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六十二章 如你这种不孝不悌之人
是的,苏木来了(明朝好女婿62章)。
  
  在以前他本以为自己恨胡顺入骨,如果有机会,这个场子无论如何得找回来。至于胡莹,不过是自己人生中的一个过客而已,不可否认自己对胡小姐有有一定的好感。而且,那大妞身材纤细,五官端正,个子也高,正符合现代人的审美品味。
  
  可如果真要说到谈婚论嫁,苏木觉得还没有到那一步。
  
  前世本是一个三十岁的准大叔,又因为无亲无靠,比起同龄人心理年龄要大上许多。在他看来,如今的自己才二十不到,未来的一切都还是未知数。他也不回蜗在小小一个保定就此平凡一生,日后也不知道要去过多少地方,经历过多少人生的精彩,自然也不可能考虑自己的终身大事,也没办法给那小姑娘任何承诺。
  
  等苏瑞声得意扬扬地说要纳胡莹做小妾时,苏木心中如同被烙铁烙了一下,疼得厉害。
  
  “或许自己真的喜欢上那个看起来好象有些腼腆,可却大着胆子来与自己私会的女子吧?”苏木心中一直有这个声音在盘旋。
  
  “又或者,仅仅是因为那女子对我有好感,在心目中,我已经把她当成了自己的女人。”
  
  如今,这个女子却要给苏瑞声那个混蛋做妾,一想到这种情形,苏木就难以忍受:绝对不能让这样的事情发生,绝不!
  
  罢,实在不行就娶了吧!
  
  苏木也不耽搁,一咬牙走进了胡家货栈。
  
  听到苏木一口一个“泰山大人”的喊,胡顺以为苏木是杀上门来羞辱自己,额头上顿时迸出一道青筋,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也不便发作。
  
  且,那事确实是自己操蛋,难免心中有愧。
  
  只将拳头捏得咯吱响,沉声道:“苏木,你我之间的恩怨有诸多误会,胡顺心中明白,下来之后自然会给你一个交代。今日,小女就要嫁入苏家,还请你将以前过节放在一边,等过了今日,你怎么说都好。”
  
  “什么嫁入苏家,给人做妾吗?”苏木淡淡道:“胡百户,当初你可是将莹儿许给苏木了的,怎么现在反要嫁给别人。一女二嫁,这道理上可说不过去。还有,当初,你为了让我苏木做你的女婿,可是用了许多心思的。”
  
  众人都同时“嗡”一声议论起来。
  
  这阵子,苏木那首诗已经在保定府传开了,再加上又得了府试第一。隐约之中,苏木已经成为保定青年士子中的佼佼者。
  
  这个胡顺也不知道是怎么的,好好一个青年俊彦女婿不要,却偏偏要让女儿给人做小老婆,这不是有毛病吗?
  
  真是让人难以理解。
  
  苏瑞声听到这话,猛地跳起来,叫道:“苏木,胡百户什么时候说过要将女儿嫁给你了,可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苏木一摊手:“苏木父母去世得早,这父母之命自然是没有的。但族中自有长辈,三叔当初对我和胡家小姐的婚姻可是点了头的,当初我们苏家也是找了媒人上门提亲的,胡百户你也是答应了的。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你不会否认吧?”
  
  见众人的眼睛都落到自己身上,胡百户只能硬着头皮点了点头:“是……是找个媒人去苏府提亲。”
  
  顿时,就有几人叫了起来:“胡顺,你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明明将女儿许给苏木,怎么现在反要嫁给苏瑞声做妾,世界上哪里有这样道理?”
  
  胡顺一张脸憋得通红,这事确实是他没理。当初,为了让苏木入赘,苏家可是派媒人过来跑过几趟的,后来他破产之后,还亲自请苏三老爷来商议过此事。
  
  古人对承诺和信用看得极重,所有人看胡顺的目光中难免带着鄙夷。你女儿好好地许下一门亲事,现在却要反悔,这可是要吃官司的。
  
  见群情激奋,苏木就朝众人团团一揖:“胡百户本答应了我和胡大小姐的婚事,可胡家嫌苏木家贫,又想保住货栈,便答应了让自家女儿给苏瑞声做妾。为了区区财物,就不顾女儿的终身幸福,你们说,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狠心的父母。当着各位父老乡亲的面,今日我们就将这事摊开了说,还请大家评评这个理。”
  
  “啊,原来是为了保住货栈啊,难怪了!”大家恍然大悟。
  
  眼见着事情正按照苏木所导演的剧本发展,苏瑞声大叫:“放屁,什么婚约,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苏木,你什么东西。当初,父亲大人见你呆呆傻傻,生活无着,这才和胡老爷商议,要将你入赘到胡家来做上门女婿。如今,我苏瑞声不愿意见你平白做了为世人不齿的赘婿,这才好心纳胡小姐为妾。你不但不感激,反上门来老,这又是什么道理?”
  
  “赘婿!”众人轰一声闹起来。
  
  就有人忍不住道:“怎么回事,苏子乔如此才华,怎么可能去给人倒插门,荒唐,真是荒唐。”
  
  “这不是胡闹吗?”
  
  苏木哈哈一笑:“痴傻,堂弟,亏你说得出口。我苏家大房就我苏木这一根独苗,若我去给人做上门女婿,咱们苏家一门岂不断了血脉。三叔这些年对我苏木照料有加。若不是他老人家的恩德,苏木也不知道会沦落成什么样子。日思夜想,无不想着如何才能报答三叔的恩情。”
  
  说到这里,苏木一脸的感激之色:“以三叔的德行,怎么可能让苏木给人做赘婿。三叔好歹也是名教众人,读了一辈子圣贤书,如何不懂得这个道理。苏瑞声,你觊觎胡小姐美色,以退股胁迫逼胡家就范,你以为大家都是瞎子看不出来吗?你与兄长争妻,已是不悌;如今,又信口雌黄,玷污父亲的名节,此乃不孝。如你这种不孝不悌之人,还有什么脸活在世上?”
  
  苏木一声大似一声,到最后,竟如霹雳一般,在大厅堂里激起阵阵回音。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