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一百七十七章 文抄夫
原来,这龙在本是河间府的秀才,这才他来通州就是为了参加本届北直隶乡试(明朝好女婿177章)。
  
  刚才排队的时候,河间府的方阵正好位于保定府的旁边。
  
  因此,苏木刚才一行人的所说的话,自然是一字不漏地落到龙公子耳朵里。
  
  看到龙在满面的讽刺,又故意将苏木前天晚上所做的《长相思》在大庭广众之中念出来。这首纳兰词的好坏,苏木自然知道。这词不但是纳兰性德的代表作,也是清词的高峰,如果传播开始,立即就能为苏木获取极大名声。
  
  那日,苏木在酒楼上将这首《长相思》念出之后,已经彻底压了龙公子一头。
  
  看得出来,那那龙在自视甚高,否则也不可能成为那群书生的领袖。
  
  可就这么败在苏木手中,以他狭窄的心胸,恨苏木都还来不及,又怎么可能帮苏木扬名?
  
  想到这里,苏木心中没由来地咯噔一声,突然感觉有些不妙起来。
  
  “好啊,真的是好啊!”先前叫的那个书生连忙朝龙在一拱手:“这位公子怎么称呼,下面呢,下面呢?”
  
  “对,下面呢?”众人人这才如梦方醒,连连追问。
  
  龙在微微一笑,朝大家回了一礼:“在下龙在,字明卿,河间府考生,见过各位同道。”
  
  “原来是龙公子,小生好象听说过你的名字。”
  
  “对了,想起来了,你不就是前一阵子在江南士林声名雀起的龙明卿吗?听人说,你的诗词极好,乃是继七子和唐伯虎的又一大家。今日听你所吟的这首《长相思》,果然了得,可是你的新作?”
  
  很快,就有人想起了这个人,同时小声骚动起来。
  
  看龙公子的目光中隐约多了一份崇敬。
  
  苏木一怔,心道:这个龙在很有名气吗,怎么在史料中没听说过这个人的名字,这就怪了?他今天当众念出我的词作,难不成想窃之己有?不对,应该不会的。毕竟,前天晚上我作这首词的时候,有那么多人在场,这可骗不了人。
  
  既然他不是为了替我扬名,又为什么这么做呢?
  
  苏木无论如何也想不通。
  
  龙在又是一拱手:“不是,不是,这首词作得让人惊艳,龙某人可没有那么厚脸皮据之己有。实是另有作者,我且问各位一句,这词如何?”
  
  大家同声道:“写情真挚浓烈,写景逼真传神,却是上乘神作。”
  
  龙在点头:“小生也觉得如此,且听我念下半片。”
  
  他清了一下嗓子,念道:“风一更,雪一更。聒碎乡心梦不成,故园无此声!”
  
  这下,大家才算是正的沉浸在这首词的意境之中,良久也无法自拔。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就有人深吸一口气:“却不知道是何人又如此手笔,若能得见作者,小生甘为其门下牛马走。明卿,既然不是你的作品,难道宁王府中的高贤所作?”
  
  “对了,明卿,可是你们宁王府幕僚所作,却不知道什么什么名字。听人说,宁王乃是当世孟尝,门下颇多奇能异士,肯定是的,一定是的……”
  
  众人都小声说起来。
  
  苏木心中却是一震:原来这龙在是宁王府的幕僚啊,难怪他现在偌大名气,看他前天晚所作的诗词,抛弃个人恩怨不说,在明朝也算是非常好的。之所以没能在历史上留下名声,那是因为……宁王谋反,他手下的人跟着陪葬,龙在作为王府的幕僚,自然也是身死名灭。明白了,明白了!
  
  如此说来,前天晚上那一屋的书生都是宁王府的智囊们。
  
  那么多人,甚至还带了家眷和武士,搞出这么大动静,宁王府这次来北京,究竟想干什么?
  
