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一百七十六章 山水相逢
迎面是一座六七米的大牌坊,上面写着“天开文运”是个大字,正是当朝天子弘治皇帝的手笔,写得非常饱满(明朝好女婿176章)。究其书法而言,在苏木看来也很普通。
  
  不过,这四个字却显得非常精神,有一种严整肃穆的开阔气象。字入其人,由此可见,弘治皇帝是一个豁达宽厚公正之人。
  
  相比起这四个字来说,应天府贡院显得有些阴森。
  
  牌坊后面是贡院大门,大门上正中悬“贡院”墨字匾额,大门东、西建立两坊,分别书“明经取士”和“为国求贤”。贡院大门外为东、西两座辕门,大门分中、左、右三门。进大门后为龙门。
  
  黎明正是一天之中最黑的时间,门口只挂着两盏红灯笼,在夜风中左右晃荡,给人的感觉非常不好。若不是士子们又是喧闹,又是招朋呼友,还真有些后世鬼片的气氛。
  
  贡院大门也非常高大,足足有五米,可相比起后面的一座高楼,却还是要矮上三份。
  
  原来,在龙门后面还有一座类似于城楼子的建筑,楼上影影绰绰站着不少,如果没猜错,那几人正是这科的考官们,这座城楼正是有名的明远楼。
  
  苏木等人正挤得心慌,突然间,明远楼上传来声炮响,倒将他吓了一跳。
  
  说来也怪,这炮声刚落下,两千多考生就如同被人施了魔法一样同时安静下来。
  
  然后就有一群书吏和衙役从贡院里跑出来,同时高喊:“寅时了,各考生按照地域排队,等着点名查验。”
  
  “真定,真定的人到这边来!”
  
  “广平府的集合!”
  
  “大名的考生到没有?”
  
  ……
  
  很快就有人点到保定府,正位于队伍的最前面。
  
  苏木等人听到喊,慌忙从怀里掏出凭证,上前查验。
  
  在保定府旁边早已经站了一个方阵,立着大约三四百考生,一看都是生面孔。听到他们讲话,才知道是河间府的秀才。
  
  保定不愧是河北第一大府,考生比起其他几个州府却要多上许多,站在那里黑压压一大片,起码有上千人。
  
  各人都将凭证递给书办查看,在查验无误之后,就领了一个考牌,说这就是他们的考号,等下进龙门之后,依这个号码找考棚做卷子。
  
  苏木的考号是丁字十六号。
  
  旁边的人都说虽然不是甲乙丙,却也靠前,应该等不了半个时辰就能进考场。否则,若是领到辛字甚至癸字考号,那等起来就没王法了,活生生得将腿站酸。
  
  先前大家在广场上乱成一团,天又黑,自然看不清楚。这次集中在一起,都是老乡,很多以前也有过交往,见到熟人,都是非常欢喜,互相打拱作揖,小声地说起话来。
  
  苏木因为是上期院试头名,又是小三元,在保定府也算是有名的才子。听到书李叫他的名字,后面的人都嗡一下,小声议论起来:“原来他就是苏子乔啊,真是英俊潇洒,一表人才!”
  
  等苏木领了考号退后,就有人上前攀谈,报上自家姓名,然后是一通恭维。
  
  很快,他身边的人都同时将头扭过来,苏木站在其中,恰如众星捧月一般。
  
  苏木也没想到自己在保定名气这么大,心中也是微微得意。
  
  他倒不至于忘形,只客气地回礼。
  
  “子乔兄,久仰大名了,虽然没读过你的文章。可你能够中个小三元,在我府也是百年之中的头一遭,真真叫人又羡又敬啊!”
  
  “子乔,听说你的头名是何景明大人亲自点的,何大人乃是名动天下的大名士,你能入他门墙,自然才学出众。”
  
  “你们这就不知道了,何大人乃是一代诗宗,他的门生,别的不说,诗词上面自然是极好的。你们忘记了,子乔可作过一首好诗。”
  
  “记得,记得,那诗作得真是不错啊!”
  
  于是,就有人小声地背诵起苏木以前在保定府时所作的那首七言。
  
  一般人被这么恭维,早就飘飘然找不着北了。
  
  苏木却知道越是这种情形越是要谦虚,忙笑道:“各位兄台谬赞了,诗词乃是小道。我辈读书人,要想为国出力,还得依科举正途,八股时文才是真本事。”
  
  “能做出如此好诗的人,文章会差吗,子乔也不需谦虚。”就有一个秀才道:“看情形,等到开龙门还有两刻时辰,不知道子乔可有新作问世。不如念将出来,让我等一睹为快。”
  
  “确实如此,子乔快快念来。”
  
  众人也是闲着无聊,都同时小声叫好,都是一脸热切地看了过来。
  
  苏木心中苦笑,自己虽有诗名,可平日里哪里写过什么诗词,就连连摆头:“院试之后就是乡试,小生才疏学浅,整日知道刻苦读书,就这样,今日站在贡院门口依旧是心中忐忑,一直没有空闲作诗赋词,还请各位谅解。”
  
  大家都略微有些失望,毕竟,苏木那首“一夜东风人万里”是作得真好,如今已经传遍了整个保定。如果不出意外,将来传遍天下,甚至传诸后世也是有可能的。不得不承认,苏木乃是当世一流的诗词好手,对他的新作,大家也是非常期待。
  
  正在这个时候,突然间,有人朗声吟道:“山一程,水一程。身向乡关那畔行,夜深千盏灯。”
  
  这声音虽然不大,却非常清晰。
  
  突然有人叫了一声:“这是《长相思》啊,怎么只有半片?”
  
  听到这一声,众人这才猛地醒悟,这不正是《长相思》的词牌吗?
  
  虽然只有半阕,词句也平淡普通,却娓娓道来,婉约幽伤。将旅人离乡时,山水兼程的风尘仆仆,依旧回头望乡的情形描写到极处。
  
  更难道,这半片词感情真挚,以情而胜,却不像同时代人只一味用辞藻堆砌,只重格律形式那样匠气十足。
  
  这词,却是灵气飞扬啊!
  
  一时间,所有人心中同时一抽,好象有一只手捏到了心底最柔软的地方。都静下来了,默默等待着接下来的半片。
  
  “这不是我前天晚上在酒楼上作的那首词吗?”苏木心中一惊,抬头看去,却看到龙在龙公子正好站在对面,嘴上带着讥讽的笑容。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