去杭州公干的时候与留守太监起了冲突,办案的归百户还被人闪了一个耳光……”
  
  “不用说了,这事某知道。这个归百户真是个废物啊,被东厂的人闪了一记耳光竟然连手都不敢还,你说,某要他何用。”不用问,老人正是当今锦衣卫指挥使牟斌。
  
  那锦衣立即明白:“是,小的知道该怎么做了,归百户办事不利,就地免职。”
  
  “什么办事不利,那叫没有担待,没有胆气。”牟斌淡淡一笑。
  
  大约是因为自家人在太监那里吃了亏,那锦衣干同身受,不觉道:“大人,咱们北衙这些年在外面办案,畏手畏脚,颇多掣肘,倒是那东厂仗着成日侍侯在万岁爷身边,有了圣眷,行事肆无忌惮,咱们也被他们压得苦了。”
  
  牟斌哼了一声,被这句话引起了心中的不痛快。
  
  弘治一朝虽然在历史上没有发生过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可风评却相当不错。皇帝登基以后,重用文官。在位十七年,休养生息,国势逐渐强盛,被后世称之为弘治中兴。
  
  有感于先前几个皇帝重用厂卫酿成巨祸,弘治皇帝对东厂和锦衣卫的信任虽然不减,但却有意无意地大力压制。
  
  特务政治固然是好,可以让皇帝在第一时间掌握到有用的情报。但若一味放任,却未免使其尾大不掉。而且,如果这两家特务结构勾结在一起,蒙蔽圣聪,他弘治万岁爷岂不成了瞎子聋子。
  
  所以,在登基之后,弘治默许厂卫相互竞争,放任他们内斗,而自己在其中只起到一个居中调停的作用。
  
  这一平衡术效果是出奇地好,在他手中已使到出神入化的地步。
  
  对于皇帝的心思,牟斌自然是心知肚明,但凡手下和东厂有了冲突,自然要好好地争上一争。如此,才能让皇帝知道锦衣卫和东厂不是一条心,才能让圣上放心。
  
  能够爬到他这种高位的,谁不是人尖子,对于皇帝的心思自然是揣摩到了及至。
  
  只不过,锦衣卫因为没有挨那一刀,有些地方也不方便去。不像太监们,可以随时侍侯在皇帝身边,就连内宫也能去得,论起私人感情来,比起他牟斌却多了许多便宜。
  
  也如此,在争宠一项,锦衣卫已经落了下风,这几年更是不断在东厂手头吃亏,渐渐的仇怨越结越深。
  
  倒的霉多了,下面的力士和小旗们见了太监,气势上先输了一头,做起事来也束手束脚。
  
  圣眷上面,牟斌自然会尽力争取,可下面的人实在太不争气了。
  
  “说到底子,还是没有人才啊!”牟斌心中不觉感慨。
  
  锦衣卫的来源有两个方面,一是恩荫,一是自行招收。
  
  开国是,锦衣卫因为是天子亲军,掌管皇宫卫戍,大多由功臣之后充任。到后来,宫禁一项逐渐交接给太监们。
  
  而恩荫也不过是皇帝用来赏大臣们的一种手段,被恩荫的勋贵子弟也不用来上班,只每月来领一份俸禄。锦衣卫对他们也没有管理权,算是一种变相的寄禄。
  
  真正办事的,还得靠在民间和军队中自行招募。
  
  问题是,军队里都是一些大老粗,锦衣卫可是要担任侦察、缉拿、审讯等工作的,有一定专业性,不是什么人都能做的。
  
  至于民间,真正有本领的,都朝科举那条路上挤。
  
  留给锦衣卫的,就只剩歪瓜烂枣。
  
  因为人员素质的关系,锦衣卫渐渐地破败下去。
  
  对比之下,东厂的人却好生兴旺。太监大多五六岁进宫,但凡有几分机灵劲,都会被送到内书堂读书培养。
  
  太监将来可是要随侍在皇帝身边的,还很有可能进施礼监做内相,对他们的教育马虎不得。教书先生有进士功名不说,还得是大学士。
  
  在宰辅们的调教下,东厂中有职有位的太监随便拉一个人出来《四书》《五经》子曰诗云溜熟,就算进了科场,得个功名也是易如反掌。
  
  这种人物做事邀宠自然比锦衣卫手段高明。
  
  一想到手下人的不成器,指挥使大人就来气,也不睁眼,冷笑:“你们不争气,被人欺负,那也是自找的。别总想着让我替尔等出头,我又没有三头六臂。”
  
