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八十六章 心理战的结果
苏木看得明白,当苏三老爷问出这句话的时候,苏瑞声的脸明显地白了一下,身子不觉地颤了一下(明朝好女婿86章)。
  
  “怎么了?”苏三老爷面露不悦:“尽快回话。”
  
  苏瑞声颞颥道:“父亲大人,这次……这次考试,竟然一题也没猜对。”
  
  苏三老爷低哼了一声:“打错题的事为父已经知道,小畜生,我问你题做得如何,又不是问这些,你据实回话。”
  
  见自家三老爷脸难看,他苏家子弟忙上来打圆场:“三老爷不用担心,瑞声大哥乃是我苏家子弟中读书最厉害的,又素有才名,想来这次院试也难不倒他。”
  
  “是啊,别说是在我苏家,就算是放眼整个保定府,瑞声少爷也是小有名气,这次定然能中。”
  
  “瑞声少爷,你就快点把好消息告诉三老爷,也免得三老爷担心。”
  
  “对对对,瑞声,别吞吞吐吐吊人胃口,我等已经等不及要听你的好消息了。”
  
  ……
  
  一时间,众人都是满脸的期待。
  
  苏木也不知道苏家人的自信从何而来,而苏三老爷更是迫不及待地亲自赶到考场来,这动静实在是大了些。
  
  用众望所归来形容苏瑞声这次科举考试也不为过,好象他必须要中,若是中不了,绝对不行。
  
  难怪昨天自己同苏瑞声说,如果他考不中,等待他的将是严厉的处罚。
  
  当时也不过是随口一说,却不想,竟然说到点子上了。
  
  苏瑞声在入股胡家货栈一事上已经给家族造成了重大经济损失,现在又被大家寄以厚望,可想他的心理压力大到什么程度。
  
  当下,苏木也不急着去吃饭,就站在一边饶有兴味地看着热闹。
  
  那苏瑞声被众人一通催逼,一张脸白一阵红一阵,讷讷无语。
  
  苏三老爷更是不快,厉声道:“小畜生,实话实说,究竟如何了?”
  
  苏瑞声身体一颤,好象这才从懵懂中被惊醒过来,好象下意识地回道:“父亲大人,虽然题目都……自然是考得很好,很……很不错,都作出来了。”
  
  “能中吗?”苏三老爷皱眉问。
  
  “能……自然是能……能中的。”
  
  苏三老爷这才松了一口气,恨道:“小畜生,总算没有让我失望。”
  
  其他苏家子弟也是一通恭维:“我就知道瑞声能中的。”
  
  “瑞声什么人物啊,不中才怪。”
  
  ……
  
  苏木见苏瑞声回答得如此迟疑,心中一动,顿时觉得好笑,
  
  看来,这家伙是考砸了。只不过因为畏惧苏三爷,不敢照实回答,无论如何,先躲过初一再说。
  
  至于十五之后该怎么面对他父亲的怒火,就是苏木关心的了。
  
  苏三老爷伸出手去给儿子整理了一下衣裳,难得地换上了一副慈祥表情:“饿了吧,现在回去吃饭估计你这小畜生也等不及,前边就有一座酒楼,为父已经定了座位,走吧!”
  
  “多谢父亲大人。”
  
  说着话,苏三老爷突然回头用严厉的目光看了苏木一眼:“苏木,你好歹也是我苏家子弟,虽然这次考试你也不过是来充个数。不过,你有这份上进心,我这个做伯父的也心中欣慰,你也一道过去垫些酒食。这两位是……”
  
  又将目光落到木、孙二生身上。
  
  苏木没想到苏三老爷早已经看到了自己,本待不去,可木、孙二位同窗见苏三爷问起自己,同时上前施礼报上名号时,只得走了过去。
  
  听木、孙二人说出来历,苏三老爷一听,原来也是书香门第子弟,抚摩着胡须笑道:“原来是你们二人,我与你们父辈也有些交往。既是故人之子,不妨一道去酒楼叙话。”
  
  木、孙二人见苏三爷相请,却不过情面,都同时点头应许,苏木也没有办法,只能一道跟了过去。
  
  酒楼得了地利,因为靠近贡院,里面好多人,都是刚考完的士子们。
  
  院试只考一天一夜,考生们都没有备柴米油盐,随便带进去两块烧饼了事。十二个时辰下来,都是饿得眼冒绿光,吃起东西来也是机不择食。
  
  也没有多少人说话,都是先狠狠地夹了好几筷子菜,待到缓过劲儿来,这才吃一杯酒,长长地出一口粗气,再聊起天来。
  
  苏木和木、孙二人见了满桌酒菜,也顾不得其他,稍微谦让了几句,就吃起来。苏木是对自家三叔很不感冒,那两位同窗又自执乃是保定府一等一的青年士子,还保持着基本的儒雅,吃相也不是那么难看。
  
  至于苏瑞声,显然是心情沉重,夹上一筷子菜放进嘴里,老半天才吞下去,一副食不甘味的模样。
  
  偏偏苏三爷还不住地给儿子夹菜,一脸的慈祥:“瑞声,你也是头一回参加章试,不知道这里面的苦处。当年为父参加乡试的时候,一口气在里面被关了七日。那一年的秋季天气特别热,汗水一阵接一阵的出,身上都被怄臭了。多吃点多吃点,你身子不是太好,这一日可饿坏了吧?”
  
  不一会,苏瑞声碗中就堆成了一座小山。
  
  苏木看得一阵摆头,竟有些同情起自己三叔。
  
  其实,考砸了也没有什么。科举场上竞争激烈,谁也不敢肯定自己就能一次过关,很多人考了一辈子也没有中一个秀才,更别说举人、进士了。
  
  考得不好,大不了回去好好读书,明年重新来过。
  
  做人,首先是要坦诚,因为害怕长辈的雷霆之怒,就采取欺骗手段。可他也不想想,骗得了一时却骗不了一世,等到真相大白的一天,又该怎么面对世人?
  
  可转念一想,苏木有失笑:苏家这么对我,我这辈子是不想同这些亲戚打交代了,又操这份心做什么?距会试放榜还有七天,我这一科是稳中的。一旦得了秀才功名,就要起程去北京准备乡试,再不会回保定了。到时候,苏家也同我没有任何关系。
  
  也就是在等七天的样子罢了。
  
  想到这里,苏木放下心怀,温和地笑着,不住同木、孙二人饮酒说话。
  
  木、孙二人的才气苏三老爷是知道的,这两人乃是保定童生中的顶尖人物,得秀才应该不是太难,将来搞不好还要中举人,他们可是保定府未来几十年的缙绅阶层。
  
  俗话说得好,欺老不欺少。
  
  便有心交好,已便为儿子铺好未来的人脉。
  
  因此,在吃饭的时候,他有意无意地让苏瑞声和木、孙二人说话。
  
  可怪的是,儿子依旧是一副木讷讷的模样。
  
  而那两个书生则对苏瑞声毫不理睬,只同苏木有说有笑,好象很看重他的样子。
  
  苏三老爷心中不快,眉头拧成一团。
  
  再看苏木同二人交往,举止有度,从容不迫又淡定潇洒。相比之下,苏瑞声就显得很是黯淡。
  
  他胸口有一股怒气冒出,有意给苏木一点颜色看看。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