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一百四十章 顺利解决
林文六书生一个,什么时候吃过这种打(明朝好女婿140章)。小舅子几拳下来,头巾也歪了,额头也青肿起来。
  
  上的疼苦根本就算不得什么,关键是丈人那一记耳光让他丢尽了脸。
  
  林举人悲愤地大叫一声:“泰山老大人,你这又是做什么?”
  
  林举人的丈人黄老头颤颤巍巍地指着女婿骂道:“不争气的东西,这些你你住在我家,我也没说过一句多余的话,不过是看在我那可怜的女儿身上。按说你是个举人老爷,别人如果有这个功名,在老家,怎么着也是有田有地,日子过得轻省。可你为了要当官,抛弃家业住在京城,让我女儿平白吃了这么多年苦,也没享过一天的福。如此也就罢了,如今你却勾结起外人,要来害我,你说说看,我准备就摊上你这么一个混帐东西了?”
  
  林文六不明白丈人为什么会说出这种话来,大为疑惑:“岳丈,你说这话小婿就听不明白了,这次拆迁,怎么就成我来害你了?”
  
  话还没说完,黄二就又是几拳打过去:“混帐的东西,你自己做的好事自己清楚。从现在开始,你马上给我滚出黄家。还有,顺天府征地拆迁一事自有我来做主,还轮不到你这个外人。”
  
  这些年,林文六住在他家,吃喝拉撒都是黄二掏腰包。偏偏这林举人还做住一副老爷派头,将小舅子欺压得狠了。
  
  黄二早就憋了一口恶气,这次得了父亲同意,就全撒了出来。
  
  打完姐夫,他回头对众书生骂道:“咱们黄家的房子拆不拆,又想要得多少拆迁银子,自是我的事情,关你们屁事。你们也不知道是吃了我姐夫什么汤,要跟他一起过来闹。都跟老子滚蛋!”
  
  想不到林文六和他岳丈家闹成这样,如此一来,这一事件已经从读书人手辱演变成他自己的家务事。
  
  清官难断家务事,黄家究竟拆迁不拆迁,自家人都没有一个决定,作为外人,自然没有资格插嘴。
  
  不但那一百多个书生不说话,连看热闹的百姓也静了下来,只辣的阳光照射下来。
  
  朱厚照哼了一声:“林文六行为不检,聚众肇事,本该报上学政衙门革去功名,打入大狱待罪。不过,考虑到读书人的体面,考虑到这不过是一件小小的民事纠纷,今日就罢了。林举人,你自己回家,切不可再闹事。否则,我饶得了你,国法饶不你。”
  
  说完就让胡家叔侄放开林文六,转身对黄家父子道:“黄翁,黄二,请回家去请两个中人过来,顺天府自会派人去与你等商量拆迁补偿和土地交割事宜。”
  
  黄家父子点头:“那是那是,小民这就去办。”
  
  朱厚照等人放开林文六,转身回了衙门。
  
  等到大门关上,黄家父子也不理睬林文六,径直回家去了。
  
  林文六看着外面白晃晃的阳光,看着鸦雀无声的士子们,只觉得心中一片冰凉。
  
  他死活也想不明白,昨天晚上还说得好好的,要借这个机会好好敲官府一笔。可岳丈和小舅子怎么就来一个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
  
  ……
  
  进得衙中,因为身份关系,府尹也不可能过来作陪。
  
  众人人就在一个书办的领引下进了签押房,坐下喝茶等消息。
  
  苏木闲着无聊,就拿起一本书读起来,至于朱厚照,坐在椅子上,脚却在身前不住地扫着,大约是还在回味刚才那一招,不住叹息:“妙,妙啊,这一招真是使得如同行云流水,羚羊挂角,无迹可寻。这一段时间养浩然之气,本公子感觉无论是体力速度还是反应,都比以前更上了一层楼,这大概就是所谓的境界提升吧!”
  
  苏木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心道:你这小子每天清晨都要顺我跑几千米,又要扎马步,体能自然比以前好上许多,说你胖,还喘上了!
  
  未来的正德皇帝和苏木做在椅子上,刘公公和两个侍卫不敢造次,都恭立在一旁。
  
  至于胡顺,不知道怎么的,看到苏木那从容淡定的样子,也不敢坐下,只悄悄地立在一边,心中的疑惑越来越大:“先前那个孟大人怎么就对苏木那么恭敬,他可是正三品的高官啊!还有,他又是使出什么法子让林文六的岳父和小舅子改变立场的,想不透啊,想不透!不知道怎么的,我一看到苏木这小子,就打心眼都畏惧。就好象看到一个朝廷达官贵人。”
  
