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一百零四章 了切首尾
苏瑞声疯了,这个消息苏木第二天才知道(明朝好女婿104章)。
  
  在知道考砸了之后,苏瑞声就承受了巨大的精神压力。到后来,苏瑞堂又用苏木的法子,不断在外面造谣将苏瑞声必中的消息散布出去,然后有在发榜这天弄出那么大场面。
  
  最后,苏瑞声在经历了从头名到落榜的大起大落之后,终于经受不住这种打击,彻底崩溃了。
  
  而且苏家的一切布置传出去之后,顿时成了一种笑料,苏三老爷也气得病倒了,估计没个三四个月起不了身。
  
  如此一来,整个苏家的大小事务都落到苏瑞堂身上。
  
  苏瑞堂苦熬了这么多年,终于顺利上位,自然是得意非常,对苏木也是分外讨好,将吃穿用度流水一样地送到大房来。
  
  院中其他下人对大房也是可以的讨好,让小蝶终于扬眉吐气了一把。
  
  可惜现在的苏木已经不将这些东西放在眼里,要说财,他有五千两身,要说名,小三元,秀才功名;要说人面,三品大员的门生,见了他,所有人都会客气地喊一声“小苏相公”。
  
  他只是可惜苏瑞声,这鸟人怎么说也是有几分才气的,就算今科不中。若是静下心来读书,将来中个秀才也不是难事。得失之心太过,反把自己弄成疯子,何必呢?
  
  所谓恶人自有恶报。
  
  接下来几日,苏木开始筹备去京城应试一事。
  
  首先是去拜见考官,主考官何大人已经启程去了陕西,副主考韩学政对苏木到也客气。
  
  然后苏木又与同期中式的秀才们办了几场文会,喝了几台酒。
  
  再接着,苏木又去拜会韶先生,虽然这次考试苏木靠的是现代人的先知先觉,提前拿到考题,可第一题和试帖诗写作,靠的却是自己和老师日常的教导。
  
  可以说,苏木对韶先生是非常感激的,就置办了一笔丰厚的礼物。
  
  韶先生这回是出大名了,他的题海攻势中正好打中了一道题目,加上学生们又都是保定府的精英。这次考试中,一口气中了三十一个。]
  
  即便没达到百分之百上榜的程度,却也震惊了整个保定,不,只怕只震动了整个河北。
  
  如今,每日都有络绎不绝的读书人上门求学,韶老先生已经开始寻思是不是辞了县学的职务办一个书院。
  
  见了苏木这个得意门生,老夫子自然是十分的开心,说了半天话,又指点了些上京参加乡试的注意事项,让苏木获益非浅薄。
  
  苏木这个时候才提起寄在县学名下那六十亩地的事情,说自己离开保定之后就不打算回来了,看能不能收回来,卖些盘缠。
  
  韶先生点头,说是这个道理,苏木你既然以仕进为目标,中了举人之后相必也会在京城呆上一些年头准备参加会试,花消颇大,倒是应该将地买了,就将地还给你。你找林家书坊的林老板帮你寻个买主好了。
  
  不提林老板还好,一提,苏木就哭笑不得。
  
  自从中了秀才之后,这林老先生就整日缠着他,让他继续写《西游记》接下来的章节。受逼不过,苏木只能又写了一万多字了事。
  
  对于这个小忙,林老板自然很热情,说也不需找他人,就买给他好了。
  
  于是,找了个众人,过户,一百多两银子到手,算是将苏木在保定最后一点牵挂个了结了。
  
  在保定耽搁了半月,苏木这才带着小蝶启程去北京。
  
  他现在也是有五千多两因子身家的人,本打算去林老板那里将所有的银子提出来带去北京的。
  
  结果一看分量,苏木就有些畏惧,实在太重了。再说,他也没打算直接去北京。好不容易出一次门,怎么着也该到处走走。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再说,这个时空的明朝究竟是什么模样,苏木也极为好奇。
  
  林老板给他出了个主意,说他在北京又座院子,留了个老仆人看守。苏木去北京之后可先住在那里,他随后把银子给他送去,无论是继续住下,还是另外买产业都行。
  
  苏木本是个不耐烦打理这种琐事的的人,就从林老板那里先支取了五十两银子做为路上的花消。
  
  以如今白银的购买能力,应该够他将整个河北游览一圈了。
  
  就这样,苏木还是觉得陀了一包几斤重的金属很麻烦,在没有纸钞的古代就是这么麻烦。
  
  很多人都来相送,包括韶先生和林老板。
  
  就连苏瑞堂也来了。
  
  各自吃了几几杯酒,苏木这才放下杯子,一拱手上了马车。
  
  在临离去的时候,他突然挑开车窗帘,回头望了一眼保定城。
  
  正是清晨,这几日正在下雨。
  
  整个世界都笼罩在一片水气之中,如同一张泼墨大卷。
  
  可是,那人却没有来。
  
  苏木心中突然有些疼起来,也许,再看不到那个高得离谱的长腿大眼睛的妹子。错过了,还能找到另外一个符合自己审美品味的姑娘吗?
  
  她知道自己就要离开保定,一去不回吗?
  
  她现在又在做什么?
  
  车辘辘而行,官道泥泞难行,路边有两棵丁香,车一过,花枝摇晃,将水滴撒到车厢上,如同下了一场雨。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丁香的味道,清爽得让人哀伤。
  
  依前春恨锁重楼,风里落花谁是主。思悠悠,青鸟不传云外信,丁香空结雨中愁。
  
  小蝶是第一次出远门,兴奋得又叫又跳。
  
  这个时候,她突然惊叫一声:“车把势,不是要去北京吗,怎么向东了?”
  
  苏木道:“暂时不去,好不容易出次门,得四处看看。我去山东,看泰山,看济南的泉水,看登州的大海!”
  
  苏木哈哈一笑,大喊:“车老板,走你!”
  
  这一声喊得响亮,好象将全身心的忧愁和郁闷都排出体外。
  
  苏木松地躺了下去,车在路上起伏不定,如同一条顺流而下的小船。
  
  而车声,也如同水流过船底。
  
  渐渐地,苏木睡着了。
  
  他不知道自己醒来时会在什么地方,也不放在心上。
  
  就这么向前。
  
  一个新的世界即将在眼前展,里面的风景宏大而精彩。
  
  少年人,又何必为往日而惆怅呢?
  
  这感觉就好象当年考上大学,第一次离开家乡,去到一个陌生的地方。
  
  (第一卷终)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