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一百九十章 总算是解脱了
苏木心中不安,这一觉睡得不安稳,直到第二日天光大白才起床(明朝好女婿190章)。
  
  醒来之后,看了看拜在桌上的稿子,心中却没由来地一阵厌烦,死活也不愿意去碰。
  
  呆坐了半天,这才像是下了很大决心拿起稿子看起来,这一看却挪不开眼睛。只觉得昨天怎么看都不顺眼的稿子读起来却非常不错,真要改也无从下手。
  
  他一呆:这才睡了一夜,昨天死活也看不上眼的东西,今天却是如此顺眼,这又是什么道理?
  
  想了半天,苏木这才突然醒悟过来,昨天自己这一题不是作得不好。之所以弄成那样,主要是没有自信,总觉得自己什么地方出了纰漏。心理压力一大,难免疑神疑鬼。
  
  “苏木啊苏木,这可不是你的风格啊!”苏木突然笑了起来,摆了摆头:“其实真如你第一场结束是所感觉的那样,你的文章和学问已经登堂入室,火候功夫已到,现在缺的却是自信。”
  
  “这一题却是过了!”
  
  心中一片欢喜。
  
  苏木却不知道自己的心志经过这场完全没有使用作弊手段的考试之后,变得强大起来。
  
  从惶惑到清醒地认识到自己的真实水平,再到自我怀疑,最后坚定信念。这断断的七八日时间,就如同在人生中走了一个来回。
  
  如果没猜错,时间已经到了第三场第二天中午,留给苏木的只剩一天半。
  
  但他却没有着急,恢复自信之后,他提起笔作起剩余的三道题目。
  
  也不急,还是按照自己缓慢的节奏,一题一题地作下去,直到半夜,才将所有的稿子弄完。
  
  这会,他也没有修改,也不觉得还有什么修改的余地。
  
  趁着精神还好,借着灯笼的光,吸了一口大气,端正地将所有的文章都录到正式的卷子上。
  
  等到所有一切弄妥当,已是最后一天。
  
  正是黎明时分,天麻麻亮,所有的考生都还在睡觉,低低的鼾声如海潮一样袭来,夹杂着几声呓语和隐约的磨牙声,夹杂着风声,吹动苏木的裤腿(明朝好女婿190章)。
  
  秋已经很深了,突然间苏木感觉有些冷。
  
  等到写完最后一个字,苏木突然被这一片宁静惊醒过来,他茫然地抬起头来,突然感觉一阵前所未有的古怪情绪,空虚、寂寞、期待、向往……一时间也说不清楚。
  
  百般滋味,五味杂陈,却品不出来。
  
  冷,越来越冷。
  
  已经两天一夜没睡觉了,连续九天没有刷牙洗脸。
  
  苏木看了看自己握笔的右手,已经在秋风中干得裂了口子,指甲里也全是黑垢。
  
  眼睛红得怕人,又热又疼,全是眼屎。
  
  前所未有的疲乏感觉不断涌上来,身体也轻飘飘的没有半点重量。
  
  累。
  
  累。
  
  累。
  
  实在太累。
  
  总算写完卷子了,虽然还不够完美,虽然未必能拿高分。可这全是自己第一次为一件事付出这么多努力,这是自己真实水平的提醒。
  
  即便中不了,这付出的一切,必将成为自己人生中最大一笔财富,受用一生。
  
  相比起明朝科举,现代社会的高考又算得了什么,连这样的难关都能坚持下来,还有什么坎迈不过去。
  
  突然间,苏木有些明白,古人之所以在科举上设置如此大的难度,如此低的录取率,能够中举的除了天纵奇才之辈,都是心志坚强,精钢不可夺志的精英。
  
  在这种制度下,在明朝的官僚集团和基础社会组织中,但凡能占一席之地的,谁也不是笨蛋和怂包。
  
  明朝,总归是精英统治的世界啊!
  
  其实,任何一个年代,任何一个国家,不都是如此吗?
  
  眼睛里还在火辣辣地难受,手脚也冷得快要僵了。
  
  苏木张开嘴想笑,却有一丝涎水流了下来。
  
  他突然猛地将手中的笔扔出考舍,将衣服一裹,径直躺在地上,突然大叫一声:“牛,我他妈就是牛!”
  
  苏木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醒来的,也不记得自己是怎么上的炕,只得被一阵喧嚣声给弄醒。
  
  整开眼睛看了看,考舍外面尽是来来去去的衙役和书办。
  
  有一个考官在喊:“第一次放牌的时辰到了,有作完卷子的考生需要出场的拍拍写板,坐在位置上等发签。”
  
  然后,就有几声写板的声音传来。
  
  “哦,有人要交卷了。”到这个时候,苏木脑袋还有晕忽忽的,喃喃地说了一声,就倒了下去。
  
  又过了很长时间,又似乎很短,照样的声音袭来。
  
  这下,苏木一个激灵,终于醒了,“可以交卷了!”
  
