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一百二十九章 苏木,你是本宫的福将
“太子爷,我的太子爷,你等等老奴吧(明朝好女婿129章)!”刘谨见太子得了皇帝的称赞,心中也极为兴奋,咯咯笑着追了出去。
  
  可朱厚照这些天每日早晨都跟苏木出去长跑,无论体能还是速度都得到了大大的提升,刘公公身体本不好,又如何追得上。
  
  殿中,弘治皇帝还在哈哈大笑。
  
  旁边,刘健哼了一声:“陛下……”
  
  作为一个君王,这么大笑已是失仪表,弘治皇帝慌忙收起笑容,轻轻咳嗽道:“这孩子,今天的课堂都还没上完呢,朕就放他走了。刘阁老,是朕的错。”
  
  “陛下知道错了就好。”刘健好好的一堂课被皇帝给搅了,心中不快,一拂袖,大步走了出去。
  
  等他走远,弘治才尴尬地说了一声:“这个刘阁老,真是姜桂之性,老而弥坚啊!”
  
  说完,又看了一眼手中儿子的作业,弘治有赞了一声:“太子的题作得不错,更难得是这题解得好,刘阁老真是一个好先生啊!”
  
  李东阳却在旁边笑笑不说话。
  
  “怎么,李卿你怎么看?”
  
  “陛下说得是,健公真是道德大家,这一句经他一解,当真是说到骨子里去了,更难得是太子还能记住。”李东阳心中却不以为然后,就储君所解的这一段文字来看,无论是措辞还是其中的意思,同刘健一身所学路子却不一样。
  
  刘健乃是一个标准的士大夫,也是明朝严格等级制度的推崇者。所谓修、齐、平、治在他看来,本是君王和士大夫这种人上人的事情,至于庶民,守好本扮演好自己的社会角色就是了(明朝好女婿129章)。至于道德,下里巴人能有什么道德?
  
  他怎么可能教太子这种东西?
  
  不过,李东阳本是一个智者,见皇帝兴致如此之高,自然不会去赶扫兴的事情。
  
  他只是奇怪,太子今天的表现实在是太出色了。刘木头是个饱学大家不假,可当老师,却还差了许多火候,他怎么可能教出这种学生。
  
  那么,太子今天的课业究竟是谁教的呢,谢迁,不,不是他;王螯,王大人最近没来过东宫。
  
  难道朝中另有他人试图接触太子?
  
  此事倒是有趣了。
  
  想到这里,李东阳嘴角浮起了一丝笑容。
  
  ……
  
  “母后,母后。”一口气跑进了皇后的寝宫,朱厚照就开始大声嚷嚷。
  
  这么长一段路跑下来,他竟然一口气都不喘,只出了一身汗。这其中固然有他天天同苏木长跑的缘故,却和他身体强壮有直接关系。
  
  有明一朝,明朝的皇帝中有不少莫名其妙暴毙的,也有服用仙丹将身子弄崩溃了的,也有胖得走不动路的。在后人看来,基本都是处于压健康状态。
  
  可明朝有三个君主的身体却非常好。开国的朱元璋,成祖朱棣,这两人沙场征战一生,骑得快马,拉得硬弓。至于未来的正德皇帝,也是敢在战场上见血的主,剽悍得紧。
  
  朱厚照的母亲张皇后正在花园里给一丛花浇水,见儿子急冲冲地跑过来,忙爱怜地掏出手绢给他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太子你怎么跑这么快,你已经是储君了,若是被人看到成何体统。”
  
  她今年三十出头,正是一个女人正成熟的年纪,即便穿得朴素,依旧有一种掩饰不住的美貌,在阳光下如同盛开的牡丹,显得雍容华贵。
  
  朱厚照身体强壮,特别怕热,一入夏就躲到西苑纳凉,已经有段日子没进宫了。
  
  张皇后对儿子也是非常想念,今日见到,心中忍不住地一阵欢喜。
  
  作为一个母亲,她还是免不了像普通妇女那样唠叨:“太子你总算记得来见母后了。”
  
  朱厚照抢过母亲手中的手帕,随意地擦了一把,就扔给一个宫女。不耐烦地说:“母后,我最怕你唠叨了,你若再这样,我马上就逃。”
  
  “你这个傻孩子。”张皇后知道儿子的性子是说得出做得出的人,就怕他等下真的跑了。就温和一笑:“你今日怎么想着过来的,以前怎么不来?”
  
  “回母后的话,今天啊,是儿子在东宫读书的日子。”朱厚照故意撇撇嘴:“往日间,儿子读书的时候,被大学士们烦得受不住,心情一坏,就不想过来了。而且,等到母后问起儿臣的课业,须不好意思回话。”
  
  “今日却是不同。”朱厚照得意起来:“今日儿臣的课业做得极好,刘阁老却没有那许多废话,就连父皇也对儿臣大加赞扬。”
  
  “啊,你父皇也称赞你了?快跟母后说说,也好让母后也高兴高兴。”张皇后大喜,不住口地问。
  
  朱厚照得意地回答说:“那是自然,今日刘阁老出了一个《大学》中的句子,让儿臣解。依儿臣看,这老刘头就没存什么好心,挑的就乃是其中最难的一个句。可没想到,儿臣解得非常好。恰好这个时候,父皇和李大学士来了东宫,哈哈,看到儿子的作业,父皇那表情。母后你是没看到,高兴得眼睛都亮了。”
  
  他本是个少年郎,说到得意之处,禁不住手舞足蹈起来。
  
  朱厚照说得夸张,张皇后身边的两个宫女想笑又不敢出声,忍得难受。
  
  张皇后倒是咯一声,然后故意板着脸道:“什么老刘头,太子你可是储君,可不好这么叫人刘阁老的。刘相老成持重,是朝中有名的道德大家,知道你这么说他,只怕就要上奏折说你荒谬无伦了?对了,你的作业真那么好,不会是弄错了吧?”
  
