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一百六十一章 名师
说完话,就把稿子放在苏木面前,神情显得有些局促:“公子的八股文做得是好,可乡试不止考时文,还有论和策,偏废一桩,就中不了(明朝好女婿161章)。我随父亲读书多年,对各种文体都有些认识,就献丑改了改,还请公子不要见笑。”
  
  苏木这下是彻底清醒过来,一说起考试,他自然要抖擞起精神,忙坐了一个请坐的肢势,然后坐在椅子上,捧起文章仔细地读起来。
  
  这一读,苏木却有些不服气了。
  
  文章是密密麻麻地写着娟秀的蝇头小楷,一样精美得让人头皮发麻。在以前,苏木本以为自己的作业都是经过吴举人之手修改的,只觉得老举人的字写得还真是清丽,却不知道这其实是吴小姐的手笔。
  
  今日一看,才发现这字脂粉气十足,不是出自女子之手才怪。
  
  字虽然好看,可吴小姐今天修改的字句比往日多了十倍不止,可见是用了心的。
  
  正因为这样,苏木这篇文章经她一改,已是彻底面目全非,就如同重新写过一样。
  
  按照苏木对这种策文的认识,这也就是一篇普通的政论文,一切都脱离不了后世应用文写作的范畴。这篇策文不过是国家为了抵御北方游牧民族入侵所采取的非常之法,究其根本不过是鼓励百姓养马。
  
  百姓习惯农耕,改弄为牧,至少在刚开始时必然要承担一定的经济风险。因此,苏木就提出,先派出有经验的牧民指导百姓养殖战马,然后采取国家无息贷款的方式扶持牧民。
  
  这篇文章苏木写的时候虽然隐约意思到真上了考场未必能够拿到高分,可言之有物,切实可行,他心中也不免有些得意。
  
  但吴小姐这么一改,却说了一些什么圣人教化、万民皆景仰圣上和朝廷恩德一类的话,陈腔滥调,枯燥到极点,多看一眼都想打瞌睡。
  
  如还是文章吗,完全是颂圣啊!
  
  苏木心中大不以为然,本来,在知道自己这一个月的作业都是吴小姐修改之后,他心中还是非常佩服的,知道这是一个大才女。可此刻,在一瞬间,心中却有些鄙夷:毕竟是一个十岁的女子,虽然天纵奇才,可局限在家庭这一方小小的天地里,胸中格局毕竟有限,也不过耳耳。政治,说到底,是男人的事。
  
  见苏木如此表情,吴小姐眼睛却是亮了,正色地看着苏木:“公子可是觉得这篇文章经我这一改,味同嚼蜡,就如同将一杯美酒倒进水中,没得糟蹋了这一口佳酿?”
  
  人家怎么说也是个小姑娘,好男不与女斗,苏木只笑笑:“苏木感念小姐这段日子的教诲,对你的文章学问,那是非常佩服的。”
  
  吴小姐继续说道:“没错,看公子这篇文章,言之有物,所提出的观点也确实可行,显然是个有见识的。如果将来入仕,名臣不敢说,但一个能员干吏还是当得起的。如今之世,官吏都要由科举出身,皓首穷经,十年寒窗,心思都放在书本上面,对于经济事务,也不放在心上。所以,官员中,书呆子居多,但能做事的去是寥寥无己。就这篇文章来看,如果朝堂问政,甚至是天子诏对,那是再好不过。可放在科举场上,考官只怕多看一眼都不肯。反到是我修改过的文章,却是要中的。”
  
  这话让苏木提起精神:“还请教。”但心中还是非常不服气。
  
  吴小姐大约是觉得自己刚才的话说得有些重,不好意思地将头低了下去,声音缓和下来:“公子你想,科举场上,一场乡试,怎么着也有两千多考生吧!这么多卷子,考官又怎么看得过来。所以,要想打动考官,就得用精美到毫无破绽的字句。科举取试,看的是士子的文才,对于政才,却不要紧,将来做了官,自然就能磨练出来。公子这篇文章实在是朴实厚重,读起来很是枯燥,尤其是其中的论点,得大费心思推敲得失。两千多张卷子,考官大多一眼就晃过去了,又怎么可能在一份卷子上花费时辰和精神?”
  
  “原来如此……”苏木倒抽了一口冷气,这才意识到自己写这篇策问时感觉到的不妥从何而来。
  
  这时代的科举考试,说到底考的是一个读书人的综合素质:字写得如何、文理是否通顺、对应试文的格式是否确实掌握,国学素养如何。至于将来是否能做一个合格的官员,考官才管不着呢!
  
  科举,不过是定一个规矩,让大家在这个规矩里面公平竞争。
  
  公平,才是第一要务,其他都要先放在一边。
  
  看来,我以前真的是想错了,总想在这种政论文中显示出自己的才干,可结果却与科举的核心本质背道而驰了。
  
  ……
  
  见苏木变色,吴小姐知道自己的话他已经留了意,心中有些高兴:“早年我也曾经请教过家父这策文该怎么写,家父说:首在立论。意立起来,纲举目张。”
  
  苏木低声道:“还请教如何立意。”
  
  吴小姐轻轻道:“士人读的都是圣贤书,考的又是圣人典籍,自然要在这上面去寻。比如这篇马政论文,出题的人未必是要你拿出一个确实可行的方案,只不过是想检验考生对儒家经典的熟悉程度。马政,其实就是说如何抵御北方游民民族南下,这是核心。那么如何抵御呢,圣人首重教化。不是有‘夷狄入华夏则华夏之;华夏入夷狄则夷狄之’的说法,孔子也说过‘夷狄之有君,不如诸夏之无’吗?那么,为什么夷狄入华夏则华夏呢?这就是教化,只需扣着这一点写,不出大的毛病,文章就算是过了。所以,无论考官出什么题目,公子就照这种法子作就是了。”
  
  苏木瞠目结舌,好好一个马政策,绕了半天,居然绕到教化和华夷大防上面,这事……怎么总有些魔幻的感觉了。
  
  可这就科举的考试特点啊,特别是这种论文,根本就没有一个标准的答案。可考试,必须要有一个判分标准,这样才能做到公平公正,这个标准就是圣人之言。
  
  很无奈,却很简单。
  
  如果今日吴小姐不将这事说透,自己真上考场随着性子写,死都不知道该如何死。
  
  一瞬间,苏木心中起了一个念头:这个吴小姐和韶泰一样,都是考试机器,都是才华出众的名师啊!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