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二百一十四章 胸有山川
没办法,苏木只能买了一张三尺熟宣,凭借着记忆慢慢地勾勒起山西的地图来(明朝好女婿214章)。
  
  说起画地图,苏木并不是美术转科出身,对这种东西并不擅长。当然,就算随便画几笔,也比朱厚照拿来的狗屎一堆好太多了。
  
  在古代,舆图,尤其是画得精致的舆图乃是军国重器,历来都收藏于官府或者军队大将手中,一般人根本没有机会见到。至于升斗小民,很多人的足迹一辈子都局限在一县一府,这天下究竟是什么模样,也无从知晓。所以,藏有地图的,对天下地理门清的大多是精英一类的人物。民间夸奖某人智谋出众,大多以“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来恭维。
  
  地理这种东西,可是比《四书》《五经》更高屋建瓴的学问。
  
  当然,苏木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地图这种玩意儿在后世也不新奇,可说是从小接触。到了初中,学校还会每人发一本地图册,其精美程度也不是古人所能想象的。
  
  苏木本是文科生,对历史地理这种学科也有极大的兴趣,大学毕业之后,怀揣这一本交通图册满世界跑,把整个中国游了遍。
  
  当年他同寝室的同学就是山西太原人,大二暑假的时候还跑他家去玩了十来天,对于山西地理他可不陌生。
  
  到现在,记忆虽然有些模糊,可哪里有山,哪里有河,哪里有森林和峡谷还记得。至于比例,这个也不用担心,关键是先定位。
  
  山西的地理总的来说是两座山脉、六块盆地和两条主要河流(明朝好女婿214章)。吕梁山、太行山;大同、忻州、太原、临汾、运城、长治盆地;黄河,汾河。
  
  苏木想用黄河和汾河定位,在地图上用石青画了两条曲线。
  
  这下,不但朱厚照,就连刘瑾也看明白了,叫了一声:“这是黄河。”
  
  黄河流经山西与陕西、河南交界处,现成一个大拐,用来做参照物最好不过,只要黄河的比例对了,其他地方画起来也少了许多麻烦。
  
  苏木点点头,然后在地图上标注出山西北、中、南三座主要城市大同、太原和临汾。
  
  这下,两人也看明白了,都在旁边指指点点。
  
  然后,苏木停了停,计算好比例,又开始将其他几座次要的城市画上去。
  
  不片刻,平阳、灵石、汾州、宁武、马邑等贯通南北的中轴线就这么现成了。
  
  有了这条线,剩余的事情就简单了,需依这条线朝两边扩展。
  
  苏木又将笔落到长治盆地一带,需要,潞州的政区图也弄妥当了。
  
  如此,一个上午就这么过去。
  
  等到吃饭的时候,苏木眯着眼睛看了看自己画得这个草图,计算了一下比例,发现还是不那么精确,但在目前这种条件之下,也只能这样了。
  
  午饭之后,苏木又开始标准运城盆地的城市群,这是山西最繁华的地区之一,城镇众多,境内有三条河流,还有几座湖泊,这个弄起来却有些麻烦。
  
  本来,苏木是想随便画上几笔,然后将游戏规则告诉这姓朱的小子,然后让他自个儿玩去。却不想,这一画就画上了劲。
  
  他现在也是闲得无聊,《红楼梦》写得也不顺,若是强写,质量堪忧,还如果将这个地图画完,权当休息。
  
  画着画中,苏木却是心中一动,这种相比起明朝舆图而言异常精确的地形图,对古人来说就是一件宝贝。现在是弘治末年,在过一年正德皇帝就要登记,这个荒唐天子在政治上也没有什么建树,可对外用兵却获得空前大捷,在明朝能打的皇帝中仅仅排在明成祖和朱元璋之后。
  
  将来,正德皇帝对蒙古用兵好象就在山西大同一带。行军打仗,地图这种东西可是为将者必备之物。
  
  到时候,我画的这张图未必不能派上用场。即便不能为自己获取好处,也算是一个穿越者对历史力所能及的贡献吧!
  
  想到这里,苏木倒觉得自己所干的这件事情非常有意义。
  
  他甚至还想过,等把山西地图画完,有时间再凭记忆将蒙古地形图也弄出来。
  
  正画得上劲,朱厚照却叫了一声:“不对,不对,这个地方画错了。”
  
  说着话,手指就在夏县和司盐城上面各自点了点。
  
  苏木也不抬头,问:“什么地方错了?”他画的地图也仅仅是凭着以前的记忆,很多地方也未必精确。所谓司盐城其实就是后世的运城。从夏天县城到运城这条路他也走过,公路正好贯通整个盐湖北岸。
  
  苏木因为朱厚照自己盐湖没画正确,心中也有些犹豫,鬼知道这个年代头的盐湖究竟有多宽水面呢?
  
  朱厚照道:“两座城市隔得近了,以我拿来的那张地图来看,好远的距离,起码有一百多里路。”
  
  苏木这才知道怎么想差了,撇撇嘴:“果然是没见识的,两座城市之间只相隔六十来里地。你看看这里……再算一算。”原来,苏木为了拿准比例,再用黄河定位之后,已经在图纸的四边上用尺子画上了距离,将整张地图分割成几大块方面格,并标上数字。
  
  战棋游戏对比例尺要求非常严格,如果不能做到准确,这游戏也没办法玩了。
  
  等到地图完全画号,这些方格还要进一部细分成十里路一格,变成一个棋盘。
  
  朱厚照不服:“子乔你又不是盐湖人,又知道两城之间有多长路?”
  
