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九十章 大帽子压人谁不会
翻瓦乃是一件重活(明朝好女婿90章)。
  
  原来,古代的房屋都是青瓦房。明朝的制陶工艺不是很过关,瓦片在经过风吹日晒雨淋,又或者热涨冷缩等物理变化之后,经过一整年,又不少瓦片都会破裂。
  
  所以,在夏天雨季到来之前,一般人都会上房顶将所有的瓦片重新收起来,重新放置。碰到破碎的瓦片,还得适时更换。
  
  一片青瓦也不过二两分量,可你得先爬到高处,弯腰重复着这个机械动作。看宗祠的屋顶面积来计算,起码有好几万片,如此一来,这个劳动量就大了。
  
  况且,还得冒从房顶摔下来的风险。
  
  通常说来,这种粗重活计都会由府中最低级的下人去做。
  
  堂堂一个大房少爷爬上房顶,弄得一身污垢,确实有些不象话。
  
  见苏木面色不虞,那人声音大起来:“怎么,你不愿意,这可是瑞堂少爷交代下来的。马上就是盛夏,这屋有点漏,难道你想让老祖宗们淋雨吗?”
  
  一顶大帽子压下来,任何人都承受不住。
  
  被一个下人如此呵斥,苏木心中虽然怒极,可表情还是恬淡,甚至还带着一丝腼腆:“是啊,你说得对,等我先将手头的东西放下再说吧!”说着,他看起来好象很无奈地扬了扬手中的那把香烛。
  
  那个下人本是三房的人,早就得了暗示要好生折腾折腾苏木这个呆子少爷。
  
  见苏木服软,更是得意,哈哈笑起来:“那你快点,等翻好瓦,把墙壁都粉刷一遍。”
  
  说完,就指了指四周的墙壁,墙角处还放着一桶石灰一桶水和一把大刷子。
  
  然后懒洋洋地靠着院子里的一个花坛坐下,另外几个下人也是抄了手将脑袋凑到一个水池前,看里面那一对游来游去的乌龟。
  
  瞧众人的模样要将所有的活儿都交给苏木,要活生生把大房少爷累死。
  
  这一切都尽在苏木的预料之中,当下他也不动声色,就慢慢地走进祠堂里面。
  
  定睛看去,前面的神案上上下四排整齐地放着十几个灵位,长案上则有一口香炉,里面积满了烟灰。
  
  长案前则是十几口蔺草蒲团。
  
  屋中有些昏暗,苏木也是看了半天,才寻到自己父亲的灵位,正位于最下面一排正中的位置。
  
  苏木穿越到这里来的时候,父亲已经去世,只在记忆中还保留了一丝印象。
  
  实际上,这个男人除给了自己这具身体之外,苏木对他却是没有多少感情的。毕竟,如今的苏木已经不是从前的那个苏木了。
  
  可自己毕竟占据了人家儿子的肉身,就该担负起以前那个苏木所应该承担的责任。再说,父亲以前命自己背熟的四书五经,也是苏木在这个世界上安身立命的根本。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父亲的恩情切是难以报答的。
  
  苏木也不敢造次,很恭敬地点了三柱香,插进香炉里。然后跪到蒲团上磕了三个头,上手合十,默默念叨:父亲,对,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的父亲。儿子从今日起,当奋发向上,让你在天之灵为我感到骄傲。
  
  这一默祷就是十多分钟,外面的人逐渐感觉有些不耐烦了,先前那个将梯子递给苏木的汉子忍不住将目光投射进屋中,见苏木还在拜祭祀祖先,只能忍住了气等着。
  
  可这一等,又是一壶茶的时间,渐渐地他就有些沉不住气了。
  
  不但这汉子,就连坐在椅子上闭目假寐的苏瑞堂也慢满睁开了眼睛,然后朝那汉子摆了摆头,让他忍耐。
  
  好在,苏木终于站起身来了。
  
  可就其他人以为苏木会出来上房顶翻瓦的时候,苏木却又抽出了一柱香,用慢得像蜗牛爬一样的速度点燃了插进香炉,又回到蒲团上磕了三个头,继续默默祈祷。
  
  如此再三,半个时辰就过去了。
  
  不但递梯子那汉子心中怒极,就连先前几个看乌龟的人也同时站了起来。
  
  苏木用眼角的余光看到外面的动静,心中冷笑:跟我玩,你们还嫩点,咱们慢慢磨吧!
  
  “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
  
  “子曰:其为人也孝悌,而好犯上者,鲜矣;不好犯上,而好作乱者,未之有也。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孝弟也者,其为仁之本与!”
  
  ……
  
  不片刻,一整本《论语》背完。
  
  不急,接着背《大学》、《中庸》和《孟子》。偷得浮生半日闲,正好将以前所学过的东西在心中重新整理一遍。
  
  反正手头这把香有二十来支,混上大半天没问题,磨洋工谁不会啊!
  
  ……
  
  苏瑞堂实在是忍无可忍了,眼见着日头已经高悬,这个上午就要过去,苏木一进祠堂死活就不愿意出来,哼,既然你要当缩头乌龟,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他咳嗽一声,道:“苏千,去请大少爷出来。”
  
  原来,先前那个递梯子给苏木的汉子叫苏千。
  
  苏千应了一声,通通地跑进祠堂,伸手拉了一把正在闭目祷告的苏木:“大少爷,该起来干活了吧,修建祠堂乃是我族大事,耽搁不得……啊,你怎么打人!”
  
  话还没说完,苏木突然站起身来,“啪!”一声,一记耳光抽到苏千脸上。
  
  苏千道被苏木抽得楞住了。
  
  苏木一脸森然地看着苏千:“放肆,修葺祠堂,尤其是翻瓦,那是在老祖宗头上动土,惊动了列祖列宗,这个罪过可就大了。必先焚香沐浴祷告,才能动手。我正在恳求祖先原谅,你一个下人跑来无故喧哗,该当何罪?”
  
  苏木神情严峻,目光锐利得如同刀子,身上自然而然地带着一股气势,那苏千竟被他给吓住了,下意识地退了一步。
  
  半天才醒过神来,忍不住怒吼一声:“你要拜祭先人,点一柱香就是了,一拜就是半天,分明就是偷懒。”
  
  “一柱香,亏你说得出口,你这个不孝的子孙。”苏木也是一顶大帽子压下来,用手指着灵牌喝道:“当着祖宗的面你再说一句,祠堂动土这么大的事,我们做子孙的得一个先人一个先人地祷告,如此才能求得他们的谅解。你一柱香就想了事,分明就是敷衍。祭拜祖先的事情也是能够随便了事的吗?说你不孝还是轻的,得用家法责罚,直接打死干净。”
  
  苏木一口一个不孝的大帽子压下来,这在古代可是天大的罪名。
  
  苏千被他吓得面如土色,不住后退。
  
  等退到门槛处,脚后一绊子,扑通一声摔倒在地,来了个四脚朝天。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