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明朝好女婿 > 第二百一十九章 遇到一个文化名人
夕阳染红了天边,这一天的寿宁侯府车马云集,热闹非常(明朝好女婿219章)。
  
  侯府位于京城西面,靠近中海。
  
  这一片因为有北海、中海、南海,风光尤美,又是皇家园林西苑的所在。所以,这里又是京城公卿世家的聚集之地。
  
  京城格局,正中心自然是皇宫和中央政府机关的所在,乃是中枢之地。
  
  城中百姓则按照等级不同份居不同的区域,比如城南是商业区,住的都是商贾;城北的居民多是匠户、兵丁;城东则多是破落户。
  
  因此,京城有句玩笑话是这么说的:兵丁匠户住北门,达官贵人在西门,有钱人在南门,地痞流氓在东门。
  
  寿宁府占地颇光,地势也高,站在府中的楼台之上,极目望去,就能看到南海那一汪粼粼波光。碰到天气好的时候,竟然能看到西苑里的太监和宫女门。
  
  与皇家为邻,侯府有雕梁画栋气势恢弘,自然而然地带着一丝贵气。
  
  实际上,张家如今在京城贵人当中也算是排名第一了(明朝好女婿219章)。
  
  说起张家在以往不过是中上富户,并没有什么了不起。
  
  张侯的父亲早年是做过一任四品知府,后来客死在宦途上。而张鹤龄也纨绔胡闹不喜欢读书,没有功名在身,没办法做官,无论怎么看,这张家算是衰落下去了。
  
  明朝官场有个严格的规定,非进士不得为官,非翰林不得为相。
  
  即便是不在编制非朝廷命官的从七品县丞,也得有举人功名。
  
  所以说,要想进入官场,唯有科举这一条路可走。
  
  否则,就算是你的当朝首辅的儿子,没有功名,也是平民一个。
  
  如此,就最大限度地保证向上通道不被阻塞,保证统治阶级能够源源不绝地吸收新鲜血液。
  
  所以,不管怎么看,张侯读书不成,即便他父亲生前做过再大的官,张家也要从士绅阶层中除名了。
  
  可如今的张鹤龄不但被封为寿宁侯,还摇身一变成为京城贵族的首领,就其原因那是因为张家出了一个优秀的女人-----当今弘治皇帝的皇后张皇后。、
  
  拜张家良好的家庭教育所赐,张皇后聪慧宽厚,六宫敬服。
  
  特别是在她生下当今太子朱厚照之后,地位越发稳固。
  
  如今的弘治天子身子一日不如一日,坊间甚至有传言,今上的寿元也就三五年的光景。等到天子大行,新君登基,张侯就是货真价实的国舅。
  
  张家当为海内第一豪门。
  
  如今的寿宁侯府已经到了鲜花着锦,烈火烹油的光景。
  
  即便张侯实在不堪,甚至为了私人恩怨将大名鼎鼎的李梦阳陷害入狱,然后无数正直君子扼腕叹息,深为愤恨。
  
  可京城中有士千万,自然少不了无行文人厕身帮闲,投机取巧。至于官僚集团中,也有不少郁郁不得志的中下级官曲意结好,要抱这条粗大腿。
  
  现在的张侯爷春风得意,只觉得这世界上天老大,第老二,皇上老三,他张鹤龄怎么这也是老四,余者皆不被他放在眼里。
  
  不过,这人即便混帐,可为人却是至孝,对母亲的话言听计从。
  
  这次张母病体痊愈,张鹤令就设下盛宴庆贺,京城中有心攀附之人都备下厚礼,欲讨张母欢心。
  
  只要讨好了张母,就是讨好了张侯,就是讨好了张皇后和储君。
  
  因此,这个时候的侯府各院子都摆了酒席,人声鼎沸,热闹非常。
  
  同京城其他公侯府邸的秩序井然庄严肃穆不同,张家本就是不是什么世家望族,没那么多讲究,也没有所谓的贵族的底蕴。
  
  到处都是劝酒的人,就连张家人也加入其中,不住大声吆喝:“吃酒,吃酒,若你瞧得起咱们侯府就干了这杯!”
  
  “宫检校,干杯!”
  
  “大家伙都高兴点,咱们侯爷最喜欢热闹啦!”
  
