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二百零八章 静待时机
办好了胡顺的事情,苏木也有些喜悦,倒不是因为这个准老丈人,实在是,如果不帮他顺利度过这关,胡莹那里须不好交代(明朝好女婿208章)。
  
  苏木;“如此,我就替胡副千户多谢姑娘了。”
  
  表情已经恬淡,好像是事不关己。
  
  “那么,还请问云卿姑娘,什么时候出手和那燕娘比试?”这才是苏木真正在意的。
  
  这事情表面上看来好象只是云卿和燕娘的花魁之争,背后全是苏木和龙在之间的恩怨。只要赢了这一场比试,苏木自可洗刷掉抄袭的嫌疑,而且还有可能替代龙在成为青年一代的诗坛领袖。
  
  “公子这事情尚有些说头,还请坐下说话。”
  
  苏木点点头,又回到屋中。
  
  这个时候,就有四个乐师走进屋来,喊了一声姑娘。
  
  云卿将苏木的诗稿子递过去,满面春风地说:“这是苏公子专门为我写的新词,几位老先生且看看,可否谱上曲子来。”
  
  几个乐师围上去,各自看了看,就有人说,这曲牌本有固定韵脚,若要谱新曲倒也容易,不知道姑娘什么时候要。
  
  云卿:“最好现在就坐好,也好让苏木公子听听。毕竟这是公子的心血,未必要叫他满意。”
  
  几个乐师同时点头,然后凑在一起商量起来。
  
  苏木听到这话,倒有些好奇起来。作为一个现代人,又穿越到明朝,却不知道这古代的流行歌曲是如何产生的。在他看来,所谓的词,因为格式和韵律的关系,应该有固定的旋律才对。可听了乐师的话,他才知道自己错得离谱。
  
  原来,所谓的词牌,不过是给出一个韵脚和节奏,至于用什么旋律,你得自己重新谱。
  
  否则,无论歌词是什么,你都用同样的曲子,有的时候也未免不太合适。
  
  比如《念奴娇》这个词牌,若是用苏大胡子的“大江东去”自然要用铁板同琵琶,曲调也得铿锵有力。可如果用这种风格的曲子去唱李清照的“萧条庭院,又斜风细雨,重门须闭。宠柳娇花寒食近,种种恼人天气。险韵诗成,扶头酒醒,别是闲滋味。征鸿过尽,万千心事难寄。”就变成一种纯粹的恶搞了,等用萧管牙板,幽咽柔腔才能还原那酒醒后的百无聊赖的愁绪。
  
  所以,根据作品的风格和文字韵味,重新谱曲却非常有必要,也是这次比试成败的关键。
  
  “公子先前论茶说得深得我心,奴家一时手痒,且试上一试,不到之处,还请公子指点。”云卿微笑着,就按照苏木的烹茶手法制作起茶汤。
  
  一边整治,一边柔声道:“至于苏公子刚才问起奴家什么时候和燕娘比试,此事却不可太草率,否则,却是可惜了你这首好词,暴殄天物可是要受天谴的。”
  
  苏木隐约觉得这其中有所讲究:“愿闻其详。”
  
  云卿缓缓道:“若就这么将公子的词作唱出去,知道的人也不多。奴家已经有一段日子没唱新诗新词,只怕外面的人已经将我忘记了。”
  
  说到这里,她一脸的落寞:“总归要寻个合用的机会,在万人瞩目的地方亮相,才能尽人皆知。”
  
  “却正是这个道理,倒是小生心急了。”苏木恍然大悟,别说在通讯不发达的明朝,即便是在信息爆炸的现代社会。一个明星要推出新作品,也得选择一个合适的时间和地点,务求将影响最大化,瞬间占领所有信息平台的头版。
  
  “那么,姑娘觉得什么时机合适呢?”
  