  “是,大人教训得是。”那锦衣卫身体一颤,然后小声说:“咱们在保定府的千户来报,前些日子,都察院派于望龄巡按河北卫所军务,已经回京交差了。”
  
  “这种小事你们也来报?”锦衣卫日常事务中除了监视朝中四品以上大员外,还外带探察民间舆情,这样的毫无价值的情报,牟斌每月不知道要收到多少,心中难免有些烦躁。
  
  “大人,这个于望龄却在保定被人给算计了一道,中了借刀杀人之计。说来也是奇了,于大人也算是两榜进士,宦海沉浮多年,人尖子一个。这次却被一个小小的百户军汉给赚了,他也是在回京之后在琢磨出味儿来,可这事本就没脸,只能吃了个哑巴亏。”
  
  “一个百户军汉。”牟斌睁开了眼睛,堂堂御使只有挑别人错的,什么时候被人给黑过,对此事情他倒是留了意:“说说。”
  
  “禀大人,小人已经探得清楚。此人姓胡明顺,年轻时本是保定城中一个浪荡子,穷得活不下去了,干脆撕破脸不要,娶了一个百户军官的女儿,入了军户,袭了岳父的军职。做了军官之后,更是开货栈做生意,又兴办学堂,供自家子弟读书。因为实在突出,遭了同僚的忌,这次于大人去保定,同僚们便联成一气,要挑错借于御使的手把他给拿下来,然后,这般这般……”
  
  那锦衣卫常年呆在牟指挥使身边,自然是个口舌便给之人,只片刻,就将此事从头到尾说得活灵活现。
  
  待听到胡百户于宋同在千户厅当堂冲突一节,牟斌突然从胡床上直起身体,显得很是专注。
  
  等手下说完,牟斌突然随意地问了一句:“保定的锦衣卫千户所是不是还缺一个百户。”
  
  那锦衣卫立即明白:“小人这就将官凭和腰牌送过去。”
  
  牟斌又躺到胡床上,朝手下摆了摆手,示意他下去做事。
  
  等那人离开,牟斌才点了点头,心中却记住了胡顺这个名字。
  
  此人本良家子出身,却能下决心入军户。在军队时,也敢经商谋利,是个决绝敢为之人。
  
  当然,单此一项还入不得他牟指挥的法眼。
  
  胡百户能够在绝地中反戈一击,不惜自伤,将堂堂一个御使操纵耍弄,这份本事确实在惊人。
  
  如今锦衣卫正青黄不接,人才难得,倒不妨将这姓胡的收入囊中,放在保定历练。
  
  观察上几年,如果真是个人才,自可大用。
  
  若真不堪用,也无须自己操心。
  
  他牟大人日理万机,胡百户如果没有什么突出表现,也不用多长时间,最多半年就会被他彻底遗忘。
  
  世界上的事情其实都是这样,大人物貌似随口一句话,对处于最底层的人来说就是一场天大的机遇,就看你能否把握住。
  
  把握住了,自是另外一种人生。
  
  把握不住,这辈子也就这样了。
  
  胡百户并不知道他就面临着这么一场天大的机遇,而这一切都住女婿苏木所带来的。
  
  当然,他和苏木已经彻底翻脸,这个便宜老丈人也做不成了。
  
  现在的他正坐在女儿的床前发呆。
  
  胡莹已经不吃不喝三天了,因为三天前媒人上门来替苏瑞声提亲,说要要纳她做小妾,开出了两百两的彩礼。
  
  而现在的胡家却有一道迈不过去的坎。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