  其实,搞定林文六丈人和舅子的事情,苏木没让胡顺去办,而是说服了正德,让他下去弄。如今的他对胡顺非常失望,这个自己曾经的准岳父在保定时也像是个人物,可一到京城,上了大场面,就hold不住,见到一个比自己大的官,就被吓得不像个男人。如果让他去办,未必不会将事情弄砸。
  
  倒是朱寿这小子天不怕地不怕,干这种捣蛋的事最是拿手。
  
  于是,苏木让朱厚照立即跑到禄米仓一带向那些拆迁户放出谣言,说因为林举人要当钉子户,朝廷拿他觉得头疼,为了避免麻烦,决定换个地方建,这地方就不拆了。然后,又让他拿几两银子出来买通几个拆迁户上黄家去闹。
  
  刚开始的时候,朱厚照还不愿意,说这事做得不光明正大,有份(明朝好女婿140章)。
  
  后来苏木用一句话说服了朱厚照:“朱大将军不是一直想带兵的吗?这一场大战役,双方出动十万兵马,并不可能将所有的人马都摆在一线。战斗过程中需要不断试探,纠缠,真正决定胜负的其实也就那一两千人。战争并不是大家冲上去乱打一通,对于人心的把握最是要紧,所谓兵不厌诈。撒布敌人的谣言,攻心为上,甚至使出反间计让敌人内讧,也是兵法中的常用手段。你将来要做的可不是莽夫,而是智将。此事虽小,可其中要用计,用间,要撒布谣言,对你也是一种锻炼。”
  
  一听苏木将事情扯到兵法上面,未来的正德皇帝立即来了精神,立即带着手下去布置了。
  
  不得不承认,正德在历史记载上虽然非常荒唐,可行动能力和智商都是一流,很快将这事办妥。
  
  林文六岳丈他们那一片的居民其实都不富裕,也算是京城贫民窟,很多房子都有百年历史,最早的甚至可以追溯到元大都时代。窄小破旧不说,生活的配套措施也差到不能再差。
  
  如果不出意外,居民们都会在这种破烂肮脏的地方住一辈子。
  
  当初之所以将禄米仓定在这里,朝廷考虑的也是这一片的地皮不值钱,不需要补偿太多现银。
  
  如今,朝廷总算要征地了,补偿也非常优厚。
  
  这一百多两银子如果发下来,花上三二十两银子买一套小院子,还余一百两。明朝弘年间银子值钱,一两银子折合后世人民币一千一上。一百两就是十多万,以明朝的低廉的物价,一个月也就两三钱的生活支出,一家老小什么都不用做,就可以活一辈子。
  
  不少人已经在考虑,如果得了钱,是不是放出去吃利息的问题。
  
  从一给人扛活的苦哈哈,摇身一变成为食利阶层,对所有人来说都是一个改变人生的大机遇。
  
  可就在这个时候,一个谣言传来,说林举人这么一闹,朝廷决定不征地了。读书人,我惹不起还躲不起,大不了换个地方好了。
  
  眼见着这么一笔到手的财富就要飞走,所有人都紧张起来。只不过,林文六毕竟身份尊贵,乃是举人老爷,在这一片很有威信,大家也不好说什么而已。
  
  但是,却有几户人家率先闹了起来,直接冲到黄家去要问黄老爷子讨个说法。
  
  既然有了人领头,其他也都将脸抹了下来,同时冲过去,对着黄家人一通呵斥。
  
  事态顿时激化了,同顺天府衙门门口文质彬彬的读书人不一样。这一片的穷人可没有那么客气,都指着黄老头的鼻子一通大骂,说你黄家人仗势家里出了个老爷,就想敲官府竹杠。反正你家有钱有势,就算房子没被拆,对生活也是毫无影响。
  
  可咱们这可是一辈子等不到的机会,如今却要毁到你那女婿手头,做人,不能这样啊!
  
  黄老头见这么多人来找自己的麻烦,吃了一惊,连忙拱手:“各位乡亲父老,所谓最亲亲不过街坊邻居,有话好好说,我可没听说过官府不征收地的事情?”
  
  明朝户籍制度的管理严格程度不是现代人可以想象的,尤其是市民,一生下来,你的人身就跟整个社区的住户捆绑在一起,由里或者保为单位组织在一起。一家人出了事,你就有义务实施援手。如果有一家人遇到小偷,你必须出手帮助抓贼,否则与小偷同罪;一户人家遇到火灾,你如果不去救火,你就是纵火犯。
  
  人是社会动物,可以想象,如果将所有的邻居都得罪了,你这辈子就算是活着也没滋味得紧。
  
  话还没说完,事先被朱厚照买通的一户人家立即一声大叫:“装,你继续装,别以为我们不知道。你女婿就想借这事邀买名声,成了,你黄家就有两千两到手,我们还是那一百两补偿。如果不成,你家女婿却得了大名士的名头,无论怎么看,都要占便宜。反到是我们这些草民,平白卷进去,却没有半点好出。姓黄的,你好算计。现在好了,官府不征地了,我们的钱也拿不到了,咱们可被你害苦了。你不想我们好,咱们也不会给你好日子过,砸,把这里砸了!”
  
