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一百八十七章 定元
“好,早就等不及了(明朝好女婿187章)。”另外两个副主考都是一脸的欢喜,当下就将手中的筷子轻轻放下,走到杨廷和身前。
  
  这两个副主考都是进士出身,正经的读书种子。
  
  既然是读书人,难免有读书人的趣味,碰到一篇好文章就如同遇到初恋的女友。只可惜因为身份的关系,这些卷子得先让同考官们过一遍。
  
  在这里熬了六日,二人将案上的书籍都看遍了,正没趣。如今总算是有了活儿可做,顿时满心期待。
  
  几个衙役轻手轻脚,又麻利地将桌和碗筷撤了。
  
  又给四个大人各自换了一杯浓茶,且在香炉里插上一柱檀香。
  
  大堂里顿时清雅幽静起来。
  
  杨廷和:“两位,咱们先把这些卷子分成三份,各自审阅。四百份卷子,你们两人各一百五十,老朽偷个懒,一百份。看完之后再转桌,如何?”
  
  “杨学士这是在便宜我们啊!”
  
  “好,就依杨大人所言。”
  
  两人都笑笑,点了点头,同时伸出手去,也不按秩序,将四百份卷子分成了三叠。
  
  所谓转桌,就是在上一个考官判完卷后,交给下一个人复核,以免得错过了好卷子,或者将不应取的考生取了,最大限度地保证科举考试的公平公正。
  
  得了卷,三个考官同时坐回自己的长案,低头看了起来。看到精彩处,照例低呼一声好。碰到写得不妥帖的地方,则叹息一声:“倒是可惜了(明朝好女婿187章)。”
  
  一边看,还一边提起蘸了朱砂的笔在上面圈圈点点。
  
  一份卷子,七篇文章,也就是五六千字。一目十行乃是读书人的看家本事,只片刻就看完,然后提笔在上面写下判语,或用或不用,都非常明确。
  
  其实,就算是现代人读四五千字的文章,也不过几分钟的事情,特别是故事性很强的小说。当然,遇到其他题材的文章,速度却要慢写,但十分钟一篇应该是足够了。
  
  问题是,八股文对古人来说本就是如小说一样有趣的事情,特别是对已经饥渴了六天的三个正副主考官来说,更是如此。
  
  如此,一份卷子也就十来分钟就看完判完。
  
  但考卷实在太多,即便速度如此之快,要想将手头的一百多份卷子统统过一遍,也就三四个时辰。
  
  这一路读下去,就是一个通宵,天朦胧地亮开。
  
  大堂上里点着的那十多根蜡烛也不知道换了多少次。
  
  再看这三个考官,依旧神采熠熠,尤其是那杨廷和,更是满面红光,完全看不出熬了个通宵的憔悴。
  
  站在堂外的衙役偷偷咋舌:这三位大老爷的精力未免也旺盛些了吧?
  
  实际上,杨廷和一拿到卷子就留了个心眼,想从这书山文海中将苏木的卷子挑出来,所以,他看得比其他两个考官要慢上半拍,这也是他只看一百份卷子的缘故。
  
  可看了一整夜,好的卷子他不是没碰到过,尤其是写得非常出彩的那种,更是让他感觉可疑。但一推敲其中的字句文理,却发现这不是苏木的风格。
  
  等到这一百份卷子看完,还是没发现有什么文章可疑。
  
  杨廷和想了想,心道;“苏木的卷子大约是在其他两人手里,却没落到老夫这里吧。也罢,等他们先看着,以苏木的才学,定然逃不脱他们的法眼。当然,等下我还是不可松懈了。”
  
  但为了保险,杨廷和还是有意无意地将那种字里行间中流露出丝丝灵动之气的文章给淘汰下去,专一取老成稳妥的学究式卷子。
  
  这也是他作为一个主考大宗师的特权。
  
  每一期乡试的大主考都有各自的口味,又人喜欢优美的词句,有人喜欢厚重老成,取谁不取谁,别人也不好说什么。
  
  想到这里,他就将需要刷下去的五十份卷子挑出来扔到一边备用。
  
  其实,能够过了同考官那一关,送到正副主考这里来的文章,多半是老辣圆润,看起来都非常不错,很不容易挑出缺点。
  
  做为主考,他觉得淘汰任何一张卷子都非常可惜。
  
  可职责在身,录取名额有限,作为一个考官很多时候也只能硬着心肠认同割爱了,这也是一件很无奈的事情。
  
  看着那五十张刷下去的卷子,杨廷和心中一阵疑惑:就因为我的一念之差,对他们来说就是天堂和地域,实在是太残酷了。虽说备选还有被拾遗的可能,但这个机会对所有考生而言,却无比渺茫。
  
  “看完了。”
  
  “终于看完了!”两个考官先后长出了一口气,满面的惬意:“过瘾,真是过瘾,这次总算是大快朵颐。”
  
