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一百九十二章 这个名字出现了
随着杨廷和这一声,所有的所有的考官都同时一震,到今日,这一期乡试算是正式结束了,就差这最后一道程序(明朝好女婿192章)。
  
  虽然说最后的结果还得上报中央,统一审核之后才算是具有法律上的效力。不过,所有人都知道那不过最后走一个过场而已。
  
  正在弥封官在监试官的监督下启封的时候,杨廷和大约是觉得公堂之中的气氛有些凝重,又或者是有意缓和一下那个叫道华的副主考撂挑子的尴尬,轻轻一笑:“千里万里都经历过来,只剩最后一件,一尺之水,一跃而过,大家随意吧!”
  
  如此,大家这才都松了一口气,又知道杨大人是为了掩饰心中的不快,很配合地笑声一笑,又低低地议论起来。
  
  “这一科解元也不知道花落谁家,钟大人,你先预测一下。”
  
  “这事还真没办法预测,各府近年虽然也涌现出不少青年才俊,可比起成名已久的老名士来说,还差了些火候。依下官来看,也只有龙在龙明卿算得上是一个人物。”
  
  “恩,这人我也听说过,诗词双绝。尤其是曲子词写得极好,在江南名头极盛。据说是继唐伯虎之后的第一圣手,不少青楼女子都以传唱他的作品为荣。”
  
  “想来龙明卿定然能得第一。”
  
  至于龙在这人究竟是谁,诗词好不好,杨廷和却不在意。大家都在议论此人,好象他必定要中一样,其实杨廷和觉得众人还忽略了苏木这人。科举考试考的是道德文章,考的是八股,和诗词却没有什么关系。
  
  在亲耳听过苏木给太子授课,亲眼见过苏木的文章之后,杨大人对苏木的才学还是有非常深刻的印象的,如果凭真本事来考,乡试真不算什么。
  
  不过,这一期他却是中不了的。
  
  当然,这个念头杨廷和也只能藏在心中,也不便说出口。
  
  这个时候,头名解元卷终于启封了(明朝好女婿192章)。
  
  监考官咳嗽一声,所有人都安静下来,伸长了脖子竖起了耳朵,面上全是兴奋。
  
  倒是那杨廷和满面都是平静,作为一个翰林院学士,他也曾经被中央派遣到地方主持乡试。至于院试,更是不知道经历过多少次,再就练就了云淡风轻的性子。再说,他已经笃定苏木中不了举人,更别说是解元了。
  
  启封官拿起卷子,一楞,好像有些意外:“本期乡试头名,万全怀安卫,徐邦才。”
  
  “咦,怎么不是龙在。”
  
  “这个徐邦才我倒是听说过,一个快七十岁的老秀才了,考了一辈子,连个举人也中不了。而且,万全又多是军户,有名的偏僻贫困之地,文教也甚是落后。”
  
  “我说,他一把年纪了,就算中了举人,将来也不可能做官,还考什么呀?”
  
  “哎,可怜啊,不过,这回老秀才得了第一,也算是足慰平生了,说实在话,下官也替他高兴。”
  
  大家都连连点头,不过,龙在名气实在太大,他没得第一还是让人意外。
  
  “第二名,真定府行堂县,方宝玉。”弥封官又开始念第二名的名字。
  
  依旧没有龙在。
  
  “第三名,河间府……”
  
  所有人都竖起了耳朵,毕竟龙在的名字摆在那里,就算前两名没有他,这第三名总是能拿到的。听到河间二字,所有人都来了精神。
  
  弥封官一笑:“第三名,河间府唐有德。”
  
  “啊,龙明卿竟然没有进前三……”
  
  当下,所有人都小声议论起来。
  
  杨廷和却不制止,只要苏木中不了举,至于其他人谁中谁不中,他也不关心。龙在,那是谁?
  
  不过,他心中还是有些担心,生怕自己一时不慎,将苏木给取了。
  
  毕竟,这次北直隶一共有录取两百名举人,卷子实在太多,又封住了名字,在最后定榜之前,谁也不知道究竟是谁纵身一跃登上龙门。
  
  不想偏远省份,如云贵甘肃,中央只拨下去几十个名额。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很快就念了一百多个中式秀才的名字,但是这其中还是没有龙在的名字。
  
  所有的考官都静了下来,都觉得不可思议。龙在名气如此之大,中不了前三也可以理解,毕竟,考官的口味各有不同,未必就喜欢他的文字。又或者,龙在这次考试发挥不好。
  
  可以他的本事,前三十总是进得去的。
  
  但眼前的情形,不但前三十、前五十,连前一百也没有他,这事就显得古怪了。
  
  杨廷和却偷偷松了一口气:没有苏木,甚好,看样子,这次是真的将他刷下去了。
  
  弥封官继续念着,很快,又念了五十个人的名字。
  
  还是没有龙在。
  
  还是没有苏木。
  
  没苏木的名字,杨廷和身体和精神更是放松。
  
  没有龙在,考官们开始骚动起来。
  
  弥封官手头的卷子还剩下最后的五十份,只薄薄的一叠。
  
  大约是公堂里太吵,他不得不提高了声气,“第一百五十一,大名府黄定……第一百七十二名,大名府滑县兰东明……第一百九十一名……”
  
  众人都是一惊:还剩最后十人了,怎么还没有龙在,这究竟是怎么了?
  