  有人动手,其他人也被激起了义愤,跟着一通乱砸。
  
  这下黄家人才知道厉害,黄老头不住拱手,哀号:“各位乡亲,小老儿真不知道这件事啊,实在不行,我去问问究竟是怎么回事好不好?”
  
  “还用问,连顺天府衙门都被围住了,这事能小了去?”有人回答。
  
  “对呀!”
  
  其他人砸得更欢。
  
  黄老头还要在说,他儿子黄二忙拉住父亲,嘀咕道:“无风不起浪,没准这事这是这样,官府不想征地了,到时候可就麻烦了。”
  
  黄老头,“怎么就麻烦了?”
  
  银子固然动人心,可黄二觉得这事未必如先前所想象的那么美好,弄不好到最后还一文钱弄不到。
  
  他对自己姐夫一向反感,觉得他就是说大话的,否则也不可能吃黄家用黄家这么多年。
  
  在他心目中,林文六的信用已经破产了,不值得相信。
  
  再说了,真得了两千两,姐夫都要拿去,自己也得不到任何好处。
  
  林文六如果真的买个官职来做做,他这个当小舅子的或许能粘点光。怕就怕,这京城的衙门里可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收了钱不办事的,也不少见。
  
  而且,以林文六自私的性子,将来自己发财都来不及,还能轮到他这个小舅子。
  
  关键是,这十年时间,黄二已经将这个姐夫的为人看透了,也烦透了。
  
  见父亲问,黄二就道:“老爹,你怎么还不明白。如果官府真的不征地了,对姐夫也没什么损失,他依旧是举人老爷,在外面顶着这个头衔无论去哪里,都有一口饭吃。倒是你老人家,这次将街坊邻居得罪个遍,将来还怎么在这世上立足。难道你老人家想每天出门,都被别人戳着脊梁骨骂娘?一不小心,还得被人打闷棍。你看看这些父老乡亲,只怕连杀我父子的心都有。”
  
  他吐了一口气,又道:“别的不说,如果你老人家百年之后,只怕到连个抬棺材的人都找不着,那才惨呢!”
  
  “呸,你这小畜生这是在咒我死啊!”黄老头唾了儿子一口,但黄二的话却让他暗自惊心。又见家里的家什也看得就要被人砸了,更是心疼得一阵哆嗦。
  
  官府要征地,只要给的钱公道,给他们就是了。
  
  古人多少还要些脸,觉得狮子大张口的事情确实不厚道,况且,还将这么多邻居给卷了进去,一想到将实际所有社会关系得得罪干净的后果,老黄就不寒而栗。
  
  当下再也按捺不住,就带了儿子跑去顺天府衙门,看能不能将那坑爹的女婿给带回来。
  
  于是,就发生了先前的一幕。
  
  ……
  
  今日,只要黄家答应了官府的补偿条件,在拆迁的文告上签字画押,胡百户这场破家灭门的危机就算是顺利解决了。
  
  事情正如苏木所预计的那样顺利进行下去,最终结果会圆满吗?
  
  胡顺也没有把握。
  
  等待是漫长的,胡顺心中一阵接一阵的紧张起来。
  
  为山九仞,功亏一篑的事情可多了。
  
  正在这个时候,一个衙役飞快地跑进来。
  
  听到脚步声,胡顺霍一声迎上去,忙问:“如何,如何了?”
  
  那衙役道:“签字画押了,府尹老爷也知道了,让小得来通知各位相公。大老爷说了,这事就此了结,也不是什么美事,就不来与你们见面了。”
  
  胡顺“啊”一声,一颗石头落地,只觉得眼泪都要流下来了。
  
  苏木一笑,站起身来:“好,既如此,我们回去了。朱寿,你今天表现不错,真真有三军统帅的风采,让人刮目相看啊!”
  
  不就是拆迁吗,小意思。这种在后事可多了,每年不发生个十几二十起就不算是有中国特色的。
  
  比起这次读书人冲击官府衙门,后世的更离谱,什么、用燃烧弹攻击公务人员,升青天百日旗,贴大标语的,什么花样没有。
  
  政府在处置这些恶xing事件中,也积累了一整套经验。
  
  要想解决这个,只需照抄后世的一个案例即可。
  
  苏木今天这一招乃是“发动群众都群众”效果也是出奇地好。
  
  朱厚照听苏木夸奖,得意起来:“一般一般。今天过得太充实了,子乔,以后但凡有这样的热闹,不许落下我。”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