  气氛显得无比的热烈。
  
  苏木看得好笑,这个张鹤龄果然是个没文化的,眼前这情形还真有点像后世爆发户的宴会。再看看这席间,也没有什么大人物,多是秀才和从七品的官员。
  
  苏木的请贴上写的是《万花楼》的字号,张府也没怎么盘查。实际上,张府求的就是一个热闹,来的人越多越好。
  
  京城各大楼子出名的清馆人都来了,这些演出团体专业度都高,自然要带着乐工、服装、道具之类的跟班,苏木就是以这种身份进来的。
  
  很自然地走到了最里面一进大得惊人的院子里。
  
  这地方看得出来原本是一间大花园,后来院子里的花草树木都被拔掉,平整成一块大平地,上面铺着光滑的青石板。正北面是一座一人高的大戏台。除了这座高台,西面还有一座,却小了许多,只半人高。
  
  两个戏台之后的两排房屋则是各楼清馆人的休歇场所,估计都已经到齐了,里面有丝竹之声隐约传来。
  
  戏台前的空地上已经摆了十几张桌子,已经坐了不少人。
  
  看这些人的穿戴,多是有官职在身的。就算是便装的,也是气度雍容,显然身份不凡。
  
  其间还有不少女眷,不过,都用轻薄的纱帐围成小间。纱帐上还休着不少蝴蝶蜜蜂和花儿什么的,微风吹来,那些小昆虫们都好象是活过来似的。
  
  看来,这进院子里的都是侯府宴会中最尊贵的客人,却不是普通人能够进来的。
  
  苏木正要找个小厮问《万花楼》的人在哪个房间,就听到那边的纱幔围成的酒席里有人笑道:“明卿,你前几日替《罗衣馆》燕娘所作的词曲,我已经听过了,当真是优美隽永,本官自问是作不出来的。如今你那一首《采桑子》已然名动京,直如以前的江南,有井水处于皆唱龙词。不过,我也不过在其他地方听过这曲,却不知道今日由燕娘唱来又是什么光景。我是非常期待的,各位大人,今日,见到原词作者,再加上燕娘这个原唱,当浮一大白。来来来,满上此杯,敬龙明卿!”
  
  这话一出,那边众人都同声大笑:“好,李大人说得在理,久闻龙明卿大名。今日一见,果然是风流人物,来来来,咱们敬明卿一杯。”
  
  听人提起龙在的名字,苏木倒是留了一意,就朝前走了几步,来到席前,隔着纱幔看过去。
  
  就看到席上坐了不少人,为首是一个身着大红正六品官袍的中年人,此人应该就是众人口中所说的李大人了。
  
  至于其他人,也都有官职在身,身上官服或青或绿或红。
  
  唯一白身的则是龙在,不过,这家伙一脸的骄傲,倒显得卓而不群,又或者是故意如此。仿佛不这样,就不能显出自己乃是青年一代的文坛宗师一样。
  
  龙在举起杯子同众人饮了,然后回头朝那李大人淡淡道:“李大人谬赞了,小子乃是文坛后进,怎比得上若虚先生的诗书双绝。今日黄昏秋夜,已有星斗依稀。却叫小子想起若虚先生的诗句,尤其那句‘名月怜团扇,西风怯绮罗。低垂云母帐,不忍见银河。’,却是非常应景。以龙在看来,若虚先生的诗词,当不在七子之下。且先生的书法险峻特,便称当世第一也不为过。”
  
  龙在以“若虚先生”称之,而不称其官名,显然是将自己同他摆在同一个层次。
  
  换成其他人,早就心中恼怒。
  
  可他提起那李大人的诗句,却正好搔到痒处。
  
  李大人也是得意,哈哈一笑:“当不起,当不起。”
  
  听到这首诗,又听龙在叫那人的名好,并谈起李大人的书法。苏木心中一动,突然想起一人:原来是他,这都是巧了。此人在弘治、正德年间也算是个小有名气的历史人物,且在明朝书法世上站有一定地位。虽然现在的官职不高,可在士林中也是一个宗匠级的人物。
  
  这人就是李士实,字若虚,南昌人,成化二年进士,如今乃是太常寺寺丞。
  
  后来,又到江西做过一任知府,也就是在那个时候同宁王勾结在一起,替宁王出谋划策。
  
  其后,又调回中央,出任监察院右都御使。
  
  寰壕乱时,宁王谋反,他又做了内应。
  
  正德皇帝平定叛乱之后,李士实伏诛。
  
  看眼前的情形,这个李大人还没有同宁王勾结在一起。而且,这一时期的宁王虽然有反心,可刚继承王位没两年,力量薄弱,反迹未露,虽有野心,却未付诸现实。
  
  说起李士实,在明朝弘治、正德年间的文化界也算是一个一流人物。
  
  他的诗词也就罢了,不过是准一流,落在苏木这个现代人眼中,也是个庸手。不过他的书法却是非常了得,瘦、险、丑、怪开一代新风。
  
  苏木本就是一个书法爱好者,以前也看过他真迹的影印本。说句实在话,真是不错,间架结构扁大,又独特有娶,有点庞中华硬笔书法的味道。
  
  估计庞中华在创硬笔书法的时候,也受了他的影响。
  
  当今的诗词准一流,书法大家来参加这场宴会,只怕并不是仅仅来凑个热闹的缘故。
  
  最大可能是来做这场京城清馆人之间的歌舞表演的评判,属于后世特约嘉宾的角色。
  
  太常寺掌管礼乐,这个却是他的本行。
  
  今天居然能够在这里遇到一个文化名人,倒是巧了。

Ps:书友们,我是虎臣_塔读文学网,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