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一百零一章 送错的喜报
“啊,学台大老爷到了(明朝好女婿101章)!”苏三老爷大惊,再也忍耐不住,一脸激动地站起来,跑到路口,对着前方一揖到地。
  
  同时,苏四爷和其他长辈也都跟在苏三爷身后。
  
  苏三爷身具秀才功名,可以见官不跪。
  
  苏家其他长辈却没有功名,都跪在三老爷身后迎接。
  
  至于苏瑞声,更是激动得相是打摆子一般。
  
  无论怎么看,苏家的人都以为苏瑞声已经得了第一(明朝好女婿101章)。
  
  苏木退到一边,抱着膀子看热闹。
  
  旁边,苏瑞堂一脸丧气,忍不住低声埋怨:“苏木,你不是说苏瑞声肯定落榜吗,怎么弄成现在这样?瑞声这回……这回是真的得第一了。”
  
  苏木笑了笑:“你急什么,刚才你哪一只耳朵听人说苏瑞声拿了头名案首了?”
  
  苏瑞堂:“到这个时候你还说这些废话?”
  
  苏木悠悠道:“这次苏家可不直苏瑞声一人参加考试啊,兴他中,难道就不兴别人得第一?”
  
  “苏家还有其他人参加院试吗,我怎么没听说过?”
  
  苏木指了指自己:“难道你忘记了,我也参了院试,或许得第一的是我吧?”
  
  苏瑞堂顿时恼了,一拂袖子:“荒唐,狂妄,我这次被你耍惨了!”
  
  也懒得同苏木再废话,径直走到苏瑞声身边跪好,涎着脸皮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估计是在抓紧时间讨好吧!
  
  苏木对苏瑞堂现在的表现大为不齿,他这几日同苏瑞堂天天呆在一起,本对他稍微有些好感。可这鸟人今天表现也太可恶了,真是一个小人啊!
  
  苏木心中又是一笑:苏瑞堂小不小人和我却没有任何关系,他若是小人,三老爷家将来免不得要热闹,可以肯定三叔的下半辈子也会被这两个不成器的儿子闹得不安生,这不正是我所想看到的吗?
  
  这六日的所有安排,不过是激活了苏瑞堂心中的魔鬼。
  
  ……
  
  很快,鞭炮声停了,在青蓝色的烟雾中,一行人走了过来。
  
  为首是一群衙役,手中举着牌子,上面写着“肃静”、“回避”、“进士及第”什么的,估计是何景明何学台的仪仗。
  
  在衙役们的后面则是一顶四太青呢大轿。
  
  前前方有人跪拜,开道的衙役照例一声大喝:“什么人,敢挡学台大人的道?”
  
  苏三老爷高声应道:“学生保定府清苑县秀才苏拓,乃是苏家族长,听说我家子弟得了今次院试头名案首,前来迎接何老大人,惊扰大老爷,恕罪!”
  
  衙役一笑:“原来是苏家的人。”
  
  就带着仪仗闪到一边。
  
  那顶四抬大轿行向前来,停住了。
  
  一个三品官员从轿子里走了出来,正是本科主考官,即将赴任的山西提督学政官何景明。
  
  见何大人一脸的威严,苏家人心中同时突突跳起来。
  
  苏瑞声更是吓得不敢抬头。
  
  “原来是苏家族长啊,考生何在?”何景明微笑着看了看身前众人,柔声问。
  
  “快上前谢师恩?”苏瑞堂是懂得规矩的,忙看了儿子一眼。
  
  “是是……是……”苏瑞声慌忙匍匐着向前,“见过老大人。”然后不住磕头。
  
  苏三老爷见自家儿子举止失仪,心中微微不快,不觉皱起眉头,想呵斥,但当着何大人的面,却不敢多说一句话。
  
  何景明倒是和气,一把将苏瑞声扶了起来:“快快请起,今科院士本学台点了你第一,你我日后便是师生。况且,你已得了功名,也无须下跪,且让本师看看你的模样。”
  
  苏瑞声这才直起身来。
  
  苏木在旁边看得心脏一阵不争气地乱跳,他虽然可以肯定自己定然得了第一,这个何大人是认错了人。可世事无绝对,如果自己真的名落孙山了呢?
  
  不对,以苏瑞声的水平,能得第一那才是笑话呢!
  
  肯定是认错人了!
  
