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一百二十二章 你有个优点
苏木自有自己的烦恼,即将开始的乡试对他来说乃是穿越到明朝后所遇到的第一大难关(明朝好女婿122章)。
  
  没有金手指作弊器,也没有名师指导,一切都要靠自己。
  
  按照每天两篇作文的计划,苏木在看了几页书之后,就给自己拟了两个题目,喝了几口茶,略一思索,就慢慢地作了起来。
  
  至于那姓朱的小子究竟抄得怎么样了,苏木也不放在心上,反正就是随便对付一下。他抄书也好,不抄也好,都没关系,只要不来烦自己就好。
  
  小孩子都没有长性,苏木就不性如此枯燥的抄袭他能坚持多久,到时候不得趣,自然就会离去。
  
  苏木花了差不多一个时辰才将那篇文章写完,出了一口气。
  
  小蝶慌忙给他扇了几下扇子。
  
  这篇文章苏木作得不甚得意,摇了摇头,正要继续写下一题,就看到朱厚照已经脱掉外套,只穿了一件薄薄的松江棉布衫子,蹲在凳子上一边扎马步一边抄书,口中还配合着悠长的呼吸吐气声(明朝好女婿122章)。
  
  “这……”苏木大惊,这家伙还真把抄书当成一种修炼了,《九阴真经》,这……这模样纯粹是蛤蟆功啊!
  
  小蝶也忍无可忍地撇了撇嘴,低声道:“这人真讨厌,熊孩子!”
  
  苏木忍不住哈哈一笑,这小蝶也不过比朱寿大两三岁,怎么看他就好象是看婴儿一样?
  
  这笑声惊动了朱厚照,他抬起头:“子乔,我已经抄到‘云:于戏!前王不王!’君子贤其贤,而亲其亲。小人乐其乐,而利其利。此以没世不忘也。意思我明白,当年学士们讲解这一节的时候我听过,可你这书上的注解怎么不太一样?”
  
  苏木看了看,这才发现下面的注解是抄错了。
  
  以前那个苏木本就是个呆子,书上的注解也是依样画葫芦,照父亲的讲解记录下来的,这其中却抄错了一处。
  
  其中“此为没世不忘也”一句解成了没齿,乃是一个大大的笔误,低级错误啊。
  
  苏木提起笔将那一句抹点,道:“抄错了,这里应该是前代的君王虽然去世了,但他的功德永远不会被人忘记。”
  
  然后,又随口按照自己的理解讲解道:“《诗》是《周颂?烈文》篇。于戏,是叹词。前王指的是文王武王,君子指后贤后王,小人指后世的百姓。诗人叹说:文王武王虽然已经去世,而天下之人至今尤思慕他,终不能王。曾子释诗说:文王武王所以能诗人思慕不忘者,盖因他有无穷的功德,留在后世耳。如垂谟烈一佑启后人,是其贤也。后来的贤人们,都受其模范,而贤其贤人。创基业以传子孙,是其亲也,后来的王者,都有承籍而亲其亲……”
  
  这本是大学古汉语的课程,苏木前世又是讲师,干得就是这样,这一解深入浅出,说得透彻。朱厚照本就是个聪明决定之人,只不过性格上有缺陷而已,这一听,立即就听明白了。
  
  突然道:“子乔,你这个讲解可你李东阳、王鳌他们讲得好多了……”这一说,才自己自己失言。
  
  这二人,一个是内阁辅臣,一个是翰林院学士,时文大家,一般人有有什么资格请他们来讲课?
  
  可苏木却将未来的正德皇帝当成了一个普通的宗室子弟。李、王二人的身份他是知道的,觉得皇族成员请他们去上上大课不是什么不得了的大事,也不在意。
  
  听到正德的夸奖,苏木心中得意,又接着讲了一段。
  
  北屋里,吴老二的父亲突然又惊讶地叫了一声:“解得不错啊!夫贤贤亲亲,是君子得其所矣。乐乐利利,是小人得其所矣。此所以文王武王去世虽远,而人心追思之,终不能忘也!这一节,是说新民之止于至善。”
  
  然后,再不说话了。
  
  被他这一打岔,苏木也没心思再讲下去,就让朱厚照自己抄书,自己继续去作下一篇作文。
  
  写了半天,他又陷入了当初在会试考场时那种情形,文章该怎么写,他心中都非常清楚,可落实在具体文字上,怎么写都觉得笔下艰涩。
  
  他也知道就这么放弃,自己一辈子都跨不过这个坎,就硬着头皮将那八百字的文章写完。
  
  结果一看,简直是渣到无以复加。
  
  他恶向胆边生,一怒之下,将那两页稿子一团,扔到一边,大步朝外面走去。
  
  朱厚照大约是扎马步累了,一屁股坐下,手中也不停,却回头问:“子乔,你要去哪里?”
  