  “这事急不得。”云卿掩嘴轻笑:“还得等上一段日子,不过,公子放心,年底京城公卿大夫贵人们的家宴极多,有的是时机。且,乐师们编曲配乐,再到熟练,也需要时间。”
  
  “对,对。”
  
  很快,一杯子绿茶就递到苏木手中。
  
  一尝试,分外香甜,比苏木自己还做得好。
  
  那几个岳师很快地谱出了一个曲子,然后开始调弦对音。
  
  一时间,屋子全是乱七八糟的丝弦声,吵得人头疼。
  
  苏木顿时有些承受不了,欲告辞而去,却还是有些放心不下,就耐心地又坐下来,同云卿说起话来。
  
  好一个风雅的女子,谈吐非常不俗,又不像这个年代的读书人,专一在道德文章上纠缠。
  
  作为一个风月行的清馆人,一身的本事都在诗词文字之美上面。
  
  苏木大学时本就是教授古典文学的,对于国学的研究,更多着眼其文学性。同这个时代功利味十足的学问还真有些格格不入,老实说,很多时候同其他秀才们也不怎么谈得来。
  
  这次纯粹的文学切磋,倒叫他来了谈兴,说着说着,一不小心将后世的观点也搬了过来,对今古诗词逐一评点。
  
  这些后人的研究成果对云卿来说显得非常新鲜,刚开始的时候她还有意在苏木面前炫耀自己的才情,可说到后面,却只有苏木说话她听的份儿。
  
  心中对苏木越发地佩服,一双眼睛也是越来越亮。
  
  等到两开茶喝尽,一个时辰之后,那乱七八糟的音乐总算是清晰明澈起来,竟分外地动听。
  
  仔细一琢磨,这曲子还真有点后世邓丽君歌曲的味道,一样软绵绵甜丝丝,浓得化不开,又中国风十足。
  
  这个时候,苏木才大吃一惊。
  
  这几个乐师能够在短时间能谱出一首新曲,还如此好听,显然是很了不起的。
  
  苏木虽然不懂得音乐,可穿越到明朝之后,文人雅集免不了要请歌女助兴,听得多了,也不是那么外行。
  
  就这几人的本事看来,比以前那些歌女乐师什么的,却强太多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国家级,但准一流应该没任何问题的。
  
  万花楼能够培养出云卿这样的花魁,可见底蕴非常之深。
  
  听他们反复练习了几遍,苏木茶也喝通泰了,这才与云卿告别。
  
  接下来这曲子可能还要修改几次,至于后面的配器以及唱腔该作何等变化,却不是苏木这种门外汉所能参与的。
  
  总体看来,这歌曲还是很不错的。
  
  等练得熟了,只差找个合适的时机推出,将那龙在的新词狠狠压服。
  
  老实说,出了《万花楼》苏木还是有些担心,生怕胡莹正等在外面找自己的麻烦。
  
  他也不知道自己这种情绪由何而来,总觉得自己来这里见云卿好象犯了见不得人的错误。
  
  好在胡莹却不在,苏木长出了一口气,也不敢再去卫所见胡顺,叫了一辆马车径直回家去了。
  
  出来了一个上午,肚子还真有些饿,正是吃饭时间,也不知道小蝶做好饭没有。
  
  下了马车,刚进院子,苏木又下意识地朝龙在所住的院子看了一眼,那边有不少下人进进出出,估计龙在已经起床了。
  
  苏木也不想见着龙在,正要回自己院子,突然间,有人一声大喊:“子乔,你可算回来了,太好了,太好了。你听我讲,我最近只感觉四肢百骸有使不完的力气,举手投足,身体中的气脉用溪流一样转动不息,好生受用!”
  
  这一声洪亮之极,显示出浑厚的中气,惊得屋顶那一群鸽子扑棱棱飞起。
  
  苏木回头看去,暗叫了一声晦气。
  
  来的不是别人,正是久违了的朱大将军朱寿。
  
  他身边也没带卫士,就刘太监一人。
  
  苏木没好气地说:“原来是大将军啊,你那不是气脉流动,是幻觉。”
  
  同时,朱厚照这一声大喊,已经惊动了龙在院子里的人。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