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二百一十八章 战棋
苏木定睛看去,顿时吃了一惊(明朝好女婿218章)。
  
  只见自己前几日画的那张山西地图正好放在一张小桌子上,大约是为了采光,桌子竟然挪到吴举人的窗户下面。
  
  朱寿和刘太监各据一方,正玩着战棋推演。
  
  再看两人面前都放在着一叠稿子,脚下甚至还有一把算盘用于演算。
  
  看两人又是计算,又是甩色子的姿势,却是将整个战棋子游戏的规则都摸熟了。
  
  战棋游戏的规则对古人来说非常负责,除了需要大量计算之外,还有观念上的差别。按照苏木想来,这姓朱的小子要想玩熟,怎么也得花上十天半月(明朝好女婿218章)。
  
  看他走得有模有样,苏木觉得自己倒是小看他们主仆二人了。
  
  但就这么被他们给缠住,苏木还是有些恼火。
  
  走上前去,喝道:“你们怎么又来了,快将桌子腾出来,我还要写稿子呢!”好不容易找到了点码字的感觉,正要趁手热多写几章。
  
  正说着话,低头一看棋局,苏木“扑哧”一声笑了起来。
  
  对于战棋游戏苏木以前在电脑上玩过,也有些心得,基本的对局形势还是能够看懂的。
  
  朱寿和刘大伴摆的正是宋金太原之战,他执红扮演进攻方,手握一千女真骑兵。
  
  而刘伴则执蓝扮演防守方北宋西军。
  
  朱寿的骑兵仗着机动力出众,攻击力强,不断穿插、分割、试探,使足了手段。偏偏那刘太监坐拥好几万兵丁,却不出城野战,龟缩在十几座城中死活不出来。
  
  白表情了半天,结果敌人毫无反应,搞得朱寿非常郁闷,连声叫道:“你的步兵战斗力低劣,守城没任何问题啊。可兵法有云:不守无援之城。你们这里死守,等城中粮草耗尽,这仗也不用打了。而我骑兵部队责可以在城外四下补给,只需两月,饿也饿死你。”
  
  苏木听得连点头,这个朱寿的水准不错,已经达到了军事发烧友的程度。
  
  听朱寿骂,刘伴谄媚地笑道:“少爷,奴婢虽然没读过多少书,可这一仗在历史上是怎么打的却也晓得。当年完颜银可术也就是使出你这一招,将兵力撒出去。宋军见敌薄弱,聚集重兵,妄想断其一指。却不想,骑兵机动力高,撒出去收得回,反形成局部优势,将宋军打得灰头土脸。就这样简单一招反反复复使,积小胜为大胜,竟将西军从头吃到尾,杀了个干净。既然如此,奴婢干脆就躲城里不上这个当。”
  
  “你这阉奴,也读书?”朱寿苦笑:“可你躲在城里算怎么回事,如果不反击,不一样要败?”
  
  刘太监却一脸正色道:“奴婢本就是个蠢货,就算出城也赢不了少爷,那为什么还要出来自找不痛快,反正奴婢就躲城里。”
  
  “你……耍赖!”朱寿被刘瑾的无赖气得面皮发红:“你这么干,这游戏玩起来还有什么意思,出城,与我决战!”
  
  “是是是。”刘瑾这才不情愿地将手头的部队调出城来与未来的正德皇帝决战。、
  
  不得不说,明朝君主中军事能力排名第三的朱厚照在这上面确实有天分,虽然年纪还小,可战斗风格却极为犀利。
  
  又走了几十步,就吃掉刘太监一千步兵,击溃了一支万余人的集团。
  
  苏木倒是看得有了几分趣味,就抬了张椅子坐到一边。
  
  朱厚照:“子乔,刘伴这阉奴实在太笨,北宋西军集团实在庞大,却不是他控制得住的。你也来试试。刘伴不是喜欢死守护吗,太原王廪的熙河军就交给他好了,反正也是个陪场子的。你来控制环庆军!”
  
  苏木:“好,陪你玩玩!”
  
  他就拿起色子,抛出一个四。也就是说,他这个回合可以控制的兵力总数是四个单位。宋军以一百人为一都,头领叫都头。历史上最有名的都头是打虎的武松武都头。
  
  朱厚照抛出的是个六,六百骑兵飞快地从战场各个方向赶来。
  
  因为两军相隔还远,没有接触,所以不用再抛色子。
  
  否则,各人每个回合可连续抛三次色子:行军、开火、伤亡各一次。
  
  又各自行军两日,部队终于接触在一起,战况开始激烈起来,计算起来也非常复杂。
  
  参加者控制的步兵单位伤亡由掷骰决定,每回合受普通火力时伤亡比率计算公式为”20乘以(1+掷骰数)=b“、每回合步兵受压制火力时伤亡比率计算公式为”40乘以(1+掷骰数)=d“。得出的数字为阵亡人数。小数点之后四舍五入,不够五的算受伤,高于等于五的算阵亡。
  
