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八十四章 烂出翔来
原来是发题目纸了,苏木长长地吐了一口气(明朝好女婿84章)。
  
  也不知道现在是什么时辰,但屋中却已经凉快下来,有威风在考棚之间穿行,竟有些清冷,估计已经是半夜十二点到一点之间。
  
  外面的考舍中依次亮起了等,满世界都是朦胧的光芒,光污染得厉害。
  
  同时,到处都是考生们起床的声音,还有霍霍的磨墨声。
  
  这第二场考试也是促狭,竟然半夜开考,天明时交卷。
  
  苏木迷迷糊糊地穿好衣服,下床之后,也没急着去看题目,先美美地灌了一大口凉水。先前汗水出太多,口渴得厉害。
  
  喝完水,精神好起来,这才点了灯坐在桌前。
  
  一看题目,不难,是一首唐诗“万户捣衣声”,赋得“声”字韵。
  
  这首诗很有名,正是李白的《子夜吴歌》中的第一篇,“长安一片月,万户捣衣声。秋风吹不尽,总是玉关情。”
  
  所谓试帖诗,乃是明清科举考试中的一种文题,进士科要求的是五言八韵,童子试则是五言六韵,官韵只限一字,为得某字,取用平声,诗内不许重字,遂为定制。
  
  试帖诗的作法,也有严格的限制,大体如下:
  
  先是“出题”,也叫点题,题目的字,一定要在首次两联点出。
  
  出题不能太缓,首联或直赋题事,或借端引起,第二联要急转到题,题字均在第一、二联中写出,将要紧字写出表明。三联以后不再见题字,结构与八股文一致。
  
  首联如破题,次联如承题,三联如起比,四五联如中比,六七联如后比,结联如束比,第一、二联出题后,中间数联或实作正面,或阐发题意,或用开合,或从题外推开,或在本题映照。
  
  结联或勒住本题,或放开一步,或将未点之题字,在此点出。全章布局,由浅入深,由虚及实,有纵有擒,有宾有主,相题立局,不能凌乱,都和八股相似。试帖诗限于科举考试及应制。语言要庄重典雅,儿女私情轻佻语言,羁愁旅况伤感的话,一字不能闯入。
  
  只要赋颂,不要比兴。
  
  题目到手,先要辨体、次要审题,然后命意、布局、琢句、炼气、炼神。
  
  清人李守斋《分类诗腋》一书中,分为八法。即押韵、诠题、裁对、琢句、字法、诗品、起结、炼格八个步骤。
  
  这一套手段,苏木在师从韶泰的时候,就已经钻研得明白,自然知道这试帖诗同诗词艺术没有任何关系。
  
  也不要求有诗的意趣,只需四平八稳,依照格式,结尾处还要颂圣即可。即便枯燥乏味,或者敷衍成篇也不要紧,关键是要让主考官挑不出任何错。
  
  想通这一点,苏木也没急着写,而是使用了一种极笨的法子。
  
  先在草稿上做了个表格,将所需的韵脚在所需的位置上注明。然后表明那里是破题,哪里是承题,那里是引起。
  
  如此,弄好之后,剩下的就好象是一个填字游戏,找到合适的字句填上去就是了。
  
  大约是第一场有了那个金手指作弊器,苏木已经肯定自己的成绩绝对上佳。这次心情放松,状态也好得出去,只片刻就将这首试帖诗做好,再不似以前作文时那般慢如蜗牛。
  
  ……
  
  “东西深不辨,空外但闻声。共捣三更月,谁知万户情。寒衣新澣出,密线旧缝成。远近惊秋早,光阴入夜争。力微拼用尽,辛苦说分明。凉意生双杵,繁音满一城。深闺今日寄,绝塞几人征。露布频闻捷,饶歌报太平。”
  
  ……
  
  看完自己刚写的诗稿,苏木忍不住朝地上吐了一口唾沫:“狗屎,狗屎,这也是诗吗?什么东西深不辩,空外但闻声,简直是废话。还有什么凉意生双杵,繁音满一城,不过是重复李白这首诗中的场景。这诗,反反复复地说废话,烂得出翔来。如果李太白地下有灵,只怕要被我气得活过来。”
  
  “不过,这样的试帖诗想不拿高分才怪。科举考试,八股文还好,这试帖诗真的是没意思到极点,偏偏又是必考的科目。这样的题目,能够选出什么合格的人才。”
  
  可转念一想,人才不人才的,还真不好说。一个人行政能力是否出色,得让在具体的岗位上进行考察,并不是区区一张卷子就能看出来的。
  
  后世公务员考试的行测,就苏木看来,也没有任何意义。
  
  公务员考试,其实主要是看一个人的文化素养,并保证严格的公开公正公平。
  
  也只有科举能够做到这一点,像后世的公务员考试的面试什么的,其实也是有水份的。
  
  写完之后,大约检查了一遍,就誊录在卷子上。
  
  至此,苏木的第一场正式科举算是圆满结束了。
  
  就又回到炕上闭目养神,等着黎明的来临。
  
  他大概计算了一下,以总分一百分来说,正试两场的八股文占八十分,加试这一场二十分吧。当然,古代也没有分数一说,就打个比方。
  
  第一题,他做得勉强,不过,因为是旧作,又经过韶先生的修改。虽然未必出色,可也没有任何错处,中等偏下程度,拿三十分应该不在话下。
  
  第二题是会试榜眼文,满分。试帖诗二十分,得个十五分也是有把握的。
  
  三道题目加一起是八十五分,不算特别出色,但上榜应该没什么问题。
  
  这个秀才功名算是稳稳地到手了,苏木欢喜得想要笑出声来。当下身心彻底放松,加上温度于降了下去,睡得也是十分香甜。
  
  天明的时候交卷,当然,这交卷的过程也是相当的麻烦。
  
  所有的考生都要正襟危坐地等着考场的书半和衙役依次开门进来收卷,一两千考生弄下来,已经近中午。
  
  等一切弄好,这才开了贡院大门,依次点名放考生出场。
  
  苏木的肚子饿得咕咚响,等出了贡院,却见外面好多人。其他考生也没急着去吃饭,反招呼着三朋四友,议论今此的考题,并对着答案。
  
  在考场里呆了一天一夜,就吃了几块饼子,口中早已经淡出鸟来。苏木正要挤出人群,寻一家饭馆好生犒赏自己,却被人拉住了。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