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一百一十四章 寂寞啊
皇家园林西苑,夜色低垂,万籁俱寂(明朝好女婿114章)。
  
  昆明池在月光中闪着粼粼波光。
  
  但在园林最偏僻的一个房间里却灯火通明,闷热难耐,响起了蓬蓬的声音。
  
  一个十三四岁的少年着上身,不用地朝着一个沙袋上挥拳,身后站着一群肌肉虬结的武士。
  
  他结实的肌肉上满是汗珠,晶莹地亮着。
  
  烛光也好象被这一阵拳风震得摇曳不定。
  
  “太子殿下真刻苦啊,您已经打了二十拳了,先喝口茶润润嗓子。”一个中年太监叫了一声,谄媚地将一杯茶水递了上去。
  
  此人正是白天时那个刘大伴,而上身的少年正是未来的正德皇帝,当年太子朱厚照。
  
  “不行,说好了每天练四十拳的,本宫金口玉言,说话得算话。”朱厚照生气地说。
  
  打四十下沙包能练出什么来,后世的拳击手,谁每天不挥几千拳,这话若是让苏木听到,肯定会笑掉大牙。
  
  不过,人家朱厚照什么身份,堂堂太子,如果也想凡夫俗子那样练,也不象话。
  
  再加上他年纪小,又单纯,于是,众人都骗他说每天只需打四十下沙袋就能练成一个高手,怕就怕太子爷用功过度,把身子伤了。
  
  真那样,大家伙只有去跳金水河了(明朝好女婿114章)。
  
  偏偏朱厚照就信了,他不信也不成,每天只需要做一点点练习,就能打遍北京无敌手,轻松愉快,何乐而不为。
  
  “太子爷,天气热,你出了这么多汗,先补水,先补水?”中暑也不可不防。
  
  大约也是觉得渴了,朱厚照接过茶水喝了一小口,就要吐痰。
  
  “哎哟,太子殿下,别急,吐这里。”刘大伴忙将一条手绢掏出来,接住太子带血的口水。尖着嗓子骂道:“那姓苏的书生实在可恶,得诛三族。”
  
  “诛什么诛,如此高手,当是无双国士,若是诛了,本宫又从什么地方去寻敌手?再说,作为一个武者,流点血算什么。”朱厚照大怒:“刘谨,你说什么胡话?”
  
  见太子发怒,刘谨忙伸出手来,轻轻给了自己两记耳光,道:“太子爷,奴才没脑子,奴才乱说话,扫了您的兴头。”
  
  没错,这人就是正德初年一代权宦刘谨。
  
  “不过,苏木的身法真的好厉害。怎么说来,还真是翩翩乎如凭虚御风,而不知其所止。举手投足,潇洒从容,这才是大高手的风范啊!”朱厚照感叹:“本宫以前听人说,这行走江湖得小心四类人:僧、道、女人、书生。尤其是女人和书生,看起来好象弱不禁风,可没有真本事,又凭什么在江湖立足。今日,本宫总算见到做儒生打扮的高人了。”
  
  刘谨凑趣道:“那苏……苏高手可不是假扮的儒生,而是一个货真价世的士子,有秀才功名的,太子爷你没注意看他身上的穿戴吗?”
  
  “啊,有功名的读书人。这不是能文能武吗,本宫在读《新唐书》、《旧唐书》的时候,读到娄师德从军向西讨伐,大破吐蕃一段,常常是热血。想那娄师德本是文官,官至监察御使,可带兵打仗却比纯粹的武将还厉害。后来解除军职之后,更是拜夏官侍郎判尚书事。次年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当真是上马将,下马相,文武全才。有唐一朝,这样的人物更是数不胜数。怎么到了我大明,却是另外一种样子。试问,当朝的宰辅们,又有谁懂得带兵的。至于天下间的读书人,更是四体不勤,五谷不分,一心只知道读死书,将来若是国家有事,他们又能做什么?”
  
  未来的正德皇帝侃侃言道:“所以说,苏木不但武艺高强,又是读书人。这样的人才还真是难得啊!”
  
  这就是一个刁钻大胆的酸秀才,又懂得什么武艺,只不过太子爷你被我们骗了而已,刘谨腹诽,当然,他也不可能告诉太子实情。难不成,还能对他说,“太子爷,你的武艺其实低得一塌糊涂,别说真正的武人,只怕连个胖大妇人也能轻易将你放倒。”
  
  做奴才的,只需哄得主子高兴就是了,其他得也无须多管。
  
  刘谨:“太子爷说得是,现在的文官就没有个可用的。”
  
  文官不可用,只需将这个观念不断灌输下去,将来太子登基,自然要重用咱们这些做内侍的啦,哈哈!
  
  朱厚照又活动了一下筋骨:“算了,光是打沙袋也没什么意思,干脆本宫再试试我那套地趟拳,你们你们,一起上吧!”
  
  说着,就朝众侍卫勾了勾手指。
  
  “遵命!”众侍卫齐齐一声大喝,朝朱厚照扑来,一个个都是面目狰狞,凶焰冲天。
  
  这样的比试他们已经经历过无数次,早已经总结出一整套工作经验,无论是动作还是表情,都像足了全力以赴。
  
  朱厚照一声大喝,顺地一滚,一腿扫出。
  
  “扑通!”
  