  她也是有些怀疑,太子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自家儿子自家最清楚。这就是个不省心的冤家,调皮捣蛋花样百出,舞刀弄棍精神百倍,可一碰书就打瞌睡。小孩子家说话,未免夸张,此事倒不可全信。
  
  太子见母亲不信,有些恼火。忍不住跳起来,大叫:“扫兴,母后就是喜欢扫儿臣的兴,你究竟信不信我呀?”
  
  他这一发怒,其他几个宫女都惊的面容发白。
  
  正在这个时候,刘谨总算追上来了。
  
  他已经累得嘴唇都乌了,见了张皇后和太子,顿时就瘫软在地,一边大口喘息,一边叫道:“太子爷啊,老奴快累死了,老奴活不下去了!不能再侍侯你老人家了!”
  
  张皇后眉头一皱:“刘伴,本宫问你,今天太子殿下的学业如何,你要据实回答,否则直接打死。”
  
  “是是是,老奴只会说真话,至于假话,还没学会呢!”喘息两久,调匀气息。刘谨突然磕了一个响头,长声号哭:“娘娘,娘娘,老奴来给你报喜了。今日太子的课业不但让陛下大为满意,就连李东阳李大学士对太子也是赞赏有加,奴才侍侯太子多年,今次还是第一次见到两个大学士和陛下同时夸奖太子。奴才心中高兴啊,就算是现在死了,这辈子也知足了!”
  
  说完,再顾不得其他,眼泪纵横而下。
  
  “同时得到陛下和两位大学士的夸奖。”张皇后一惊,然后露出狂喜的神色,一连说了几声“好”。
  
  见刘谨还在哭,张皇后心中也是感动:“刘伴,你对太子的忠诚本宫知道了,起来吧,这么哭下去,叫别人看到,还以为本宫这里出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呢!”
  
  “是,奴才这是喜不自禁啊!”刘谨擦着眼泪站起来。
  
  张皇后又摸了一下儿子的额头:“太子看你热得,来人,快接储君进屋,把酸梅汤舀两碗过来。殿中多放点冰块,太子是火性人,怕热!”
  
  皇后寝宫立即一通忙乱。
  
  好不容易盼到儿子过来,张皇后自然留朱厚照住下。
  
  又听到儿子得了皇帝夸奖,她更是觉得浑身是劲,整天都是嘴含微笑。
  
  “这感觉真是不错啊!”在殿中坐了大约半个时辰,又同母后说了半天话。过不一会儿,张皇后下去为儿子安排住所时,朱厚照忍不住发出一声感慨。
  
  刘谨:“是不错,这里好凉快啊,太子爷,你还热吗?”殿中的墙角放了三大盆冰块,大热天的,这里却如同秋末般凉爽。
  
  “笨蛋,握有不是说这里凉快。”朱厚照笑着伸出脚轻轻踢了刘谨一脚。
  
  “太子爷,老奴本就是个蠢材,哪里敢同您比?”
  
  太子叹息一声:“刘伴,说句实在话,本宫以前也是太胡闹了,弄得母后一直不开心。她老人家见了本宫的面,就会不停唠叨。本宫平日里也不来这里,一是怕听到她的训斥,再则也不忍心见她因为本宫的事情而伤心。其实,本宫是那么地想念母后。今天来这里,见母后这么高兴,我这个做儿臣的,也欢喜得紧,这感觉真好啊!”
  
  说到这里,他眼睛微红。
  
  听太子说起心事,刘谨自然不敢插嘴。
  
  朱厚照,突然一笑:“本宫虽然知道以前实在胡闹,可这性子却是改不了的,也没个奈何,管他呢!”
  
  刘谨附和:“太子爷说得是。”
  
  “你这人怎么老说没用的话?”太子哼了一声:“说句实在话,今天也是本宫的运气,本以为刘木头会出《尚书》题,想不到他去偏偏让我解一句《大学》,这又如何难得住本宫。”
  
  “前些日子,本宫在苏子乔那里读书写字,养浩然之气,升华境界,每日抄写《大学》到如今,那本书已被我背得滚瓜烂熟不说,就连每一句如何解都记得真真的。别说解一句了,就算继续考下去,又如何难得过本宫。”
  
  朱厚照越说越开心,在殿中转来转去:“那刘木头老是找本宫的岔,若本宫不是贵为太子,换成其他人,也不知道被骂成什么样子,可恶得紧。今天本宫大大地出了个彩,看那刘健还有什么话可说?”
  
  一说起刘健,想起自己这些年挨的打,刘谨心中就恨,乘机挑拨:“太子爷说得没错,这个刘阁老就是讨厌。”
  
  太子连连点头:“若我将来贵为天子,第一件事就让刘木头卷铺盖回家养老。”
  
  “太子爷将来一定是个明君。”刘公公大为惊喜。
  
  朱厚照继续大笑:“明君本宫将来自然是要当的,老实说,今天还真是把本宫吓坏了。还好,还好……”
  
  笑完,他感叹一声:“还好有苏子乔,这个苏木真是本宫的福将啊!”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