  他猛地睁开眼睛,却疼得几乎掉下泪来,原来,双目已经彻底被眼屎给糊住了。
  
  吸了一口越发冷咧的空气,秋天的气息更浓,脑袋像通了电一样清醒过来。
  
  忙走到考舍门口拍了拍写扳,端正地坐在凳子上等着。
  
  不一会儿,就有一个书办过来收卷,然后登记签号,发签,说:“可以出去了,跟着我走。”
  
  这个时候,苏木才问:“敢问,现在什么时辰?”
  
  那书办小声地应到:“午后了,你是第二批。”
  
  原来,乡试最后一天出场的时候分三批交卷,午前一批、午后一批、傍晚一批。收卷官每收一卷发一签,签卷相符。考卷糊名,评卷前有抄工用朱笔抄录,最后才交给考官审卷。
  
  至于考生,交完卷之后就可以离开了。
  
  “哦,原来已经是第二批了。”苏木摸摸下巴,就摸到短短的胡子岔,面庞也显得甚是粗砺。
  
  他心中也有些懊恼,早知道先前一批就应该出场的,这个时候,只怕已经睡进温暖的被窝里,不强似蜷在狭小的考舍中?
  
  苏木摇了摇头,背起考篮,大步朝考场外面走去。
  
  依旧如来时一样,依旧是那样的风景,只不过,来的时候天气还热,等到出场,贡院外面那颗叫不出名字来的大树的数叶已经变成金黄色,却是满眼的秋光。
  
  这场漫长的考试终于结束,总算是解脱了。
  
  大门外面积聚了许多考生,都是第二批出场的秀才们。
  
  实际上,这一批出来的人最多。头一批交卷的要么是了不得的人物,要么是已经放弃了的;第三批的不是写得慢,就是作不出题目的。
  
  所以,午后出场这批人最多。
  
  超过上千人聚在外面的小广场上,交头接耳地讨论考试,对着答案,跟后世高考结束也没有什么两样。
  
  这情形让苏木心中突然有种恍惚之感。
  
  他本打算找个旅馆美美地睡上一觉的,可转念一想,和自己抱着同样心思的人必定不少,通州的房间早被人给包了,现在估计也找不着。若让他回先前住的地方去,心中却是不愿意,那地方实在是龌龊,多看一眼就要脏了眼睛。
  
  算了,还是直接雇船回北京吧。
  
  正想着,就在人群中看到木生和另外几个一道从北京来通州参加考试的保定士子。
  
  一看到熟人,苏木很是高兴,忙走上去问:“木兄,各位兄台,你们也出来了,考得如何?”
  
  众人见到苏木都同时静了静,却不说话,只将目光落到木生身上。
  
  目光中充满了怪异。
  
  木生呵呵一笑,神情显得很是客套:“还成。”
  
  问题是,他和苏木本就是好友,用不着这么客气的,这笑容中也满是拒人千里之外的意味。
  
  苏木却没想到其他,又道:“各位兄台是今天回北京吗,等下聚齐人,咱们一道雇艘船吧!子相呢,怎么没看到人?”
  
  听到苏木提议一道回北京,众人支支吾吾半天,没说成,也没说不。
  
  苏木被众人诡异的表情弄得一头雾水,疑惑地问:“怎么了,究竟回不回京师啊?”
  
  木生:“子乔,我们……我们打算……先回保定等发榜,就不去京城了……”他也不是一个善于拒绝人的,感觉有些不好意思。
  
  苏木却不觉得有什么不对,一想到要一个人孤零零地回北京,人少,船也不好雇,心中略微有些失望:“这样啊,那我只能一个人回去了。子相呢,怎么还没出来?”
  
  据他所知,孙臣的考舍位于卯字考棚区,距离苏木还有些距离,正和木生一起。
  
  木生:“我交卷的时候,他还在作题呢,估计晚上才能出来吧。就不等他了,我等先走。”
  
  苏木有些不满:“子相病体未愈,你们怎么可以丢下他一个人?”
  
  语气中已经带着责问了,木生的脸红了起来。
  
  这个时候,一道来通州的一个考生突然问道:“苏木,你实话实说,那首《长相思》究竟是不是抄袭,我等心中皆有疑惑,你又不说实话。真做了一路,孙臣又要鸹噪,说他相信你,反显得咱们是小人一样。子乔,你就告诉我们吧?”
  
  苏木总算明白过来,忍不住冷笑:“看来你们是不相信我苏木了,枉我等同窗同年一场。你们宁可相信龙在这个外人吗?怎么了,羞于与我苏木为伍,为了躲开我,连子相也不管了?清者自清,苏木也不屑辩解。”
  
  众人都低下头去,木生的脸更红了。
  
  场中的气氛显得很是尴尬。
  
  就在这这个时候,从贡院里走出来一大群人,为首的正是龙公子。
  
  他显然已经看到了刚才一幕,笑得得意。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