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一百三十一章 胡百户又倒霉了
一说起胡顺胡百户,苏木就火冒三丈(明朝好女婿131章)。这家伙差点做了自己便宜老丈人不说,还差点害得自己参加不了府试,坏人前程,罪大恶极,不可原谅。
  
  只不过,看在胡莹对自己一片痴心的份上,苏木不同他计较好了。
  
  对于胡百户的事情,苏木是一点兴趣也没有,就歪了歪嘴:“进学,我不过是穷秀才一个,能出什么主意。胡老爷贵为锦衣百户,只要他说一声,有的是人愿意讨好,还差我一个吗?”
  
  说完话就要回家(明朝好女婿131章)。
  
  “子乔啊子乔,你怎么能说这样的话呢!”胡进学急得直顿脚,一把拉住苏木:“别走,别走。”
  
  苏木笑道:“进学,咱们兄弟一场,你死扭着我不放,是不是想请我喝酒。”
  
  这句话倒是提醒了胡进学:“还别说,起了个大早,水米没粘牙,走咱们边吃边说。”
  
  胡进学对他苏木有恩,他的面子还是要给的,苏木无奈,只得随他一道进了旁边一家茶社。
  
  当然,苏木是不想听任何关于胡百户的话,每到胡进学要张口时,他都适时打断。
  
  各自喝了几口茶,吃了四个个火烧。
  
  苏木站起身来,笑道:“进学,多谢你的款待,既然你还没离开京师,找个时间我请你,咱们好好聊聊。我今天还有功课,就先告辞了。”
  
  “子乔……”突然间胡进学眼圈一红,眼泪就大颗大颗地落了下来。
  
  在苏木的心目中,这个胡进学就是一个铮铮的铁汉子,他这一哭,苏木反有些慌了。忙坐下来,低声道:“进学,你这是怎么了,有事好好说。”
  
  胡进学用拳头擦了一把眼角:“子乔,这事无论如何你得帮忙,否则,否则……你这是要叫我跪下吗……叔……叔头发都快愁白了……难道你要让我跪下求你吗?子乔你若不肯,我就跪死在你面前。”
  
  说完就呼地一声站了起来。
  
  苏木有些生气,他这人最不吃这套,一把将他拉住,道:“进学,都是自己兄弟,你又何必逼我至此。我与你们胡家恩怨,你也不是不知道。再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你都没说清楚,就要让我出主意,我又不是诸葛孔明,能掐会算。”
  
  “你一定可以的,这关若过不了,咱们胡家可就麻烦了,大小姐知道叔出这么大事,也不知道担心成怎么样子。”
  
  听他提起胡莹,苏木心中一痛,神情也不那么严肃了。
  
  胡进学见苏木有心软的迹象,道:“这次我叔之所以没有急着会保定,那是因为被留在京城了。”
  
  “留在京城,怎么了?”苏木倒是好奇。
  
  胡进学:“上次来京城交了差,本该拿了回执回保定的。不过,经历司的高同知却拖延着没有行文,于是,我们就住在客栈里了。又过了这几日,叔正在气闷,却得到了新的任命,让他留京,依旧做锦衣卫百户。”
  
  苏木嘿一声:“这是好事啊,胡老爷又担心什么,在京城做百户,可比保定强上百倍。”
  
  确实,都是百户军官,可地方上锦衣卫百户也没什么了不起。不像京城的锦衣百户,因为呆在领导身边,一旦机遇到了,随时都有可能一飞冲天。就算无意仕途权势,以京城的繁华,随便抬抬手,捞的钱就是地方上无法想象的。
  
  因此,京城中的锦衣百户、千户,大多有深厚的背景,不是达官贵人的子弟,就是锦衣卫指挥使或者佥事、同知这种大人物的心腹。
  
  “我家老爷又没臂膊,这种好事怎么会落到他头上。”胡进学闷闷地说:“那是高同知在整叔。以前叔在保定的位置本已经内定给高同知的一个远房侄子,都快要去上任了。就因为叔得了子乔你的主意,摆了丁望龄大人一道,入了牟大人的眼。牟指挥使也是一时兴起,问什么地方还有缺,就随意点了叔让他做这个百户。”
  
  “恩,这事我也知道,进学你继续说下去。”胡顺被任命为锦衣卫百户那时他当时在场,却没想到这个位置竟然是从一个姓高的同知的侄子手里抢过来的。
  
  锦衣卫的中央机构通常为了三个部:北镇抚司、南镇抚司和经历司。
  
  北镇抚司又被人称之为北衙,有自己的监狱,负责缉捕、审讯。
  
  南镇抚司是南衙,负责整顿锦衣卫的内务,是一个类似于纪检的部门。
  
  至于经历司,则相当于锦衣卫的组织部,负责人事任免和公文往来。
  
  而锦衣卫生的主要领导则是由一个指挥使、三个指挥同知和一个指挥佥事构成。
  
  一般来说,锦衣卫指挥使统管全局。佥事是办公厅主人,南北衙和经历司则又三个同知担任。当然,很多时候,指挥使都会直接管理北衙。
  
  经历司直接管着人事,权力不小,胡顺抢了同知侄子的位置,得罪了这么一个人物,日子能好过?
  
