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七十五章-第七十六章 已萌去意
说来也怪,被韶先生这么折腾一个月,苏木整个人都彻底麻木,对于明天的考试,反没有心情去想,自然也谈不上任何紧张(明朝好女婿75章)。
  
  不得不承认,在考前对考生心理的调节上,从古到今已形成一整套方法,有些办法还很好用。
  
  照例,院试的入场时间定在铆时,需要一大早赶过去。
  
  苏家除了苏木以外,苏瑞声也得去参加这场考试。
  
  考前,苏府上下弥漫着一股凝重的气氛。所有人走路都是轻手轻脚,说话也很小声,生怕惊动了正在书房温习的苏瑞声少爷。
  
  已经是农历五月初,后世界的六月,天气热得厉害。
  
  知了一声声叫着,酸梅汤、冰块更是不停地送过去,这些在后世的人看来没什么不得了的事物,古人若是要享受到,却需花费颇多钱财。由此,也可以看出苏家人对他的重视程度。
  
  苏瑞声是苏家年轻一代中的佼佼者,县试和府试也都是一次过,这些年在外读书,也有了一些名气。苏家人感觉瑞声少爷这次肯定是能中的,如果不出意外,苏家除苏三老爷外,又要出现一个新秀才了。
  
  至于苏木,也没有人关心。
  
  无论苏木这阵子在保定读书人中的名气怎么响亮,似乎同苏家人都没有任何关系。
  
  见苏家人厚此薄彼,小蝶忿忿不平,忍不住冷笑:“都是苏家少爷,都要参加院试,如果中了,都是秀才,难不成,秀才生员和秀才生员还有不同。”
  
  天色已经渐渐暗下去,但还是热得厉害。吃过晚上,苏木早早地洗了澡上了床,可先前刚写完两篇作业,神经还有些兴奋,无论如何也睡不着。
  
  在席子上滚了半天,只感觉身下越来越热,只片刻,蔺草席上就湿漉漉一层汗水。
  
  见苏木热得厉害,小蝶急忙脱了鞋,拿着扇子钻进蚊帐中,小心地给苏木打起扇来。
  
  苏木:“虽说秀才都是一样,可这世界上的穷秀才酸秀才却有不少。秀才功名只不过有了见官不跪,免除徭役赋税的资格,却不能保证你就能荣华富贵。也许,在别人眼中,我苏木就算得了秀才功名,只怕也不过是个篾片相公,怎么比得上苏瑞声这个金贵的少爷。”
  
  小蝶恨恨地说:“苏瑞声是三房少爷,你还是大房长公子呢,凭什么呀?”
  
  “公子公子,公侯之子,可不能乱用。”苏木淡淡说:“苏家人不能找我麻烦已是烧高香,一旦我得了秀才功名,就搬去北京,再不回来了。小蝶,你可愿意离开保定。”
  
  苏木已经想得明白,这次院试如果顺利,中了秀才,就获得了参加更高一级科举考试的资格。
  
  也是他的运气,今年却是大比之年,也就是说。院试之后,到八月间就是北直隶的乡试。
  
  按照明清的考试制度,乡试一级的公务员考试三年一届,子﹑卯﹑午﹑酉年开考,称之为正科。遇到新皇帝登基,则加试一场,称之为恩科。
  
  今年恰好岁逢丁卯,如果错过了,还得等上两年。
  
  这才一场院试就艰苦成这样,苏木不觉得自己还能再受两年这样的煎熬。而且,两年之中究竟会发生什么事情,谁也不能提前预测。
  
  所以,这次院试必须过。
  
  等中了秀才,就提去北京,一边温习,一边备考。只有中了举人,才有做官的资格。
  
  从这里去北京,路上就要走上十来天,若等到七月才北上,未免显得有些仓促,还不如早些去。
  
  如今的苏木也算是小有身家,林老板在北京还有个院子,答应让苏木居住。
  
  京城居,也容易。
  
  关键是苏木对北京这座本时空的第一大城充满了好奇,那才是真正的广阔天地啊!
  
  对保定这个地方,苏木已经没有任何留恋。
  
  “去北京,去北京做什么?”小蝶瞪大了眼睛,手中的扇子也停了下来。
  
  “去等着参加乡试啊。”苏木随意地回答道。
  
  小蝶:“前几日少爷不是同小蝶说,你对于明天的考试没有把握吗,如果过不了,还去北京做什么呀?
  
  扇子停了下来,蚊帐里顿时热了起来,苏木指了指小蝶手中的扇子,道:“这次院试,我感觉应该不难,虽然名次未必就高,但上榜还是有几分把握的。你也不用太担心,就算是中不了,我也要去北京。”
  
  “中不了还去做什么?”小蝶没好气地说:“北京城地方那么多,少爷你现在又没入项,去那里不是寻着挨饿吗?”
  
  “担心什么?”苏木道:“林老板你知道吧。”
  
  “知道啊,怎么了?”
  
  苏木:“林家书坊的林老先生在北京有座院子,他答应免费让我们住。至于吃饭,也不用担心,有他照顾,问题不大。”
  
  “林老板又不是做善事的,怎么肯白让你住?”小蝶表示不相信。
  
  “我不是写了一本《西游记》吗?”
  
  “我知道啊,那又怎么了?”
  
  “那书不是在林家书坊出吗,林老先生在这本书上赚了不少,也该让他意思意思了。再说,我在他那里应该也有些稿费,因为书还没写完,暂时没问他要。”苏木觉得是时候跟小蝶说说稿费的事情了,也免得这小丫头为未来的生活担忧。
  
  小蝶是知道苏木正在写这本书的,听说要稿费,顿时高兴起来:“啊,有钱可拿啊,多少了,多少了?”小家伙穷惯了,一听到钱字,眼睛都亮了。
  
  苏木得意地竖起了两根手指。
  
  “二两。”
  
  “不对,再猜。”
  
  “二十……”
  
  苏木摇头。
  
  小蝶一颤,口吃起来:“难道是两百,天呐!”
  
  苏木泄了气:“你就这么瞧不起我吗,才两百。”
  
  不管怎么说,小蝶精神猛地亢奋起来,打断苏木的话,喃喃道:“两百两啊,两百两,怎么花得完啊?好,就去北京,就算没钱咱们也去。这个地方,我是呆腻了,成天都看着那群人的脸,没得郁闷死了!”
  
  说完,就兴奋地猛扇起来。
  
  “冷冷,风太大了!”苏木故意大叫:“冷得我浑身大汗。”
  
  小蝶咯一声笑倒在苏木胸口上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