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一百章 旱天雷
听说不是苏瑞声,而他又没在前三十名之内,苏家的人都泄了气(明朝好女婿100章)。
  
  再没有任何声音,日头已近正午,却没有一个人提吃饭的事情。
  
  热风一阵阵吹来,吹得灰尘一阵阵飞起。
  
  ……
  
  说起来,清苑县还真是个人杰地灵之处。
  
  抛开孙生不谈,接下来,又有三个童生中了秀才。
  
  喜报一张接一张从这里路过,刚开始的时候,苏家的人还要拦住人家问是谁家的子弟。
  
  到后面就彻底麻木了
  
  戏台子上的乐队还在将那首《步步高》反反复复地演奏,听得人一阵心慌。
  
  苏三老爷顿时焦躁起来,忍不住道:“这乐师怎么回事,脑袋都被吵炸了,换一曲。”
  
  当下就有飞快地跑去吩咐。
  
  苏三老爷又道:“既然瑞声不在前三十名之内,去看榜的那个奴才怎么还不回来,如何办事的?”
  
  苏瑞堂这回是彻底地放松下来,看了一眼已经瘫软在椅子上的褥瑞声,只想大声地冷笑。
  
  他小心地对三老爷道:“父亲大人,下面的用人们办事不利,又不识字。让他去看榜,估计也要问旁边的人。要不,儿子去看看。毕竟是我苏家的大事,还是亲自去一趟塌实。”
  
  解娘也急道:“对对对,你去看看,看仔细点,别漏了。”
  
  苏三老爷也点点头,难得地对长子说了一声:“辛苦你了。”
  
  苏瑞堂心中对这个父亲是死了心了,父亲平日里是如此的严厉,可一旦涉及到弟弟的功名,却如此上心。厚此薄彼到这等程度,怎不叫人心冷。还是苏木说得好,一旦瑞声得了秀才,偌大一个苏家,还有我苏瑞堂立足之地吗?
  
  他心中也是酸楚,刚离席,却听到有人大喊一声:“来了,来了,这回是真的?”
  
  苏瑞堂一惊,定睛看过去,远远的,又一个人匆忙跑来,不是家里先前派去的那人又是谁?
  
  那人跑得匆忙,一副火烧房子模样,身上的衣裳也破了,面上全是灰尘。
  
  不但有人问:“怎么回事?”
  
  “闪开,闪开,别耽搁我向三老爷讨赏。”
  
  那下人跑得极快,转眼就冲到苏三老爷身前,跪下去,磕了一个响头:“恭喜三老爷,中了,中了。”
  
  “什么中了?”所有人都同时问,而苏三老爷的声音中竟然带着一丝颤抖:“你这杀才,快快报来!”
  
  下人一脸激动:“回三老爷、四老爷的话,小人去看榜的时候……小人又不识字,没办法,只能拖住身边的人问。可惜,别人只顾着看自己中没有,却没有人理睬。小人急啊,急得都出汗水了。”
  
  “快说,别说些不着调的。”苏瑞堂大喝。
  
  下人:“小人急啊……啊!”
  
  原来是苏瑞堂实在是等不及了,一脚踢了过去,正中那人的胸口。
  
  这下,那人的声音才算利索起来:“问了老半天,也问不出什么。只听到有人在喊,本期的头名竟然被苏家给夺了去。”
  
  “啊,头名!”苏瑞声如触电一样站了起来。
  
  苏木心中也是一凛然,然后又带着自信的欢喜:看来我是中第一了,那冯桂芬的那篇榜眼文果然是大杀器,只要主考官眼睛不瞎子,自然识得其中的妙处。
  
  “什么,头名,可当真?”苏家其他人也是大叫。
  
  只苏三老爷还沉得住气。
  
  那下人:“小人一听,还不敢肯定,真要再问,却又听得一阵高喊,主考官出来了,说是要亲自来苏家送喜报。小人也不敢耽,立即撒了腿朝家里跑,想早一点把消息报告给三老爷四老爷。否则,若是等主考大老爷到了,家里也没有准备,却是失了礼数。”
  
  “主……主考官大人亲自过来送喜报!”这下,苏三老爷再也坐不住了,霍一声站了起来,眼睛里含着热泪:“好好好,好得很,瑞声,你总算没有让为父失望,咱们苏家这回是扬眉吐气了,祖宗保佑!”
  
  “祖宗保佑啊!”这一声喊得如此响亮,远远地传开去。
  
  解娘不解,笑问:“老爷,主考大老爷很了不起吗?”
  
  其他人听到解娘问出这一句话,都小声笑起来。
  
  就连苏三老爷也难得地忍俊不禁:“解娘,你却不知道这院试一般都要由省学政来主持。通常是一个七品的郎中,但今次不同,却是正三品的学台大老爷。瑞声做了他的门生,对将来的前程也是大有好处。”
  
  “什么,三品大员!”所有的人都豁然变色,那可是一省督抚级的高官啊,做了他的门生,算是傍上一条粗大腿了。
  
  苏瑞声以为自己真的是中了第一,突然哈哈大笑起来,笑得眼泪都出来:“第一,第一,居然得了第一,我还以为我真的完蛋了。没想到随手涂鸦也能中,真是天见可怜。”
  
  这个时候,他也不害怕了,只感觉浑身上下千万颗毛孔同时张开,忍不住鄙夷地看了苏木一眼:“苏木,先前你诸多挑衅,还说了那么多废话。可惜啊,可惜啊,我还是得了第一,可你呢?如今,看到我苏瑞声今天的风光,你是不是很失落,是不是有种被打脸的感觉?”
  
  苏瑞声竟然说出这样不顾体面的话来,其他人都大觉骇然。
  
  苏木却笑了笑,也不在意,拱了拱手:“恭喜瑞声,作为苏家子弟,苏木与有荣焉!”
  
  “好,既然今天是我的好日子,我也不同你这个小人计较,免得坏了心情,赏你的!”苏瑞声终于得意忘形了,将一锭碎银子扔在到苏木的脚边。
  
  苏木倒不失落,喜报不到,谁知道上面上哪个人的名字呢?苏瑞声说这些,也未免为时过早了?
  
  倒是那苏瑞堂一脸的失落。
  
  苏木:“瑞声,你要赏我银子吗?真当我苏木是要饭的,使出这种辱人手段?难道,在你心目中已经不拿我苏木当同宗弟兄看了?”
  
  苏瑞声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弟兄,你就是个叫花子,谁正眼看过你。给你钱也不要,还真想摆你大房的架子?”
  
  解娘也在旁边大叫:“苏木,给你钱你就接着,别给脸不要脸。”
  
  见苏木没有理睬,解娘大怒,对苏三老爷道:“老爷,这个苏木太狂悖了,得逐出家门!”
  
  苏三老爷皱了一下眉头:“苏木,大喜的日子,别扫了大家的兴头。”
  
  苏木嘿嘿一笑,只不住摆头。
  
  苏三老爷哼了一声:“下来再同你说话,乐队呢,怎么停了?”
  
  原来,刚才这里闹了这么一处,其他人都惊得呆住,乐队也忘记了弹奏。
  
  听到三老爷这一声喊,这才慌忙演奏起来,乐声也怪,却是《旱天雷》,将喜庆的气氛弄得古怪。
  
  “这什么音乐?”
  
  正在这个时候,那头突然传来一阵响亮的鞭炮声,就是一阵接一阵的呼喊:“学台大老爷到!”
  
  “头名喜报到了!”
  
  满眼都是青色硝烟,鞭炮的红色碎纸炸得满天满地都是。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