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二百章 这事也容易办
反正你们锦衣卫都是瓜怂,要钱,问东厂的公公们要去,折腾我们这些小老百姓做什么?
  
  说是小老百姓,其实也不尽然(明朝好女婿200章)。能够在京城这种抬头是官,低头是吏的地方兴起这么大的堂子,经营的又是来钱极快的行当,谁身后没站着几个大人。
  
  真若闹起来,也能找到有分量的人替自己说话。
  
  而如今锦衣卫是什么德行,全北京城的人知道,根本就没有人将这曾经八面威风的特务机关放在眼里。
  
  正因为如此,加上胡顺做这个副千户之后,威信不立,底下的人又不买他的帐。遇到有事,也是出工不出力。
  
  因为,干了一个月,总共才收上来几十两银子。
  
  而需要上缴都指挥司的份子钱却需要四万两,这钱可不能不给。
  
  胡顺也是求爹爹告奶奶,上头这考虑到他刚任职不到一个月,才降到一万五千。为了保住官位,他一咬牙,自掏腰包垫上,将自己这些年攒下的家底子全赔了进去。
  
  上个月总算是对付过去了,可下个月呢?
  
  好不容易升了副千户,别人升官都是要小发一笔的,偏偏胡顺这个官当得憋屈,反将自己弄破了产。
  
  胡顺抓破脑袋也想不出该用什么手段将商家签的规费收上来,他困坐愁城,胡进学看得心中着急,一怒之下,也不告诉胡顺,径直带人到《万花楼》。
  
  他这边打算动手,那边就有人怕闹出乱子,忙跑去报告胡顺。
  
  胡顺也知道这其中的厉害,忙过来制止,这才演出了刚才的一幕。
  
  胡顺:“事情大概就是这样,苏先生,你看……这事该怎么弄?”
  
  苏木摸了摸下巴,问:“胡老爷,小生方才见那《万花楼》的打手很是嚣张,可有来头,又或者他这楼子是朝中哪位大臣的产业?”
  
  胡顺苦笑:“万花楼倒没有什么来头,老板不过是一个普通富户,为人做事也小心谨慎。”
  
  “那你怕什么呀?”苏木大不解。
  
  胡顺:“万花楼没来头,可架不住他生意做得好,乃是甜水胡同最大的两家青楼之一,每月所交的规矩钱都排在一百多家堂子的前两名,是甜水胡同的招牌,说是行首也不为过。”
  
  “另外一家可是《罗衣馆》?”苏木若有所思地问。
  
  胡顺赞了一声:“难得子乔你访得明白。”
  
  话音刚落,门口的胡莹转过头来,警惕地看了苏木一眼。
  
  “胡老爷你接着说。”
  
  胡顺:“因此,这两家青楼同东厂和锦衣卫的人都熟。先前那个郭鼠儿虽说是万花楼的打手,可他是老板的外甥,也占了些股份。万花楼的老板年老无后,如果不出意外,此人将来是要继承这座楼子的。这人看起来虽然粗豪,却刁滑,认识不少人,又势力。现在见东厂占了我们锦衣亲军的起首,就一味投阉贼们的好,不肯卖我们的帐了。”
  
  胡进学忿忿地叫了一声:“这个郭贼实在可恶,刚才叔你就不该拦住我。”
  
  胡顺苦着脸说:“进学,你就算打他一顿有如何。真撕破了脸,他索性投到东厂门下,再不会理睬我们。他是行首,他不交钱,其他馆子楼子也会跟着学。再将东厂也牵扯进来,我一个小小的副千户,东厂的人要捏死我还不容易。”
  
  胡进学:“他们东厂是人,我们锦衣卫就不是人?”
  
  胡顺:“问题是,锦衣卫现在混得惨,真与东厂斗起来,以上头那和稀泥的性子,最后还不是我胡顺倒霉。再说,万花楼最近生意也不太好,没钱交,也可以理解。”
  
  胡进学不服:“叔倒替那姓郭的着想了,我看那万花楼平日间进进出出都是人,哪里像是生意不好的样子。”
  
  胡顺哼了一声:“你懂个屁,若不信你去他们门口守着,看进进出出的都是什么客人。不外是一些普通客人,至多是秀才顶天了,睡一夜至多不过几两银……”他看了看门口的女儿,大约是觉得这话说得有些粗俗,道:“真正肯出钱的,还不是那些达官贵人士林名士。只要你楼子里出了个才女,这些人都疯了一样跑去捧场。打个茶围,都得几十两。再喝杯酒,听个曲儿,好几百两出去了。青楼要赚钱,都得靠这个。”
  
  苏木也听得入迷,他心中猛然惊醒:是啊,胡顺话糙理不糙,说得确实在理。正如他所言,正是嫖宿一夜,也不过几钱银子。可万花楼这种高档的青楼,根本就不经营皮肉生意。人家卖的是文化,是品位。说难听点,女人脱光了都那样,又不是镶钻石的,值不了什么。但文化却是无价的。这时代的高级青楼,说穿了并不是妓院,而是高档会所。最近云卿的花魁头衔被燕娘夺了去,也没有生意,连带着整个万花楼也没有了生意。
  
  想到这里,苏木插嘴问道:“可是燕娘和云卿争夺花魁一事,因为万花楼败下阵来,所以生意才一落千丈?”
  
  胡顺一呆:“子乔你怎么知道?”
  
  门口的胡莹也恼怒地哼了一声,一用力,将一朵菊花扯碎了。
  
  苏木被胡莹吓了一跳,忙道:“别误会,别误会,我也是道听途说,故尔相问。”
  
  这胡小姐对自己可是巴心巴肝,只不过因为现实原因,两人到今天还没能走到一起。不过,她的性子苏木却是清楚的,温柔起来的时候看起来好像是弱不禁风腼腆害羞,真惹火了她,敢提着刀子跟你干。
  
  听苏木这么说,胡莹的脸色才好看些。
  
  胡顺:“子乔,这事好生难办。这个月如果再不将规矩钱收上来,我只有去跳水了。你的才能我们大家都是知道的,还请想个法子帮我度过这个难关。”
  
  苏木想了想:“其实这事也简单啊,正如你刚才所说,万花楼和罗衣馆乃是甜水胡同风月行的行首,只要说服他们将规费交上,其他家一看,连这两家都交钱了,也没必要硬顶着一毛不拔吧。”
  
  “你说得倒是容易,问题是这两家我根本就弄不好啊!”胡顺叹息一声。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