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七十章 高考补习班
听到苏木的怪叫,小蝶吓了一大跳(明朝好女婿70章)。她以为苏木是因为在胡家婚事上受了刺激,又变成从前那样。
  
  “少爷,你……你没什么吧!”
  
  “没什么。”苏木站起身来:“小蝶,我以前却是太自私了些,只想着自己,为一些所谓的儿女情长纠结不休。却不想,自己身边还有许多关心和爱护我的亲友,苏木并不是为自己而活的。如今,最最要紧的是考名,在这个目标之前,其他一切都是浮云。”
  
  回忆起自己和胡莹所发生的一切,打个比方,就如同属于高中时代的爱情,虽然朦胧美好,可在高考的压力面前,并不能给予对方任何承诺。
  
  只能搁置在一边,直到当事人能够主宰自己命运的时候才谈得上其他。
  
  苏木心中突然有了一种明悟,自己并没有失去这份情感,只不过,暂时无力把握罢了。
  
  想到这里,心情顿时开朗起来。
  
  小蝶见苏木没有犯病,心中一松,却嘟着嘴道:“什么儿女情长,那个胡家小姐根本就不适合你。少爷将来可是要获取功名的,一个军户家的女儿如何配得上你。不信你上街去问问,如今又有谁不知道少爷你的名字。一旦少爷获得秀才功名,只怕上门提亲的人就要踏破门槛了。”
  
  苏木不知道小蝶对自己的信心由何而来,笑道:“能不能考中还两说呢。”
  
  小蝶:“有韶先生在,少爷肯定是能中的。”
  
  苏木笑笑,也不再多说,只拿起书读了起来。
  
  心中安宁,渐渐地就读进去了。
  
  等看了几篇八股文,读得脑袋发涨时,才丢到一边,又提起笔写了几千字的《西游记》。考试是第一位,但赚钱的事情也不能耽搁。
  
  等写完稿子,吃过晚饭,又仿照时文集子里的文章做了一篇小题,这一天就算是过去了。
  
  今天发生了太多事,感觉实在疲惫,头一粘枕头就睡死过去。
  
  第二日,苏木起床之后去了韶先生家,还有一个月就是院试。前世在帮导师修订那本《明清科举制度考》时,他大概也知道一些章试的情形。不过,具体考什么,又会出什么题目,上了考场该如何答题却是有些迷糊。
  
  科举场上的道道儿实在太多,不是这个时代的土著还真搞不清楚。
  
  “我猜你今天也该来见为师了。”见到韶先生的时候,他正坐在县学的书斋里碰着一本书看得入迷。
  
  苏木行完礼,悄悄探头一看,吓了一跳,霍然是自己所作的《西游记》,还是盗版。
  
  “看什么,这书用来解闷倒是不错。”韶先生哼了一声,将书小心地放在桌上。
  
  苏木不知道韶先生是何来历,看他模样,身边也没有妻子儿女在,成天都呆在县学里,应该是外地人。好象每半年,他都会把俸禄和教馆的收入托人带回家去,又依稀听人说他家里人口不少,负担挺重。
  
  作为一个学生,苏木也不方便问。
  
  不用去胡家教书,县学也只每月初一、十五教两天书,这里显得很是冷清,就一个老吏看守门户。
  
  大约是让学生碰到自己正在看闲书,韶泰有些尴尬,咳嗽一声:“子乔,你今日来这里是不是想问问关于章试的事情。”说完就指了指旁边的椅子,示意苏木坐下。
  
  苏木坐好,然后仔细地问起院试的情形来。
  
  韶泰道:“章试并不是正规的科举考试,虽然说过了这一关就算是获得了秀才功名,可却不算是真正的名教中人,不过是获得了参加科举的资格而已。乡试和接下来的会试有严格的人数限制,这天底下读书人千千万万,不可能人人都去做官。可正因为不正规,所以题目和乡试、会试也不太一样。”
  