  至于重装甲步兵和骑兵的攻击力防御力不同,也设计出不同的公式。
  
  比如重甲步兵的伤亡公式是受弹部位的装甲厚度/(100+掷骰数)=a,当a小于等于1时为击穿。大于1时为无法击穿甲面。装甲厚度按照真实数据,单位为mm。正面击穿后即告失去战斗力。
  
  这已经涉及到基本的四则运算了。
  
  两人一边玩,一边飞快地打着算盘,又在纸上记录,玩了个不亦乐乎。
  
  步兵在冷兵器战争时期确实悲催,连带着吃午饭的时间在内,苏木和朱厚照、刘太监玩了大约四个小时,战果是惨烈的。刘太监就不说了,反正是个摆设,苏木是部队不断积聚,又不断在未来的正德皇帝高度机动灵活的战术下被击溃。
  
  很快,整个环庆军就被打得灰飞烟灭,三万多兵马做了亡魂。
  
  “咦,原来这才是真正的战争啊!”这个时候,屋中传来吴举人惊讶的声音:“刚开始老夫本以为不过是一个普通的游戏耍子,和真实战场没有任何关系。可仔细一想,苏木你设计的这个戏法将军队机动、士气、攻击力、伤亡率还有地形因素都考虑进去,并用数字表现出来。这,不就是真正的战场厮杀吗?朱公子也很有名将的风采啊,以区区千余人,竟在十余日间吃掉了三万多人马,哎……”
  
  朱厚照哈哈大笑,学着苏木以前的样子,叫道:“看前方黑洞洞,定是那贼巢穴,待俺杀上前去,杀他个干干净净!”
  
  这一声偷师于苏木的京剧腔调,显得嚣张之极。
  
  看见地图上已经溃不成军的北宋西军,未来的军事天才,未来的正德皇帝慷慨激扬,顾盼自雄,大有不可一世的架势。
  
  苏木也是懊恼,说到底自己骨子里也不过是一个文人,这种沙场征战的东西,却完全没有天分。遇到这匪号大将军的黄毛小子,死得还真是难看。
  
  看眼前局势,敌人全是骑兵,自己的步兵移动速度慢,集结困难,已是无力翻盘了。
  
  刘大伴则不住鼓掌:“少爷果然了得,真真是摧枯拉朽啊,奴婢佩服,佩服!”
  
  却不想朱厚照这一声得意的大笑却激怒了屋里的吴举人。
  
  一声怒喝传来:“蛮夷,视我中华无人邪?”
  
  这话已经有点上纲上线了,苏木这才回过神来,姓朱小子指挥的红军正是当年的金国女真骑兵。
  
  本不过是一场游戏,落到吴举人眼里,却成了中华和外族人的战争,至于吗?
  
  朱厚照也是一楞,忍不住回头朝窗户看了看:“这么复杂的计算,这么混乱的形势,子乔这个游戏可谓是高度还原了真实的战场,你这老先生也看得懂?”
  
  里面还在骂:“又有何难,数术本是我儒门弟子的本业。蛮夷猖狂,今日不杀尔,誓不为人。秦凤军由我来指挥。”
  
  然后,屋子里一声清脆的色子声响:“是一个九,西南角纵三横十二,纵四横七,纵六横九……九都人马各自向前行军。”
  
  “老先生果然看懂了,不过,你指挥的秦凤军远在河内,等开赴在太原战场尚有千里。还没等到地头,早就被我吃光了。”朱厚照笑着说:“所以,你这个指挥在兵法上说不通。”
  
  话还没说完,屋里就响起了吴举人慷慨激扬的声音:“即便前方有千难万险,即便九死一生。然,我大宋朝养士百年,仗节死义气就在今朝!”
  
  他倒是入戏了。
  
  苏木和朱厚照对视了一眼,都在心里说了一句:神经病!
  
  不得不承认,吴举人玩这个游戏比苏木好强些,主要是运气好,每次扔色子都能扔出大点。
  
  每回合出动的兵力多,攻击力强,战损也比苏木小。
  
  不过,北宋缺少骑兵部队的后果是严重的,在军棋推演上,无论他运气如何地好到逆天,还是被朱厚照吃光抹尽。
  
  到最后,老先生恼了。悲凉地大叫一声:“有心杀贼,无力回天,奈何,奈何!”就将一口杯子从窗户你扔了出来。
  
  看看天色不早,太子得意的告辞而去。
  
  第二日,那姓朱的小子却没有来,也不知道是不是家里有事,苏木倒是难得地得了个安静。
  
  一切如常,早晨跑步。
  
  吃过午饭,又写了两千字的稿子,看看时间已经不早,就同小蝶说了一声,出了门。
  
  刚出大门走不了两步,就看到街边的一辆马车上探出一颗脑袋,正是郭鼠儿:“苏相公,这里,这里。”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