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一百六十三章 这不愉快的高考记忆啊
立秋以来,京师的天气好得出奇,日日艳阳高照,天空上根本就看不到一丝云彩,蓝得如同洗过一般(明朝好女婿163章)。
  
  不过,却不热,空气中满是凉意,很有点秋高气爽的意思。
  
  已经是农历八月初六,离进乡试考场还有两天。
  
  在京城朝阳们外,已经聚居了许多北直隶的考生们,不用问,都是去通州参加考试的。
  
  朝阳门是京城的东门,这里本是京杭大运河的终点,有一座很大的码头。京城本是天下的中心,又居住了几十万人口。城中每日的吃穿用度耗费巨大,因此,若是在往日,这里的货物早就堆积如山了。
  
  不过,旱了一个多月,这里的水浅得也行不了穿,偌大的一个码头顿时空旷起来,也不看不到任何脚夫。
  
  河道上已经搁浅了不少货船,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子蔬菜的气息,还有牲畜的粪便味道-----因为无法行船,考生们都选择坐车。
  
  只见,到处都是青青子衿,俄吟声中还夹杂着牲畜们的嘶鸣。
  
  人多车少,又没有统一的组织,城门口乱成一团。
  
  这阵子,京城的驴马非常紧俏,跑一趟通州如果是平时,也不过二三两银子路费,到如今已经飞涨到六两,就这样,也未必能够雇到。
  
  所以,苏木就看到有秀才实在没有办法,就花了大价钱,请了轿夫。当然,轿子的价格可比车贵多了,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的。除了车和轿子,在人群中,苏木还看到两匹骆驼突兀而立,惊讶得眼珠子都要落到地上了。
  
  这次如果不是木生和孙臣他们提前半个月预定,等拖到这两天,只怕大家也只能腿儿着去了。保定的秀才们大多四体不勤五谷不分,让他们走七八十里路,等到了地头,只怕已经累得提不动笔了。
  
  天气实在太干燥,地上都起了灰尘,被这么多秀才的脚一踩,空气顿时混沌起来。
  
  一阵风吹来,苏木被呛得不住咳嗽,把瞌睡都给咳醒了。
  
  再看看四周,木生和孙臣他们头上身上都已经黄了一片。
  
  同苏木一道去通州的有六个秀才,灰尘实在太大,众人纷纷从驴车上跳下来,不住地拍打着身上的头上,将空气弄得更差。
  
  同苏木一道来的还有吴老二这个向导,毕竟都是外乡人,又没有船可坐,这一路到通州,该怎么哪条道都需要他这个地头蛇指引。而且,古代出门是一件非常麻烦的事情。无论是打尖、住店还是同相关人等讨价还价,都得有人出面。
  
  俗话说,车船店脚牙,无罪也该杀,秀才们本就不通俗务,这一路行过去,却不知道要碰到多少麻烦。既然吴老二将这些事情都揽到身上,也乐得清闲,他本就是个小混混,江湖上的路子门清,别人也骗不了他。
  
  这几日吴老二也显示出自己的手段,将大小事务办理得非常妥帖,也让大家很是满意。孙臣甚至还开玩笑地对苏木说:“你这是从哪里找来的一个泼皮,倒是挺能干的。如果我将来中了进士,入仕为官,手头有这么个得力的小人就好了。”
  
  苏木苦笑,心道:这种混混,真若入了公门,不给你添麻烦才怪?躲都来不及,还敢使用?你不过是一个书生,又如何制得住这种老江湖?
  
  确实,这几日吴老二的气色看起来明显地好了许多,天天在孙臣他们这里蹭吃蹭喝,蜡黄的面色红润起来,个头好象也高了些。身上也换了一件簇新的袍子,看起来如同换了一个人似的。
  
  不用问,定然是在办事时克扣了些好处。
  
  难怪这小子做起事来非常上心。
  
  早在几天前,大家就约好今天在孙臣那里集合,然后坐车直接去通州。
  
  可就在昨天晚上,苏木他们却得了个消息。
  
  原来,按照惯例,秀才们参加乡试,地方官都会举行一个“跃龙门”的欢送仪式,送些盘缠,预祝本地士子高中举人。
  
  这个规矩从洪武年间就开始实行了,到今天已经一百多年。
  
  可因为有很多往届考生在落榜之后并没有回老家,而是索性住在京城,一边求学,一边备考。所以,每到大比之年,地方官就会亲自到京城统一给考生发钱、送行。
  
  今日的跃龙门仪式就设在朝阳们外。
  
  不但保定如此,北直隶的其他几个府也一样。
  
  码头上早早地就扎了好几个彩扎龙门,各地的考生依照地域在龙门前汇合。
  
  没办法,苏木他们也只能在这里等着。
  
  保定府的人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过来,苏木咳嗽了几声,索性趟在驴车上,闭目假寐。
  
  实在是太累了,刚过去的四天简直就是地狱。
  
  自从那日吴小姐亲自出面指导自己的课业之后,苏木也知道机会难得,再加上考期实在紧迫,更是不眠不休地复习。
  
  实际上,他就算是想睡觉,也没有办法。白天的时候,苏木要听吴小姐讲课。到了晚上,睡了一整天的吴举人醒过来了,就开始骂娘,这一骂,就是好几个时辰,你根本就没办法入睡。
  
  不过,吴举人的苏醒之后,中气也没那么足,听他的语气却更多是自艾自怨,说他没本事,将家业糟蹋个干净,让家里跟跟着吃苦。又说自己身体弱,就算有心振作,也是有心无力。
  
  如果他与苏木对骂,苏木自然不惧。可听他说得凄凉,苏木也不忍心在说什么了。
  
  苏木只能又起床继续复习功课,等到晨光微熹,这才上床胡乱迷瞪片刻。
  
  每日的睡眠时间加一起不超过五个小时,剩余时间都是在读书中度过的。
  
  到现在,苏木双目已经熬得赤红,一闭上眼睛,全是漆黑发亮的汉字在眼前飞舞。
  
  右手也因为大量写字疼得厉害,手指关节微一弯曲都要使出全身力气。
  
  早晨离开家的时候,因为是去外地考试,小蝶也没办法送,就将苏木这段日子所写的草稿收拢在一起,在小天井里点火烧了。足足有两尺多厚,烧出的火苗将一个小院子照的通红。
  
  苏木倒是吃了一惊,他没想到自己竟然写了这么多文章。
  
  不过,海量的习题作下来,苏木感觉自己在论和策文上算是彻底过关了。这玩意儿也就那么回事,关键还在八股文上面。
  
  活着实在太累,刚躺下,苏木就睡死过去。
  
  他又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置身于考场之中。
  
  只不过,这次不是在高考考场,身边的考生都是峨冠青衿的古人。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一阵欢呼声把他从睡梦中惊醒,瞪着血红的眼睛看去,原来,保定府学的人过来给考生们送行了。
  
  苏木苦笑着揉了揉眼睛:看来,今后的的噩梦除了现代社会的高考,还得加上古代科举。
  
  对任何人而言,考试的记忆都不是那么愉快。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