  “当年,为师参加童子试才十六岁,虽然距今已经三十来年,可当时种种依旧历历在目,甚至连当初做的卷子也能一字不漏地背下来。”
  
  韶泰叹息一声,接着说:“院试的题目具体来说分为两个部分,时文和试帖诗。一共分为两场,正场一场是两道八股文;复试一场,两道试帖诗。为期两日,中途不得离场。主考官是省学政衙门派下来的学政官,弥封和誊录则由保定府学派遣。考生答完题目后,得誊录弥封之后,再由考官判卷。”
  
  “有点正式考试的味道了,不过,上榜者能够获得国家优惠政策。成绩优异,且家境贫寒者还能被选送进县学、府学做廪生,每月都有一定廪米可拿,算是吃财政饭,难怪要正规许多。”苏木心中这么想,“但这个试帖诗我以前也没写过,就以前所接触过的资料来看,这东西和诗好象没有任何关系,真上了考场,可有些难办。别说这种新题目了,就算是八股文写作,我这水准对付县、府连场考试还成,到院试考场上,只怕竞争不过那些往届考生。”
  
  明朝科举又没有往届应届生之说,只要你愿意,可以一辈子考下去,七老八十的老童生老秀才遍地都是,他未必考得过那些积年老鬼。
  
  大约是看出了苏木的担心,韶先生安慰自己这个得意门生道:“素闻子乔你诗词了得,试帖诗应该不难。其实,这种题目也不要紧,不过是正试的一个补充,如果你八股文作得好了,也就起个锦上添花的用场。只需格式、韵脚对了,其他都不要紧。”
  
  韶泰说得确实是这个道理,诗帖诗一共八句,出题的时候,考官会事先给题目给韵,让你依八股文的格式做诗。一句一股,只要格式正确,就没任何问题。
  
  “只是,正试那一场的两道八股却是大题,作完之后还得写一个大节。”
  
  所谓大题,就是用一个完整的句子做题目。至于大节,就是在八股文写完之后,给自己文章的中心思想做一个总结。
  
  一听他这么说,苏木脑袋有点发涨,自己虽然靠一首诗得了诗词能手的小名声,可以前却没写过试贴诗,若是仓促上阵,只怕要闹出笑话。
  
  至于大结,鬼知道该怎么写。
  
  顿时,他就有些紧张起来。
  
  好还,距离章试尚有一月,现在开始恶补充还来得及。
  
  真论起科学的学习手段和归纳总结能力,苏木可比古人要强上许多,这可是现代应试教育的特点。
  
  只需虚心向韶泰这个名师请教就是。
  
  好好,有韶先生在,却可少走许多弯路。
  
  苏木就小心地说道:“恩师,学生以前没作个大题,对于试帖诗也是从来没有接触过,就这么去考,只怕要给你老人家丢人,学生能不能每日过来请教?”
  
  韶泰欣慰地一抚胡须,微笑道:“子乔,你有这份上进心,为师很是高兴,你要来……”
  
  他突然想起一声,神色黯淡下去:“只可惜为师每月只开两堂科教授廪生,况且,家境贫寒,区区一点薪俸,尚不足以维持生计,还需寻个去处授馆,只能说抱歉了。”
  
  苏木大为失望,可也不能说什么。人不能生活在真空里,韶先生也是要吃饭的,自己又有什么立场要求他太多。
  
  又同韶泰讨教了半天学问,这才郁郁地告辞而去。
  
  在回家的路上,苏木第一次对未来有点没信心。
  
  他忍不住摸了摸额头,叹息一声:我苏木也不是没有能力,没有决心,可世界上的事情就是如此无奈。优秀师资不好找,如果是在现代社会,以我如今的经济实力,怎么着也要请几个优秀导师做家教。实在不行,花上几万块去上什么高考补习班也好啊!
  
  “咦,高考补习班,有了!”苏木眼睛一亮:“这不也是一条财路,如果行得通,不但我能得到名师指点,搞不好还能大赚一笔。”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