  两人说完,同时动手,各自将淘汰下来的一百张卷子放到一边,又都笑着说,杨主考说是用一整夜时间排出名次,看现在这种速度,显然是不可能的。
  
  杨廷和道:“无论如何今天之内得弄完,反正接下来的卷子也少了一半,应该很快的。现在先去吃饭,等下再转桌,就不睡了。”
  
  “好,反正也睡不着,索性一鼓作气弄完。”一个考官摸了摸胡须,连连称是。
  
  这个时候,外面各考棚响起了考官们念题的声音,在黎明时分寂静的贡院里显得异常清晰。
  
  乡试最后一场正式开始了,不过,三个主考都不关心。相比起第一场的七道八股文来说,第二第三场的考试,却是无关紧要,也就做个参考而已。
  
  吃饭的时候,杨廷和一边喝着皱,一边有意无意地将话题朝他们刚才所判的卷子上扯,问是否看到过相当出色的卷子。
  
  他不说还好,一问,就有一个考官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道:“杨主考不问还好,这一问,我倒想起一张卷子。这考生真真是厉害,那七篇文章作得花团锦簇,意韵悠长,倒像是一首诗词,下官从来没想到过还有人能把时文作得如此优美!”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杨廷和心中顿时一动,立即就怀疑这个副主考说的就是苏木的卷子。作为一个主考官,这一科的秀才们的履历他以前在礼部都找出来看了一遍。老实说,北直隶这一科的秀才中还真没什么人才,屈指算来,也不区区几人还算有些名气。这其中,苏木的文章应该是最好的一个。
  
  不过,作为一个主考官,他倒不便表露出自己的喜好。
  
  而且,等下转桌,这人的卷子还转不到自己手上。
  
  也只能淡淡一笑,却不答话。
  
  倒是另外一个副主考来了兴趣,不住地出言询问。
  
  那个副主考念了两段考卷里的文章,后来大约是觉得有些疲了,笑道:“道华兄,等下卷子就会到你手上,自己看就是,也不急于一时啊!”
  
  “却是,吃饭,吃饭。”
  
  不过,他刚才念的那几段文字确实作得非常好,还颇有苏木的风格,杨廷和心中咯噔一声,将筷子放下再不受用。
  
  “大主考,事少事烦可不是好事。”那就叫道华的副主考打趣。
  
  杨廷和突然板起了脸不说话。
  
  另外一人道:“杨主考这叫惜福,食不可过饱。”
  
  大主考先放下筷子,作为副手自然不好意思再吃下去,都同时起身,却不知道杨大人心有所思,食不甘味。
  
  所谓转桌,实际上就是复核。前一个考官已经下了判语,后面的人接到手之后,也不过看看有没有什么地方尚存纰漏。如果有,就挑出来。如果没有,也就这样了。
  
  如此,也少了许多麻烦。
  
  再加上杨廷和就等着看苏木的那份卷子,读起来也新不在焉,也不在这一百张卷子里挑刺。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那个叫道华的考官突然将手在案上轻轻一拍:“妙啊,妙啊!”
  
  估计是正好看到那张卷子。
  
  前一个考官得意地问:“道华如何,晚生所言不虚吧?”
  
  “能够入得顾兄眼的卷子自然是好的。”那个叫道华的考官又叫了一声好,道:“难得,难得啊。别的考生作文,状态一来,写出一篇好文章也不是什么难事。这考生难得的是篇篇文章都是字字珠玑,章章都好到极处,当真了得,可见这人是真正的有才。依下官来看,这一科的解元应该没什么问题了,如果他后面两场的卷子也是如此出色。”
  
  另外一个考官笑道:“正如道华兄所说,这人最难得的是篇篇文章得作得如此出色,保持在同一水准。你觉得他最后两场的卷子会出纰漏吗,想必一样会被同考官荐卷。这一点,道华你也不用担心。”
  
  叫道华的那人道:“不过,这第一场可以先将他定为草元,如果后面的卷子作得不妥,降格就是了。”
  
  所谓草元,就是在第一场考试结束之后初步为推荐上来的卷子定个名次,草元就是暂时的头名。
  
  这主要是因为乡试的第一场是七道八股文考题,分量重,而明朝科举又以时文为尊。而后面两场只不过起个参考作用,考官也不会认真看,只要不出大的问题,就算是过了。
  
  所以,只要第一场被选中,后面基本就没有什么变化了。
  
  只要被点为草元,就算是这一科的头名,这可是莫誉,一举成名不说天下知,至少在整个河北算是个立下名号了。
  
  听到他这么说,另外一个考官咳嗽一声。
  
  叫道华的那个副主考这才猛地醒悟过来,尴尬地闭上嘴,又将头低了下去。
  
  毕竟到最后定案还有最后一从转桌,最后如何还得让杨廷和这个大宗师来定夺。
  
  杨廷却装着没有听到的样子,心中却是冷笑:苏木啊苏木,乡试如此重要,你果然拿出了全部的手段,将每一篇文章做得尽善尽美,这回你不藏拙了吧,只可惜,越是如此,越是显出你人品的卑劣。
  
  他先入为主,越听,心中对苏木的成就越深。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