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九十四章 何景明点的头名
做为正副主考,自不用像外帘官和各房考官那么小心(明朝好女婿94章)。
  
  其实,录取谁不录取谁,都是下面的房师们说了算,主考和副主考也不过是最后监督一下,看有没有不合格的卷子被放进来了,最后再给考生排个名次,也不怎么费神。
  
  何景明是翰林,韩学政也是同进士出身,一目十行乃是读书人的基本功。
  
  当下也不说话,各自拿起卷子飞快地看了起来,只片刻就看完一卷。
  
  遇到中意的,就挑出来,不中意的则扔到一边。
  
  即便如此,卷子两百多份卷子要读完,也要花不少时间。
  
  很快到了半夜,两人终于将各自手上的文章审完,也各自挑出三份放到一边。
  
  一人一百份卷子,每份一千多字,这么长时间下来,两人都觉得有些倦怠。
  
  然后是交换审核。
  
  一般来说,这次交换读卷,正副主考都很马虎,草草读一遍就是。若是再拿出先前那般认真的劲头,反显得对别人的水平有所怀疑,反显得不美。
  
  所以,何景明也不怎么放在心上,就那么有一搭无一搭地读起来,只等将一百多张卷子读完,再从挑出的六张卷子中选出前三即可。
  
  如此,这场院试就算是圆满完结。
  
  何景明刚得了个陕西提学的职位,从副职变成主官。虽说是离开京城去陕西那种偏远地方,可内心中却还是很雀跃的,这次来保定是他在北直隶学政衙门的最后一班岗,只恨不得尽快将这事办妥好去走马上任。
  
  加上又是黎明,何提学即便大口大口地喝着浓茶,还是觉得上下眼皮子打架,脑袋里也是一团糨糊。卷子里每个字都认识,可究竟是什么意思,却不清楚。
  
  尤其是手头这份卷子,更是让人枯燥到死。
  
  这份卷子正属于清苑县考生,第一题《是故,君子无所不用其极》作得四平八稳,字句乏味,毫亮点。
  
  何景明本是个文彩风流之人,平生最恨这种文章,心中顿时恼了,暗想:这种白开水一样的卷子也被选上来,审题的考官也太敷衍了事了吧,今日定然要将这份卷子刷下去。
  
  可转念一想,就因为文章写得稳当就把人家刷下去,负责审核此卷的考官面子上须不好看,得找个错处才能服人。
  
  一想到这里,何景明振作起精神,又将卷子看了一遍。这一看,却没找到一点漏洞。
  
  何景明苦笑起来,又想:此卷的考试定然是个老童生,此文当真是滴水不漏啊,换谁也是莫得奈何。罢罢罢,我再看看他的试帖诗,但凡有一份可取,就装着没看见,让他得个秀才功名好了。
  
  他本就是诗词高手,早年因为一首五言震动整个京城,说来也巧,那首诗的题目正是《捣衣》与本期试帖诗的题目一样。
  
  对以前写的那首诗,何景明甚为得意,虽然事隔十多年,现在依旧记得。
  
  诗是这么写的:“凉飒吹闺闼,夕露凄锦奁。言年无衣客,岁暮方寒侵。皓腕约长袖,压步饰鸣金。寒机裂霜素,繁杵叩清砧……”
  
  于是,他就翻到卷子的最后一页,这一看,顿时怒可不遏,忍不住低骂:“这也叫诗,真是臭不可闻。”
  
  这人的试帖诗完全是将诗词当成八股文来写,一开头就是什么“东西深不辨,空外但闻声。”
  
  然后又写“共捣三更月,谁知万户情。寒衣新澣出,密线旧缝成。”
  
  纯粹就是将一句话翻来覆去地说,就好象念经的和尚,没得把人哄得睡死过去。
  
  这这这……肯定是个四十来岁的屡试不弟的老童生,否则也不可能写出这种毫无意义的垃圾文字来。
  
  听到这一声骂,韩学政抬头看了何景明一眼,然后又将头低了下去。
  
  心中也是摇头:何大人乃是翰林,又位高权重,他要刷下去一个人也就是一句话的事情,看来,这个清苑县的考生有难了!
  