  杨廷和彻底放松下去,微笑着端起了茶杯。他不认为苏木会在这最后十人之中,至于龙在,他倒有些留意了,听说此人是个才子,怎么没中。以他那么大的名气,若是不中,反显得我这个主考不公平,却是不美。
  
  弥封官的声音很是响亮:“第一百九十一名,保定府清苑县苏木。”
  
  “噗!”杨廷和一口茶水喷了出来,然后剧烈的咳嗽起来。
  
  这突然的变故让所有人都将头转过来,就连弥缝官也惊讶地闭上了嘴巴。
  
  杨廷和还在不停地咳嗽,一张脸涨得通红。旋即,又是一片铁青。
  
  未来的内阁首辅心中一阵混乱,又带着一丝迷茫:怎么会,怎么会,老夫已经将他的文理和行文方式完全吃透,自认为这苏木不管写什么文章,都逃不过我的眼睛。怎么……还是漏了网……他的卷子究竟是怎么做的?
  
  想到这里,杨廷和再也坐不住了,猛地冲上前去,抓起苏木那份卷子就看了一眼。心中立即明白过来,这卷子做得非常普通,也不过是老生常谈。可字字句句流畅厚实,圆滑得让人挑不错来。同他院试时中秀才的那篇文章相比,质量上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看来,这苏木是故意压低了自己的水准,故意写成这样。
  
  这个苏木有是从什么地方知道自己这次有意要将拿下去的?
  
  杨廷和脑袋里像是走马灯一样旋转,很快,他就想明白了。这段日子,他成天拿着苏木的文章揣摩,这事想必是走漏了风声,不知道怎么得就传到苏木耳朵里去了。
  
  这厮就故意换了一种风格,最可怕的是,他压低水准不说,还恰恰挤进最后十人之中。
  
  光这份举重若轻的本事,就让杨廷和倒抽了一口冷气。
  
  杨廷和觉得自己被苏木彻底地耍了,心中有一股怒气喷涌而出,再也按捺不住。
  
  那么,被自己淘汰的那份解元卷究竟是谁的呢?
  
  杨廷和心中一个激灵,也顾不得体统,冲到那份自以为是苏木的卷子那里,“丝”一声撕开了封口。
  
  见主考大人如此急噪,所有人都围了过去,一看到封口处的名字,都同时叫出声来:“是龙在龙明卿的卷子,龙在居然连个举人也没考中!”
  
  “龙明卿竟然被刷下去了,怎么可能?”
  
  ……
  
  一阵乱糟糟的叫声中,所有考官的目光同时落到杨廷和身上,眼光中也满是复杂。
  
  要知道,这份卷子可是杨大人力排众议坚决拿下去的,为此,他甚至不惜同副主考翻脸。
  
  他这么做,究竟是为了什么呢?
  
  很快,就有人想到龙在身后的那人。
  
  龙在最近两年在南方名头极大,很有可能是唐伯虎的继承人,再过上几年,未必不成为江南五大才子之一。
  
  问题的关键还在于,龙在可是宁王最得力的幕僚。
  
  杨大人乃是当今天子的身边人,难道说,他之所以要拿下龙在,是朝廷有向藩王动手的意思。
  
  要知道,当今天子性格宽厚,对王爷们都非常放纵。这个宁王也是个青年英才,难道说他已经引起了朝廷的警惕。
  
  一时间,众人浮想联翩,更有人面色阴晴不定:杨大人一时不慎,竟然将朝廷未来的风向泄露出来。这未必不是一个机会,要不要上个折子,论一论藩王之害,请朝廷下旨限制各封国王爷们的权利呢?如果赌对了,未必不是一步登天的良机。
  
  杨廷和趔趄了一步,好不容易才站稳了脚步。心中一阵混乱:原本打算让苏木中不了举人,却阴差阳错刷掉了宁王的幕僚。这些却是麻烦了,我本是天子近臣,龙在又是宁王的幕僚。朝中多的是有心人,未必不一叶落而知秋,搞出许多麻烦。
  
  他心中长叹一声:好一个心机深沉的苏子乔,以你的学问,中进士应该不难。将来入了朝,以你在太子心目中的地位,谁又能制得了你?
  
  天意啊!
  
  不管怎么说,苏木这次是中了。
  
  只不过,他本人还不知道,距离发榜还有二十多天。
  
  此刻的苏木正坐在车上。
  
  车轮辘辘,前方的那片枫树林红艳艳一片。
  
  似大火燎原,如此热烈。
  
  秋已深。
  
  (本卷终)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