  ……
  
  等到苏瑞声抬起头来,何景明一看,心中却有些不喜。原来,这苏瑞声刚才在地上跪着,又磕了几个头,额上早粘满了黄土,被汗水一冲,顿时变成了大花脸。
  
  不过,头名的卷子作得的确好,倒不可以貌取人。
  
  于是,何大人就温言道:“你的文章是本学台亲自批阅的,第一题和后面的试帖诗也不过差强人意,倒是第二题作得非常精妙,深得我心。”
  
  说起那篇文章,何景明顿时来了兴致,念道:“孟子意谓,吾与子论友而为之历数前人,上追古帝,大约皆节下交之事,为上者之所难,是以千古艳而非也,吾试与自平心言之。尊贤而极之天子友匹夫,甚矣敬下也,虽然敬者通乎上下也,吾试与子平心言之。这一段起讲尤其妙,‘吾试与子平心言之’,居然在考场上用这种语气写文章,非有大自信者不可为之,好,非常好,吾得一佳弟子也!”
  
  ……
  
  这一句不要紧,苏木却是一震:麻辣隔壁的,这不就是我抄的那篇冯桂芬的文章吗?老天保佑,果然是我得了第一!
  
  秀才,我终于到手了!
  
  顿时,他喜不自胜,先是在自己胸口划了个十字,然后又双手合十。
  
  看到他不住的笑,旁边苏家人都是面露鄙夷:这个苏木果然又呆了!
  
  ……
  
  苏瑞声不明白何景明在说些什么,实际上那场考他都是懵懵懂懂中度过的,自己究竟写了什么,现在回忆起来却是没有半点印象。
  
  只讷讷道:“恩师谬赞了,恩师谬赞了。”
  
  “不算是谬赞,做人做文得有自信,好就是好。”何大人哈哈大笑,文青脾气一犯,就朗声将苏木那篇文章背了下来。
  
  一时间,抑扬顿挫,满世界都是他的读书人。
  
  苏三老爷是识货的,一听,猛吃了一惊:这瑞声什么时候写得怎么精妙的文章了,这文,别说区区一个秀才,就算是进士也能中。
  
  一个念头在心中闪过:苏家这回搞不好要出个官儿了。
  
  苏瑞声也呆住了:这是我写的吗,这是我写的吗?随意而为之,就如此水准,难道我是天才?
  
  不过,这文章写得真是好,连苏瑞声都佩服起自己来了,连声道:“恩师,小子何德何能,当不起,当不起!”
  
  何景明笑着摇头:“好就是好,不必谦虚,咱们心学门徒不讲这些。”
  
  苏瑞声如今已经乐上天了,如何听得出何大人在说什么。
  
  苏三老爷却听出不对,自家儿子自己清楚,师承的是朱程理学,什么时候同心学扯到一块儿了。可在学台大人面前,却没有他插话的余地。
  
  按说,何大人这次亲自前来,应该先入席。
  
  可他谈兴一来,就滔滔不决说个不停,其他人也只有干站在一边聆听的份儿。
  
  何景明继续对苏瑞声说道:“你也不要自满,其实,你那篇试贴诗真得不成,我且问你,怎么写成那样?”
  
  见何景明严厉起来,苏瑞声有些口吃:“恩、恩师,学生的诗怎么了?”
  
  何大人名士风流,一生钻研诗词,最见不得别人的诗作得不成,道:“你那首诗帖诗也叫诗吗,一味恪守形制,将一句话反复左右地解读,味同嚼蜡,看得人心中嫌恶。若单凭那诗而言,你却是得不了第一的。”
  
  一说起试帖诗,旁听的苏木倒是提起精神来,顿时大觉得羞愧。没办法啊,自己本不擅长此道,只能老实地当八股文来对付。否则,若是靠自己的真本事率性地写,别说第一,只怕中个秀才都难。
  
  何景明越说越恼:“子乔啊子乔,不是为师说你。你本是诗词好手,那句‘一夜东风人万里’不就做得极好,怎么上考场却想是换了一个人。”
  
  苏瑞声还真不住应道:“恩师说得有理。”
  
  但其他人都愣住了:子乔……这不是苏木的字吗?难道这喜报竟然送错了,难道何老大人点的头名案首是苏木。
  
  这,不是全乱了吗?
  
  ……
  
  一刹间,没有人说话,只乐队那首《旱天雷》依旧演奏得欢快响亮。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