  苏木忙调动记忆,回忆起以前所看的历史书上于宁王相关的记载。
  
  据他所知,宁王是六年前继承了王位的。到他于正德十四年出兵谋反,还有十多年时间,怎么就阴蓄死士,招纳人才。如此看来,这个宁王的野心早由来已久的了。
  
  还好,我现在同他已经闹了个大大的不痛快,撕破了脸。否则,我住的是他龙家的房子,将来他若是因为谋反被诛,我苏木免不了要受到牵连。
  
  可就这样还是不够,作为一个穿越者,自然知道宁王十多年后究竟想干什么。他最后失败的下场是肯定的,苏木本也懒得理睬。可转念一想,既然有着现代人的先知先觉,也提前知道宁王的反状,未必不能替几谋些好处。
  
  那么,从什么地方着手呢?
  
  苏木皱起了眉头。
  
  “说起这首《长相思》,小生也是前天晚上才听到的,也不是我们王府同仁的作品。”见已经将众人的胃口吊了起来,龙在高深莫测地一笑,用炯炯的目光盯着苏木,道:“这事只怕子乔兄最清楚不过了。说起来,我与子乔兄也不是外人。听说子乔如今正借居在念祖兄那里。恰好,那地方正是小弟的祖产。前天晚上又恰好在通州遇到,我与子乔小酌了几杯,颇为投缘啊,子乔,你说是不是?”
  
  “原来子乔前天就与明卿认识了,瞒得我们好苦!”木生等人同时说。
  
  苏木心中更是疑惑,只道:“确实,苏木和龙公子是见过一面……”
  
  龙在猛地打断苏木的话头,倒:“刚才小生念的这首词,正是那晚苏公子告诉我的,这事吴年祖也在场。念祖,你来说说。”
  
  说着话,他身边的几个书生同时闪开,露出猥琐的吴老二。
  
  吴老二嗫嚅几声:“是,确实是前天晚上从苏公子口中念出来的。”
  
  木生等人同时激动起来,不住问:“子乔,可是你的新作?”
  
  “肯定是的,也只有子乔这种才子才能做出这等婉约绮丽的曲子来。”
  
  ……
  
  苏木心中还是隐约不安,尤其是看到吴老二的时候,更是如此。
  
  这吴老二昨天晚上出去之后就落了单,今天黎明时分才回来,身上还带着浓重的酒气。
  
  不过,这龙在身上也有着同样的味道。
  
  这酒味怎么说呢,绝对不是米酒,而是上好的蒸馏白酒。
  
  明朝虽然也有蒸馏白酒,可因为制作麻烦,又需要消耗大量粮食,不是一流的技师,根本就掌握不好火候。所以,懂得蒸馏白酒的人并不多。
  
  一般来说,普通人喝的都是醪糟一样的米酒,滋味寡淡不说,酒精度数也就后世啤酒的程度。
  
  这种米酒,普通人一口气喝上三四斤也醉不了。因此,在小说《水浒传》里的武松、李逵,一喝起酒来都是一大碗一大碗的闷。如果换成后世那种五十二度的白酒,武松早醉得找不着北,别说打老虎,只怕连条狗都打不过。
  
  因此,上好的蒸馏白酒民间根本就找不到。
  
  除非是王府或者皇宫。
  
  那么,吴老二身上的酒气从何而来,难道说,他昨天晚上和龙在见过面?
  
  想到这里,苏木暗自心惊:这个吴老二,可没有任何节操可言啊!
  
  苏木正要开口说话,吴老二突然叫起来:“不是不是,这首长相思乃是宋人所作。昨天晚上苏公子和龙公子在酒楼上以《长相思》为题,谈诗论道时,苏子乔就将这首词念了出来,倒将龙公子给惊住了。小人以为这词乃是苏公子原著,心中敬佩。可苏公子在回来的路上却说,这首词却是他在一本宋人的孤本上看到的。”
  
  “这……”苏木张大嘴巴,再说不出话来。
  
  龙在哈哈一笑,看着苏木,用责怪的语气道:“子乔真是渊博,连这种孤本都有收藏。说句实在话,你前晚念出这首词时,还真将小弟给骇住了。小生对子乔的才华真是敬佩到五体投地。却不想,原来你是在跟我开玩笑啊!”
  
  听到在这话,所有人的目光同时落到苏木身上。
  
  龙公子的话分明是在所苏木做了文抄公,也不知道从那本宋人孤本上看到这首《长相思》,然后无耻地据为己有。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