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一百六十四章 意外的送行
保定府这次去通州参加乡试的秀才大约有两百来人,平均下来,每县大约十几二十人,不是太多(明朝好女婿164章)。这还是好的,保定府怎么说也是文风鼎盛之地,换成甘肃、宁夏这种偏远地区,三年一次的乡试,每县能够凑足十人都难。
  
  由此可见,在古代要想成为一个有功名的秀才的难度。
  
  当然,如苏、杭、常这种富庶地区,一个县城有几百的秀才也不是什么希奇的事情。读书这种事情,和地方上的富裕程度有极大关联。
  
  这次保定府来给考生们送行的是府学的学政官,也就是做过苏木副主考的秦学政。
  
  仪式搞得颇为隆重,还带了酒,满杯之后,秦学政举杯作揖,说:“今天是个吉日,本学政备了水酒寥表心意。各位要拿出精神来,在乡试场上使出手段。”
  
  诸生连忙回敬,各自饮了酒。然后,一个书吏为众学子插花披彩,诸生叩拜秦学政,学政拱揖答礼。行礼毕,众生员排队前行。在鼓乐的前导通过彩扎龙门,取鲤鱼跳龙门,象征个个都能高中皇榜之意。
  
  等过了龙门,每人都各自得了一封银子,做为盘缠。
  
  苏木因为是头名,挂了彩走在最前面。
  
  说来也怪,秦学政对他的神情比较冷淡,也没有说任何勉励的话,大约是还记着考场上的那一幕吧?
  
  严重缺乏睡眠让苏木的脑袋一直处于混沌之中,也看不出秦学政的异样,就那么如同木头人一样朝前走去。
  
  等过了龙门,接过银子掂了掂,大约四两。
  
  心中这才吃了一惊,这次保定府手笔还真是不小。两百个生员,一人四两就是八千。
  
  不过,转念一想,保定乃是副省级城市,一向富庶,这笔钱还是拿得出来的。
  
  等过了龙门,仪式就算是举行完毕了,书生们各自乘了车马散去。
  
  与此同时,河北其他几个州府的仪式也在举行中,好生热闹。
  
  从彩扎的龙门出来,看到苏木手中的银子,吴老二就留了神,涎着脸迎上去:“想不到苏公子居然是院试头名,失敬失敬。今回你第一个进龙门,真好威风!”
  
  眼珠子却滴溜溜转着,落到苏木的包袱上。
  
  苏木累得不行,哪里有精神搭理,恩了一声,点点头,又回到车上。
  
  木生和孙臣等人也领了盘缠过来,齐齐挤在车上。
  
  吴老二不肯放弃,追了上来,一屁股坐到苏木身边,笑问:“苏公子这次乡试可有把握中?”说完,就呸一声,作势给了自己一巴掌:“你看我这张臭嘴,公子必定是稳中的。”
  
  苏木没好气地说:“考试的事情谁说得准,不过,这次十中取一,该准备的都已经准备了,苦读一月,天道酬勤,希望能有个好的结果。”
  
  “那就是了,那就是了。”吴老二哈哈笑着:“既然中了,那么明年春闱公子肯定是会参加的。我家那院子里可住得舒心,反正你今天也得了钱,要不把后面几个月的房租也一并付了吧!”
  
  说完,一劈手将银子抢了过去。
  
  苏木脑袋本就不太清醒,一时不防,竟被他得了手。
  
  心中恼火,正要说话,却听到那边有人在喊:“保定府清苑县考生苏木苏子乔在哪里?”
  
  苏木听到喊声,抬头一看,却见到一辆牛车从那边驶来,车把势正高声地问着路边的秀才们。
  
  牛车看起来很是破旧,车棚上东一快西一块全是窟窿,里面用竹蔑补着,如瘌痢头一样难看。
  
  苏木心中奇怪,看这架势应该是来给自己送行的。可自己在京城的熟人都在这车上,来的又是谁呢?
  
  吴老二刚得了房租,心中高兴,又怕苏木反悔,连忙举起手叫道:“这里,苏木在这里……啊,老爷子,你怎么来了?”
  
  这一声喊,语气中充满了惊讶。
  
  牛车停在苏木身边。
  
  苏木定睛看去,却看到一个四十出头的书生慢悠悠地从牛车上下来,手中还吃力地捧着一口酒坛子,酒坛的口上还盖着两个粗陶小碗。
  
  不是吴举人,又是谁?
  
  老举人依旧是那张苍白的脸,但身上却收拾得利索,看起来颇有几分儒雅的气质。
  
  只不过,他因为不能见风,也不能见光,身上却穿着厚实的冬装,眼睛也因为强光不停地眨着。
  
  吴老儿张大了嘴巴,半天才道:“我不过是去一趟通州,不过七八是里路,又不是生离死别,就不用搞这么大动静了吧?老爷子,你赶紧地,快点回去吧,你又不能见风,真受凉,还不是儿子掏钱给你治病?”
  
  吴举人冷冷地看了儿子一样,低声骂道:“谁来送你这个小畜生了,你若是死了,我才是落得轻省。”
  
  吴老二大奇:“那你又过来做什么?”
  
  吴举人:“我来找苏木的,就问几句话?”
  
  苏木一呆,他也没想到吴举人会来找自己,慌忙从车上跳下去,一作揖:“小生苏木,见过吴老爷。”又扭头对木生孙臣等人介绍说这为吴举人是士林前辈,道德文章都非常叫人佩服。
  
  孙臣等等慌忙下地作揖,口称“前辈”。
  
  吴举人也不理睬,他本就有社交障碍,一伸手将苏木拉起来,走到一边,低声问道:“苏木,我且问你,这次乡试能否中,将来又何打算?”态度又是蛮横,又是无礼。
  
  换其他书生,被他这么责问,早就拂袖而去了。
  
  苏木也是心中不快,可自己欠了吴小姐的恩情,这次若不是她的指点,上了考场,也不知道会狼狈成什么样子。
  
  看在吴小姐的面子上,苏木只得道:“回吴老爷的话,这科举场的事情谁说得清楚。”
  
  “废话,你说得都是废话。”吴举人咆哮起来,一张脸涨成紫色:“这人但凡要走科举这条路,十年苦功,早就将时文作得烂熟,多少心中也有些数,老实回话。”
  
  苏木的邪火顿时腾了起来:“老举人这话问得真是奇了,苏木中不中又如何?难不成我苏木真中了举人,老先生就要失望了?”
  
  吴举人却不生气,若有所思:“看来,你也是有几分把握的。”
  
  苏木见他不答茬,怒火没处发泄,道:“本期乡试有两千多考生,只取两百来人,十中选一。苏木虽然不敢保证什么,但努力一把,还是有可能进前两百的。”
  
  “那就好,那就好……”说来也奇怪,听到苏木的回答,吴举人好象是松了一口气,又问:“如果中了,你是不是要参加春闱?”
  
  “那是肯定的。”
  
  “若春闱中不了呢,要去吏部备选吗,你有钱去走门子?要不,等中了举人,你就回老家去,有了举人功名,这辈子当衣食无忧了。”
  
  这问题问得越发奇怪了,苏木发现自己真得理解不了吴举人的思维。前几日,他因为怀疑自己和他女儿有私情,还喊打喊杀,甚至说出要去报官的话来。可这一刻却与自己畅谈起人生,这个转变也太大了点吧?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