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一百七十九章 血口喷人
被龙在拧了一下胳膊,又看到他眼睛里的凶光,吴老二一个哆嗦,记起他先前说过的话(明朝好女婿179章)。
  
  如果自己不当众指证苏木,等回了京城,他就要赶吴家三口出去门。
  
  自家的情形自家清楚,吴老二的父亲病成那样,自然没有任何谋生手段,而河间老家的土地和宅子都已经变卖干净。
  
  这几年,若不是龙家老爷看在与自己父亲是同年的情分上,只怕吴家三口早就做了路边饿殍。
  
  再说,白吃白住不好吗,又何必要自己花钱?
  
  至于节操,那是什么东西,可以吃吗?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吴老二本是泼皮一个,信奉的是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也不觉得自己这么做有什么不对。
  
  可一看到苏木一脸平静的样子,他心中却没有由来的一阵不安,这个情绪非常古怪。
  
  摇了摇头,吴老二大声问:“苏木公子,我且问你,前天晚上你我与龙公子分手之后,我是不是问你‘苏公子,看不出来啊。我姐姐和老爷子长说你这人才气是有,人也有灵性,可基础太差,写出来的文章实在不怎么样。却不想,你也能写出这样高妙的词句。”
  
  苏木点头:“是问过这么一句。”
  
  吴老二:“当时,苏公子你是这么回答的‘确实,我的文章还作得不够老辣,这东西也急不来,需要一点一点磨,十年苦功却是少不得的。至于诗词,却是天分,跟后天没有任何关系。’苏公子,是不是这样?”
  
  苏木:“是这样的。”
  
  吴老二道:“然后,小人就问了苏公子你一句‘苏公子,明人不说暗话,你刚才这词是抄的吧,会不会是从一本孤本残本上看到的宋词?’结果,公子你回答说‘不是抄的宋词。’是不是?”
  
  苏木一惊,这才感觉到不好,想不到自己就这么莫名其妙地被他给抓到话柄了。问题是,这话明明白白是从自己口中说出来的,也没办法否认。
  
  心中突然有一股怒火涌了上来,然后变成一阵苦笑:“老二,真想不到啊!”
  
  吴老二被苏木看得低下头去,讷讷几声,一咬牙问:“苏公子,我且问你究竟说过这句话没有?”
  
  苏木坦然点点头:“说过。”
  
  “轰!”一声,所有的士子都小声地骚动起来。
  
  龙在哈一声笑起来,提高声气问:“好,苏木,你不是抄的宋词又是抄的什么?元朝好象也有不少词曲好手,比如元好问,比如张养浩。因为苏兄所念的这首《长相思》在其他书上也没有记载。小弟琢磨了两天,如鲠在喉,心中记挂,这才跑过来求教。”
  
  这话说得咄咄逼人,看情形已经坐实了苏木抄袭的罪名。
  
  苏木有些发蒙,想说些什么,偏偏又无从说起来。
  
  气氛顿时显得凝重起来,所有人苏木的目光都满是鄙夷。
  
  就连先前一直站在苏木这边的保定府考生也都是一脸才羞愧,悄悄地苏木拉开了距离。
  
  一时间,苏木身边空了一圈。
  
  只孙臣还站在他身边,连连道:“不,绝对不是这样,子乔不是这种人。”
  
  他哀哀地看着苏木:“子乔,你快告诉他们,这首词是你做的,你那首‘一夜东风人万里’不就作得极好。子乔你才华出众,也只有你才能做出这样的诗词来。”
  
  苏木苦笑,一摊手:“子相,是非公道自在我心,又何惧他们说什么?这事一时也是无法分辨,难不成还现场再作一首。马上就是乡试,一切等考完再说吧,苏木问心无愧。”
  
  孙臣:“子乔只要心中坦然就好,我相信你。”
  
  龙公子哼了一声:“什么一夜东风人万里,估计也是抄的。昨夜我已经听吴念祖说的明白,苏木你童子试之所以连中三元,县试和府试,别人是看到你是大名士韶泰的弟子。都是本地本方的,怎么说也要给韶学究一点面子。至于院试,那是因为韶泰恰好猜中了题目。倒是不是因为你苏木有什么真才实学,只不过运气好,命中遇到贵人罢了,其实你也就是一个草包。这次乡试,本公子认定你定然名落孙山。而我龙在,那是必中的。到时候,哈哈,那举人老爷的滋味和风光,却不是你所能觊觎啊!”
  
  说完话,龙在又哈哈大笑起来。
  
  这一番话他当时是从吴老二那里听来的。
  
  吴老二本就是个包打听,这几日同苏木一众秀才混得熟了,将众人的情形都弄得清楚。
  
  这几日,秀才们谈诗论道,免不了要议论刚过去的三场童子试。苏木场场第一,自然要受到大家的恭维。每遇到这种情形,苏木都要谦虚几句,刚才龙在所说的这一席话正是苏木当时的客套之言。
  
  孙臣大怒:“子乔乃是我保定府年轻士子的领袖,他怎么可能中不了?”
  
  龙在冷笑:“领袖,抄出来的吧?想不到堂堂保定府居然尊这么一个不堪之极的小人为第一,真是可笑。”
  
  孙臣还要再说,木生叫了一声:“子相,别说了。”
  
  孙臣气得浑身发颤,指着龙在:“木兄,这厮当众羞辱子乔,如今又视我保定无人,是可忍,孰不可忍……”
  
  木生声音却大起来:“子相,别说了。”
  
  孙臣:“可是,子乔真的没抄袭啊!”
  
  “哈哈!”龙在身边的秀才们都笑得前伏后仰。
  
  木生一张脸羞得通红,看得出来他也相信龙公子和吴老二所说的话。
  
  苏木叹息一声,拉了孙臣一把:“子相,是非屈直,却不是现在就能说清楚的。马上就要进考场了,却不要因此影响了乡试。”
  
  贡院门口的这一通闹,自然落到明远楼上的几个考官眼里。
  
  站在最前面的自然是这一科的主考杨廷和。
  
  按照朝廷制度,一省的乡试一般都由中央派出四品以上的大员,或者当地省份的巡抚主持。但北直隶因为不是一个单独的行政机构,所以,这次将派了他这个翰林院侍读学士来做主考。
  
  杨廷和目光锐利,又居高临下,早早地就看到人群中的苏木。
  
  见下面又闹成这样,他忍不住皱了一下眉头,对苏木的观感更差:“这个苏木,无论去那里都居于众人的中心,一贯爱出风头。连国家伦才大典也是如此。其人果然是个喜欢哗众取宠的!”
  
  看到主考官一脸的不快,旁边就有一个书办小心道:“大人,时辰到了。”
  
  杨廷和也不说话,从旁边的副主考手中接过一支令箭朝楼下扔去。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