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一百零六章 窝那个大草
见苏木呆呆地站在那里,小蝶即便再不识字,一看到林家书坊大门贴了封条,也知道林老板出事了,慌忙摇着苏木的胳膊:“少爷,少爷,你怎么了,别吓我(明朝好女婿106章)!”
  
  声音中带着一丝哭腔。
  
  这一阵叫让苏木清醒过来的同时,也惊动了其他看热闹的人。
  
  北京人生活富足,日常娱乐生活贫乏,最是八卦。其实,所谓市民都是一些喜欢打听和传播小道消息的人。而明朝正处于资本主义萌芽阶段,悠闲富裕的生活催生了大量的小市民阶级,市井文化也极为兴盛。着也是为什么明朝古典文学中诗词逐渐式威,而话本小说却光彩夺目的缘故。
  
  就有几个好事者同时问:“这位相公可是这家店老板的什么人?”
  
  苏木如今也是有功名在身的人,身上穿着代表着秀才身份的谰衫。
  
  听他们这么问,苏木才一惊,暗叫了一声不好。他也不知道林老板所犯何事,如果事情太大,这群闲人搞不好会怀疑到自己身上,跑去官府告密什么的。
  
  他在京师举目无亲,真出了事,也只有坐以待毙的份儿。
  
  忙定了定神,朝面前的几人一拱手,镇定地回道:“在下苏木,乃是保定府的秀才(明朝好女婿106章)。刚得了功名,来京城参加北直隶的乡试。因为是族中长辈和林老板有旧,听说他在这里有处院子,在下就打算在这里暂居一月,也好有个照应,毕竟是同乡。”
  
  几人慌忙回礼:“原来是苏相公。”
  
  又有人叫道:“这家书坊的人坏了事,昨天刚被查抄,苏相公你还是快些走吧。否则若叫厂卫看到,却有麻烦。”
  
  苏木又问:“还请教,这家书坊所犯何事?”
  
  就有一个浪荡子笑着回答:“印书卖书的,自然是出了,这还用问吗?”
  
  这人大约十五六岁年纪,生得倒也标致,只可惜个子矮小,又穿得破烂,显得极其猥琐。
  
  “?”苏木皱起了眉头,明朝虽然没有文字狱一说,可意识形态这种东西不管在任何时代适合社会体制都不是小事,国家也不可能放任别人乱说乱写。
  
  古有秦始皇的焚书坑儒,再后来又有北宋的乌台诗案,至于明朝,好象还禁过《金瓶梅》,主要是这本书诲淫诲盗,搞乱了人心风气。
  
  一想到《金瓶梅》这本书,苏木心中突然一凛,有种不好的预感,又问:“这家书坊出了什么?”
  
  那个浪荡子回道:“还能是什么,林家书坊最有名的就是那本《西游记》。”
  
  “啊!”还没等苏木说话,小蝶就惊叫起来,她自然知道这本书出自自家少爷手笔,还赚了不少稿费。
  
  “你们也知道这书?”另外一人有怀疑的目光看过来。
  
  苏木忙回答说:“我们就是保定人,林老板是我们老乡,这书名气如此之大,自然是知道的。却万万没想到,这么好一本书怎么就给禁了呢?”
  
  苏木回答得镇定,又悄悄地捏了捏小蝶的手。
  
  小蝶本是个聪明伶俐的小丫头,忙闭上了嘴,可眼神中却全是担心。
  
  “是啊,那书真的好好看,怎么就给禁了呢?”众人都是一阵叹息,纷纷说都还没看完,现在却被禁,估计也看不到结尾了。
  
  那浪荡子也是大摇其头,怒道:“依我说,都怪那个什么五湖废人,果然是个废人,以后若见到他,先抽他两耳光不可。他若是一口气将书写完就好了,偏偏要写一点出一点,就好象人便密,一点也不爽快。现在可好,出不了啦。就好象是被净了身的太监受了那一刀,再没有下文。老子刚看得爽利,结果就没有了,这颗心空荡荡地却没有着落,要多难受有多难受。生生气煞我也!”
  
  他不说还好,顿时,众人都同时怒道:“小吴你说得对,这个什么五湖废人当真是可恶,以后若见着了,先打一顿再说。”
  
  一时间群情汹涌,气得苏木一阵翻白眼,忍不住在心中将那姓吴的浪荡子祖宗三代都问候个遍:你才是太监,你全家都是太监!
  
  看大家对《西游记》的原作者如此愤恨,小蝶有些惧怕,忙拉了拉苏木的手:“少爷,既然……没人了,咱们还是走吧!”
  
  苏木又捏了捏她,低声道:“还有事情没问清楚,再等等。”
  
  虽然心中对那姓吴的泼皮很是反感,可苏木却看得出来这厮是个消息灵通之辈,就客气地问:“小吴官人,还请教这书坊是什么时候被查封的,里面的人又去哪里了,什么时候放回来?”
  
