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九十八章 两个人的等待
不得不承认苏瑞堂会办事,也舍得下血本(明朝好女婿98章)。
  
  一走出大门,苏木就被眼前的规模给惊住了,门口早就用木头架子搭出了一个两米高的台子。
  
  上面挂满了红色的布匹,台面上还铺着红色的地毯,一群乐师正在上面调音,又是胡琴又是锣鼓,闹得不能再闹。
  
  古人的娱乐方式很简单,像这种搭台唱戏的事情可不多见,况且又是免费。
  
  一听到这个消息,至少有一百多人跑过来看便宜,这还不包括一百多苏家族人。
  
  台下早围了一大堆人,都尽力伸着脖子朝上面看去。
  
  碰到个子矮小的,还踮起了脚尖。
  
  苏家大门口早就被这群人给堵得水泻不通,满世界都是嘈杂。人和人说话,通讯基本靠吼。
  
  在戏台子前面,还摆了几张桌子,上面也是堆着不少松子、葵花子、茶点什么的,十几个苏家的长者一边喝着茶,一边说话。苏家这几年情况不太好,三房和四房手头窘迫,手也紧得很。像这种白吃白喝的机会,可不好找。
  
  苏木看得明白,苏三老爷正坐在最正中的那张桌前,旁边是一个长者做陪。
  
  三老爷身上穿得朴素,就一身洗得发白的儒袍,但是他身边的解娘却换上了一身新衣裳。红色才缎面在阳光下闪闪发亮,照得她满面都是得色。
  
  至于苏瑞声,则白着一张脸坐在下首,表情显得很郁闷和忧愁。
  
  苏木一看,心中就乐了。被人架在火上烤的日子可不好过,他也能想象出苏瑞声此刻心情究竟忐忑到何等程度。
  
  旁边,苏瑞堂也得意地笑起来,在苏木身边小声道:“苏木,你看看,你看看苏瑞声的表情,还像是考得极好,志在必得的模样吗?”
  
  在来这里之前,苏瑞堂先还有些担心,担心苏瑞声没准就真的中了。如果这样,自己所安排的一切岂不就是为他人做嫁衣裳?
  
  可一看到弟弟那颓丧担忧到死的模样,苏瑞堂就放心了:哼哼,弟弟,你等下就等在在全城人面前出丑吧!
  
  至于父亲的名声,苏瑞堂才不放在心上呢,只要自己将来能够顺利继承家业,我管他去死!
  
  两人推开人群,走到主席。
  
  苏瑞堂朝众人一施礼:“父亲大人,儿子来迟,恕罪。各位叔叔伯伯,小侄招待不周还请见谅。”
  
  众人都微笑着点头,向苏三老爷夸奖道:“老三,你这个儿子真是能干,仓促之中,竟将诺大场面布置得井井有条。”
  
  就连一向喜欢挑苏瑞堂错的解娘也娇笑着对三老爷道:“老爷,我们这个儿子真的晓事了,知道疼他这个弟弟。”
  
  又对苏瑞声道:“瑞声,你应该感谢你哥。虽然你马上就是秀才,可兄长还是兄长,你可不许失了礼数。”
  
  苏瑞声听母亲叫了这一声,一个激灵,这才如梦方醒地站起来,讷讷几声,只看到嘴唇动,却听不到声音。
  
  苏瑞堂装出一副和蔼兄长的模样,将弟弟按得坐了下去:“瑞声你不要如此多礼,你这次如果能中秀才,也是咱们苏家的光彩。”
  
  “多……多谢兄长。”苏瑞声的脸更白了。
  
  苏木也走上前去,朝众人一拱手:“见过三叔四叔,见过各位长辈,见过婶婶。”
  
  苏三爷好象才发现苏木的样子:“你怎么过来了,不是在宗祠做事吗?”眉头就皱了起来,一脸的严厉。
  
  苏木却一脸的平静:“今天是院试放榜的日子,小侄也参加了这场考试。本打算亲自跑去贡院看榜的,可手头有活实在是走不开,只到这里等着。”
  
  “难不成你还能中?”苏三老爷冷笑:“难不成你还想着有人会送喜报过来给你?”
  
  其他人都小声地笑起来,就好象听到了什么好笑的段子一样。
  
  苏木:“送不送喜报,在没有放榜之前小侄也不知道啊。家里不是已经派人去看榜文吗,小侄过来就是想请去看榜的顺便多看一眼,看我的名字在上面没有?”
  
  哈哈。
  
  笑声更大了些,就连苏瑞堂也忍俊不禁。
  
  只苏瑞声没笑,他现在的模样用失魂落魄来形容也不为过。
  
  “恩,看来你是不死心啊!”苏三老爷点点头:“那你就等着吧,不过,到时候中不了,也无须失望。对了,我倒忘记你也是参加了考试的。童子试前两场你都拿了头名,难免心中有了一丝骄傲。不过,我却打听得清楚,你县试是知县大人看在韶先生面子上放了你一马。至于府试,却是韶先生提前猜中了题目,中得侥幸。这场院试,关系到考生的功名,主考官何大人什么人物,在他面前,任何人都没有情面可讲。”
  
  声音一声比一声严厉:“读书做人,夯实基础才最是要紧,怎么能想着一步登天?”
  
  苏木人畜无害地腼腆一笑,道:“三叔说得有理,侄儿受教了。我日子过得艰难,今日这里又是如此热闹,想出来讨一杯酒吃。”
  
  见苏木吃憋,解娘扑哧一声笑出声来。
  
  娇声娇气地对三老爷说:“老爷,今天是瑞声的好日子,又何必说些不愉快的事情。不如就让苏木坐下,他平日间日子也过得苦。”
  
  苏三老爷的面色这才缓和下来,对苏木喝道:“还不坐下。”
  
  苏木谢了一声,就挨着苏瑞声坐好,只看着苏瑞声笑。
  
  苏瑞声却将头低了下去。
  
  突然间,戏台子上走出一个浓装艳抹的戏子,也看不出性别,就在台上依依啊啊地吊起了嗓子。
  
  下面的观众同时叫了一声好,朝前涌去。
  
  场面顿时热闹起来。
  
  席间众人都是相视一笑,开始吃茶说话。
  
  须臾,苏四老爷看了兄长一眼:“老三,我估摸着已经到了发榜的时辰,要不,派人过去看看。”
  
  苏三老爷点点头:“去吧。”
  
  苏瑞堂突然叫了一声“慢着。”就说:“瑞声这次中肯定是能中的,可到现在却不知道名次如何。我听人说前三十的都会有喜报送来。去的人见到瑞声若是进了前三十,倒不用急着回来,也免得抢了官府送喜报的人的风头。”
  
  苏三老爷点点头:“却是这个道理,去的人先看名次,若是名次靠后就立即回来。若进了前三十,也不用急,跟着官家的人一道回来。”
  
  ……
  
  等看榜的人走之后,座上的人都在等待。
  
  苏木和苏瑞声也在等。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