  又过了一会儿,突然间,那何景明又是一声喊:“好,好,好,此卷当得第一。”就将手纸叩在桌上。
  
  韩学政心中一惊,又抬起头来。
  
  却见,何景明手头拿的依旧是刚才那份卷子。
  
  他心中也是奇怪,这卷刚才已经被何学台贬得一钱不值,怎么一转眼,就要被他评为头名案首了?
  
  可又一看,这份卷子分明就不在自己挑选的前三之中。
  
  何学台这么做,可有些不给我面子啊!
  
  何景明一张脸都是光彩,叫道:“韩学政你过来看看,这卷答得妙啊!”
  
  原来,他刚才被这考生的试帖诗给气住了,一怒之下,几乎忍不住把卷子撕掉。可要想把他刷下去,还得有个过硬的理由。人家这诗虽然让人读了如入鲍鱼之肆,避之惟恐不及。可格式和内容上却依旧是平稳得让人绝望。
  
  没办法,只能到第二题上去找错。
  
  可他只看了一眼,立即被这篇优美的到极处的文章给震住了。
  
  只觉得其中的一字一句,无不说到自己心里去。
  
  第二题正是《用下敬上,谓之贵贵。用上敬下,谓之尊贤。贵贵,尊贤,其义一也》。
  
  “敬通于上下,大贤分著其所谓焉。”何景明高声念了起来,“破题部分不错,倒显得老成。韩学政,单就这一句而言也是毫无妙处,可接下来的承题却极佳。”
  
  他轻轻有人拍着桌子,念道:“夫上与下之分殊兮,而通于敬,贵贵也,尊贤也,不可分著其所谓乎?”
  
  这是承题。
  
  然后,“孟子意谓,吾与子论友而为之历数前人,上追古帝,大约皆节下交之事,为上者之所难,是以千古艳而非也,吾试与自平心言之。尊贤而极之天子友匹夫,甚矣敬下也,虽然敬者通乎上下也,吾试与子平心言之。”
  
  没错,这正是苏木的考卷,抄的是清朝冯桂芬的同题榜眼文。
  
  冯桂芬文章的质量自不用说,那可是道光年间超一流的制艺大家。更难得的是,此人是洋务运动的先驱,首倡“中学为体,西学为用”,要求突破桐城派的樊篱。主张“称心而言”。他在《复庄卫生书》中声言“不信义法之说”,并针对桐城派所标榜的孔、孟、程、朱的“道统”,在这篇文章里也隐约有所体现。
  
  而这一点,正与心学的格物致知,经世为用暗合,如何不叫何景明心中欢喜。
  
  读着读着,只感觉有一股清风从脚底升起,直冲脑门,浑身上下无一不舒坦。
  
  熬了一夜,能得这种好文章,也不枉费一番辛苦。
  
  看到精彩处,忍不住叫韩学政一道过来观看。
  
  听到何主考叫好,旁边几个保定府学的学政官都知道本期的头名卷子出来了,都围过来急欲一睹为快。
  
  这一看,都连声叫好,皆说还是何提学老大人慧眼如炬,竟挑得如此好卷,我等心服。
  
  韩学政见何景明选的头名卷不在自己的选择之中,心中就有些不乐意,也走过来,拿起卷子看起来。先前他看这份卷子的时候也不仔细,这番一用心,却皱起来的眉头。
  
  其他几个考官却是不依:“韩学政,这卷子如此精妙,你独霸了,我等还看什么?”
  
  “别急啊,我还没看大结呢!”
  
  ……
  
  何景明哈哈大笑:“别恼,将原卷把来,本官再看看此人的书法。”
  
  就有考官一声欢呼,跑出屋去,飞快将原本取了过来。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