  “扑通!”
  
  如同多米诺骨牌,几条人影同时倒下,夸张地叫着,将屋中的兵器架子、花瓶、屏风什么的撞得一塌糊涂。
  
  一招致敌,众人同时跪下,抱拳大喝:“太子爷天威,我等服了!”
  
  更有心志狠绝之辈偷偷咬破舌头,将一口血吐了出来:“好强,当真是天下无敌啊!”
  
  朱厚照长声大笑着真起来,从兵器架子上抽出宝剑,在空中一挥,看着外面的月色:“月圆之时,紫禁之颠,一剑西来,天外飞仙。寂寞啊,真是寂寞,你们知道什么叫无敌的寂寞吗?”
  
  “好,太子爷真是英姿勃发啊!”刘谨快速地拍手鼓掌,继续讨好。
  
  神情暗淡下去,喃喃道:“苏木,幸好有你,人生不能缺少目标啊,终有一天,我会战胜你的。”
  
  刘谨:“太子爷乃是天下一等一聪明的人,又能吃苦,肯定能战胜那个姓苏的秀才。”
  
  “对此,本宫深信不疑。”朱厚照有点烦恼:“不过,这宫里的武士已经没有一人是我的对手,也没资格教本宫武艺。若就这么摸索下去,又如何是那苏木的对手?”
  
  主忧臣辱,刘谨小心问:“太子爷,要不,老奴在去军中寻几个武艺高强的,充实宫禁,让他们和太子你切磋武艺……”这话刚一说出口,他就感觉到自己说错了话。
  
  回头一看,其他武士都是一脸的怒容。
  
  确实,大家不是打不过太子,实在是不敢下手啊。你刘公公要邀宠自己想办法就是,怎么反来夺我等好不容易同太子爷建立起来的情分,要去外面再招人进来?
  
  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有了新人,太子爷还记得我们这些老侍卫吗?
  
  再说,就算有新人进来,难不成还真要使真本事对太子拳打脚踢?
  
  好在朱厚照摇了摇头:“不用招新侍卫入宫,就算招,这天底下还有谁的武艺比得上苏木?”
  
  众侍卫连声附和:“太子说得是,我等的武艺已是一流,不敢自夸,天下间能胜得过我等的屈指可数。就连我等都是不是储君的对手,其他人又有什么资格来指点太子爷的武艺?”
  
  “决定了,我去向苏木学武。”太子点点头:“要打败敌人,必先了解敌人。兵法云: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什么?”包括刘谨在内,所有人都惊叫出声。
  
  刘谨忙道:“太子爷,我的太子爷啊,你隔上三五日出宫一次,倒是无妨。可天天跑到苏秀才那里去,若是叫人知道了,可如何是好?到时候,让李东阳李相他们知道,却免不了麻烦。”
  
  李东阳乃是当朝宰辅,在内阁三相中排名第三。
  
  “李东阳啊,不怕不怕,这人挺和气的,不会管这种小事的。”朱厚照对李东阳颇有好感,也不害怕。
  
  “可若是让谢迁谢相,和刘健刘相知道了呢?”
  
  刘健,内阁首辅,谢迁,内阁次辅。
  
  弘治一朝,内阁宰相的人数只有三人,不像后面几朝,内阁阁臣多的时候达竟然的七人之巨。
  
  这三人也各有特色,李东阳以谋略著称,刘健则有很强的判断力,谢迁则辩才无碍。
  
  时人皆云:李公谋刘公断谢公尤侃侃。
  
  内阁三大学士自然而人成为太子的老师,负有教导储君之职。
  
  如果太子偷跑出宫的事情被他们知道,免不了又是一场风波。
  
  太子:“刘大伴,这里是西苑,又不是皇宫。再说,你们不说,父皇和阁老们又怎么会知道?”
  
  西苑也就是后世的中南海,做为一座皇家园林,并不在皇宫之中,一般用作皇帝和太子避暑之用。
  
  朱厚照此刻正在这里消夏,不用成天呆在弘治皇帝眼皮子下面,比起往日更是放浪了许多。
  
  他看了众人一眼:“事情就这么决定了,明天就去找了苏木,你们愿意去也就罢了,不去也随便。可若是走漏了消息,我身边也不需要你们这种口风不严的东西。”
  
  太子面容转厉,毕竟是天煌贵胄,身上自然而然带着上位者的气势:“刘伴,你呢?”
  
  刘谨这人最是没有原则,只想着如何讨好太子,将来也好混一场大富贵。自从做了朱厚照的大伴之后,更是费尽心思讨他欢心。见储君兴致昂然,如何肯扫他的兴。
  
  不就是出共去玩吗,没什么大不了的。太子也是一时对那苏木好奇而已,过得几天,新鲜劲过去了就好。
  
  就算被三个阁老知道,做为太子大伴,大不了吃一顿打。只要死不了,储君自然记得咱家的情意。
  
  依咱们家看来,大学士们不知道也就罢了,若是知道了,却是最好不过。
  
  还有什么比替太子受过更能邀宠的事儿?
  
  “去,当然去,老奴这就替太子爷安排明天出宫一事。”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