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一百七十一章 山水各一程
是的,是灵动、灵感、灵气(明朝好女婿171章)。
  
  古人云: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吟诗也会吟。
  
  这句话的意思是,就诗词这两种文学体裁而言,说起来,其实非常简单。古诗词都有严格的格律,一首诗词开头应该用什么韵,多少字,都有严格的规定。如果不讲究所谓的艺术性,只需选择合适的词句逐一填上去即可,毫无创作难度。
  
  龙在这一首词,就质量而言,虽然未必是明词中的极品,可进精品频道还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抛开个人恩怨不谈,苏木却不得不承认,此人在诗词上的造诣,仅次于唐伯虎和未来的杨慎,当高于前后七子,日后未必不是明诗扛大鼎的宗匠级人物。
  
  想到这里,苏木暗自心惊。
  
  龙再刚将这首词念完,所有人都惊呼一声,然后大声叫好。
  
  “好一句长自凭栏数落红。更残满院风。却见着满眼落红,无赖愁绪当倚楼,将斯人独憔悴写进骨子里去了。”
  
  “不不不。”有人反驳:“今夜断肠谁与同?青山烟雨中一句更佳。谁人断肠,不过是小儿女之态,又如何比得上清山烟雨的豁达空阔,明卿最末这一句无限拔高,意境顿时开阔,让人酣畅淋漓,当浮一大白!”
  
  说完,就端起一杯酒,仰头饮尽。
  
  “林举人说得是,这一句尤好,当佐酒助兴。”
  
  叫闹中,众人都同时举杯恭维。
  
  那龙在更是得意得像是要飘起来。
  
  “走吧!”吴老二又扯了苏木一吧。
  
  旁边雅间里的露妃听到龙在这首词,手一顿,神情激动起来。
  
  然后将墨锭轻轻放在一边,拿了一管狼毫,沾了墨,在铺开的宣纸上写下来一个核桃大小的“一”字,却是要将龙在这首词录下来。
  
  却见这个一字,墨色明亮,这一撇也如银钩铁划,力透纸面。
  
  但就这一笔,就能看出娄妃在书法上的功力甚是深厚。
  
  旁边的丫鬟小声叹息道:“娘娘,龙先生这词真的是好呀!”
  
  “哦,那你说说,好在何处?”娄妃倒没有急着写下一个字,过耳不忘乃是这个时代读书人的基本功,更别说她本是大儒娄谅的女儿,家学渊源。
  
  丫鬟抓了抓脑袋,小声道:“回娘娘的话,奴婢也没读过多少书,也说不出个好歹。可龙先生这首词一念出来,就如同一张画儿似的。奴婢就好象看到一座狭小的院子里,正值春末雨后,那些花儿都被雨水给打落在地上。一个英俊的少年书生,酒入愁肠,凭栏遥望。在远出,被雨水洗过的天空洁净辽远,地平线上的山峦也是清晰可见。”
  
  “什么少年书生,你这小妮子是思春了吧!”这个小丫鬟本是娄家陪嫁到王府的老人,和娄妃一起长大的。因此,娄妃同她说话也不端着王妃的架子,就好象一对好姐妹在聊天,竟打趣起来。
  
  小丫鬟小脸一红,不依:“娘娘,你又开起奴婢的玩笑了!”
  
  娄妃又笑了笑:“不过,你倒是说到点子上去了。所谓诗如其画,能够用文字诗句将一副静止的画面写到如同就在眼前,这个龙明卿果然了得。难怪他前一阵子明动江南,被人称之为唐解元诗词的继承者。不过……”
  
  她这人本就对诗词一物非常敏锐,总觉得龙在这首《长相思》虽然极好,可好象有什么地方有些不对劲,冲淡了其中的意境。
  
  “不过什么?”丫鬟问。
  
  “不过,好象有一句不对。”娄妃提笔的手定在半空,皱起眉头:“究竟什么地方不对劲呢?”
  
  在旁边众人的喝彩声中,小丫鬟突然道:“对,是有一句不对头。‘今夜断肠谁与同’,就这句。如果是夜里,又怎么看得到落红和青山?”
  
  露妃:“龙先生这句话是反问,说的是,人已醉,愁未解,今天夜里谁能和我在一起排解烦忧?”
  
  “原来是这样,还是娘娘说得对。”小丫鬟恍然大悟。
  
  这样也说得通,可娄妃想了想,还是觉得这一句在这里显得很是突兀,虽然加深了这半片词的意味,有点题的用处,但还是将其中那种顺畅感给破坏了。就好象坐在一辆飞驰的马车上,车轮突然被地上的小石子咯了一下,让人有种说不出的难受。
  
  “其实,这首《长相思》光是用春末落花、残酒和细雨、远山就能将其意说透,根本没必要专门用一句话来解释啊。佛头着粪,总归是少了许多回味。龙明卿这首词显示出良好的天赋,但对诗词的气韵把握上还欠些火候。”
  
  内心中,娄妃忍不住给龙在做了点评。
  
  一想到这里,她不禁有些意兴阑珊,再提不起精神记录。
  
  就在这个时候,她突然听到在这片笑声中,有人淡淡道:“老二,你拉我做什么,不就是一首《长相思》而已,又有何难?孙子相病成那样,你以为我不急,给我两分钟。”
  
  “两分钟,什么叫分钟?”一个猥琐的声音响起。
  
  娄妃心中也是奇怪,分钟是什么物件?
  
  那人的声音又响起来:“就是一刻,我作完这首词就走。”
  
  话音刚落,整个世界同时一静。
  
  然后是轰然大笑:“这个冒充的举人哈哈,真是狂妄,刚才明卿已有大作在前,你却还要来出丑。哈哈,依我看来,这首词已是一流,即便何景明、李梦阳在此,急切之中,也未必能赢。哈哈,不自量力!”
  
  娄妃也忍俊不禁,虽然龙在这首词有个句子写得不好,可放眼全天下,换任何一个人来写,也未必能胜得过他。至少在今后几十年内,应该没有一首《长相思》能胜过今日此作。
  
  这个年轻秀才,且不说他这个秀才是真是假,要想在急切之中另写一篇同等质量的佳作,无疑是没有可能的。
  
  正在这个时候,那个声音有些不耐烦起来:“各位能不能安静一些,小生有要事,不克久留,作完这首词就走。”
  
  说完,也不再等,在众人的笑声中,朗声念道:“山一程,水一程。”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