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一百零七章 吴小官
听苏木问起银子,小蝶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摸了摸包袱,半天才摸出一锭拇指大小的黑漆漆的碎银子(明朝好女婿107章)。
  
  然后才白着脸叫了一声:“少爷……”
  
  她也不知道苏木究竟有多少身家,只知道起码在三百两以上,都寄存在林老板那里。
  
  如今林家书坊已经被抄了,那钱自然是要不回来的,一想到这里,小丫头眼神中满是担忧。
  
  看小蝶担忧成这样,苏木心中虽然烦躁,却也知道现在不是郁闷的时候。如果自己先乱了阵脚,只怕这小姑娘不知道会慌成什么样子。
  
  作为一个男人,无论在外面经历了多少风雨,都不能让家人操心。
  
  他故意微微一笑,道:“才这点钱啊,看来咱们要在京城呆一段日子,等赚够了钱才能去南方。这样也好,你我现在连京城究竟是什么样子都不清楚。好不容易来一趟,皇宫、景山、长城、芦沟桥总要去看看的。”
  
  见苏木笑得从容,小蝶心中的惊惶总算是平复下来。不过,她还是问:“少爷,你接下来如何打算,又去哪里赚钱?”
  
  苏木道:“先找个事做,放心好了,当初在保定的时候,咱们只有二三两银子,不也赚了诺大身家,大不了我重新去写本书好了。本公子的本事,别人不知道,你还不清楚?”
  
  听苏木这种说,小蝶这才长长地松了一口气,笑道:“是啊,我怎么忘记这一点。少爷你的故事写得极好,想要卖钱还不简单。当初在保定的时候,我们不也苦得紧。那么艰难的日子都过来了,还怕什么?”
  
  小蝶却没想到,当初在保定的时候虽然穷,好歹头上还有片瓦可以遮身。可在京城,今天晚上住哪里苏木都还不知道呢!
  
  “先找个客栈吧,否则天一黑,被公人看到,仔细捉到衙门里去?”苏木来了精神,心想:是啊,不就是没钱吗,大不了重新写一本小说。这次抄本〈红楼梦〉,实在不行〈水浒〉……〈水浒〉就算了,写造反的,只怕一样要被禁,〈白蛇传〉、〈倩女幽魂〉应该不会被禁的。这次也不需太多稿费,一本几十两就可以了,写手也是不错的职业。
  
  以苏木现在的写稿速度,十万字一本书,也就是十来日的工夫。
  
  身上一两多银子,相当于一千快左右人民币,以明朝的生活水准,节约些,过一个月也没任何问题。
  
  一个月,稿费早就到手了。
  
  好,先寻个地方住下,明日再说。
  
  心中有了计划,苏木一扫先前的颓丧,又重新振作起来,和小蝶一到去找客栈投宿。
  
  ……
  
  “住店啊,几间屋?”掌柜的上下打量着苏木和小蝶。
  
  小蝶红着连低下了头。
  
  苏木:“自然是两间上房。”
  
  “好,登记一下吧。”掌柜将一本薄子推过来:“苏木苏相公,你可是来参加乡试的?”
  
  “正是,多少钱?”这才是苏木关心的。
  
  “上房,一钱银子一间。”
  
  “啊,这么贵……那么,中房呢?”
  
  掌柜的笑了:“没有中房,稍差一点的房间,六百文一夜。”
  
  “那我另找一家吧,抱歉。”
  
  出了客栈,苏木仰天长啸:京城居,大不易。
  
  一钱银子,相当与一千快人民一间房,这不是抢劫吗?
  
  不过,后世北京的酒店普通房间好象也是这个价格。
  
  手头只有一两的银子,只够他和小蝶住上三五日,还不包括饭钱。
  
  若是再出些麻烦,苏木哭都找不到地方去哭。
  
  ……
  
  又换了一家看起来普通的客栈。
  
  “掌柜的,有空房间吗?”
  
  “还余一间。”掌柜的还是照例看了小蝶一眼:“相公要几间房?”
  
  苏木狠狠咬牙:“一间。”
  
  小蝶红着脸将头低了下去,眼神中却带着一丝欣喜。她也知道,一旦住下。至少在三五天只内将与少爷同床共枕,真真是羞死个人啦!
  
  “多少钱?”
  
  “长住还是就一晚?”
  
  “长住。”
  
  掌柜的:“一千二百文一夜。”
  
  “啊,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比刚才那家还贵?
  
  掌柜解释说:“这位小相公你大约不知道,还有一个半月就是乡试。北直隶,加上顺天府,至少有好几千个秀才相公涌进城来,你若要住就快些住下吧。否则在迟上几日,只怕是抱着银子也寻不到住处。”
  
  “那还是算了,打扰了。”苏木想了想,先前去的那家客栈还便宜些。
  
  就带着小蝶又回去,可惜,那边已经客满,刚才来了六个秀才。
  
  ……
  
  没办法,又得去寻。
  
  可也是苏木运气不好,在街上走了一个下午,无论那家客栈都是客满。就算还剩房间的,价格也高到离谱,已达惊人的两钱之巨。
  
  还有一个月就是乡试,然后又是春闱,接下来还有殿试,大比之年,京城中满眼都是青青子衿,酒店业也正值旺季,妥妥的卖方市场。
  
  眼见着天色一点一点暗淡下去,今天晚上住什么地方却还没有着落。
  
  再看小蝶,更是走得浑身发软,呼吸一阵比一阵急促。
  
  苏木的心也一点一点沉了下去,再不找到地方,难不成要睡大街,况且还有讨厌的宵禁。
  
  正郁闷时,旁边响起一阵喧哗,然后是拳头打在皮肉上“蓬蓬”的声音。
  
  回头看去,却是一家赌坊,几个打手正逮着一个猥琐少年海扁。
  
  然后一脚将他踢翻在街上。
  
  为首那个打手袒露住满是胸毛的心口,一脸凶狠,就差在额头上写着“我是黑社会”五个大字。
  
  他拍了拍蒲扇大的手掌朝地上那人吐了一口唾沫:“吴老二,你他娘穷得浑身虱子,还来耍什么钱你,欠我的那一两银子怎么说,今日若不拿出钱来,抽了你的脚筋。”
  
  苏木被这突然扔出来的人影吓了一跳,定睛看去,不是先前在林家书坊前的那姓吴的泼皮又是谁?
  
  却见吴小官眼睛也斜了,鼻子也破了,满脸都是鲜血,也不知道伤成什么样子。
  
  苏木是个怕麻烦的人,再说他还不知道自己是否已经被林老板检举,自然不想生事,就拉了小蝶,正要离开。
  
  却不想,地下的那吴老二突然一把将苏木抱住,大喊:“老大,大哥,你总算肯来救我了,呜呜,好兄弟,够义气!”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