  “随便走走,你继续啊!”苏木心情恶劣,决定在外面散散心。
  
  刚走出来,就看到刘谨站在院门口朝里面探头探脑。
  
  “老刘,你一直在这里呢,这朱大将军的另外两个伴当呢?”老实说,苏木对太监并没有成见,人遭了一刀不要紧。只要不变态,不喜欢男人,苏木也愿意同他们正常交往。
  
  京城如此之大,皇宫中的太监们没有一千也有八百,只要在城里逛上几圈,很容易就能看到一个,也不希奇。
  
  这刘伴看起来身体不是太好,脸青忽忽的,不过脾气也好,对苏木也客气,苏木对他也挺有好感。
  
  刘谨笑眯眯地朝苏木一作揖:“那两个护卫都是急性子,在这里候了半天,不耐烦,跑前头吃酒去了。你还别说,子乔你住的这个店看起来甚是破旧,可厨子却好,尤其是做出来的驴肉席,美得很。”
  
  苏木道:“确实是这样,你想啊,掌柜的敢在这种又脏又破的地方卖吃食,如果味道再不好,这客栈早就开不下去了。你看这里的住客食客如此之多,肯定是有一定道理的。”
  
  刘谨深以为然,又问:“我家少爷现在如何了,还在练武吗,怎么没听到动静?”一边说话,他一边挥舞着干枯瘦小的手臂,做了一个打拳的肢势。
  
  “话说,你们家少爷还真是属猴的,一刻也安静不下来。”
  
  听苏木把未来的储君比做猴子,刘谨的脸色难看起来。
  
  苏木才懒得管别人的心情:“不过,他现在总算是安静下来,正在里面抄《大学》,读书上进呢!你就别进去了,打搅了他的功课就不美了,再说,里面小,你进去也挤得很。”
  
  听到苏木说太子正在里面读书,刘谨一脸得不可思议。自家主子是什么性格,没有人比他这个大伴更清楚了,那是一个天上都是脚板印的主儿。
  
  以前三个阁臣,外加十来个翰林学士轮流着去给太子当老师,可太子根本就不怕这些老父子,该怎么玩就怎么玩,牵连着他也吃了不少戒尺。
  
  替太子挨打,那可是寻都寻不来的大机缘,可被打得多了,刘公公也有些受不了,毕竟是一把年纪了。
  
  大约是拿太子实在没办法,大学士们公务繁忙,对储君的课业也不怎么上心。
  
  到现在,太子爷读了六七年岁,也不过是一个半吊子。
  
  可今天却乖乖地坐在里面读书写字,还一写就是整个下午。
  
  刘谨吃惊之余,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额头,看是不自己因为发高烧而产生了幻觉。
  
  苏木摇了摇头:“公公,你家少爷可真够讨厌的,烦死人了,若是我的学生,早就直接打死了。”
  
  刘谨听苏木出言不逊,态度狂妄,张大了嘴巴:“你知道我们是是是……”
  
  “废话,四十来岁的人还没长胡须,老刘,太监不过是一个职业,又不可耻。”苏木哼了一声:“同瘸子、瞎子、聋子也没什么区别。还有,你家少爷不就是皇室宗亲吗,也不知道是哪家王府的子弟,我也懒得过问。”
  
  听苏木将太子当成某家王府的子弟,刘谨松了一口气。又看到一个有功名的堂堂读书人,既然能够平等对待自己,他心中也是感动,就有心提醒他把握住这场大机遇:“我家老爷一直为少爷的学业犯愁,若是少爷从此肯读书上进,你也是大功一件,将来前途自然是一片远大。”
  
  苏木一撇嘴:“什么大功劳啊,宗室子弟又不能参加科举,否则,以我之才,教出一个举人甚至进士出来也不是什么不得了的事情。我今次是第一年参加科举,就一路考了上来,连中三元。”
  
  “啊,小三元,第一参加科举!”刘谨也知道其中的厉害。
  
  苏木:“你家少爷要来我这里习武读书,我无所谓,不过到时候吃了苦头,也怪不得我。”
  
  说到这里,苏木心中一动:对啊,那熊孩子实在讨厌,如果明天还来就麻烦了,得想办法折腾折腾,等他吃不了这个苦,就会知难而退了。
  
  在外面说了半天话,苏木又来了精神,回到院子,却看到朱厚照还在抄书。
  
  脸上的表情同先前相比,却多了一份专注,隐约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威严。
  
  苏木忍不住赞了一声:“朱大将军,你有一个优点,做事有股韧劲。好了,今天就到这里吧!”
  
  听到苏木的赞扬,朱厚照一脸的兴奋:“子乔,我感觉一身都酸了,就好象跑了好几里地一样,累坏了。”
  
  “如果累,就休息几天吧!”苏木忙不迭地说。
  
  最好以后都不要来了。
  
  “看来,这读书写字对提升我的武艺确实大有好处,我明天还来。”
  
  “这……”
  
  朱厚照看了看天色:“不早了,我先回去。”他伸了伸身子,浑身骨骼噼啪着响。感叹道:“我感觉浑身充满了精力,胸臆之间,隐约有浩然之气生发。走了!”
  
  就大步地走了出去。
  
  “浩然之气……”苏木脑袋疼了起来。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