  小吴本就是个青皮,什么时候被人以“官人”称呼过,顿时得意起来:“回不来了,出这么大事,怎么着也得流放三千里。老实头同你说,如果是被别的衙门查封,关上几日,大不了出些银子就能脱身。可这次是东厂办的案子,那些公公们可不是好相以的。”
  
  他本是个快嘴,只片刻就将事情的原委说得明白。
  
  原来,这几个月《西游记》销量极好,不但在市井中广为流行,甚至还传到公卿大夫的宅弟和皇宫里去了,甚至连弘治皇帝都被惊动了。
  
  不可否认这书的确好看,天子看了几章之后,随口说了一句:“书好是好,可立意不正。孙悟空如此顽劣,自该用天规惩处,怎么还能修成正果?没有规矩,何以成方圆。我看这书,也不过是不得志的儒生信口胡诌,不读也罢。”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东厂的太监有意讨好皇帝,就将这本书禁了,并给林老板胡乱定了个罪名,派出番子抄了林家,将他连同各地的伙计一并抓进监狱。
  
  而北京这家书坊也是两天前才被查封的。
  
  “原来如此,多谢了。”问清楚情况之后,苏木也不敢久留。毕竟,他是原作者,若被人发现,当是首犯。
  
  再说,苏木也不知道林老板是否将自己供出来。
  
  如果真是那样,天下之大,却没有他苏某人的存身之地。
  
  拉着小蝶疾走了两里地,就来到一座小桥边上。
  
  也是他们的运气,桥头正好有一棵大树,下面有一片难得的阴凉。
  
  坐在树下半天,身上的汗水也收了,可苏木心中却是一片颓废,忍不住拍了拍自己的额头:失误啊失误,我怎么忘记〈西游记〉在明朝被禁过。当初也是人穷志短,这才没有考虑到这一点。如今果然是惹下了大祸。东厂可不是那么好惹的,如果他们已经知道我的名字,只要我一参加科举,就会被他们当场抓住。看来,科举一途对我来说已经结束了。为了安全,我还是快些逃跑,找个偏僻的地方隐名埋姓过一辈子吧!
  
  可是,好不容易中了个秀才,好不容易活出点滋味,如今却……
  
  难道以前所受的苦,所奋斗过的一切最后都是一场空吗?
  
  不甘心啊!
  
  ……
  
  他记得〈西游记〉被禁是在嘉靖年间,被禁的原因是车池国斗三妖中的那个车迟国王笃信道教,荒废国政,讥讽嘉靖皇帝。
  
  而现在才是弘治十六年,距离嘉靖年还是将近二十年。
  
  之所以被禁,倒不是车迟国那一段,而是孙猴子藐视天庭造反,有鼓励百姓和官府作对的嫌疑。
  
  看来,历史在这里出了点小小的变化,而他则是这场变化的最大受害者。
  
  苏木越想越是懊丧,只感觉口中又苦又涩。
  
  见苏木沉着张脸,小蝶忍不住问:“少爷,如今可怎么才好?”她也知道其中的厉害,一张小脸变得苍白。
  
  苏木苦笑:“还能怎么样,逃吧!”
  
  “恩,还是快逃吧!”小蝶点点头:“少爷,不管去哪里,我都跟着你。如果你真有事,我我我……我也不独活……少爷,我们去哪里?”
  
  看到小蝶如此坚定地要与自己生死相随,苏木心中一阵感动,伸手拍了拍她的手背。微笑着安慰:“想不想去南方,去海南。”
  
  他在现代社会的时候一直想着去海南岛看看,“看看那里的阳光、沙滩、海浪。小蝶,那里的大海才是真正的蓝,蓝得就好象宝石。”
  
  小蝶也笑起来:“好,我们就去海南。少爷,听说那里是天之涯,海之角,世界的尽头了。”
  
  “不是,世界很大,大明朝只是其中的一个地方。”说了半天话,苏木心情好了些:“走,咱们先找个客栈住下,吃点东西,明天就南下……窝那个大草,还剩多少银子?”
  
  苏木突然想起一件重要的事情,身上没钱了。
  
  原来,他写〈西游记〉本赚了五千多两银子,可因为实在太多,也没办法随身携带,就暂时寄存在林老板那里,让他以后送到北京。
  
  这次去山东旅游,他只带了五十两银子,换算成人民币,大约四万到五万之间。
  
  明朝物价低,按说也用不了这么多银子。
  
  可苏木这次得了自由,以前和小蝶也是苦够了,又有几千两身家,花起钱来也如流水一般。
  
  而他又喜欢去那些人迹罕至之地探险,这一切都需要事先做大量准备,雇佣大量的民夫、向导。
  
  一个月下来,身上的钱已经用尽,到现在只剩一两多。
  
  本以为到了林老板在北京的院子,就能见到钱,却不想碰到这事。
  
  如今的苏木已是一穷二白,辛辛苦苦三十年,一夜回到解放前。
  
  别说去海南避祸,再过几日,只怕就要饿倒在街上了。
  
  冠盖满京华,斯人独憔悴。
  
  被饿的。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