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二百一十七章 大舞台
苏木是个爱静又怕麻烦的人,他的心思郭鼠儿却猜不出来(明朝好女婿217章)。
  
  郭鼠儿却以为苏木自重身份,不肯接自己的帖子,心中就急了,忙道:“苏相公可是觉得这帖子由小人来送跌了面子,哎,你看我这记性,倒是忘记了士林中的规矩。”
  
  说完,他懊恼地抬起右手,轻轻给了自己一记耳光。
  
  苏木倒是奇怪:“怎么了,什么规矩?”
  
  郭鼠儿赔笑着说:“小人什么人物,也就是一下九流的泼皮,怎配给相公你送帖子。这样,小人这就回侯府去,赔上几十两银子的茶水,请侯府派个书办将请贴送去府上,怎么这也得请个老童生才算不至于落了相公你的身份。”
  
  苏木这才恍然大悟,这里是明朝,而自己又是有功名的读书人,在升斗小民的眼睛里已是一个有身份的人物。如果以后再中举人,那就是货真价实的老爷,统治阶级。
  
  明朝书生对阶级身份看得极重,像郭鼠儿这种青楼的打手送出去的帖子,你若是接了,传将出去,就是一场笑话,就是自甘堕落。
  
  对于封建社会这一套等级观念,苏木觉得很是好笑,也很是无奈。
  
  说句实在话,他对郭鼠儿倒没有什么成见。这家伙不过是明朝的和谐社会组织成员,也不过是一种职业,和高贵下贱无关。
  
  见郭鼠儿误会,苏木和气地说:“你倒是想差了,却不是因为这个原因。我去侯府完全没有必要啊,再说我去了也不认识任何一人,平白坐一晚上,烦都烦死了。”
  
  见苏木态度和蔼,又不似说假话,郭鼠儿松了一口气:“苏相公,这次你还真得去。小人身份卑微,自然不敢说什么看在小的面子上或者看在云卿姑娘面子上,请你务必走一趟的话儿。这次之所以请你过去,倒不是为吃酒听曲。”
  
  苏木大为奇怪,心中却是好奇起来:“你说,我听着。”
  
  郭鼠儿又是一施礼,才道:“苏相公你却不知道,像云卿姑娘这种去公侯府表演歌舞,虽然说只唱一曲,可若是实在精彩,多半还会应主人家的请求加唱和几首。这次相公所写的曲子词自然是极好的,可如果张侯府让再唱一曲,却如何是好?还有,据小人所知。为燕娘做词的龙在最近名头实在响亮,也接了侯府的帖子与会。到时候,如果加演一场,我们万花楼岂不又要被罗衣馆给比下去了?”
  
  说到这里,他也有些急了。
  
  作为本行业的行首,《万花楼》的生意一向很好。
  
  可自从云卿姑娘丢了花魁头衔之后,楼子里的客人日见稀少,眼见着就要撑不住了。
  
  像这种以才艺招揽顾客的楼子,靠的就是里面的姑娘,靠的就是妥妥的文艺范儿来吸引读书相公和达官贵人。
  
  至于靠出卖皮肉,那能赚多少钱?
  
  郭鼠儿虽然没读过书,却也知道这个道理。再加上他将来可是有继这个家业的,见楼子里的生意开始走下坡路,心中也是惶乱。
  
  后来苏木为云卿写了一首曲子词,听她说比龙在写得还好,郭鼠儿大为振奋,决定借这次宴会的机会一举打败〈罗衣馆〉,重振〈万花楼〉。
  
  对于这次表演,他是誓在必得。
  
  在这个行业干了这么多年,郭鼠儿已是类似于后世演艺经济人的角色,对这其中的路子自然非常清楚。
  
  像这种大型宴会,时间场,表演压力大,都不会是唱一两首歌就能结束的。
  
  也许云卿可以靠苏木那首词暂时领先一阵,可接下来,有龙明卿在场,人家可以再拿一首新诗新词出来扳回颓势。
  
  到时候,云卿和〈万花楼〉岂不傻眼?
  
  为了保险,郭鼠儿觉得还是将词作者带上为好。
  
  实际上,士林雅集和这种大型夜宴中也有原作者随歌姬舞者一同出席的规矩。读书人身份尊贵,这种场合自然去得,而且可以依此结识达官贵人士气林前辈,却是一个难得的机会。
  
  又唠唠叨叨说了半天,郭鼠儿总算将这事说得分明,然后用期盼的目光看着苏木。
  
  他这一说,苏木倒是没有想到。
  
  苏木这次之所以找上云卿,主要是为了洗刷自己身上剽窃的污名。如果真加演一场,自己又不在场让那龙在挽回一局。事了之后,云卿的花魁头衔未必能夺回来不说,龙在也大可继续信口雌黄说自己所作的词依旧是抄袭。
  
  而且,以龙在那好胜爱出风头的性子,输了一场之后,肯定会要求加演,闭着眼睛就能想象得出来。
  
  “总归是要在场,才能将局面牢牢控制在手上啊!”苏木心中这么想。
  
  见苏木迟疑,郭鼠儿已经还未能说服他,继续道:“苏相公,老实说,你现在的名气还比不上龙明卿。明天晚上张候家宴,京城里的士林前辈甚至朝廷大员都有可能参加,这可是一个大舞台啊!如果苏相公能够在表演中压服龙在,立即就能名震京城。小人听坊间传言,苏公子初被那姓龙的侮辱诽谤。既然如此,何比在大庭广众中赢他个心服口服?”
  
  “大舞台”三个字彻底地说服了苏木。
  
  他哈哈一笑:“看来我明天还真得要走一遭了。”一伸手从郭鼠儿手头接过请贴,大步朝前走去。
  
  郭鼠儿:“苏相公,要不,我另外找个有身份的相公送帖子过来/”
  
  苏木:“不用,苏木没那么多讲究。”
  
  ……
  
  等回到家,已经有些迟了。
  
  刚一进小天井,里面好热闹,只听到朱寿的声音愤怒地响起:“刘伴,你这个混蛋,坐拥数万精锐,竟然龟缩在几个城池之内任由我的骑兵在城外驰骋抢掠,有你这么打仗的吗?”
  
  刘公公谄媚而讨好的声音传来:“少爷,我少爷诶!你英明神武,那是孙吴在世。奴才什么人,在没侍奉你之前,也不过是一个放牛的娃娃,这种军国大事,又如何知道。自然不敢来摸你老人家的虎须,还是躲在城中保险。”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