  胡进学继续说道:“当时,高同知的侄子被叔顶替之后,他就有些不高兴。可这事因为是指挥使大人亲点,高同知以为叔是牟指挥的人,自然不敢造次。但下来之后,难免不派人去调查叔的背景。这一查,才知道叔根本就不是指挥使大人的门人。不但如此,和朝中任何大员都没有关系。于是……”
  
  他有些说不下去了,忧愁地咬了一大口火烧,额头的汗水流得更多。
  
  “于是,胡百户的麻烦就大了。”苏木忍不住点点头,不过,他还是很好奇:“既然如此,高同知怎么反把胡百户调进京城里来了,这不是变相升官吗?”
  
  胡进学喝了一口热茶,闷闷回答:“叔在保定,高同知鞭长莫及。如果调来京城,也方便挑错。只需叔做错一件事,就会被拿下,他的职位不就空出来了。”
  
  “恩,是这个道理。那么,胡百户又碰到什么麻烦了?”
  
  胡进学放下杯子,有叹了一口气,说:“这事说起来就话长了,还得从保定说起。不知道子乔听说过林文六这个人没有?”
  
  “有点印象。”苏木回忆了一下,问:“是不是保定四大望族林家的那个林文六,好象是个举人吧?”
  
  这人大约四十来岁的样子,中举人十多年,在保定士林中也算是个不大不小的名士。
  
  “没错,就是他,他现在正在京城。”
  
  苏木好奇地问:“就在京城,难道林文六也要参加明年的春闱,想考个进士?”
  
  “不是,林文六自从十多年前中了举人之后,屡试不第,知道自己没那个命,就绝了功名之念,说是要做山人。其实,这不过是借口,确实没有那份才气,就算再考一百年,也中不了。林文六是林家的旁系,家里也不会出钱给他。衣食无着,这林文六索性就跑北京来,托庇到他丈人家里。在京城厮混了这些年,倒混出了一点名气,同寓居京城的不弟秀才和举子们也熟。”
  
  所谓的山人,乃是明朝文化界的一种特殊现象。这个名称最早见于《左传》:“自命夫命妇至于老疾,无不手冰,山人取之,现人传之。”特指退隐山间的士大夫知识分子,并标榜不入仕途。
  
  明朝的社会升平已久,由于教育的进一步普及,产生了大量的知识分子。国家的官员名额有限,不可能让所有人去作官。于是,大量读书人见仕途无望,索性自称山人,决意功名:老子不是考不中进士,实在是没兴趣。
  
  如此,四处奔走,为自己获取了极大的名声。
  
  这一集团规模不小,又空前活跃,构成了一个非主流的知识分子阶层,主要工作是出入士大夫王公之门,骗些银子花。
  
  这个阶层的文人以才艺游食,从为几个寄生的社会成分。
  
  可这群人因为有一定名声,成事或许不足,可因为掌握了社会舆论,破坏性却是不小。
  
  “前阵子发生了一件事,朝廷要建一个禄米仓,责成顺天府征地拆迁。正好拆到林文六岳家那一片,本来征用价格也算公道,其他百姓都愿意拆。可林文六却觉得这是一个发财的好机会,就来了个狮子大张口。顺天府不知道这人的厉害,想用强。可万万没想到,这林文六竟然纠集了一群秀才冲击顺天封衙门,说官府残害百姓,今上是个昏君什么的。如今,学生们已经将顺天府衙门给包围了,说是不给个说法,他们就不走。”
  
  “恩,这事跟胡百户又有什么关系?”苏木问。
  
  胡进学面上愤怒地一拍桌子:“这个高同知使坏,将叔任命为禄米仓那一带的锦衣百户,又说林文六本是就是保定人,和叔熟。如今学生们冲击顺天府衙门,他作为锦衣卫百户,有责任维持治安,限令叔必须在今日将事态平息。包围顺天府这事实在太大,若不尽快解决,惊动了皇帝,就要将叔革职查办。家产全部充公不说,妻女也要卖入教坊司为奴!”
  
  “啊!”苏木惊叫一声,猛地站了起来,急问:“林文六带人包围顺天府衙门是什么时候的事?”
  
  这个胡顺是霉星下凡吗?
  
  有或者,这鸟人人品实在太差,无论是坏事还是恶事都纷至沓来地找到他头上。
  
  这样的运气,想不死都难。
  
  胡进学:“昨天晚上,前脚林文六带人包围顺天府衙门,后脚叔的任命就到了。今天一大早,上头就下令,让叔去平息事端。可怜叔还没去上任呢,连手底下有多少人都不知道,这就派差,不摆明整人吗?”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