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一百七十八章 这下还真说不清楚了
苏木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如果这个罪名坐实,自己就要名声尽毁,被人骂一声斯文败类都是轻的(明朝好女婿178章)。
  
  可现在这个龙在手头捏了吴老二这个人证,一口咬死自己这首词是从宋朝古书上看到的,这下自己可有些说不清楚了。
  
  正想着该如何说话时,就有几个保定府的书生小声问苏木:“子乔,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这首词真是宋人所作,作者又是谁?”
  
  苏木苦笑不语,实际上他一时间也想不出该怎么回答。
  
  见苏木不说话,就有人若有所思地点点头,暗道:刚才这首词如此精美,确实是宋人风采,不过子乔为什么要在同龙明卿赛诗的时候不自己作一首,而是……这就让人想不明白了。以子乔的诗才,自己做一首,虽然未必能胜龙明卿,却未必不能写一篇脍炙人口的上乘之作,何必呢!
  
  因为都是本地士人,苏木自从连中三元之后,隐约是保定府年轻一代书生中代表人物。见苏木低头不语,都觉得很是憋屈。
  
  龙在身边的几个书生应该都是他士林中的朋友,见保定府的书生都沉默下去,齐声哈哈大笑,声音也大起来。
  
  “哈哈,保定乃是北直隶第一大府,历来都是人才辈出,仿佛他们就代表整个河北的读书种子一样,却不想,保定的文风鼎盛原来都靠抄袭!”
  
  “败类,败类啊!”
  
  “衣冠禽兽,河北士林之耻辱!”
  
  ……
  
  龙在连连摆手:“各位,各位,话可不能乱说。前晚子乔和我用《长相思》这个曲牌作词的时候,我与他又没说一定要自己现作一首。不得不说,这首‘山一程,水一程’实在是好,子乔决定应景就与小生分享,忘记提起原作者的名字了。“
  
  “什么原作者,不是说是个孤本残本吗,弄不好,那书上也没有注明。反正本是无名氏的作品,苏木要说是他的手笔,别人也不好说什么。所谓谁主张谁举证,你说不是苏木做作,那么,原作者是谁呢,说不出来吧。”
  
  “说不出来,自然就是苏子乔作品了。”
  
  “如此……道理上也说得过去!”龙故意用夸张的肢势抓了抓脑袋,然后扑哧一声笑了起来。
  
  这下,几十个河间府考生顿时笑得前付后仰。
  
  保定府的考生都是一脸的悲愤,孙臣突然叫了一声:“不会的,子乔绝对不是文抄夫,我相信子乔。”
  
  说着话,他一把抓住苏木的手:“子乔,你告诉他们,这首词是你的作品。”
  
  苏木也知道自己此刻再说什么也没用,只看着他的脸,正色道:“子相,此事一时也说不清楚,我也不屑同龙在他们废话。马上就是乡试了,我也没必要同他们浪费口水。我只问你,子相可相信我?”
  
  孙臣:“我相信你!”
  
  木声也道:“子乔,我相信你的人品。”
  
  其他保定考生也纷纷道:“我们相信子乔绝对不是那种人,肯定是龙在血口喷人!”确实,这一路从北京行来,苏木一路的所作所为他们可都是看在眼里的。那日遇雨,苏木本已经找到了船,不但没急着来通州,反在酒馆里等,还说要吴老二去找他们。
  
  孙臣烧成那样,苏木不顾劳累,大半夜去找郎中,还照顾了他一晚上。
  
  这样的人如果不值得相信,还有什么人值得信任?
  
  看到大家这么说,苏木心中一热,淡淡一笑:“多谢各位同窗的信任,苏木不是不愿,实在是不肯分辨罢了。”
  
  龙在见到这种情形,面色一变,推了吴老二一把:“吴公子,当着众人的面,你将前天晚上苏木同你说的话复述一遍?”
  
  “是。”吴老二怯生生地看了苏木一眼,吞了吞口水:“那天,那天晚上……”毕竟,苏木对自己还算不错,这么坏他的命运,吴老二虽然没有节操,可还是有些下不了手。
  
  孙臣怒喝一声:“吴老二,你不过是一个泼皮小人,也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也是你能来的地方。龙在,你让一个市井小民来给我名教中人佐证,辱没斯文,成何体统?”
  
  吴老二被他这一声呵斥,惊得缩了缩脑袋,就萌生了退意。
  
  可就在这个时候,龙在却一把将他的胳臂抓住,然后阴狠地看了过去,目光中威胁的意思再不加掩饰。
  
  龙在此人心高气傲,又量小不能容人。不过,这人确实才华出众,这几年在江南游学,以一手诗词很是获取了不小的名声,也惊动了宁王府,许下重金聘他进王府做幕僚。
  
  龙公子志在科举,再说,他听人说王府同时还请了唐伯虎,心中就有些不愿意。不得不承认,唐伯虎的才华是要比他高上一些,有他在,自是显不出自己的手段来。
  
  可谁曾想,唐伯虎却不肯去王府。
  
  于是,宁王就说,如果龙在能够去王府,当是他的第一心腹。不但如此,如果龙在中了举人,后者进士,王府愿意动用一切资源,为他谋一个好官职。
  
  如此,龙在这才动了心。
  
  进王府之后,龙在也一向以国士无双自居,眼睛里出了王爷,在看不上其他人。
  
  可就在前天晚上,他却在自己最擅长的曲子词上输给了苏木,败得很惨。
  
  再看其他幕僚,看自己的目光却不像以前那么尊重,而这一点正是龙在不能容忍的。
  
  下来之后,他是越想越恨,就在昨天晚上,他心绪不宁,出门散心,突然看到了吴老二。这下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就命手下将他抓住,准备痛打一顿泻愤。
  
  却不想,吴老二一看到龙公子,就大声告饶,说明卿你败在苏木手头可与我吴老二没有任何关系,冤有头帐有主,怎么也找不到我的头上啊。再说,那苏木的词根本就抄的,明卿你可没输。
  
  听老二这么一说,龙在一楞,他一直对这件事耿耿于怀,忙问究竟是怎么回事。听完之后,他长长地松了一口气:原来苏木那首词是抄袭的啊,这个败类。
  
  于是,龙公子就将王府的幕僚们召集在一起,置酒高会,让吴老二将原话复述了一遍。
  
  听完,众幕僚才道,原来这样,这个苏木,真是无行丑类!
  
  然后又恭维龙在的词做得好,虽然输给了“山一程,水一程”,可就其水准,已经能与古人比肩。以这首词的风格来看,应该是晏几道的作品。
  
  又有人摇头反驳说,不对,不是晏道的。看这首词,婉约清丽,应该是女子手笔。可这种婉约中却带着一种刚健,如果没猜错,绝对是李清照所作。说起来,明卿输给李易安,也算不冤。其实,就算是昨夜李清照在此,听了龙兄的《长相思》,也会赞上一声:如檩巨笔啊!
  
  这一席话说得龙公子心怀大畅,酒到即干,喝了个酩酊大醉。
  
  等醒过来,就带着吴老二来到贡院,准备当众羞辱苏木,将场子找回来。
  
  至于吴老二,你一家人吃我用我住我,让你办点小事,你还敢推脱?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