  正在这个时候,他突然发现自己的袖子被人扯了几下,回头一看,却是刘瑾。
  
  朱厚照:“刘伴,你扯我做甚?”
  
  “少……少爷,苏公子说的是对的。”刘瑾脸色有些白。
  
  “你说对就对啊?”朱厚照哼了一声。
  
  苏木被他吵得头疼,忍不住喝道:“就算我画得不对也没关系,也就是随便弄个舆图玩游戏,至于吗?要不,咱们还是养浩然之气好了,上次我们学到《中庸》哪一节了?”
  
  未来的正德皇帝大约也是前一段时间被苏木忽悠来读书,有些烦了,立即闭上了嘴巴,在一边看。
  
  苏木将长治盆地的政区图画好之后,晋南算是搞定,又开始去画太原地区。
  
  未来正德看得好生无聊,不住地打着哈欠,就有些想离开。
  
  回头一看刘瑾,这家伙的脸色更难看,双腿竟有些微微发颤起来。
  
  这让朱厚照心中更是奇怪,踢了他一脚:“你这老奴抖什么,打摆子啊?好没意思,算了,咱们回去吧。”
  
  说着一边伸着懒腰,一边泛着泪花百无聊赖地出去了。
  
  “真无趣,真无趣。”出了龙在的家,走在大街上,未来的正德皇帝满脸的不快:“按说子乔也是个有意思的人,他以前让我养浩然之气,好歹也是真功夫。本宫如今神功大成,他却不教更高明的武艺,却说要弄这种游戏。我都等了一天了,还没搞好。算了,以后就不过来了。刘伴,你另外弄些有趣的玩意儿。天天出宫也不太好,须仔细被父皇知道了,又是一桩麻烦。”
  
  苏木并不知道这姓朱的小子就是未来的正德皇帝,他一直觉得这家伙很烦,巴不得他从此不来了才好。
  
  可以说,现在朱厚照的心思正中了他的下怀。
  
  当然,如果他晓得真相,肯定回懊悔地叫一声:糟,我弄什么地图啊,平白错过了这么一场大机缘!
  
  听太子说以后再不过来了,刘瑾也有些高兴。毕竟,天天出宫游玩,夜路走得多了,总有撞鬼的一天。虽然他对苏木颇有好感,可内心之中还是不愿意有人在太子那里分了自己的宠信。
  
  就连声道;“是是是,殿下以后就不出来了。老奴马上寻思,看能不能弄出新鲜有趣的玩意儿,包准让太子爷你满意。”
  
  “就你,算了吧,你能搞出什么新花样?”太子哼了一声:“对了,你刚才看苏木画舆图的时候脸色非常难看,究竟是怎么了,难道苏木画的东西里有犯忌的地方?”
  
  “却不是,不过,奴才觉得……”听太子问起这事,刘瑾神色一凛,难得地正经起来。
  
  “你觉得什么?”
  
  “奴才觉得这事实在是太奇怪了,怎么也想不通。”刘瑾道:“其实,先前苏木说的话却是对的,从夏县到司盐城确实只有六十多里路。”
  
  “咦,你怎么知道,你这奴才又不是山西人?”太子满脸的疑惑。
  
  “奴才虽然没有去过山西,却见过真正的山西舆图,同苏木画的一样。”刘瑾一咬牙,回答说。
  
  “什么,还有真正的舆图,我昨天叫你找山西地图的时候,你怎么不弄来,害得苏木还要重画一遍,害得本宫无聊了一整天,可恶!”未来的正德皇帝大为不快。
  
  刘瑾连忙告罪:“我的太子爷啊,不是奴才不拿真正的山西舆图,实在……那种图根本就拿不来,否则,就是杀头的罪。”
  
  “什么杀头的罪,什么拿不来,你这事好声奇怪?”一团疑惑在心中扩散开了,朱厚照不住的催问。
  
  “那种图乃是皇家馆藏,军国重器。只有天子才能调阅……还有,就是国家有战事的时候,若是领军大将需要,才能从兵部手头借用,用完之后还得归还。”刘瑾脸色有些苍白:“奴才当年也是机会凑巧,才看过精细的山西地图,竟然……竟然和苏木画的完全一样。不,苏木所画的舆图甚至比皇家馆藏的珍品还好上三分……这这这,这苏木对山西的山川地理却是如此熟悉,可以说三晋大地的一山一水都装在太胸中,分毫不差。此人,却是胸有山川,奴婢也不知道他是怎么画成的,心中却是怕了。”
  
  “胸口有山川,竟比我皇家的舆图还精细。比统兵大将的阵图还详细……如此说来,苏木要弄出的这个游戏也不知道什么什么光景?”未来的正德皇帝一脸的神往:“没错的,这个游戏肯定非常好玩,明天咱们还来。”
  
  刘瑾一呆:“太子爷,不是说不来了吗?要说起有意思的玩意儿,奴婢也能弄来啊!”
  
  “你?”未来的正德皇帝斜视刘公公一眼:“你的东西太老套了,左右不过是看看孔雀仙鹤、斗斗狗、斗斗蟋蟀,本宫都腻了,又怎么比得上子乔?”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